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感悟圣哲——拜读《论语》(十九)
发布时间:2019/12/28 12:51:19 作者:左明 点击率[10]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孔子;《论语》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9年


      子张篇第十九
     
      19. 1
     
      子张曰:“士见危致命,见得思义,祭思敬,丧思哀,其可已矣。”
     
      感悟:
     
      “祭思敬”与“丧思哀”,这些是任何正常、普通之人皆可做到的事情。
     
      在利人与利己、正义与利益之间进行取舍选择,这些才是对人性的真正考验。
     
      人,是主观因素与客观因素的复合体。人的思想和行为,都会受制于现实存在的全部的主观因素与客观因素。
     
      最简单、最直接的例证:更加智慧和更加富有的人,就更有可能会选择利人和正义;更加愚蠢和更加贫穷的人,就更有可能会选择利己和利益。
     
      19. 2
     
      子张曰:“执德不弘,信道不笃,焉能为有?焉能为亡?”
     
      感悟:
     
      这就是所谓的中途半端——半截子工程、烂尾楼。
     
      这就是很多人的实际状态。
     
      真正能够修养、修行、修炼到位、到家——做到弘德与笃道之人,可谓是凤毛麟角、寥若晨星。
     
      当然,穷其一生都与德和道无缘之人,这才是社会成员的绝大多数。
     
      19. 3
     
      子夏之门人问交于子张。子张曰:“子夏云何?”
     
      对曰:“子夏曰:‘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
     
      子张曰:“异乎吾所闻: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贤与,于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贤与,人将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
     
      感悟:
     
      这里讨论的关键问题是“交”,就是与人交往之道的意思。
     
      对于这个问题,鄙人完全赞同子夏的观点。
     
      愚以为:志同道合者,可与之交;志不同、道不合者,不可与之交。
     
      这是对双方都负责任、有好处的态度。
     
      而子张的高论,则完全是在偷换论题。
     
      至少“尊贤而容众”和“嘉善而矜不能”,都不能算是真正的与人交往。关于这两点,鄙人当然都可以做到,但是,这却远远不是与人交往。这些也就可以算是价值选择。
     
      说句大实话:我所尊敬的贤者和嘉许的善者,人家根本就不知道左明是谁,人家早已驾鹤西去了。
     
      况且,宽容与怜悯,通常是单向的而非双向的。当属待人之道,而非交往之道。
     
      大贤者,很可能会宽容别人,但却未必会被别人(通常是不贤者)宽容;不贤者,很可能会被别人拒绝,但却未必会拒绝别人(通常是不贤者)。
     
      社会常识:臭味相投、惺惺相惜;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就是最为基本的交往之道。
     
      19. 4
     
      子夏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也。”
     
      感悟:
     
      小道,也自有其应有之价值。
     
      凡事凡物,皆有价值。
     
      君子,通常都怀有大志,但却未必都能通达大道。
     
      眼高手低,一事无成。这样的君子,在成就事业方面,可就没有什么价值了。
     
      19. 5
     
      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无忘其所能,可谓好学也已矣。”
     
      感悟:
     
      知道与不忘(也就是认知与记忆),这些可都只是学习的最原始、最初级的阶段和层次。
     
      这些还远远不能算是学会学习,更不能算是热爱学习。
     
      19. 6
     
      子夏曰:“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感悟:
     
      博学、笃志、切问、近思,无疑都是好词,而且也都是好事。
     
      仁在其中,当属一般境界。如果能够做到乐在其中的话,那么境界可就不一般了。
     
      19. 7
     
      子夏曰:“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学以致其道。”
     
      感悟:
     
      匠人尚且工以成事,君子理应学以致用。
     
      道之根本,非道也;无用之道,非道也。
     
      19. 8
     
      子夏曰:“小人之过也必文。”
     
      感悟:
     
      文过饰非的小人,当属高级的小人。
     
      这种小人冒充君子——当属伪君子,最可气、也最可恨。
     
      19. 9
     
      子夏曰:“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
     
      感悟:
     
      根据鄙人的生活经验和社会阅历,愚以为:伪君子,也完全可以展露出这三种表现。
     
      听其言,当然很重要;但是,更加重要的则是:观其行。
     
      19.10
     
      子夏曰:“君子信而后劳其民;未信,则以为厉己也。信而后谏;未信,则以为谤己也。”
     
      感悟:
     
      古训:人无信,不立。
     
      子曰:言而无信,不知其可。
     
      没有信义、信用、信誉的人,对于讲求并信守信义、信用、信誉的人而言,一定会四处碰壁、寸步难行。
     
      流氓遇流氓,咧嘴笑呵呵。
     
      19. 11
     
      子夏曰:“大德不逾闲,小德出入可也。”
     
      感悟:
     
      尽善尽美而不皆善皆美,抓大放小而不贪多求全,此实乃明智之举也。
     
      19. 12
     
      子游曰:“子夏之门人小子,当洒扫应对进退,则可矣,抑末也。本之则无,如之何?”
     
      子夏闻之,曰:“噫!言游过矣!君子之道,孰先传焉,孰后倦焉?譬诸草木,区以别矣。君子之道,焉可诬也?有始有卒者,其惟圣人乎!”
     
      感悟:
     
      回答子游所提问题的最佳答案就是:“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愚以为:人尽其才,方为至善之道。
     
      子游意欲讨论的是本与末,而非先与后。在这一点上,子夏明显是在偷换命题。况且,子游根本也没有诬蔑、歪曲君子之道。子夏的反戈一击、反唇相讥——给子游扣的帽子,明显不太合适。
     
      人非草木,但也各异。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能够善始善终(而不是有始有终),真可谓圣人也。始乱终弃,那只是常人。
     
      19. 13
     
      子夏曰:“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
     
      感悟:
     
      “学而优则仕”之人,如过江之鲫;而“仕而优则学”之人,则如越冬之虫。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大都知道“学而优则仕”而几乎从未听说过“仕而优则学”的原因。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绝对不是这句话,而是这个世道。
     
      到目前为止,权力一直是中国社会和中国人的核心价值取向,尽管,利益始终是中国社会和中国人的终极追求目标。
     
      权力,当然可以支配利益;反之,不尽然。
     
      19. 14
     
      子游曰:“丧致乎哀而止。”
     
      感悟:
     
      被人们看到的悲哀,恐怕也就是逢场作戏、临时作秀罢了。
     
      19. 15
     
      子游曰:“吾友张也,为难能也。然而未仁。”
     
      感悟:
     
      这算不算是心胸狭隘、文人相轻呢?
     
      这样的结论,意义不大。
     
      19. 16
     
      曾子曰:“堂堂乎张也,难与并为仁矣。”
     
      感悟:
     
      子游对子张的评价是“未仁”,而曾子对子张的评价则是“难与并为仁”。此二者明显不同。
     
      没有理由的结论,皆不足信。
     
      19. 17
     
      曾子曰:“吾闻诸夫子:人未有自致者也,必也亲丧乎!”
     
      感悟:
     
      动情时刻,又岂止是丧亲之痛。
     
      请相信常识和经验,而不是迷信专家和权威。
     
      19. 18
     
      曾子曰:“吾闻诸夫子:孟庄子之孝也,其他可能也;其不改父之臣与父之政,是难能也。”
     
      感悟:
     
      外甥打灯笼——照舅(旧)。这是难能可贵的吗?这是至孝的表现吗?
     
      那又该如何解释萧规曹随、墨守成规的现象呢?
     
      19. 19
     
      孟氏使阳肤为士师,问于曾子。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则哀矜而勿喜!”
     
      感悟:
     
      似乎应该是:上失其道,民苦久矣。
     
      违法犯罪的成因,通常都在违法犯罪之外。
     
      每一个违法犯罪之人,肯定都是施加伤害之人。但是,在施加伤害之前,也都极有可能已经是受到伤害之人——受到来自非受到伤害之人甚至全社会所施加的伤害。
     
      受到伤害与施加伤害,一直处于相对封闭的无始无终的互为因果的链条之上。
     
      19. 20
     
      子贡曰:“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
     
      感悟:
     
      俗语: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
     
      真相,非常重要,相当重要,绝对重要;真相,并不在众人之口中,也未必在史官之笔下,而在如山之铁证里。
     
      难道只要想不居下流就可以不居下流吗?难道天下之恶皆归于下流吗?
     
      19. 21
     
      子贡曰:“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
     
      感悟:
     
      试问:君子之过,人皆见之?对此,鄙人深表怀疑。
     
      君子之过,在出现的可能性上,可以类比日月之食;但是,在出现的可见性上,则不宜类比日月之食。
     
      众所周知的君子改过,当属人间一大奇观、奇景、奇迹!
     
      19. 22
     
      卫公孙朝问于子贡曰:“仲尼焉学?”子贡曰:“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
     
      感悟:
     
      子贡之言,可谓精警、精辟!
     
      遗存、散落在民间的“文、武之道”(即周文王和周武王的治国之道),还远远不是学习的核心,更不是学习的边界。
     
      不分大小、不辨轻重,这确实不能算是智者(而不是贤者)。
     
      天地之大,何不可学?尽皆可学!
     
      在下,自己教育自己,向一切去学习。
     
      无师自通,这才是学习的至高境界。
     
      学习的目的是超越,而不是继承。
     
      跟谁学习、在哪学习、学习什么?这些统统都是常人思维的平庸之问。
     
      搂抱粗腿,这就是燕雀之心,但却不是鸿鹄之志。
     
      世俗之人的狭隘偏见,应该被彻底打碎。
     
      19. 23
     
      叔孙武叔语大夫于朝,曰:“子贡贤于仲尼。”
     
      子服景伯以告子贡。
     
      子贡曰:“譬之宫墙,赐之墙也及肩,窥见室家之好。夫子之墙数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门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
     
      感悟:
     
      各自为人,任人评说。
     
      古训: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由此而引申:清者不因评说而变浊,浊者不因评说而变清。
     
      清者之伟大与浊者之卑微,自不待言。
     
      能够识别清者之清和浊者之浊者,为清者;不能识别清者之清和浊者之浊者,为浊者。
     
      能够判断能否识别清者与浊者之人,为清者;不能判断能否识别清者与浊者之人,为浊者。
     
      清与浊、识别清与浊和判断能否识别清与浊,都是天赋。
     
      在这些问题上,尊重事实、争论无效。
     
      看见也好、入门也罢,如果没有足够敏感、十分细腻的强大思维能力的话,那么则均属枉然。
     
      轻视视力,重视智力。
     
      19. 24
     
      叔孙武叔毁仲尼。子贡曰:“无以为也!仲尼不可毁也。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逾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
     
      感悟:
     
      言论自由,想啥说啥。
     
      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毁谤的,也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赞誉的。
     
      评价的内容不等于被评价的对象。
     
      毁誉者无法改变被毁誉者的本质。
     
      时间,唯有时间,才是最终、也是最佳的裁判者。
     
      孔丘之丘,非常丘也。
     
      左明之明,实日月也。
     
      到底是山丘,还是日月,那不过就是他人的主观评价罢了。
     
      需要在做好自己上下功夫,而不应该在改善评价上白费力。
     
      到底是获得诺贝尔奖重要呢?还是那些没有获得诺贝尔奖的重大科学发现重要呢?
     
      极少有人能够挣脱他人的评价的束缚。
     
      人类把过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在了挣扎于被评价的激流和漩涡之中。
     
      19. 25
     
      陈子禽谓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乎?”
     
      子贡曰:“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感悟:
     
      谦恭,也有真假之别。
     
      不知,远不等于不智。不知,是事实判断;而不智,则是价值判断。
     
      不知,不可耻;而不智,则很可怕。
     
      知道与否,可因出言谨慎与否而有所体现;而智慧与否,则不因出言谨慎与否而有所改变。
     
      出言谨慎,那一定是因为形势所迫。
     
      虽然没有天梯,但是,人类依然可以翱翔于天空。
     
      孔子真的是高不可攀吗?在子贡的心里,孔子能够高过那些已经拥有邦家之人吗?恐怕应该是低于那些已经拥有邦家之人吧?否则的话,那又何必假设“夫子之得邦家者”呢?
     
      孔子之高——高山仰止、高不可攀。可问题是:这高到底是相对于谁而言的呢?是帝王将相,还是贩夫走卒?
     
      足见:在子贡的脑子里,也是一笔糊涂账。
     
      孔子,肯定不能呼风唤雨。不仅如此,孔子的思想,也肯定不可能得以实现。“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动之斯和”的景象,不仅从来、而且永远都不会实现。
     
      圣贤,不能使非圣贤也成为圣贤。
     
      圣贤,就是一枝独秀、静自绽放。
     
      愚以为:孔子,生前悲哀,身后荣耀。
     
      孔子的荣耀,到底是来自于评价呢?还是来自于自身呢?
     
      对此,不可不察。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0)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