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瞻仰超人——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十六
发布时间:2019/12/21 10:49:49 作者:左明 点击率[4]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9年


      《达伏斯的大学课程》
     
      (1928年春)
     
      所谓的达伏斯,其实就是瑞士的达沃斯。
     
      “集体受到良心和责任感的指导往往比个人要小。这一事实给人类造成多大的不幸啊!它是使世界充满痛苦、叹息和心酸的战争和各种压迫的根源。”
     
      集体与个人,是两种既相互联系、又彼此区别的现象。
     
      个人,在“受到良心和责任感的指导”的情况下,结果会如何?令人信服的答案一定是:各有不同、因人而异。换言之:绝对不会均产生接受指导的结果。
     
      一个人的“良心和责任感”,与其说是接受指导的结果,不如说是内心意识的萌生。至少,后者要远远比前者更为基础和重要。
     
      一个人受到指导的结果与一群人受到指导的结果,此二者很难进行量化比较。请问:一个刁民受到指导的结果与十个良民受到指导的结果,孰大孰小?
     
      也许,更加合情合理的表述应该是:找到一群良民的可能性要远远小于找到一个良民的可能性。
     
      结论:具有“良心和责任感”的个人,易得;具有“良心和责任感”的集体,难求。
     
      请不要搞错!“这一事实”(即很难找到具有“良心和责任感”的集体)本身,就已经是人类的巨大不幸了!它也确实可以给人类造成任何其他的不幸。
     
      作为利益动物的人类中的绝大多数成员与基于明辨善恶并坚守是非而形成的“良心和责任感”,相去十分遥远。尽管如此,缺失“良心和责任感”,还远远不是战争和压迫的根源。
     
      战争和压迫等等一切罪孽、冤孽的根源,均来自于人性进化的水平——欠发达、不完善。迄今为止,物欲满足,仍然是最为基本的人性的表现。而精神追求,则还远远没有能够成为人性的表征。
     
      “然而除了许多个人的无私的合作,就得不到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因此,对于有善良意愿的人,当他以提高生活和文化为唯一目的,付出了重大牺牲,把一项社会事业筹备和创办起来,他再也没有比这个时候更高兴的了。”
     
      燎原之火,源自于星星火种。
     
      世界的进步,源自于个人的进步。
     
      个人的进步和发展,就是这个世界“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人类可以有许许多多的目的,但是,其中最“高、大、上”的目的则一定是:不断的提高精神和文化的水平。
     
      一个真正高尚的人,一定是一个淡漠物质欲望、肯于牺牲利益、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人。
     
      “当我听到达伏斯设有大学课程的时候,我就有这样纯朴的喜悦。”
     
      空洞、抽象的来看,开设大学课程,似乎可以成为令人喜悦的理由。但是,请千万不要高估通过开设课程而开展教育活动的实际价值和功效。
     
      当我得知现今中国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经超过了百分之四十的时候,我的反应不是喜极而泣,反而是百感交集。很多国人可能并不十分清楚、透彻了解今日中国的高等教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作为一名拥有二十年教龄的高校教师的鄙人,那可绝对是——门儿清。
     
      开设更多、更好、更高的课程,已经越来越不能让我喜悦了。因为,我已经越来越看清了教育的本质。请允许我在这里卖一个关子,我正在筹划一篇文章——《教育的真谛》。敬请期待。
     
      “这里正在以理智和智慧的调节来进行一项医疗救护工作,它是以一种重大的需要为基础的,虽然这种需要也许不是每个人都立即清楚的。”
     
      请问:理智和智慧,可不是心情和情绪,是可以进行“调节”的吗?是可以进行“外科手术”——借助于外力进行修复和提高的吗?至少我会对此深表怀疑。
     
      这种“调节”与医疗救护工作的关系,倒更像是生硬的捆绑式搭售。
     
      也许部分人们确实需要开展理智和智慧的活动,以适当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但是,这也只能被认为是对行为模式的“调节”。
     
      “许多青年寄希望于这个山谷的阳光充足山地医疗功能,来到这里,并且恢复了身体健康。但是,这样长期脱离锻炼意志的正常工作的训练,并且受到对身体状况不健康的思虑所折磨,就容易丧失精神的恢复能力,也就是说,丧失了在生存斗争中能够坚持自己立场的自觉。”
     
      如果是一个疾病患者的话,那么最重要的当务之急很可能就是休养生息。如果这是一个比较“长期”(例如:半年以上。大学课程通常都会历时一个学期——大约半年)的过程的话,如果当事人有需要且有能力的话,那么当然也可以开展力所能及、无碍康复的理智和智慧的活动。
     
      我想当怀疑:普通的、一般的正常工作可能、可以“锻炼意志”吗?
     
      为什么会产生“对身体状况不健康的思虑”呢?难道是没有开展理智和智慧的活动吗?
     
      精神和意志,恐怕还远远不同于理智和智慧。
     
      请问:什么是“生存斗争”?人们是都处于“生存斗争”之中的吗?
     
      能够自觉的坚持自己的立场,这既需要理智和智慧,也需要精神和意志。但是,所有这些都与开设大学课程或者接受高等教育没有必然的关系。
     
      “他就变成了一种温室中的植物,当身体痊愈了,往往觉得难以回到正常的生活。这一点对于大学生特别正确。在青年[性格]的形成时期中断了智力训练,很容易留下一个以后难以弥补的缺口。”
     
      难道长期(应该不会是几年、十几年或者几十年吧)住院治疗的患者,就真的与世隔绝了吗?就真的在精神上、在智识上弱不禁风了吗?
     
      真正难以回归社会的恐怕是那些长期服刑之后刑满释放的犯人吧?尽管他们可能身强力壮。
     
      请问:那些在大学里呆着的大学生,就真的进行了“智力训练”吗?除非非要把死记硬背、吃喝玩乐、谈情说爱等等也视为“智力训练”。
     
      中国古训: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一个人,在任何时候醒悟、觉醒,都不能算是晚的。凡是错过的,就是应该被错过的。没有什么是难以弥补的——在不能领悟之时使其领悟,实属枉费心机。
     
      “可是,作为一个普遍规律,适度的动动脑筋不但不会妨碍医疗,而且正象适度的体力活动一样,反而会间接地促进恢复健康。”
     
      难道“适度的动动脑筋”与开设大学课程或者接受高等教育可以相提并论吗?恰如恐怕没有人会将“适度的体力活动”等同于开设大学体育课程一样。
     
      也许有的大学通过教育确实可以启发部分学生的智力,但也许更多的大学并不能通过教育启发更多的学生的智力。还有太多人的智力并不是通过大学教育而启发的。
     
      相对于独来独往的患者身份而言,开设大学课程也许可以“建立不同国籍的个人交往”,但是,这种若即若离的同学交往对“加强欧洲共同体这一观念”的作用,恐怕会极其有限吧。
     
      爱因斯坦期待创立“不考虑任何种类的政治目的”的教育机构。在这一点上,与我不谋而合。但是,我又深知:这可能永远都只是美丽的梦想。除非政治现象消失了。
     
      为国际主义(或曰:世界大同或者英特纳雄耐尔)事业服务的最好方式应该不是诸如“在某种救死扶伤的工作中进行合作”,而当然应该是——在科学、教育、文化、艺术等领域的工作中进行交流与合作。
     
      全世界有智者,首先联合起来!
     
      2019-11-03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