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瞻仰超人——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十一
发布时间:2019/11/17 15:47:24 作者:左明 点击率[19]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9年


      《对上海的印象——根据爱因斯坦旅行日记的报道》
     
      (1922年11月15日)
     
      一
     
      “1922年底,爱因斯坦应邀到日本讲学,来回途中两次经过上海。”
     
      请看清楚:是“应邀到日本讲学”,而不是——应邀到中国讲学。也许,在那时,中国的物理学界和物理学家还远远不能跟上爱因斯坦的思维节奏。
     
      这就是客观存在的中国与日本的差距。
     
      “在外表上,中国人受人注意的是他们的勤劳,是他们对生活方式和儿童福利的要求的低微。”
     
      我相当好奇:爱因斯坦在非常短促的时间内所接触到的中国人到底是些什么样的人?
     
      仅从外表上,是肯定看不出来一个人是否勤劳的。也许,爱因斯坦看到了很多中国人都是忙碌的、辛苦的,于是就推测中国人是勤劳的。
     
      勤劳,也许是一个褒义词。但是,辛苦劳作,可并不一定就是勤劳。作为褒义词的勤劳,行为人应该是积极主动、乐观满足的,而不应该是消极被动、悲观无奈的。如果以此为标准的话,那么又有多少中国人是勤劳的呢?
     
      当时的绝大多数中国人,恐怕不是勤劳,而是辛劳、操劳、疲劳吧!
     
      中国古训:知足常乐。这可不是中国人普遍信奉的人生格言,而只是超凡脱俗的圣贤感悟。
     
      绝大多数中国人不是易于满足,而是难以满足;不是难以满足很高的物质条件,而是难以满足很低的物质条件。
     
      谁不想过上好日子呀!可是,绝大多数中国人对好日子的标准都不能不定的相当低微。不是中国人都很低调,而是自身实力不允许中国人唱高调。
     
      中国人是在忍耐中不断使自己变得更加坚韧。
     
      “他们要比印度人更乐观,也更天真。”
     
      傻子,往往乐呵呵;孩子,常常很天真。
     
      恕我直言:乐观与天真,在很大程度上,都与无知和蒙昧密切相关。
     
      当然,乐观与天真,也完全有可能超越世俗而进化成为至高境界、完美人生的乐观精神与天真态度。
     
      “但他们大多数是负担沉重的:男男女女为每日五分钱的工资天天在敲石子。”
     
      中国人的大多数之所以负担沉重或者物质生活水平低下,主要是因为他们能力有限、产出极少。终日劳作的是敲石子的工作,怎么可能会得到高工资呢?每日五分钱的工资,很有可能就是比较合理的回报。
     
      生活贫苦或者物质生产状况低下,原因通常有二:一个是生产力水平的发育有限;另一个是生产关系的束缚严重。
     
      请看清楚:那时的中国就已经做到了男女同工同酬,在该领域制度建设上明显走在了世界的前列。
     
      “他们似乎鲁钝得不理解他们命运的可怕。”
     
      他们没有可怕,只有被可悲、被可叹。因为,怕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他们甚至都没有闲暇或者心情去怕。
     
      他们鲁钝吗?他们可能不鲁钝吗?他们不理解吗?他们可能理解吗?
     
      鲁钝也好,不理解也罢,似乎都不适用于他们。他们不过就是最低级、最廉价的人肉工具罢了。
     
      他们甚至都没有资格、没有能力鲁钝或者不理解。
     
      “但这对于一个想在全世界各处看到社会幸福、经济公平、国际和平和阶级和平的人,实在是一幅悲惨的图象。”
     
      有这样想法的人,只能被称之为理想主义者或者浪漫主义者。
     
      不要说在一百年前的当时,即使是在一百年后的今天,全世界又有几个国家或者地区实现了“社会幸福、经济公平、国际和平和阶级和平”?
     
      社会幸福,当然应该是指社会成员的普遍幸福。不好意思,幸福是没有客观标准的,幸福的标准是因人而异的。坐拥金山银山之人,未必幸福。幸福,主要是描述心理得到满足的状况。
     
      经济公平,如果是指消除弱肉强食的现象的话,那么这几乎是难以实现的目标。不过,所谓的人类文明,很有可能就是一直都在致力于逐步缩小、淡化弱肉强食这一具有自然属性的现象。
     
      国际和平,对于一个躁动不安的世界而言,这只能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抽象的世界,肯定不会躁动不安,真正躁动不安的当然是尘心未泯、欲壑难填的芸芸众生了。时至今日,暴力甚至战争,都还是相当常见、频发的社会现象。
     
      阶级和平,似乎是指在不同属性的人群之间能够各行其是、相安无事。在资源有限而能力差异的社会里,纷争成为不可避免的必然现象。如果不能在根本上消除纷争的产生原因,那么和平就只能是空想和空谈。
     
      具有悲天悯人情怀之人,令人钦敬。但是,更加令我高山仰止、叹为观止的则是那些能够发现人类社会发展一般规律的人。
     
      二
     
      “这个城市表明欧洲人同中国人的社会地位的差别,这种差别使得近年来的革命事件(”指1919年爆发的中国的‘五·四’运动“——编译者注)部分地可以理解了。”
     
      其中的“欧洲人”,似应改为:在中国生活的欧洲人。
     
      中国的“近年来的革命事件”与在中国生活的“欧洲人同中国人的社会地位的差别”,此二者之间也许存在一定的关系,但却绝对不是紧密的关系。
     
      “在上海,欧洲人形成一个统治阶级,而中国人则是他们的奴仆。他们好像是受折磨的、鲁钝的、不开化的民族,而同他们国家的伟大文明的过去好象毫无关系。他们是淳朴的劳动者,欧洲人所以欣赏他们的也正是这一点,在欧洲人眼里,他们的智力是非常低劣的。”
     
      请看:一百年前的上海,是何等的开放(应该是被动而非主动的)!简直就是一个国际大都会——欧洲人占领进而统治了上海。在经过较量、角逐之后,作为弱势的一方,中国人只能沦落为奴仆。在弱肉强食法则的支配下,中国人肯定是受折磨、受剥削、受压榨的。如果以欧洲的工业文明为判断标准的话,那么当时的中华民族就肯定是“鲁钝的、不开化的民族”。
     
      曾经的灿烂辉煌,不意味着可以永远灿烂辉煌。过去可以创造伟大文明,不意味着现在或者未来也可以创造伟大文明。
     
      中国人曾经创造的伟大文明,从未消失、湮灭过。其中的文明形态,有可能会落伍淘汰,但是,其中的伟大基因,则会一直绵延不绝。不好意思,基因是可以遗传的,除非被外力强行阻断。
     
      在某个历史发展阶段,中国文明确实是落后了,但这却远不足以成为中国不可以奋起直追甚至后来居上的理由。中华文明的基因是延续的、伟大的,具有相当强大的自我修复、重生再造的功能。
     
      优秀的基因,有可能会低落,但却不会消沉。
     
      近代以来,曾经灿烂辉煌的西方文明,在其发展过程中,因优越意识、优越感而拒绝、排斥相对落后的东方文明,其结果就是步履维艰、难以为继。
     
      兼容并蓄、有容乃大。可以设想:敢于并善于吸收、借鉴其他文明的中华文明,必将缔造出最伟大的文明。
     
      淳朴,似乎应该是相对于彪悍、刁蛮等等而言的。愚以为:所有这些特质,主要都不是生理基因和先天造化决定的,而是客观环境和文明形态塑造的。淳朴等美德,不仅是文明的产物,而且也是文明的表现。这就是看得见的“软实力”。
     
      欧洲人“欣赏”中国人的淳朴吗?我看未必!因为欧洲人自己未必淳朴,欧洲文明也未必盛产淳朴。其实,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欣赏”,而只不过就是乐见罢了。
     
      未经开蒙、启蒙(即文明熏陶)的任何人,其表现都一定是愚昧、愚钝、愚蠢的。但是,绝对不能因此而得出其“智力是非常低劣的”的结论。一百年前的绝大多数中国人尚处于文盲状态,即使是为数不多的识文断字之人,其视野、思维也仅仅局限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范围之内。恐怕只有那些少得可怜的去热烈欢迎爱因斯坦的文化界人士是罕见的例外。
     
      那时的中国,恐怕就连邀请爱因斯坦来讲学的资格都是没有的。也许,不仅可以找到邀请人和拉来主办方,而且也“不差钱”,但是,到哪里去找真正而非假冒的听众呢?
     
      中国人的智力或者智慧,不是不具备、不拥有,而是没有被激发、被释放。
     
      “爱因斯坦看到这个在劳动着,在呻吟着,并且是顽强的民族,他的社会同情心再度被唤醒了。”
     
      一边劳动、一边呻吟,这未必是顽强的表现。在痛苦的漩涡和生死的边缘挣扎,这未必是顽强的表现。只有在选择放弃而不至于毁灭的情况下的坚持,这才能够算是顽强。
     
      敢问苍天:难道真的是恻隐之心、悲悯之心——人皆有之吗?至少我会对此表示怀疑。
     
      “他认为,这是地球上最贫困的民族,他们被残酷地虐待着,他们所受的待遇比牛马还不如。”
     
      没有最贫困,只有更贫困。如果爱因斯坦能够有更为宽广的视野和更为深邃的思维的话,那么他也许会改变自己的结论。
     
      须知:牛马所受的待遇,也不是都一样的。
     
      爱因斯坦到过美国,也来过上海,他对这两个地方所形成的印象,颇耐人寻味。
     
      2019-10-04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9)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