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三十六
发布时间:2020/4/18 14:13:12 作者:左明 点击率[22]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20年


    《犹太共同体》
     
    (1930年10月)
     
      “对我来说,要克服我的平静思考生活的自然倾向,那是不容易的。但我不能对ORT和OZE这两个团体的呼吁置之不理;因为响应这个呼吁,在我就象是响应我们痛受压迫的犹太民族的呼吁。”
     
      应该相信:以爱因斯坦极不平凡的身份和地位而言,他的那种日常活动状态就已经可以算是相当罕见的“平静思考生活”了。至少,他要给自己预留出写下数百万字作品的时间。
     
      在这个世界上,在享受“平静思考生活”方面,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与我争高低、论短长。我的日常生活已经平静到几乎无以复加、登峰造极的地步,就连监狱里的囚徒和寺庙里的僧侣都是自愧不如、望尘莫及的。
     
      怎一个“宅”字了得。
     
      我的思想和我的作品,显然是与这个世界存在关联的。也许,这就是我与这个世界有所关联的唯一方式,我的身体和我的行为,都会尽最大可能不与这个世界发生关联。原因非常简单:我实在是没有兴趣、没有欲望去拥抱现实。
     
      我与所有其他人一样,与这个世界都是选择性接触的关系。
     
      “我们散布在各处的犹太共同体的地位,对于政治界是一种道义的气压计。因为犹太民族既是无自卫力量的少数民族,而它的特点又在于保存古代的文化传统,难道有什么比各个民族对待这样一个民族的态度更为可靠的政治道德和正义的指标吗?”
     
      犹太民族可能曾经有过异常曲折艰难的发展历程。
     
      对于一个既“散布在各处”又能够形成“共同体”的民族而言,确实令人敬佩、值得尊重。
     
      一个文明的人,可以不喜欢、不认可、不欣赏、不苟同某个人,但却不应该在非自卫的情况下仅仅由于前述原因就去伤害、去冒犯这个人。
     
      正是由于“无自卫力量的少数民族”与“保存古代的文化传统”这两个特点,恰恰就是使犹太民族完全有可能成为政治迫害对象的理由和借口。
     
      对异己(即与自己不同的人和事)的宽容程度,是人类文明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尺。
     
      相当遗憾的是:迄今为止,人类社会——不同的国家和民族,对于“政治道德和正义的指标”,并没有形成标准、更没有达成共识。进而根本无从约束。
     
      “从我们的处境来看,我们痛苦地知道这个气压目前是低的。但正是这种低气压,使我更加坚定这样的信念:我们有责任来维持和巩固我们的共同体。有一种对正义和理性的热爱深留在犹太人传统中,这必将对现在和将来一切民族的美德继续发生作用,在近代,这个传统已经产生了斯宾诺莎和卡尔·马克思。”
     
      不对外耍无赖的国家和不对内耍流氓的政府,古往今来还从未出现过。
     
      软柿子,很难逃脱被蹂躏的命运。
     
      自救,是生物的本能。这与信念或者责任无关。
     
      一个对“正义和理性”深深热爱的人,足以令部分他人而非所有他人青眼有加、肃然起敬。具有这种特质的民族,自然也就会生生不息、枝繁叶茂。
     
      这就是人类的榜样、楷模。尽管还有太多的个人和民族对此麻木不仁甚至嗤之以鼻。
     
      爱因斯坦将斯宾诺莎和卡尔·马克思视为“正义和理性”的典范和犹太人的骄傲。
     
      “谁要想维护精神,他也就要注意同精神联在一起的身体健康。OZE社照字面说来是保护我们人民的身体。在东欧,它日以继夜地工作着,以帮助我们在那里的人民保护肉体和灵魂,因为他们在那里经受着特别严重的经济萧条;而ORT社则力图消除犹太人从中世纪起就遭受着的严重的社会和经济的困苦。因为在那时候我们是被排除在一切直接生产的职业之外,而被迫从事纯粹商业性的职业。”
     
      伴随着社会进步,出现了越来越多衣食无忧的人,他们也越来越注重身体健康了。但是,这样的人和这样的行为却在很大比例上与“维护精神”这一目的关系不大。
     
      同样都是锻炼身体,目的却有可能大相径庭。
     
      不要惊讶:健康身体与健康精神,居然能够完美分离。
     
      到底如何“保护肉体和灵魂”?免于经济窘迫、摆脱物质匮乏,这似乎可以算是有效的保护方式了。使肉体不受打击和欺凌,也许是相对容易做到的;而使肉体保持健康状态,则也许是相对不容易做到的。人身伤害案件的数量与医院救治患者的数量相比较,可能只是一毛与九牛的关系。使人们感到困惑的是:到底什么情况可以算是伤害灵魂?如果这个问题搞不清楚的话,那么如何保护灵魂也就无从谈起了。
     
      由此观之:至少“从中世纪起”至说这番话时止,“纯粹商业性的职业”相对于“直接生产的职业”而言,一直都是处于卑微、卑贱的地位的。时至今日犹太人会不会早就因此而时来运转、因祸得福了呢?
     
      “要记住,困难和阻碍对于任何社会都是健康和力量的宝贵源泉。如果我们的床是玫瑰花做的,那末我们就不可能作为一个共同体而维持几千年的生命;这是我所完全确信的。”
     
      我们到底应该如何看待“困难和阻碍”?真的应该将它们都视为“健康和力量的宝贵源泉”吗?我本人就自认为遇到了许许多多的“困难和阻碍”。愚以为:如果没有了“困难和阻碍”的话,反倒会使我无所适从、手足无措了。如果都是顺境而没有逆境的话,那么也就无所谓顺境了。战胜困难、突破阻碍,这不恰恰就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工作嘛。
     
      一个民族、一种文明,在开放而非封闭的环境中,能够延续“维持几千年的生命”,这一事实本身,可能就足以说明某些问题了。
     
      在人世间所有的压迫、压抑、压榨,都注定是卑鄙、无耻、下流的。
     
      “在人生的服务中,牺牲成为美德。”
     
      而愚则以为:在人生的意义中,奉献方为至善。
     
      2020-01-23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22)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