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四十五
发布时间:2020/6/20 20:38:40 作者:左明 点击率[13]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20年


      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四十五
     
      左  明
     
      《关于1932年的裁军会议》
     
      (1931年9月4日)
     
      “要是我们的社会制度能够跟得上技术的发展,那末上一世纪人类发明天才的果实早就可以使我们的生活过得愉快幸福而无忧无虑了。事实上,这些辛苦赢得的成就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里,正象刚学步的小孩去玩弄枪一样危险。我们有着奇妙的生产手段,产生出来的却是贫困和饥饿,而不是自由。”
     
      请千万不要误认为:科学技术的发展,把社会制度的进步给远远的甩在了身后。生产关系的类型与生产力的水平,在通常情况下,都是相互匹配的。
     
      较为合理的结论似乎应该是:人类已经聪明到可以创造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的程度,却也同时愚蠢到不能缔造与之匹配的精神文明的地步。
     
      人类是物质文明的巨人,但却是精神文明的侏儒。
     
      人类可以让自己位移的速度极高,但却不知道为什么要位移以及到底应该向何处去位移。
     
      中华古训:厚德载物。人类的物很厚,但德却很薄。薄德,载不动厚物。
     
      小孩拿枪的结果只有一个——自取灭亡。
     
      一些人的物质财富已经多到了令人惊叹的程度,足以使其可以餐餐有珍馐、夜夜不虚度:一顿饭吃一百种美味、喝一百瓶美酒,一晚上与一百位美女轮番云雨。如此放浪形骸、纵欲过度,这些人可能自己都会觉得有点儿不妥、都会自问自答:这是干什么呢?这不是在作死呢嘛!
     
      在整体而非局部意义上,“奇妙的生产手段”所产生的结果是富有和温饱,而不是“贫困和饥饿”。
     
      在长远而非眼前意义上,“奇妙的生产手段”所产生的结果是熵值的剧增,而不是持续的和谐。
     
      人的自利本性,使财富分配的和谐远不如财富增长的迅速。人类争夺财富的活动远远凌驾于创造财富的活动之上。
     
      人类社会的状况之所以如此闹心,完全就是因为成员之间的利益争夺。如果全人类可以化成一个人、一条心的话,那么其状况会明显优于现实。
     
      内耗、内斗,使局部利益之和明显小于整体利益。
     
      行动自由,极大的受制于物质财富;而思想自由,则较少的受制于物质财富,但却受制于思维能力和社会制度。
     
      想要自由?不太容易!
     
      “技术进步的最大害处,在于用它来毁灭人类生命和辛苦赢得的劳动果实,就象我们老一辈人在世界大战中毛骨悚然地经历过的那样。但是我以为比这种毁灭更可怕的,还是战争强加给个人的卑贱的奴役。有什么能比社会强迫人去做那些我们每个人都认为是罪大恶极的事还要更坏的呢!而有见义勇为的精神、敢于反抗它的人竟是那么少。在我的眼中,他们才是世界大战的真正英雄。”
     
      技术进步的最大好处在于:通过创造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而满足人们的欲求。
     
      技术进步的最大害处在于:必然会产生直接摧残和间接恶化生存环境的效果。
     
      用“来毁灭人类生命和辛苦赢得的劳动果实”,还远远没有资格被认为是技术进步的最大害处。
     
      爱因斯坦在写作该文时所经历过的仅仅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更加精确的表述应该是:欧洲大战),其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程度,远远不及几年之后爆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真正意义上的超出欧洲范围的世界大战)。
     
      战争,远远不是技术进步的最大害处。
     
      自我毁灭,是人类的唯一归宿。人类的“自杀”(即自我毁灭),既有可能是直接的(例如:无节制的核战争),也有可能是间接的(例如:生存环境的恶化)。愚以为:后者的可能性远远大于前者。道理非常简单:个体的直接自杀,可能发生;整体的直接“自杀”,很难发生,因为根本就没有恰当的动机。主动挑起无节制的核战争(被攻击方也拥有足够数量的核武器),就意味着直接“自杀”——玉石俱焚、同归于尽,没有赢家、都是输家。在这个事情上,“擦枪走火”的概率是极低的。但是,也不能完全排除被丧尽天良之人(其本人已经抱定必死之决心)乘机利用的可能性。这种人不是在自杀(杀死自己),而是在他杀(杀死全人类)。
     
      到底是什么“强加给个人的卑贱的奴役”?肯定包括战争,但又绝对不限于战争。迄今为止,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奴役,几乎可以说是无时不在、无处不在。是强权(包括合法的暴力和非法的暴力)、是金钱(包括各种物质利益),产生了奴役。
     
      归根结底,是欲望(是低级的物质欲求,而不是高级的精神欲求),产生了奴役。
     
      请不要用好与坏去评价奴役。
     
      奴役的具体表现就是:强迫与被迫。当然是——强者强迫、弱者被迫。其实,奴役从来都是、一直都是、始终都是人类社会的人际关系的常态。其实,奴役就是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在同一物种之内的表现形式。
     
      只有不以营利为目的的物种或者其个体,才会没有奴役。
     
      是选择玉碎,还是选择瓦全?是选择辞世,还是选择被迫?这是一个问题。而且,这是一个极其重大的问题。老舍先生用实际行动给出了他自己的答案。
     
      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后者,这确实无可厚非;只有极少数人选择了前者,这的确难能可贵。
     
      与其说是被他人奴役,倒真不如说是被社会奴役、被体制奴役。被奴役的结果显然主要不是“强迫人去做那些我们每个人都认为是罪大恶极的事”,而是强迫人去做那些我们每个人都认为是极不情愿的事!
     
      被迫的结果,不一定是作孽,而肯定是违心。
     
      被迫拒绝强迫,其实就是弱者反抗强者。其结果,不言而喻、可想而知。
     
      见义勇为者,应该先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否则的话,也只能是于事无补、无济于事。更有甚者,还完全有可能会酿成害人害己的悲惨结局。
     
      在我的眼中,唯有那些德才兼备者,才是真正的英雄。他们(无关性别)永远都只能是极少数。我根本就不承认武力的好汉和战争的英雄。
     
      “可是还有一线希望。我以为今天各国负责的领袖大多是真诚愿意废除战争的。这个绝对必须的措施所以有阻力,其根源在于各个民族不幸的传统。这些传统通过教育系统的机构,象遗传病一样代代相传。使这些传统永远继续下去的首恶就是那个被视为光荣的军事训练,而受重工业和军人控制的那部分报纸也起着同样的作用。没有裁军,就不可能有持久的和平。反过来,继续以目前的步调进行军备竞赛,势必导致新的灾难。”
     
      至少,我看不到任何“一线希望”。
     
      请问:各国领袖都对什么负责?也许是对自己和自己的国家负责——对自己和自己的国家的利益负责。所有政治领袖的唯一使命就是——对利益负责。
     
      不论是掠夺利益、还是保护利益,都需要力量——强大力量。不论是发动战争、还是接受战争,都需要力量——武装力量。
     
      战争,那可不是大多数领袖愿意废除就可以废除的。恰如利益,那可不是大多数领袖愿意放弃就可以放弃的。
     
      战争,绝对不可能是被废除的!
     
      欲望不息,纷争不止。战争,只不过就是纷争的一种极端表现罢了。
     
      可以定分止争,绝对不意味着不会产生纷争。纷争,源自于以营利为目的的人性,而绝对不源自于“各个民族不幸的传统”。怎么那么凑巧——难道“各个民族不幸的传统”都是一样的吗?
     
      象“遗传病”一样代代相传的,是不堪的人性,而肯定不是什么“各个民族不幸的传统”。
     
      至于“那个被视为光荣的军事训练”,就更是担负不起“首恶”的骂名了。而“教育系统的机构”和“受重工业和军人控制的那部分报纸”,充其量也就是扮演了颠倒黑白、扭曲事实、神话卑鄙、美化丑恶的角色。
     
      务必要到灵魂的深处,去寻找答案。
     
      裁军,是和平的结果,而不可能是和平的原因。应该是——因为和平,才会有裁军;而不是——因为裁军,才会有和平。
     
      毋庸置疑:进行军备竞赛,可能导致巨大灾难。但是,为什么会、为什么要进行军备竞赛呢?这恐怕才是关键的问题或者问题的关键所在。
     
      讨论人类社会的绝大多数问题,通常都绕不开对人性的认识和理解。
     
      “这就是为什么1932年的裁军会议对于这一代和新一代将具有决定性的重要意义的缘故。只要人们考虑到以前的会议所得到的结果总的说来是那么少得可怜,他们就会明白,一切有思想和有责任心的人都应当竭尽全力来唤醒公众,使大家都认识到这次会议极其重要。那些政治家们,只有当他们的和平政策得到大多数人民的有力支持时,才有希望达到他们伟大的目标。以此为方向,用言论和行动来帮助形成舆论,该是我们大家的责任。”
     
      马后放炮:事实反复证明,任何一次裁军会议对于这一代和下一代都将不具有决定性的重要意义。任何一次成功的裁军会议所得到的结果总的说来都注定是那么少得可怜。
     
      人类的和平,不会来自于任何一次裁军会议。人类似乎也不可能得到永久的和平。
     
      我非常欣赏这样的高论:所谓和平,不过就是两次战争之间的时日罢了。
     
      人性不改,战争不灭。
     
      战争的形式,倒是有可能会有所改变,例如:贸易战、外交战、谍报战、舆论战、口水战等等。
     
      那些“有思想和有责任心的人”,未必是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人,未必能够放下现实的利益。
     
      至于公众,毋庸讳言:他们的全部人生意义就在于利益。怎么可能把他们从利益的迷梦中唤醒呢?
     
      唤醒者与其意欲的被唤醒者,根本就不是同类,那又怎么可能唤醒被唤醒者呢?
     
      如果公众都是象爱因斯坦一样的人,那不就一切问题都简单了、都迎刃而解了吗?
     
      只能唤醒那些能够被唤醒的人,而不可能唤醒那些不可能被唤醒的人。某些人不是在假寐,而实在是他们的大脑无法接收到唤醒的信号。他们一定会认为自己是相当清醒的。
     
      没有能够意识到唤醒的有限性、局限性的唤醒者,其实自己也不是清醒者。
     
      爱因斯坦的直线思维,根本就无法简化人类社会各种问题的复杂性。
     
      一个聪明的大脑和一个超强的喇叭结合在一起,可以做到什么?请联想一下希特勒,就知道答案了。
     
      读者诸君:希特勒到底是在唤醒,还是在催眠?
     
      是否以营利为目的,可以将教育与洗脑、哲思与忽悠明确区别开来。
     
      政治家们与大多数人民的共同目标就是——利益。基于此,他们完全可以不择手段、不论是非。难道还能指望政治家们去制定和平政策吗?难道还能依靠大多数人民去支持和平政策吗?真是不好意思:他们的目标,实在是不够伟大。
     
      用言论和行动的帮助所形成的舆论,其唯一的功效就是:愚弄公众。
     
      请诸位不要见笑:鄙人真的曾经很长时间都一直认为——我可以用我的思想去唤醒民众。
     
      拜托!请务必要搞搞清楚!这项工作,就是上帝他老人家也是搞不定的、玩儿不转的。
     
      个体特性的生成机理,内因才是决定性的,而外因则只是辅助性的。
     
      那么,我还要去思索吗?我还要去写作吗?
     
      为什么不呢!我当然还要去思索、我当然还要去写作!不为别的,只为——拯救自我、升华自我。
     
      “在这样的国家事务中,要取得成功,不是靠才华,更不是靠机灵;相反地,它是一个诚恳和信任的问题。谢天谢地,单纯的才智不能代替道德上的正直。”
     
      如何判断国家事务是否成功?恐怕就是利益标准吧。
     
      诚恳和信任,可不是才华和机灵的对立面、反义词。
     
      利益得失,又岂止是“一个诚恳和信任的问题”呢。
     
      实力,唯有实力,才是利益得失的终极决定性因素。
     
      诚恳和信任与才华和机灵,可能会起到次要的作用。
     
      至理名言:弱国无外交。
     
      才智与正直,肯定不是一回事儿:前者是能力,属于智商;后者是品德,属于情商。此二者无法相互代替。关于这一点,没有什么理由去“谢天谢地”。
     
      “观察家不能光是等待和批评。他必须全力以赴为这个事业服务。世界将得到它所应得的命运。”
     
      当然不应该苛求责难、求全责备任何一个人、一类人。“等待和批评”,这很可能就是观察家的特长、擅长、优长。坚持不懈、聚精会神的“等待和批评”,这很可能就是观察家正在“全力以赴为这个事业服务”。
     
      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的命运。万事万物,也一定都能够“得到它所应得的命运”。
     
      概莫能外。
     
      2020-05-04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3)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