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瞻仰超人——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之八
发布时间:2019/10/27 14:59:02 作者:左明 点击率[23]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超人;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9年


      《我对美国的最初印象》
     
      (1921年7月)
     
      “因为,当一个人受到象我在美国所受到的那样好意和不敢当的盛情款待,就不容易采取一种不偏不倚的观察者的态度。”
     
      感谢上天!!!
     
      时至今日,上天还从来都没有赐予我这个年届五旬的“北农讲师”在任何时间和任何地点可以受到“那样好意和不敢当的盛情款待”的机会!
     
      也许正是基于此,我就能够很“容易采取一种不偏不倚的观察者的态度”去审视这个世界。
     
      在这一点上,应该被羡慕和被嫉妒的人,既不是爱因斯坦本人,也不是近于甚至甚于爱因斯坦的人,而恰恰却是左明或者如左明这样的人——既没有世俗的功名利禄的纠缠,也没有凡尘的饮食男女的羁绊。
     
      “在我看来,个人崇拜总是没有道理的。”
     
      个人崇拜(请注意:既包括被他人崇拜,也包括崇拜他人),应该是一个十分有趣的话题。
     
      愚以为:也许每个人都会有程度不同的个人崇拜的情结。
     
      在童年时期,我就萌生了个人崇拜的想法和愿望。不瞒各位:在人生早期,我最向往、最神往的就是那些能够在公众集会上(当然应该人数过万、甚至过十万、最好过百万)慷慨激昂、滔滔不绝进行演讲的政治家!通过影视资料,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例子:列宁、希特勒、墨索里尼、马丁·路德金等等等等……毛某人虽然也曾经在天安门城楼上检阅过百万“红卫兵”小将、也曾经在人民大会堂里会见过万人群众代表,但是,他老人家总是笑而不语、很少长篇大论,使我顿感星光黯淡。
     
      我钦敬的是智慧的光芒,而不是伟岸的身躯。
     
      直到而立之年之后,我才慢慢悟道、悟到:唯有低级趣味,方能迎合大众!!!换言之:大众只有能力欣赏低级趣味!!!
     
      崇拜,不可怕!可怕的是:胡乱崇拜!
     
      能够令我称奇的歌唱家,帕瓦罗蒂——可以算一个。而那些迷倒众生的“歌星”,鄙人实在是不敢恭维、不会欣赏。知名度很高的台湾歌手邓丽君,最多也就是比较会唱歌而已。
     
      我非常欣赏斯诺克球手——奥沙利文。无疑,他是百年不遇的旷世奇才!但是,除非我是颁奖嘉宾,否则的话,任何其他原因(例如:免费赠送VIP观赛礼券等)都不会让我到现场去观看他的比赛。我当然会在电视机前去欣赏他的精彩表演。请注意:我欣赏的是精湛的球技,而不是俊朗的外貌。我当然就更不可能去请求他为我签名留念或者与我合影留念了。
     
      我,求雅,而鄙俗。
     
      其实,我赞赏的并不是人,而只是人的奇异表现。除非,人与奇异表现无法明确分离,例如:美女(如选美小姐)和俊男(如健美先生)。
     
      奇异的人,以及人的奇异表现,其实,都只不过就是自然的神奇造化罢了。
     
      自然,可以产生人;而人,则不能创造自然。
     
      崇拜的表现,不应该是甘愿膜拜、顺服,而应该是试图突破、超越。
     
      现实世界的真实的个人崇拜,完全就是那些并不高明、但却恃强之人强迫、愚弄那些浑浑噩噩、迷迷糊糊的如蝼蚁般的众生并使其达到神魂颠倒、如醉如痴状态的一道奇观!
     
      个人崇拜,是愚民(既是动词,也是名词)的特权!之所以会有芸芸众生跪拜、匍匐在地,并不是因为他们膝盖酸软,而是因为他们愚不可及。
     
      健全的智慧,可以拆穿、砸碎一切个人崇拜!!!
     
      我自认为:自己的思想境界确实已经得到了真正的升华。
     
      “固然,大自然在她的儿女中间并不是平均地分配她的赐物;但是,多谢上帝,得到优厚天赋的人是很多的,而我深信,他们多数过的是淡泊的、不引人注目的生活。”
     
      就每一个特定的客观存在而言,不相同、不平均,这完全就是大自然的基本规律。任何意欲相同、平均的想法和做法,都注定是违背自然规律的!
     
      人,生而不平等!这,简直就是必须的!
     
      人类可以也应该改变的只是人与人之间的外在差异,而不可以也不应该去试图改变人与人之间的内在差异。
     
      如果有朝一日,人类能够按照自己的意志去创造人类自身生命的话,那么就意味着作为一个物种的人类已经走到了尽头。
     
      请问:到底什么是“优厚天赋”?如果优厚与否是比较的结果的话,那么拥有“优厚天赋”的人,就必定是相对少数(也许绝对数量会“很多”,因为人类的总量实在是过于庞大了)。
     
      左氏毫不隐晦并公开宣示:平常、平凡、平庸之辈,永远都是大多数!!!并不是他们酷爱沉默,而实在是因为他们没有意愿、能力、水平不沉默!实在是实力不允许他们争鸣、齐放!
     
      大自然,的的确确是不公平的!
     
      鄙人深信的则是:“他们多数过的是”——不甘——“淡泊的、不引人注目的生活”。
     
      鄙人的生活,足够淡泊!至少远远比爱因斯坦的生活要淡泊的太多了。但却不甘“不引人注目”。但是,我又实在是担忧引人注目会打乱、破坏我的淡泊的生活。
     
      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在我辞世之后,能够引人注目!!!
     
      “要在这些人(即”得到优厚天赋的人“——笔者注)中间挑出几个,加以无止境的赞颂,认为他们的思想和品质具有超人的力量,我觉得这是不公平的,甚至是低级趣味的。”
     
      古往今来、古今中外,确实有为数不少的——“得到优厚天赋的人”。我愿意将他们(无关性别。下同)称之为——伟大人物。如果要想赞颂他们的话,那么应该如何挑选呢?关于伟大人物的等级排序问题,鄙人曾经专门撰文进行过探讨(感兴趣者,请参阅拙作《个人与历史——读〈论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问题〉》,发表于北大法律信息网)。
     
      我当然也会“赞颂”他们!但却一定是根据我的等级排序按照不同的强度、力度去进行!我当然也“认为他们的思想和品质具有超人的力量”!但却一定不会“无止境”的夸大这种力量!
     
      那些疯狂膜拜、狂热崇拜伟大人物的人,往往就是那些——永远的大多数!他们自然会有他们如此作为的原则和道理。也许,这样行事可以被认为是“是不公平的,甚至是低级趣味的”。但是,愚以为:似乎应该是他们的理解发生了偏差。
     
      我执拗的坚信:所有的伟大,都是终极属于大自然的!所谓的伟大人物,不过就是真正伟大的大自然的神奇造化的具体表现罢了。如果能够有这样的认识的话,那么人间可能就会大幅度减少针对伟大人物的疯狂膜拜和狂热崇拜。
     
      中国古训: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这句哲言还远不够深刻、远不够到位。愚以为:所有的人间乱象,均源自于人类的不够充分发达的理智。
     
      “这就是我所经历过的命运,把公众对我的能力和成就的估计同实际情况作个对照,简直怪诞得可笑。”
     
      实在抱歉,我确实并不十分清楚在那个时候公众对爱因斯坦的能力和成就的估计到底已经高到了什么样的惊人程度。难道会超过当时大红大紫的文体明星吗?
     
      愚以为:科学家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曲高和寡。等级越高就越是如此。有这样一种很流行的说法:全世界能够真正理解相对论的人——屈指可数。
     
      我就纳闷儿了:那时候的公众(而不是科学工作者)为什么会对爱因斯坦极力追捧乃至疯狂崇拜。其原因应该不会是:普通公众的科学素养很高;而很有可能是:主流社会上层人物的科学风气较盛。在任何历史时期,公众都注定是盲目的跟风者。
     
      “意识到这种离奇的情况,就会无法容忍,但有一点却也令人感到欣慰:在这个被大家斥责为物欲主义的时代,居然还把那些一生目标完全放在知识和道德领域中的人看作是英雄,这该是一个可喜的迹象。”
     
      公众崇拜科学和科学家,这的的确确是相当“离奇的情况”。对于爱因斯坦而言,是“无法容忍”的;而对于鄙人而言,则是不可思议的。
     
      拜托!将当今社会“斥责为物欲主义的时代”的人,难道是“大家”吗?难道不应该是极少数人吗?难道“物欲主义”不恰恰就是“大家”最大、最终的正当、合理的毕生追求吗?
     
      倒要请教:“那些一生目标完全放在知识和道德领域中的人”,到底有多少?到底占比几何?那些将其“看作是英雄”的人,到底有多少?到底占比几何?
     
      我更愿意相信:那些口口声声的念佛之人,其实根本就不知道佛为何物;那些盲目的跟风之人,其实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跟的到底是什么风。
     
      爱因斯坦在没有真正、彻底了解真相的情况下,就着急忙慌去——“欣慰”和“可喜”,也当属头脑不清。
     
      “这证明,大多数人是把知识和正义看得比财产和权力更高。”
     
      至少,这句话把我给吓到了!
     
      愚以为:古今中外、古往今来,绝大多数人都是把财产和权力看得比知识和正义远远更高。
     
      孰是孰非,无需争辩,还是让事实来回答。
     
      也许,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在统计规律上,物质文明水平越高的人,其精神文明的水平也就越高。反之,则不然。
     
      “我的经验告诉我,这种理想主义的观点在美国特别流行,而美国是被诋毁为一个非常物欲主义的国家。”
     
      爱因斯坦可能确实是有一些“经验”——真实的经历。但是,爱因斯坦却把性质截然不同的两件事给混淆、纠缠在一起了:在美国特别流行的仅仅是“理想主义的观点”,而美国的实际情况则是“一个非常物欲主义的国家”。
     
      根本就没有什么“诋毁”!因为,这就是不折不扣的事实!
     
      爱因斯坦看待、思考人类社会的能力,实在是相当有限。
     
      需要说明的是:鄙人还从来都没有到过美国的“经验”。
     
      “讲了这番题外插话之后,我得言归正传,并且希望读者对我这些朴素的议论不要过分重视。”
     
      以上的确是“插话”,但却绝不“题外”。于我而言,对于像爱因斯坦这样的“超人”所作出的任何议论,都不可能、不应该——不“过分重视”。
     
      我的“重视”,是心怀敬意而非心生歹念的。我确实需要知道在“超人”的脑袋里到底都在思考什么。
     
      “使访问者首先感到惊叹的是这个国家在生产技术和组织方面的高超。”
     
      初次来到美国的访问者,不计其数、数不胜数!有探亲的、有访友的、有公干的、有旅游的……不知有几人能够深入思索,又不知能有几人可以写出心得。
     
      付得起盘缠、旅费的人,车载斗量;而看得清端倪、玄机之人,则可能凤毛麟角。
     
      生产技术,当属“硬实力”——科技水平;而组织管理,则是“软实力”——人文制度。
     
      “同欧洲相比,日常用品比较结实,房屋设计也实用得多。”
     
      这明显是两种不同的价值取向:欧洲追求精致、艺术,而美国则崇尚简单、实用。这可能也是不同的发展阶段使然。
     
      “每件东西都设计得尽量节省人力。劳动力是高昂的,因为这个国家的人口同它的自然资源相比还是稀缺的。劳动力的高价刺激了技术装备和工作方法的惊人发展。”
     
      多么令人咂舌:可以费料,但却不能费工。
     
      经济或者经济学的第一法则可能就是:物以稀为贵!
     
      劳动力与自然资源的价格,都是由其稀缺程度和需要程度所决定的。
     
      请切记:工人的工资——劳动力的价格,绝对不是资本家单方压制的结果。如果有的工人觉得自己的收入太低,那很有可能是因为还有更多的工人就连这样水平的工资都是得不到的。某个工人当然可以选择不被“剥削”——愤然离职,但是,还有太多的工人正在期盼着“享受”这样的“剥削”。
     
      中国古训:穷则思变。请千万不要搞错!这个“穷”字,绝对不是贫穷的意思,而是穷尽可能、走投无路的意思。
     
      办法,都是让问题给逼出来的!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那又怎么可能会有办法呢?
     
      “人口过多的中国和印度显示了一个相反的极端,在那里,劳动力的廉价妨碍了机器的发展。欧洲则处于两个极端之间。”
     
      其中的“人口过多”,显然是一个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结论。较为合理的表达当然应该是:人口与自然资源的比例(简称:人口资源比)。
     
      请问:劳动力的廉价与机器的发展,在此二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吗?如果有的话,也一定是相当隔膜、缥缈的。
     
      机器的快速发展,有可能会导致劳动力的相对价格更加低廉。但是,这一结果却不意味着全体社会成员生活水平的普遍下降。道理很简单:机器的快速发展,必将提高生产力的水平,必将提高生产效率,必将提高产品的数量和质量,从而必将做大蛋糕——提高全社会的总福利。
     
      欧洲处于两个人口资源比的极端之间,而不是两个人口数量的极端之间或者两个机器发展的极端之间。
     
      “机器一经充分发展起来,它终于比最廉价的劳动力还要廉价。”
     
      请不要搞错!机器,并不廉价。廉价的是:机器替代劳动力所生产的单位产品(假设质量相同)的价格。
     
      “欧洲的法西斯分子应该注意到这一点,他们出于狭隘的政治偏见,总是盼望他们自己的国家有更多的人口。”
     
      法西斯主义的核心就是极端民族主义、大国沙文主义和黩武军国主义的结合体,崇尚无条件服从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领袖,以团结铸造力量作为基本信条。法西斯国家的出现是民主失败或者民主未萌的结果。
     
      利字当头,这就是法西斯主义的灵魂。真可谓是:一钱障目,不见其余。
     
      环顾当今世界,尚有不少国家的本质其实就是——法西斯主义!只可叹!“更多的人口”,于它们恐怕是永远也“盼望”不来了。
     
      “可是,美国却忧心忡忡地用过高的税率来排斥外国的商品,这同一般的景象无疑形成了古怪的对照。”
     
      恐怕也唯有美国才有实力、有利益“用过高的税率来排斥外国的商品”,而一般的国家则无实力、无利益“用过高的税率来排斥外国的商品”。
     
      这肯定是鲜明的反差,但却不是“古怪的对照”。
     
      “……但是不可指望一个天真的访问者去过多地绞脑汁,而且要对每一个问题都有一个合理的答案,那毕竟也是完全没有把握的。”
     
      爱因斯坦绝对是体贴入微、善解人意。
     
      那些海量的“天真的访问者”,倒不是不愿意绞尽脑汁,而实在是没有能力绞尽脑汁——甚至根本就没有多少脑汁。他们既没有发现问题的能力,更没有解答问题的水平。他们不过就是走马观花、感官刺激罢了。
     
      观后有感,绝非常人可为。
     
      “感动访问者的第二件事,是愉快而积极的生活态度。在照像上表现出来的人们脸上的笑容,象征着美国人的最大财富的一个方面。他们是友好的,自信的,乐观的——又没有妒忌心。欧洲人发现同美国人交往是轻松愉快的。”
     
      价值观决定人生观。人生观决定生活态度。生活态度决定生活方式。
     
      笑容是最大的财富,这可能颠覆了太多人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朋友们:您还会、您还有发自内心、油然而生而非经由挑逗、设法勾引而绽放的笑容吗?但愿,不是只有在升官、发财之后,您才会——忙里偷闲去乐。
     
      因为自信,所以乐观、所以愉快、所以积极、所以友好、所以没有妒忌心……一切良性的生活态度,皆源自于自信。而自信,则源自于准确的自我认知和正确的目标设定。
     
      与尊者友好相处,并不能显露人的本质;唯有与卑者和谐相处,方显英雄本色。
     
      “比起美国人来,欧洲人比较爱发议论,比较怕难为情,比较缺少同情人和帮助人的心肠,比较孤独,在娱乐和阅读方面比较爱挑剔,一般说来,多少有点悲观主义的味道。”
     
      请看:“超人”所观察的方面是多么的细致入微呀。
     
      愚以为:所有这些方面的差异表现,完全就是不同的发展阶段使然。欧洲和欧洲人是已经成熟,而美国和美国人则是趋于成熟。
     
      爱发议论,不是为了炫耀,而是富于主见。
     
      怕难为情,羞涩是完美主义者的胎记。
     
      缺少同情人和帮助人的心肠,这是更高层次的独立和自由。
     
      孤独,是走向充分理性的必由之路。
     
      在娱乐和阅读方面爱挑剔,这是追求卓越的具体表现。
     
      悲观主义,是成熟、理智的必然结果。
     
      “美国人非常重视物质生活的享受,使得宁静、闲适、安全统统为此牺牲。美国人比欧洲人还更加为他们的目标,为未来而生活。生活对于他们总是在流动不息的,决不是一成不变的。就这方面来说,比起欧洲人来,他们同俄国人和亚洲人那就相去更远。”
     
      美国人可真是名不虚传、当之无愧的物欲主义者!为了满足物欲,居然已经达到了不惜牺牲“宁静、闲适、安全”的程度。中国古训: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一表现已经与禽兽(还是缺心眼儿的那些种类)相去不远了。由此观之,在美国人的脸上所绽放的笑容,是来自于对物欲的满足,而不是来自于实现了“宁静、闲适、安全”。我可真为美国人着急呀!
     
      难道美国人真的是“为未来而生活”吗?那么普遍存在的“月光族”,又该如何解释呢?我更愿意相信绝大多数美国人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一族。
     
      恐怕“寅吃卯粮”之人,也不在少数吧。
     
      没去过美国之人,也有可能比去过美国之人更了解美国。
     
      不错,灵动、善变,绝对是美国人的一大特色。他们拒绝墨守成规、故步自封,他们酷爱探索未知、挑战传统。
     
      我晕!俄国人,难道不属于“欧洲人”吗?
     
      “但是有一个方面,他们却比欧洲人更接近于亚洲人:他们的个人主义比欧洲人少——那是从心理的观点来看,而不是从经济的观点来看。”
     
      换言之:欧洲人更偏向于个人主义,而亚洲人则更偏向于集体主义;美国人在心理上更倾向于集体主义,而在经济上则更倾向于个人主义。
     
      个人主义,其本质是个体独立、自由;其条件是个体发展、发育,个体差异并不悬殊。
     
      集体主义,其本质是个体不独立、不自由;其条件是个体不发展、不发育,个体差异较为悬殊。
     
      此处所谓的个体差异,是指外在差异,而不是指内在差异。
     
      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显然不是并行不悖的关系,而是人类社会前后相继的不同发展阶段的关系。请别误会:当然是集体主义在前,个人主义在后。
     
      “他们比较强调的是‘我们’,而不是‘我’。”
     
      这一点,相当出乎我的意料和别乎我的感知。
     
      众所周知:时隔近一个世纪,今日美国的“第一公民”——川普先生,口口声声、念念不忘的可是“我”(即美国),而不是“我们”(即世界)。
     
      “作为它的一个自然结果,风俗习惯极为强有力,因而,美国人中间的世界观、道德观和审美观,比起欧洲人都要一致得多。”
     
      作为典型的移民国家(就不使用殖民国家这一比较刺耳的名词了),美国就是一个大熔炉、大杂烩。不同来源的移民,自然都会有自己的风俗习惯,甚至也可以、也可能都“极为强有力”。然而,这却不太可能是杂然相处、熔于一炉的美国人的世界观、道德观和审美观均比较一致的恰当理由。
     
      美国显然不是欧洲的翻版再现。美国的众多移民可能确实共有一些比较一致的价值追求,这样的价值追求应该超越了一般的世界观、道德观和审美观。如若不然的话,他们为什么都会背井离乡、不远万里来到美国呢?
     
      “这件事是美国经济之所以胜过欧洲的主要原因。”
     
      所谓的“这件事”,似乎就是指美国人的世界观、道德观和审美观均比较一致。拜托!难道这就是美国经济胜过欧洲的主要原因吗?难道晚清时代的中国人的世界观、道德观和审美观不也是均比较一致吗?为什么那时的中国经济不仅没有胜过欧洲,而且还大大的落后于欧洲呢?
     
      爱因斯坦可能想偏了。
     
      “无论在工厂里,大学里,或者在私人的慈善机关里,合作和分工的发展都比欧洲容易,相互的摩擦也比较小。”
     
      合作和分工的发展,当然有赖于相同或者趋同的价值追求作为基础。但是,起到直接的决定性作用的还应该是建立、健全一个适合发展的制度体系。
     
      “这种社会意识很可能部分来自英国的传统。”
     
      有果必有因。美国不愧是英国的殖民地,英国社会意识的基因那是相当强大。
     
      “同这一点显然矛盾的是,比起欧洲来,美国国家的活动相对的受到了限制。”
     
      我不认为存在什么“矛盾”,美国是一个表里如一、言行一致的国家。有可能是爱因斯坦看走了眼。
     
      美国,是美国国民的国家,而不是美国政府的国家;国民是国家的主人,而政府不仅不是国家的主人,而且只是国家的仆人;国民是国家的主角,而政府只是国家的配角。
     
      如果没有自主、自立、自由且强大的国民的话,那么国家活动根本就不可能受到实质的限制。
     
      “当欧洲人发现电报、电话、铁路和学校大部分竟都掌握在私人手里,他会感到惊讶。”
     
      瞧这话说的,至少已经让我“感到惊讶”了!好像当时欧洲的电报、电话、铁路和学校的大部分都掌握在国家手里似的。果真如此的话,那么欧洲可就是名副其实的社会主义大陆了。
     
      “我刚才提到的个人有较强的社会态度,使这件事在这里成为可能。”
     
      请问:难道“个人有较强的社会态度”就会使“这件事”——电报、电话、铁路和学校的大部分都掌握在私人手里——在美国成为可能吗?其中的因果关系非常不清晰。
     
      “这种态度的另一个后果是,财产分配的极端不平均并没有引起无法容忍的苦难。”
     
      请问:难道“个人有较强的社会态度”可以产生“财产分配的极端不平均并没有引起无法容忍的苦难”的结果吗?
     
      财产分配为什么应该平均?道理何在?难道姚明与潘长江的口粮不应该不平均分配吗?难道不应该多劳多得、少劳少得吗?难道不应该多创造多分配、少创造少分配吗?难道在创造上的极端差异不应该引起在分配上的极端不平均的结果吗?难道所有上述结论不都是天经地义、毋庸置疑的吗?
     
      “有钱的人认为把他的财产的很大部分,而且常常连同他自己精力的很大部分,交给社会去支配,是自己理所当然不可推卸的责任;那个威力无限的社会舆论也迫切要他这样做。”
     
      请问:此处的“社会”,到底是指谁?谁可以代表“社会”?谁是“社会”的代言人?
     
      为什么要“交给社会去支配”?这种支配的正当性和合理性也许无需置疑,但是,其效率和效果又会如何呢?难道“有钱的人”就不可能、就不可以自己将自己的“财产的很大部分,而且常常连同他自己精力的很大部分”直接分配给那些真正需要的人吗?
     
      和谐,是良性发展的内在逻辑和必然要求。目空一切、唯我独尊的发展模式,不可能持续。
     
      不是为了别人,仅仅是为了自己——更好的发展,也应该去关照、顾及一下别人的感受和利益。
     
      否则的话,绝对是脑子进水了。
     
      左明,把自己精力的绝大部分,都无偿、直接的已经奉献给或者即将奉献给这个世界。这样做,显然不是出于功利的考虑,但却又没有能够超越自我实现的自我利益的局限。
     
      我也有私心,而且是很大的私心——我的文字意欲不朽、意欲与日月同辉!
     
      “因此,最重要的文化职能能够留给私营企业去行使,而政府在这个国家里所起的作用相比之下就很有限了。”
     
      国民强大、政府弱小,这才是、这就是——最佳、至善的国家治理模式。
     
      国家权力的衰落、萎缩,绝对不是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自己的、单方的意识和行动的结果。
     
      蒙昧、屈膝的国民,不可能去支撑真正强大国家的蓝天。
     
      “政府的威信无疑地已由《禁酒法》而大大降低了。因为一个国家的政府和法律的尊严所受到的损害,再没有比通过一些行不通的法律更为严重了。在这个国家里,犯罪案件危急地增加,同这件事就有密切的关系,这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政府依靠什么树立自己在国民心中的威信?可以是强权,也可以是欺骗,但是,以这样的方式树立起来的威信不过就是一座沙塔,是不可能牢固的。
     
      在今日之中国,还不知道到底有多少“行不通的法律”呢!令人称奇、惊诧的是:中国政府和法律的尊严几乎没有因此而受到什么损害!因为,中国人压根儿就没有把法律太当回事儿。
     
      中国,确实是一个奇葩!
     
      在今日之中国,犯罪案件正在稳步的增加,但成因却肯定主要不是政府和法律丧失尊严。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
     
      愚以为:百分之九十九的犯罪,都是由社会的外在、客观原因所造成的;而只有百分之一的犯罪是由行为人自己的内在、主观原因所造成的。
     
      犯罪,主要是一种社会病,而不是个体病。
     
      “在我看来,禁酒还从另一个方面损害了政府的威信。酒店原是一种使人民有机会对公共事务交换看法和意见的场所。就我所见,在这个国家里正是缺少这样一种机会,结果就使报纸对社会舆论产生了过分的影响,而报纸多数是由既得利益集团所控制的。”
     
      某些国家的国民可能并不认为限制甚至禁止国民自由表达是损害政府威信的表现。
     
      文明国家的国民需要有自由表达的场所、空间、载体、媒介、渠道、路径……至于酒店或者酒馆儿,只不过就是其中相当微不足道的一种。
     
      官办媒体和主流媒体,当然可以存在。但是,还应该允许非官办媒体和非主流媒体也可以存在。利用权力去限制甚至禁止他人发声,最粗暴也最野蛮!
     
      迄今为止,几乎所有的发声者都是以自我利益为导向的。当然,左明也不例外,尽管左明所追求的不是物质利益。
     
      “在这个国家里,对钱财的过分重视比在欧洲还要厉害,但我看来,这已在减弱。人们终于开始体会到,巨大的财富对愉快和如意的生活并不是必需的。”
     
      现实主义和功利主义,可能就是美国人信奉的最高准则。换成大白话:美国人把——眼前小利——看得太重了。
     
      为什么欧洲人对钱财不“过分重视”?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已经经历过了“过分重视”的阶段。
     
      可喜可贺的是:美国人“对钱财的过分重视”也“已在减弱”。原因很简单:他们已经拥有的“巨大的财富”已经使他们越来越清醒的意识到钱财的作用是相当有限的。
     
      在获得“巨大的财富”与享受“愉快和如意的生活”之间进行比较的话,每一个人或者不同的人在不同发展阶段的体会有可能是相当不同的。
     
      钱财,可以使人富足;精神,也可以使人富足。精神的富足有可能会远远胜过钱财的富足。精神的富足,才是真正的富足、终极的富足。
     
      每一个精神空虚、思想匮乏之人,对上述结论都肯定是满不在乎、不以为然的。
     
      爱因斯坦之所以能够得出上述结论,就是因为他的精神世界是极其富足的。
     
      又过去了大约一百年,今日中国,又有多少人能够拥有这样的意识和觉悟呢?难道这不恰恰就是中国与美国之间存在巨大差距的一个注脚吗?
     
      “关于艺术方面,在现代建筑和日常用品上所显示出来的美好的风格真正地感染了我;另一方面,同欧洲相比,观赏艺术和音乐在这个国家的人民生活中的地位却很微不足道。”
     
      即使是在艺术方面,美国也更倾向于现实主义或者实用主义,而非理想主义或者浪漫主义。
     
      美国与欧洲相比,在积淀和渊源方面,都还有不小的差距。
     
      美国,也许可以被比拟为一个年轻的充满活力的欧洲。
     
      “我对美国科学研究机构的成就感到十分钦佩。要是我们企图把美国科学研究工作日益增长的优势完全归功于充裕的经费,那是不公正的;专心致志,坚韧忍耐,同志式的友好精神,以及共同合作的才能,在它的科学成就中都起着重要的作用。”
     
      如何才能取得科学研究工作的重大成就?答案似乎很简单:良好的外部条件和良好的内部条件。
     
      充裕的经费,对于某些门类的科学研究工作可能是必需的,但却不适用于全部科学领域。科学研究工作的本质是求真。因此,最为良好的外部条件就是允许甚至鼓励科学研究工作者无牵无挂、无羁无绊的去探寻真理、发现真相。
     
      是不是天才,那是内部条件;是不是可以充分释放天生之才,那可就是外部条件了。
     
      毫无疑问:爱因斯坦是伟大的天才!这一点,人们只能是去羡慕。与此同时,让人们颇感嫉妒的是:爱因斯坦居然还能置身于一个相当良好的外部环境之中。
     
      对爱因斯坦,可以羡慕,也可以嫉妒,但却不应有恨。
     
      “美国在今天世界上技术先进国家中间是最强大的,它对于决定国际关系发展的影响是绝对不可估量的。”
     
      美国,是一个没有历史包袱从而充满生机和活力的新兴的自由王国。美国的无比强大,归根结底就是来自于处于绝对优势地位的相对于其他所有国家而言的全方位的自由的程度。
     
      美国的领先,不是科学的领先和技术的领先,而是观念的领先和制度的领先。
     
      美国,就是所有其他国家发展进步的共同楷模。
     
      人类发展的终极目标就是:“从心所欲不逾矩”(语出《论语》)——以充分发展为条件的相对意义而非绝对意义上的个体自由和群体自由。
     
      “美国是一个大国,可是它的人民至今对于重大的国际问题还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兴趣,而在今天裁军问题在国际问题中占着首位。即使仅仅为了美国自己的利益着想,这种情况也必须改变。上次世界大战已经证明,各个大陆之间不再存在任何屏障,一切国家的命运都紧密地交织在一起。美国人民必须明白,他们在国际政治领域里负有重大责任。袖手旁观者的角色,同这个国家是不相称的,而且到头来必然要导致世界性的灾难。”
     
      美国,不仅是一个大国,更是一个强国。
     
      一个强者,似乎没有特别的义务去关注其他众人的情况。
     
      自己照顾好自己,自己去拯救自己,这就是每一个个体的天然义务。
     
      个人事务,当属自理的范畴。而公共事务,则人人有份,众人皆不应袖手旁观。
     
      裁军,是占据国际问题的首要地位吗?那很有可能只是以爱因斯坦为代表的极少数人的观点吧。
     
      穷兵黩武、与日俱增,这恐怕才是当今世界各主要国家发展的主基调吧。在这个问题上,美国不仅争先恐后、不甘人后,而且还一枝独秀、遥遥领先。
     
      恰恰就是“仅仅为了美国自己的利益着想”,美国在物竞天择、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和强权即真理的社会法则的道路上,越跑越快、越走越远。
     
      时至今日,美国政府和领导人(未必也及于美国人民)的兴趣,已经主要不是国内问题了,而是钟情、痴迷于国际问题。已经为美国赢得了“国际警察”的声誉。
     
      好一个“上次”!话里话外透露的意思是——下次已经为期不远了。爱因斯坦真乃奇人也!
     
      至迟在那时那刻,爱因斯坦早就已经预言:全人类的命运,应该形成一个共同体。但是、但是、但是,从应该(即应然)走到可以(即实然),也不知道还要跨越多少世代,也不知道在人类灭绝之前还是否能够实现。
     
      现在,美国人民似乎已经明白“他们在国际政治领域里负有重大责任”。因此,美国早就已经不再扮演“同这个国家是不相称”的“袖手旁观者的角色”,而是不遗余力、乐此不疲的全方位参与各种各样的国际事务。
     
      但是,如果美国以目前这种唯我独尊、独霸世界的指导思想去执迷不悟、一意孤行的话,“到头来必然要导致世界性的灾难”。
     
      输出商品和服务、武器和弹药、权力和金钱,这些还都只是一般强国的表现。真正令人敬畏和景仰的强国,缔造和输出的是文化和文明!
     
      美国,更像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肌肉壮汉。
     
      如此发达、先进的美国和美国人,迄今为止,还是没有能够逃脱成为物质和利益的奴隶的命运!!!!!!!!!
     
      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人生,才是人类真正进化的标志!
     
      2019-09-15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23)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