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感悟圣哲——拜读《论语》(十三)
发布时间:2019/11/17 15:45:41 作者:左明 点击率[17]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孔子;《论语》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9年


      子路篇第十三
     
      13. 1
     
      子路问政。子曰:“先之,劳之。”请益。曰:“无倦。”
     
      感悟:
     
      关键的问题是:先什么?劳什么?
     
      到底是先忧呢?还是先乐呢?
     
      到底是劳心呢?还是劳力呢?
     
      只要是自己想干的事情,毫无倦怠那就绝对不是问题。
     
      13. 2
     
      仲弓为季氏宰,问政。子曰:“先有司,赦小过,举贤才。”
     
      曰:“焉知贤才而举之?”子曰:“举尔所知;尔所不知,人其舍诸?”
     
      感悟:
     
      真正做到以身作则、率先垂范,这就意味着:制定规则者,也是遵守规则者。
     
      作秀、摆拍,是不能服众的。
     
      必要的宽容,是美好的德行。
     
      任人唯贤,谈何容易。
     
      “尔所知”,孔子给出的答案相当不靠谱儿!
     
      自己有可能也最可能知道、了解自己身边的人。但是,根据什么就敢说——就可以认为这其中必有贤才?
     
      开个玩笑:在我所知道的为数有限的人里,我不认为有什么贤才。如果不事先声明是开玩笑的话,那么我将得罪所有我所认识而且也认识我的人。
     
      别人任用甚至重用的人,就必然是贤才吗?孔老夫子,您快别开玩笑了!
     
      我可以再开一个更大的玩笑:我不认为现在在现实中正在被任用的任何一个人是真正的贤才。
     
      发现、识别贤才,那可是千载难逢、求之不得的伯乐式的伟大人物的丰功伟绩。
     
      在现实中,所谓的“贤才”,不过就是一些庸才、奴才、蠢才罢了!
     
      13. 3
     
      子路曰:“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
     
      子曰:“必也正名乎?”
     
      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
     
      子曰:“野哉,由也!君子于其所不知,盖阙如也。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
     
      感悟:
     
      请贤,其制度背景一定是——私有制。请者,一定是所有者;而贤者,则一定是非所有者。请者,出于对自身利益的关爱、关切,有理由、有动机去诚邀贤者。最佳例证:千古佳话——三顾茅庐。在公有制的背景下,因为没有所有者,所以也就必然没有请者。人们都去争当所谓的冒牌儿的贤者,一旦得到职位,便一定是亲自治理。他们所使用的人,不过就是喽啰、爪牙罢了。
     
      正名,请先别笑,这还真不是迂腐、迂阔之见,这还真有可能是一件需要去做、尚未作好的事情。
     
      正名,应该不仅限于纠正字词错误、修改用词不当,其核心的意义在于确立正确的指导思想、明了适当的价值取向。
     
      对于自己不知道、不明白的事情,请闭嘴、请沉默——应该主动回避。否则的话,必将自取其败、自取其辱。
     
      正名,与顺言、成事、兴礼乐、中刑罚、措手足等等,都是连锁反应、因果关联的。唯有正名,是缘起、是肇始。
     
      名之可言,言之可行。正名,恰恰就是行动指南。
     
      不苟其言,也应该区分场合。
     
      13. 4
     
      樊迟请学稼。子曰:“吾不如老农。”请学为圃。曰:“吾不如老圃。”
     
      樊迟出,子曰:“小人哉,樊须也!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焉用稼?”
     
      感悟:
     
      樊迟,未必是“小人”,但却一定是“睁眼瞎”——瞪着眼睛去找孔子学习农事,那不是脑子进水了嘛。不能识人,应该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睁眼瞎”——心智发育不健全。
     
      正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但是,这句话能够成立是有先决条件的:下面的人须有条件、有能力方可跟随、追随上面的人的脚步、节奏。
     
      有礼,必受敬吗?有义,必被服吗?有信,必用情吗?未必,当然不必然。但是,与之相反,则很有可能成立:无礼,必不受敬;无义,必不被服;无信,必不用情。
     
      自己好,未必他人就因此也好;一个人好,未必所有人就因此也好。
     
      相对于先知先觉之人而言,后知后觉之人绝对可以算是给力的。但是,请千万不要搞错,更多的人——绝大多数人,可都是不知不觉之人呀。
     
      孔子竟然将礼、义、信的实现,寄托于尚未脱俗的上面的人和俗不可耐的下面的人的身上,那不就是如樊迟向孔子请教农事一般——稀里糊涂、脑子进水嘛!
     
      由此观之:孔子,真乃不折不扣之“小人”也!真是昏聩麻木的相当可以!
     
      13. 5
     
      子曰:“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
     
      感悟:
     
      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
     
      死读书、读死书,而不能理解、不能运用,就是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13. 6
     
      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
     
      感悟:
     
      孔子总是貌似过于高估下面的人的品德和能力。
     
      按照孔子在此处的意思来理解,只有上面的人身正,才会对下面的人有影响;而只要上面的人身不正,则对下面的人就不会有什么作用。
     
      这可真是偏颇、偏激呀!
     
      13. 7
     
      子曰:“鲁卫之政,兄弟也。”
     
      感悟:
     
      难道不应该是-——四海之内皆兄弟吗?
     
      13. 8
     
      子谓卫公子荆:“善居室。始有,曰:‘苟合矣。’少有,曰:‘苟完矣。’富有,曰:‘苟美矣。’”
     
      感悟:
     
      从始有到少有、再从少有到富有,这财富积累之路真是高歌猛进、畅通无阻呀!
     
      如果真的是克勤克俭、节制物欲的话,那么——始有,自不待言;少有,也说得过去;至于富有,似乎就当属多余了吧。
     
      对待财富的态度,这是一个方面;拥有财富的数量,这是另一个方面。一方面看轻财富,可是,另一方面却又不断的积聚财富,这又是何道理呢?
     
      孔子的言论,多有逻辑混乱。
     
      13. 9
     
      子适卫,冉有仆。子曰:“庶矣哉!”
     
      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
     
      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
     
      感悟:
     
      好家伙!我们真是脑大洞开、大开眼界呀!
     
      孔子一说:让百姓富裕吧!好像他们就真的可以富裕似的;孔子再说:让百姓受教育吧!好像他们就真的可以受到教育似的。
     
      孔子绝对有玉皇下界、神降凡尘的气概!只要他老人家高兴,想咋说、就咋说,想咋样、就咋样。
     
      西方的上帝,面对此情此景,也会甘拜下风、自愧不如。
     
      这种扯淡的片儿汤话,真是有损孔子的光辉形象。
     
      13. 10
     
      子曰:“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
     
      感悟:
     
      可问题是:为什么没有使用孔子的人呢???
     
      不怕大家见笑!!!早些年前,我也曾经有过类似的想法:如果要是让我这位道德高尚、能力出众的人来治理国家的话,那么国家的繁荣昌盛必然会水到渠成、指日可待!
     
      但是,近些年来,我已经越来越发现自己的这个想法是多么的荒谬和可笑!鄙人绝对是一位道德高尚、能力出众的人,治理国家的水平也一定会是任何其他人都望尘莫及、望洋兴叹的。这一点是毫不动摇、毋庸置疑的。不过,这与使国家迅速的繁荣昌盛之间,却不存在什么因果关系。
     
      请所有人都冷静的思考一下:在人类过往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人们的幸福、社会的进步,是由任何一位道德高尚、能力出众的人进行高水平治理的结果吗?
     
      在人世间,没有真的上帝,但却总是会出现假的天神——那些痴心妄想、无所不能的人。
     
      孔子虽然早已逝去,但是,心中秉持这一思想之人却绵延不绝、大有人在。
     
      不要说国家、社会了,就是一个最为微观的三口之家,请问:有哪一位丈夫敢于宣称自己可以把老婆和孩子治理、调教成文明有礼、知书达理之人???
     
      人类社会的实质进步,根本就不是治理的结果!!!
     
      如果不是为了得到权力的话,那么就请再也不要迷信、崇拜权力了!权力,除了能够给权力者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不折不扣的利益之外,至于是否能够产生诸如造福社会公众、增进集体福利的正效益、正能量,就相当不明确、不稳定了。
     
      13. 11
     
      子曰:“‘善人为邦百年,亦可以胜残去杀矣。’诚哉是言也!”
     
      感悟:
     
      这简直就是欺世盗名之鬼话!
     
      请问:何谓“善人”?谁是“善人”?
     
      在人类历史上,哪一位统治者可以被认为是“善人”?
     
      即使最高统治者是“善人”,难道在其统治之下,社会就“可以胜残去杀”了吗?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13. 12
     
      子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后仁。”
     
      感悟:
     
      请问:何谓“王者”?
     
      如果施行仁政之人是“王者”的话,那么仁政是否因为“王者”的施行便能够得以实现呢?
     
      13. 13
     
      子曰:“苟正其身矣,于从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
     
      感悟:
     
      “正其身”,谈何容易!说得轻巧,做到极难。
     
      尤其是对于那些从政者而言,古往今来又有几人真正做到了“正其身”。
     
      恰恰相反,不能“正其身”,却偏偏要正他人之身的人,却是大有人在。
     
      13. 14
     
      冉子退朝。子曰:“何晏也?”对曰:“有政。”子曰:“其事也。如有政,虽不吾以,吾其与闻之。”
     
      感悟:
     
      难道这则对话仅仅就是为了表达冉有不能、不会、不愿区分“政”与“事”吗?
     
      另外,还说明了:孔子虽然不在其位,但却还可以闻其政。
     
      实在无聊!
     
      13. 15
     
      定公问:“一言而可以兴邦,有诸?”
     
      孔子对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人之言曰:‘为君难,为臣不易。’如知为君之难也,不几乎一言而兴邦乎?”
     
      曰:“一言而丧邦,有诸?”
     
      孔子对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人之言曰:‘予无乐乎为君,唯其言而莫予违也。’如其善而莫之违也,不亦善乎?如不善而莫之违也,不几乎一言而丧邦乎?”
     
      感悟:
     
      所谓“一言兴邦”或者“一言丧邦”,那不过就是极其夸张的说法罢了。
     
      按照孔子的逻辑,难道——如知为臣之不易也,不亦几乎一言而兴邦乎?为什么孔子却没有这样表达呢?
     
      难道为君之乐,“唯其言而莫予违也”?这是快乐吗?这是正常、理智的快乐吗?
     
      如果是不应违、不可违的话,当然可以因此而乐;如果是不敢违、不屑违的话,那么还乐的出来吗?
     
      按照孔子的逻辑,难道——如其善而莫之违也,不亦几乎一言而兴邦乎?为什么孔子却没有这样表达呢?而仅仅只认为是“不亦善乎”。
     
      13. 16
     
      叶公问政。子曰:“近者说,远者来。”
     
      感悟:
     
      如果以此为判断标准的话,那么当代美国的政治治理,绝对可以算是善政。
     
      13. 17
     
      子夏为莒父宰。问政。子曰:“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
     
      感悟:
     
      毫无疑问:“欲速”和“见小利”,这就是全体平凡之人的一贯通病。
     
      毋庸置疑:求缓(缓:除了按部就班的意思之外,还有持之以恒的意思)和谋大事,这才是那些超凡之人的优秀品质。
     
      13. 18
     
      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感悟:
     
      攘,是抢夺或者偷盗的意思。
     
      应该父子相隐吗?关键是:隐什么?抢夺或者偷盗之事,应该隐瞒吗?隐瞒这样的坏人坏事,还能够算是“直者”吗?
     
      不要说父子相隐了,自己能够对此隐瞒吗?自己能够去干抢夺或者偷盗之事嘛?
     
      请诸位都来围观:隐瞒坏人坏事,这就是孔子口口声声、挂在嘴边的仁、义、礼、智、信。
     
      这得是多么扭曲变态的价值观呀!
     
      13. 19
     
      樊迟问仁。子曰:“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
     
      感悟:
     
      好一个“与人忠”!倒要请教:父子相隐,这能够算是“与人忠”吗?
     
      这已经不是口是心非了,而已经是公然自相矛盾了。
     
      不区分时间、地点、对象、场合,盲目、机械的保持一成不变的为人处事方式,其结果、下场也就可想而知了。
     
      13. 20
     
      子贡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子曰:“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
     
      曰:“敢问其次。”曰:“宗族称孝焉,乡党称弟焉。”
     
      曰:“敢问其次。”曰:“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抑亦可以为次矣。”
     
      曰:“今之从政者何如?”子曰:“噫!斗筲之人,何足算也?”
     
      感悟:
     
      毫无疑问:“行己有耻”,这肯定算是高洁之士。而“不辱君命”,则恐怕需要考量一番。因为,所谓的“君命”的内容到底是什么东西、神马玩意儿,应该事先要搞搞清楚,这对于做出正确判断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至于“孝”与“弟”,当属人类发展、社会进步所遗弃的历史糟粕。
     
      “言必信,行必果。”这怎么能够说是“硁硁然小人”呢,这分明是凛凛然君子嘛!
     
      孔子非常善于颠倒黑白!
     
      如果将“硁硁然小人”翻译为“不问是非黑白而只管自己贯彻言行的小人”(引自《论语译注》,杨伯峻译注,中华书局出版,1980年12月第2版,第140页)的话,那么孔子本人恰恰就是这样的小人。
     
      若也问:今之从政者何如?
     
      左氏亦答曰:噫!斗筲之人,何足算也?
     
      13. 21
     
      子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
     
      感悟:
     
      鄙人必然不是“中行”之人,而必是“狂狷”之士!
     
      鄙人一方面崇尚“进取”,另一方面又坚守“有所不为”。
     
      13. 22
     
      子曰:“南人有言曰:‘人而无恒,不可以作巫医。’善夫。”
     
      “不恒其德,或承之羞。”子曰:“不占而已矣。”
     
      感悟:
     
      左氏曰:人而无恒,断不可以成大事。
     
      左氏又曰:不恒其德,必败其事。
     
      13. 23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感悟:
     
      这一句精警之语,至少可以抵得上一万句平淡的话。
     
      不同,是人类最可宝贵的价值追求之一!而和平、和睦、和谐等等,则远逊于此。
     
      这一句话,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穿越一切时空而适用。
     
      13. 24
     
      子贡问曰:“乡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
     
      “乡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
     
      感悟:
     
      这一次,孔子没有一概而论,而是区别对待。
     
      切记:千万不要盲目惧怕有人讨厌你。一定要搞清楚:讨厌你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当然,也千万不要盲目乐观有人喜欢你。一定要搞清楚:喜欢你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我多次对我的学生(不同年级)这样说:你可能会爱我,也可能会恨我,但却一定不会忘记我。
     
      13. 25
     
      子曰:“君子易事而难说也。说之不以道,不说也;及其使人也,器之。小人难事而易说也。说之虽不以道,说也;及其使人也,求备焉。”
     
      感悟:
     
      此处的“说”,同——悦。
     
      君子之所以“易事”,是因为“和”;之所以“难说”,是因为“不同”。小人则恰恰相反,之所以“难事”,是因为“不和”;之所以“易说”,是因为“同”。
     
      可以肯定的是:对于君子而言,说之以道,其必说也;难以把握的是:对于小人而言,说之以道,结果将会怎样。估计应该是:其不说也。
     
      量才而用,是恰当的用人之道。
     
      求全,当然可以;而责备,则未必妥当。
     
      只有在应该做到、可以作好的情况下,没有做到、作好,方才可以责备。
     
      13. 26
     
      子曰:“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
     
      感悟:
     
      这一句话,虽然言之有理,但是,价值却相当有限。
     
      请想象一下:泰然,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状态?
     
      13. 27
     
      子曰:“刚、毅、木、讷,近仁。”
     
      感悟:
     
      请注意:在此处,“木”与“讷”,可都是褒义词,而不是傻不拉几的意思。
     
      所谓的仁,显然不仅限于这四种表现。
     
      13. 28
     
      子路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子曰:“切切偲偲,怡怡如也,可谓士矣。朋友切切偲偲,兄弟怡怡。”
     
      感悟:
     
      敢问:这到底是哪个等级的“士”呀?关于这一问题,请参阅13. 20则的内容。
     
      难道在为“士”这个方面,朋友与兄弟应该划清界限吗?
     
      13. 29
     
      子曰:“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
     
      感悟:
     
      敢问:所谓的“善人”,到底都“教民”什么呀?
     
      怎么居然就可以参军作战了呢?
     
      13. 30
     
      子曰:“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
     
      感悟:
     
      难道参军作战的“教民”和“不教民”其命运不都是一样的吗?不就是统治者的炮灰和牺牲嘛!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7)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