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瞻仰超人——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十七
发布时间:2019/12/28 12:49:33 作者:左明 点击率[5]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9年


      《反对一切战争的理由
     
      ——1929年9月24日给J.S.阿达马的信》
     
      “回您的信我是有些犹豫的,因为我完全明白,在谈到人类事务时,我的感情比我的理智来,要更加起决定作用。”
     
      这也许是自谦,但也完全有可能就是事实。
     
      感情与理智,也许不是一对死敌,但却肯定是本质截然不同的两种意志状态。
     
      感情,是高级动物的基本属性;理智,是最高级动物——人的特殊属性。所有人都会有感情,但是,并非所有人也都有理智。即使是有理智之人,也是可以有层次高低之别的。在不同的领域里或者不同的方向上,同一个人的理智程度也是会有所差异的。
     
      一个人可能会有擅长的个别事项,但是,更多事项则必定是都不擅长的。
     
      人类事务与其他自然现象,此二者之间的差异还是蛮大的。
     
      感情与理智,它们之间的关系应该被定位为——人的进化的不同阶段的产物。
     
      关于这一结论,爱因斯坦应该心知肚明。
     
      爱因斯坦这明显是在给自己设置退路和找台阶下。
     
      “可是,我还是敢于为我的立场辩护。”
     
      我绝对不认为这是爱因斯坦已经做好了胡搅蛮缠、强词夺理的充分准备。
     
      一个人敢于捍卫自己的立场(请千万注意:不是利益!),不是可耻,而是可敬。
     
      每一个人都注定会有思维的局限性,在这一点上,所有的人都是“公平”的——都是难以幸免的。对于这一点,也就应该是无可厚非的。
     
      亮剑精神,可贵的是勇气,而未必是剑术。
     
      意愿,永远前置于能力。
     
      思想纷争而非利益纠葛,并不可怕。更高的理智,会扫除所有的思想纷争;或者说:所有的思想纷争,最终会统一于迟早出现的更高的智慧。
     
      “但首先得允许我有个保留。我可不敢向一个非洲土人部落作这样的说教;因为那里的病人在医疗对他会有任何帮助以前早就已死去了。而欧洲的局势,尽管有墨索里尼,还是大不相同。”
     
      此处所谓的“保留”,似乎应该被认为是设置讨论的前提条件的意思。
     
      爱因斯坦的这个比喻相当含蓄、委婉。
     
      理智,当然应该作用于理智,而当然不应该施加于感情。鸡同鸭讲,又怎么可能会讲的明白呢!
     
      理智与感情,此二者可是不在同一个频道上呀!
     
      有太多的人,身体健康没有问题,而头脑心智却很不发育。
     
      疾病,可以医治;弱智,无法解决。
     
      实在是没有办法呀!如果非要追究责任的话,那么这一切结果就都是大自然惹的祸、造物主作的孽。
     
      非洲与欧洲,此二者明显不处于相同的发展阶段。因此也就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墨索里尼,恰如今日某些国家的领导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神马东西、什么玩意儿,恐怕早就已经尽人皆知了。
     
      “在精神上和物质上都正在有计划进行备战的欧洲,一个软弱无能的国际联盟,当着国家主义疯狂的时刻,甚至连道义上的权威也不能博得。”
     
      难道“正在有计划进行备战”的,不应该是一个或者几个欧洲国家吗?怎么可能会是整个“欧洲”呢?
     
      请不要不分青红皂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世界各国需要一个强大有力的国际组织吗?这不是由某些国家的意志而是由人类社会的发展阶段所决定的。
     
      在两千多年以前,秦始皇可以通过吞并六国而统一中国。而在未来的某个时候,则应该不会有某个强人能够通过兼并世界各国而统一全世界。
     
      疯狂的国家主义与战争,已经相去不是很远了!
     
      道义,还远不同于真理。道义的本质,其实就是强者的意志。
     
      “每个国家的人民都坚持认为他们自己的国家是侵略的受害者,并且完全深信不疑。”
     
      这样的想法显然不符合形式逻辑。
     
      在此,“侵略”一词,确有必要进行明确界定。也许会存在政治侵略、经济侵略和文化侵略等等名目的侵略,但是,所有这些侵略都应该明显不同于军事侵略。请不要错乱使用侵略一词。
     
      到底什么是军事侵略?一个最简单明快的判断标准:战争到底在哪里展开。如果是在交战双方的领土、领空、领海以外的区域展开的话,那么就还需要借助于其他的判断标准。
     
      “您不能教育一个国家去从事战争,而同时又叫它的人民相信战争是可耻的罪行。”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这样的:一方面教育国民去从事自卫战争,而另一方面又使他们坚信侵略战争是可耻的罪行。
     
      “我承认,一个决定不进行自卫的国家是要担巨大风险的。可是这种风险是由整个社会来承担的,是为了人类进步而承担的。没有牺牲,也就绝不可能有真正的进步。”
     
      在什么情况下,一个面临侵略战争的国家会决定放弃自卫呢?最常见也最合理的情况就是:自卫是无效的、徒劳的,不仅无益,反而有害。
     
      敢问:一个女子,在面临性侵的时候,到底是应该誓死不从呢?还是应该忍辱保命呢?也许,如果该女子作出第二种选择,应该不会受到一致的谴责。
     
      请问:侵略国会不会肆意摧残、任性蹂躏不进行自卫的被侵略国呢?至少,在通常情况下、在正常情况下——不会。原因也很简单:这样做不仅无益,反而有害。
     
      当然,也一定会有那些并不珍惜、珍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的那样的人。但是,对于一个发动战争的国家机器而言,应该还不至于会糊涂到这种地步。
     
      可能会有一种例外情形:这一次侵略战争是对上一次被侵略战争的报复行动。
     
      请看:冤冤相报,已经使何者正义、何者邪恶成为几乎无从查考的不解之谜了。
     
      为了人类的进步,肯定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但是,却未必也一定要承担风险或者作出牺牲。换言之:风险和牺牲只是具有或然性,而不具有必然性。代价,当然是特定的个体或者集体付出的,而不应该认为是“整个社会”付出的。
     
      由社会的一部分对另一部分的侵略而产生的风险,怎么可能会由整个社会来承担呢?
     
      “虽然这种风险很大,但并不一定是致命的。既然德国经历了四年的消耗战之后,也没有遭受到比它实际上已经受到的更长久的损害;一个连仗也没有打的欧洲国家,它可能受到的损害肯定不会比德国所实际受到的更大。”
     
      实践证明:放弃抵抗的受害者与坚持抵抗的受害者所遭受的损失相比较,往往(但非必然)会更小,而不是更大。
     
      唯有丧失理智的疯狂(不论是加害者,还是受害者),才会是致命(不论是加害者,还是受害者)的。
     
      也许是相当难缠、难解的问题:尊严与利益,哪一个更大?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因人、因时、因地而异。
     
      请问:经历了四年的消耗战(会不会就是指所谓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德国,到底是侵略国,还是被侵略国?其所遭受的损害,到底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
     
      拜托!并不是只有战争才会造成损害。战争也未必可以造成最大程度的损害。
     
      人类的终结,不可能是人类以外的原因所致。人类的自我灭绝,很可能不是源自于战争。
     
      “只要各个国家有计划地继续备战,那末恐惧、互不信任和自私自利的野心就会再次导致战争。”
     
      虽然同为备战,但是,原因却各有不同。
     
      修习武功之人,未必都去欺男霸女、强取豪夺。
     
      战争肯定不会由每个备战的国家所导致。
     
      基于恐惧或者互不信任而备战的国家,很有可能都是准备自卫的国家;而基于自私自利的野心而备战的国家,则通常都是计划侵略的国家。
     
      “我们不能等待各个国家的统治阶级会自愿决定去接受对他们国家主权的干涉。他们对贪图权力的欲望阻止他们这样做。”
     
      真正死心塌地、一意孤行拒绝被干涉主权的,一定是一国的统治阶级,而一定不是该国的被统治阶级。丧失主权的结果,是统治阶级必然会失去通过统治而获得的超额利益。至于被统治阶级,不论是受到哪个统治阶级的统治,其结果都是大同小异的。
     
      统治阶级的共同本质和丑恶嘴脸——“贪图权力的欲望”,所有的被统治阶级都应该心知肚明。
     
      “受到普遍老百姓尊敬的杰出人物发表公开声明,大意是说,他们的国家不应该从事任何备战活动已至任何军事活动,这会成为反对好战精神的一种有效武器。”
     
      这样的杰出人物肯定不是或者不属于统治阶级。他们(无关性别)是以拥有权力以外的原因赢得了老百姓的普遍尊敬。我相当怀疑:以理智见长的那一类杰出人物是否真的会赢得老百姓的普遍尊敬。作为社会成员绝大多数的老百姓,一定会热衷于感情,而对于理智则相当不屑。
     
      至于“反对好战精神的一种有效武器”,一定是理智,而不是感情。而且,一定不是一般的理智,而必然是超绝的理智。关于这一问题,请读者诸君回顾一下拙作《瞻仰超人——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一》,发表于北大法律信息网。
     
      “进行战争,既意味着杀害无辜者,也意味着让自己无辜被杀。……任何一个正派的、有自尊心的人怎么能够参与这种悲惨的事呢?要是您的政府要您作伪证,您会干吗?肯定不会。那末,比起作伪证来,杀戮无辜者不是要更坏得多吗?”
     
      战争,就意味着杀戮。这是人所共知的。
     
      但是,意欲挑起战争的一方的统治阶级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去做好铺垫——充分开展“思想政治工作”,使本方的“炮灰”(即被统治阶级)对如下理念深信不疑:即将被杀戮的人,不仅不是无辜者,而且都是死有余辜者。
     
      作为“正派的、有自尊心的人”,很有可能是生性愚昧、无知、盲从、躁动的被统治阶级,如果他们不是被洗脑了的话,也是不太可能会接受在侵略战争中去杀戮别人以及几乎必然也会被别人所杀戮的结果的。
     
      单纯的作伪证,那些“正派的、有自尊心的人”自然不愿为之。但是,经过精心修饰而面目全非但却本质未改的作伪证,就极有可能会迷惑绝大多数弱智且弱小的“正派的、有自尊心的人”,从而使其欣然接受步入歧途。
     
      很多人都是以正义卫士自居而去为非作歹的。
     
      是理智不足,使人们的想法与做法相互背离。
     
      你真正明白你在做什么吗?面对这个问题,请不要立即抢答,请稍微迟疑一下。
     
      “就我自己来说,人类的福利必须置于对自己国家的忠诚之上——事实上,必须置于一切之上。”
     
      于我而言,人类的利益肯定在祖国的利益(其实就是人类的局部利益)之上。忠于祖国,在服务世界的面前,是何其狭隘、是何其偏颇。
     
      唯有挣脱自我利益的束缚,才能使个人从低贱走向高贵、从渺小走向伟大。
     
      但是,不论是什么主体、什么范围的利益,都还远远没有资格“必须置于一切之上”。
     
      人类的本质是精神,而不是物质。
     
      不好意思:我的心胸比爱因斯坦还要辽阔,我的境界比爱因斯坦还要高上。
     
      2019-11-10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5)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