左明的个人空间

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六十五
发布时间:2020/11/21 9:25:44 作者:左明 点击率[4]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20年


      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六十五
     
      左  明
     
      《要依靠武装力量来保卫自己》
     
      ——1933年7月20日给A·纳翁的信
     
      “我要告诉您的,会使您大吃一惊。一直到最近,我们在欧洲的人还能认为个人反战足以构成对军国主义的一种有效反击。今天我们所面临的却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情况。在欧洲的心脏有一个强大的德国,它显然正以一切可利用的手段推进战争,这给拉丁国家,尤其是比利时和法国造成了严重的危险,迫使它们不得不完全依靠自己的武装力量。就比利时来说,它是那么小的一个国家,无论如何不致于滥用它的武装部队;可是它迫切需要它的部队来誓死保卫它自己的生存。试设想一下,如果比利时被今天的德国占领了,事情会比1914年坏得多,而即使在那个时候,也已经是够糟的了。因此我必须坦白地告诉您:如果我是比利时人,在目前情况下,我不会拒绝服兵役,相反地,我会高高兴兴地参加这种服役,因为我相信,这样做我就是在为拯救欧洲的文明效了劳。”
     
      我将要表达的,可能会使某些人大吃一惊。
     
      所谓的“个人反战”,应该具有普遍性、一般性,而非孤立性、个别性。孤立、个别的“个人反战”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足以构成对军国主义的一种有效反击”的。这一结论不仅适用于“今天”,也同样适用于“最近”。
     
      在该文形成之时的1933年(在德国悍然入侵波兰之前六年),爱因斯坦就已经明确的预见到——德国“显然正以一切可利用的手段推进战争”。
     
      我坚信:强者必霸。因为这是真理、这是规律,不仅是人类社会的真理,而且也是整个宇宙的规律。
     
      强,自不待言,就是强大的意思,不仅是绝对强大,而且还要同时满足相对强大的条件。
     
      是否必霸,可能会有分歧。愚以为:请不要过于狭窄、狭隘的去理解霸的含义。武力征服,肯定是霸的典型表现,但却绝对不是唯一表现。换言之:不能把霸简单等同于武力征服。难道经济扩张、文化输出不也是霸的具体表现吗?霸的本质就是:利用强大优势地位去获取超额利益。
     
      用物理学的原理来表述就是:物体的质量决定物体的引力-——作用于其他物体的力量。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三国演义》,揭示了这样一个道理:弱者联合,可以抗衡强者。由此不难推论:即将被入侵的多个国家,完全可以联合起来,而不必“不得不完全依靠自己的武装力量”。
     
      正是因为比利时“是那么小的一个国家”,所以我所思考的绝对不是它是否会“滥用它的武装部队”,而恰恰是它到底是否有必要“迫切需要它的部队来誓死保卫它自己的生存”。
     
      请先不要急赤白脸的给我扣上一顶“汉奸”或者“卖国贼”的帽子。
     
      让我们转换一下思维频道。
     
      在一个清冷的夜晚,在一条僻静的小路,一个彪形大汉拦下了一位花季少女——我要劫色。请问:那位少女应该作出如何反应?到底是誓死不从,还是忍辱偷生?我们不得而知。
     
      远更重要的问题是:不在现场的社会公众,到底应该如何面对、回应这个问题?假设您也是一位花季少女、假设您就是那位花季少女的父母、假设您……
     
      可以肯定的是:社会公众的答案应该会有所不同。决定答案的关键性因素是当时、当地的主流价值观。在“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舆论背景之下,答案当然就是誓死不从了;在“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思维观念之下,答案可能就是忍辱偷生了。
     
      面对武力征服,自然可以誓死抗争。
     
      我的问题是:征服者的征服对象到底是什么?是国家主权、国家政权,还是个人生命、个人财产?
     
      试问天下:如果仅仅只是改朝换代、政权更迭的话,百姓是否需要誓死不从、国民是否需要誓死抗争?
     
      让我们放眼世界,在人类历史的演变长河中,各个国家的版图、疆域一直处于流变的过程,国号会改、政权会变,国家的诞生和消亡不过就是家常便饭。请问:作为被压迫、被统治的百姓、国民,你们有什么理由、有什么道理为了压迫者、统治者的改变而誓死不从、誓死抗争?
     
      谁动了我的奶酪,我就跟谁玩儿命。这应该是人之常情。谁动了别人的奶酪,我就跟谁玩儿命。这应该是思想有问题。
     
      反抗,当然可以。请问:如果反抗无效的话,那么是否还需要去反抗?
     
      在执行死刑的法场,罪犯是否还需要反抗?
     
      请千万不要告诉我:您并没有处于被压迫的境地。说一句扎心的话: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在每时每刻都处于因反抗无效而放弃反抗的情境之中。
     
      所谓的死磕(北京方言,就是玩儿命对抗的意思),那一定是在看清、算准(至少也是大致看清、约略算准)了对方的实力之后作出的选择。
     
      齐天大圣——孙悟空,够牛的了吧!请您去问问他:敢去、想去跟如来佛祖死磕吗?
     
      站着说话,肯定不腰疼。事到临头,谁尿谁知道。
     
      爱自己,我信;爱国家,谁愿意信,谁去信好了。
     
      在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可杀而不可辱的人?应该会有,但也应该不多。
     
      我们不应该用圣人、超人的标准去苛求常人、凡人。
     
      盛极一时的罗马帝国,不也因侵略扩张而占领了很多小国嘛。难道情况也是“够糟”的吗?
     
      我倒是很想反问爱因斯坦:既然是为了“拯救欧洲的文明”,您虽然不是“比利时人”,但却肯定是欧洲人,难道您不也可以高高兴兴的去服比利时的兵役吗?
     
      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我并不认为您是心口一致、足够“坦白”的!
     
      反抗战争的战争,也是战争,而战争是绝对不可能去拯救任何文明的。
     
      “这并不意味着我放弃我以前所坚持的原则。我的最大希望莫过于在不远的将来,拒绝服兵役重新成为一个为人类进步事业服务的有效方法。”
     
      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爱因斯坦顾此失彼、前后矛盾。在战争与和平这个问题上,爱因斯坦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坚持的原则可言了。
     
      好一个“不远的将来”!请问:到底是多远的将来呀?该不会是一万年吧?
     
      愚以为:国家与兵役制度相伴相生、同始共终。在国家现象消亡之前,请再也不要奢谈拒服兵役了。
     
      “请您的朋友们注意这封信,尤其是目前在监狱里的那两位。”
     
      爱因斯坦的这封信,不仅不可能帮助求助的人,而且也说服、教育不了任何理智的人。
     
      2020-10-08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