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瞻仰超人——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十五
发布时间:2019/12/14 12:43:04 作者:左明 点击率[19]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9年


      《祝罗曼·罗兰六十岁生日的贺信》
     
      (1926年)
     
      “我只亲眼见过您一面:那时欧洲危机的最初冲击还使您心神不安,在那些备受折磨的群众中间,您象一个孤独的幻想家,他们由于您不能给他们带来光明和解放而感到失望。您从来不满足于把您那罕见的创造才能只用于同高雅的人物交往;您热望帮助一切蒙受自己造成的苦难的人。”
     
      我根本就不渴望、不期待去亲眼目睹任何一位我所钦敬、仰慕的人的尊容!因为我与他们(无关性别)早就神交已久了。
     
      与名人见个面、签个字、合个影、握个手……对我而言,简直就是俗不可耐、避之不及!
     
      战争,会使任何人都心神不安、备受折磨。
     
      真正的思想者,当然就应该是“孤独的幻想家”。孤独与幻想,就是他们(无关性别)的本质特征。
     
      凡是能够从思想家那里得到、感受“光明和解放”或者反之而感到失望的人,就已经肯定不再是普通的“群众”了。
     
      群众而非思想家的素质,决定国家或者社会的水准。
     
      所谓的“高雅的人物”,到底是指什么样的人呀?难道“同高雅的人物交往”,还需要展现“罕见的创造才能”吗?
     
      思想家,绝对不是上帝、也不是救世主!思想家也许可以拯救灵魂,但却一定不能解放肉体。
     
      自作孽,不可活,也不能救。能够被解脱的,通常都是强加的苦难,而不是自己的心魔。
     
      “粗鲁的群众被邪恶的激情驱使着,这种激情支配了他们,也支配了代表他们的政府。他们狂言谵语,但结果只是彼此弄得更加悲惨。总而言之,他们似乎没有经历过内心的冲突就造成了全部的这种苦难。”
     
      因为愚昧、因为无知,所以粗鲁、所以邪恶。
     
      群众,你的名字是愚昧、无知、粗鲁、邪恶!
     
      粗鲁的群众,似乎不太可能由于思想家“不能给他们带来光明和解放而感到失望”。因为驱使、支配他们的,注定都是激情,而不是理智。
     
      请千万不要搞错!组成代表粗鲁的群众的政府的人,往往不是粗鲁的群众,而是卑鄙的政客。能够公开大放厥词、狂言谵语的人,往往不是粗鲁的群众,而是卑鄙的政客。
     
      驱使、支配卑鄙的政客的,也几乎都是激情,而不是理智。
     
      在愚昧、无知、粗鲁、邪恶上,卑鄙的政客与粗鲁的群众相比较,不过就是五十步笑百步或者有过之而无不及罢了。
     
      其实,真正驱使、支配粗鲁的群众的,也不是他们的激情,而是卑鄙的政客的激情。
     
      做坏事,就是卑鄙的政客的本质属性所决定的必然结果。只要卑鄙的政客少做坏事,其结果就不会弄得更加悲惨。
     
      请问:难道造成苦难还需要经历内心冲突吗?
     
      所有的冤孽和苦难,表面上看是由粗鲁的群众造成的,实质上则是由卑鄙的政客策划的。这个世界的所有不和谐,主要是由他们二者联手呈现的。
     
      希望本文的读者能够得出如下结论、达成如下共识:如果还不想作孽、作死的话,那么就请既不要去作粗鲁的群众,也不要去作卑鄙的政客。
     
      “至于那些不带群众浅薄粗鲁情绪的,和不受这种情绪影响而信守着兄弟友爱理想的少数人,他们所面临的情况就更加困难。他们会被自己的同胞所摒弃,并且会受到象麻风病人那样的迫害。除非他们以一种违心的方式行事,或者胆怯地把自己的真实思想感情隐蔽起来。”
     
      须知:不浅薄、不粗鲁之人,就已经不是普通的群众了。
     
      与“信守”相匹配的,不应该是“不受”影响,而恰恰应该是受到影响。
     
      请问:难道那些浅薄且粗鲁的群众,就没有“兄弟友爱理想”了吗?
     
      必定是少数的高尚之人应该信守的,绝对不是什么“兄弟友爱理想”。
     
      少数的高尚之人所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被多数的浅薄且粗鲁的群众和卑鄙的政客所排斥、所不容、所打压、所迫害!因为他们(即前者)是他们(即后者)的异类。
     
      在强大的暴力压迫之下,如果不想被肉体消灭的话,那么少数的高尚之人就不得不违心行事或者隐蔽思想,而这样做与是否胆怯则毫无关系。
     
      “您,可敬的大师,却没有保持沉默。您起来战斗,忍受着痛苦,并且支持那些在苦难中的人们,您是伟大的精神鼓舞者。”
     
      左明,在相当严峻的现实情况下,也“没有保持沉默”,而是在持续发声——表达经过适当且必要修饰的思想。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起来战斗”,但却肯定是在“忍受着痛苦”。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支持那些在苦难中的人们”,我的信念则是:渴求与那些少数的高尚之人同呼吸、共命运。
     
      所有卓越的思想家,是且仅是“伟大的精神鼓舞者”!
     
      “在这个使我们欧洲人深深感到耻辱的年代,甚至连有高尚思想的人也会被野蛮情绪所俘虏,这已经是一清二楚了。我不相信,高尚的为人态度,在大学和科学院里,要比默默无闻的,沉寂的普通人所在的店铺里发扬得更好。”
     
      拜托!能够深深感到耻辱的,难道是“欧洲人”吗?难道不应该是有高尚思想的欧洲人吗?
     
      请不要搞错!可以“被野蛮情绪所俘虏”的人,就没有资格被认为是“有高尚思想的人”,而很可能只是那些身份体面、地位高贵的人。
     
      与爱因斯坦截然相反,我坚信:高尚的为人态度,在大学和科学院里,在概率上,要远远比默默无闻的、沉寂的普通人所在的店铺里发扬得更好。
     
      高尚的人格与良好的教养,无疑是正相关关系。
     
      “这是这样一些人的集体,他们对于仇恨这种疫病都具有免疫力,他们企图消除战争,并以此作为走向人类道德革新的第一步;比起他们自己特殊国家或民族的特殊利益来,他们认为这个任务重要得无可比拟。”
     
      常识:既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作为情感之一种的仇恨,通常都是有原因的。基于正当、正常理由的仇恨,应该不能够算是“疫病”。
     
      什么人能够对基于正当、正常理由的仇恨具有克制力呢?一定是那些已经进化为超凡入圣——理智战胜情感的人。
     
      应该被消除的战争,似乎不包括基于仇恨的自卫战争。
     
      消除战争,到底意味着什么?消除战争,无异于消除利益、消除物欲,无异于阉割、去势——挥刀自宫。
     
      道德的革新,其本质是人性的进化,谈何容易!!!
     
      有的人会说:何不食肉糜?而有的人则会问:从何来肉糜?人与人之间注定永远都不可能消除的差异(不宜表述为——不平等),怎么可能会使绝大多数人有相同的想法和趋同的做法呢?
     
      意欲超越国家或者民族的自身利益,至少应该满足这样的条件:这应该是该国家或者该民族的绝大多数成员的普遍共识,而绝不只是一些率先进步的极少数人的真知灼见。
     
      如果火车头的马力不足够强劲的话,那么整列火车是不可能多拉快跑的。
     
      2019-10-19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9)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