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感悟圣哲——拜读《论语》(九)
发布时间:2019/10/20 14:27:16 作者:左明 点击率[15]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孔子;《论语》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9年


      子罕篇第九
     
      9. 1
     
      子罕言利与命与仁。
     
      感悟:
     
      利与命与仁,此三者是否应该被置于并列地位?至少此三者的意境相去甚远。
     
      9. 2
     
      达巷党人曰:“大哉孔子!博学而无所成名。”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吾何执?执御乎?执射乎?吾执御矣。”
     
      感悟:
     
      博学,似乎应该是相对于寡学而言的(肯定不是相对于不学而言的)。在那个历史时期,如果学是可贵的,那么博学就一定是难能可贵的。而在当今社会,恐怕就没有谁还好意思以博学而骄傲、自满了吧,人们再也不会对博学报以掌声、投以艳羡了。原因很简单:学习仅仅是接受旧知,而不是创造新知。至于博学嘛,又有谁敢于与博闻强记达到无以伦比、登峰造极程度的电脑去比拼呢?
     
      看来,即使是在当时,博学尚且不能算是有所成名。而对于一位无所成名但却博学的人,在当时就可以被认为是“大哉”。
     
      执御与执射,此二者的本质区别何在?
     
      孔子这到底是发挥专长呢,还是拈轻怕重呢?
     
      9. 3
     
      子曰:“麻冕,礼也;今也纯,俭,吾从众。拜下,礼也;今拜乎上,泰也。虽违众,吾从下。”
     
      感悟:
     
      与其说“从众”,不如说从俭。
     
      众人的想法、说法和做法,未必就是正确的想法、说法和做法。关键的问题是:到底是应该“从众”,还是应该从礼、从理?答案不言自明。尽管,“从众”会有甜头儿,不“从众”会吃苦头儿。
     
      众人,只可能与平凡相对应,而不可能与伟大相匹配。
     
      人从众的人,是凡人;而众从人的人,则是伟人。
     
      取利于众人之人,不可敬;而造福于众人之人,则很高尚。
     
      9. 4
     
      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感悟:
     
      鄙人与孔子恰恰截然相反,吾必四:务意(务必要敢于揣测猜度),务必(务必要敢于拒绝变通),务固(务必要敢于坚持己见),务我(务必要敢于相信自己)。
     
      这既不是目中无人的狂妄自大,也不是自我中心的自恋心态,而是一种坚定的信念:如果一个人对自己没有充分信心的话,那么将很难成就伟业。
     
      9. 5
     
      子畏于匡,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感悟:
     
      文化或者文明的去与留、存与废、兴与衰,既关乎于天意,更取决于人心。
     
      即使是一位圣人,也绝对不可能独自一个人承载全部的文化或者文明。某些人甚至很多人对于圣人的态度,也与文化或者文明的发展水平没有必然关系。
     
      9. 6
     
      太宰问于子贡曰:“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子贡曰:“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
     
      子闻之,曰:“太宰知我乎!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感悟:
     
      “多能”与“圣者”,可并不存在必然联系。多才多艺的人有很多,但却远远不是什么圣人。
     
      子贡一语道破天机:天纵圣者——圣人乃是上天恩赐的结果!!!如果没有极佳的先天基因,那么通过任何的后天努力都绝对不可能出凡入圣。当然,话还要来回说:如果仅有极佳的先天基因而不通过后天的勤恳努力,那么也绝对不可能出凡入圣。
     
      天纵圣者!这就是至理名言。
     
      出身卑贱者,未必就能多才多艺。因为有太多的出身卑贱者,都不能多才多艺。
     
      多才多艺与君子,也没有必然关系。
     
      君子与圣人,远远不可同日而语。君子,是多与不多的问题;而圣人,则是有与没有的问题。
     
      9. 7
     
      牢曰:“子云:‘吾不试,故艺。’”
     
      感悟:
     
      这就是失之东隅与收之桑榆——关上一扇门与打开一扇窗的关系。
     
      之所以走这条路,是因为其他路走不通。
     
      人的道路是由选择与被选择共同决定的。
     
      9. 8
     
      子曰:“吾有知乎哉?无知也。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我叩其两端而竭焉。”
     
      感悟:
     
      有知,还是无知,都是相对的。
     
      无知,既可以是自谦,也可能是骂人。
     
      鄙夫,可能也是一个相对概念。
     
      通常而言,鄙夫不会与君子交流,更不太可能与圣人交流。因为他们的思想境界相去甚远。他们之间能够交流什么呢?
     
      请问:叩其两端则必能竭焉?
     
      方法对头,结果未必一定好。
     
      9. 9
     
      子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
     
      感悟:
     
      逆境生长,困境生存,这才是卓越人生。
     
      困难,是用来克服的。
     
      9. 10
     
      子见齐衰者、冕衣裳者与瞽者,见之,虽少,必作;过之,必趋。
     
      感悟:
     
      作也好、趋也罢,都是恭敬的表示。
     
      关键的问题是:应该对什么人表示恭敬?难道应该对披麻戴孝者、盛装华服者、失聪失明者表示恭敬吗?
     
      相当困惑:在盲人面前的各种表演,能够产生意欲的效果吗?
     
      9. 11
     
      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之,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末由也矣。”
     
      感悟:
     
      唯高是仰,唯坚是钻;不高不仰,不坚不钻。
     
      因为忽前忽后、飘忽不定,所以瞻前顾后、左顾右盼。
     
      与其说是循循善诱,不如说是茅塞顿开。
     
      以文博之、以礼约之,这分明是被动的。唯有主动,方能——欲罢不能。
     
      竭才而不能立卓者,比比皆是。
     
      追随“高”、“坚”,谈何容易。
     
      9. 12
     
      子疾病,子路使门人为臣。病间,曰:“久矣哉,由之行诈也!无臣而为有臣。吾谁欺?欺天乎?且予与其死于臣之手也,无宁死于二三子之手乎?且予纵不得大葬,予死于道路乎?”
     
      感悟:
     
      难道子路自己不也是孔子的门人吗?
     
      难道还可以将行诈久矣之人认作学生吗?
     
      “无臣”,是应该“无臣”的意思;“有臣”,是不应“有臣”的意思。
     
      既然欺人之人并非孔子,那又何来“吾谁欺”呢?
     
      敢问:天可欺乎???
     
      作为“臣”的“门人”与“二三子”,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不难看出:孔子本人也是相当看重自己葬礼的规格的。
     
      9. 13
     
      子贡曰:“有美玉于斯,韫椟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
     
      感悟:
     
      待字闺中,终须出阁。待价而沽,必会出手。
     
      没有被发现、被认识的价值,不是价值、没有价值。
     
      难道千里马的命运注定就是去等待伯乐的出现和发现吗?难道千里马真的无法仅仅通过自己而不借助他人去实现自身价值吗?
     
      9. 14
     
      子欲居九夷。或曰:“陋,如之何?”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
     
      感悟:
     
      多么豪气的反问!
     
      多么豪迈的自信!
     
      若为君子,便无所不能、无何不可——化干戈为玉帛、化腐朽为神奇!
     
      成为君子,不是手段,而是目的。
     
      9. 15
     
      子曰:“吾自卫反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
     
      感悟:
     
      各尽所能,方能各得其所。
     
      无所付出,怎会有所获得。
     
      9. 16
     
      子曰:“出则事公卿,入则事父兄,丧事不敢不勉,不为酒困,何有于我哉?”
     
      感悟:
     
      尊重他人、善待他人,这就是君子所为。他人,包括但却远不限于公卿和父兄。
     
      以“事”人为第一要务,这到底是怎样扭曲的人际关系?
     
      时至今日,丧事,还应该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吗?
     
      郑重声明:左明死后,不办丧事,没有丧事,没有墓地,没有墓碑,遗体直接捐献。
     
      吸烟与饮酒,都必将会以陋习、恶习而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
     
      9. 17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感悟:
     
      又岂止是光阴如流水呢!
     
      一切均如流水,一切终将逝去。
     
      9. 18
     
      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感悟:
     
      好色,本能也。
     
      好德,修炼也。
     
      此二者当然远远不可同日而语、相提并论了。
     
      9. 19
     
      子曰:“譬如为山,未成一篑,止,吾止也。譬如平地,虽覆一篑,进,吾往也。”
     
      感悟:
     
      愚以为:此处的“为山”,是堆土为山的意思;而此处的“平地”,则是填土平地的意思。
     
      不论是进,还是退,虽然只有一小步,也是可以表明心迹的。
     
      9. 20
     
      子曰:“语之而不惰者,其回也与!”
     
      感悟:
     
      颜回与孔子,可谓是亦步亦趋、共行共止。
     
      影子,未必是褒扬之词。
     
      9. 21
     
      子谓颜渊曰:“惜乎!吾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也。”
     
      感悟:
     
      有进无止,平衡失度。
     
      作而不息,死路一条。
     
      9. 22
     
      子曰:“苗而不秀者有矣夫!秀而不实者有矣夫!”
     
      感悟:
     
      “苗而不秀”和“秀而不实”,明显是另有所指、借题发挥。尽管这并不是普遍现象。
     
      9. 23
     
      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
     
      感悟:
     
      后生,并不可畏;优秀的后生,方才可畏。
     
      来者与今者,到底孰优孰劣,当然也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四十、五十”之人,如果意欲名扬天下,但却依旧默默无闻,那么就确实在某个环节出了问题。
     
      鄙人,刚好年届五旬,恰属欲知名而无闻者,看来是不足以令人生畏了。
     
      但是,这一记闷棍,依然无法阻止我在通往名扬天下的道路上阔步向前。
     
      9. 24
     
      子曰:“法语之言,能无从乎?改之为贵。巽与之言,能无说乎?绎之为贵。说而不绎,从而不改,吾未如之何也已矣。”
     
      感悟:
     
      在这个世界上,还真就有好赖不分、油盐不进之人,不仅不会言听计从,而且还要誓死不从。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拒斥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之人,当属凤毛麟角、罕见至极。
     
      请看清楚:说而能绎、从而能改,是为、方为——“贵”。至于“说而不绎,从而不改”之人,绝对是司空见惯、大量存在,因此他们都不属于难能可贵之人。孔子对此大可不必、没有理由仰天长叹、无可奈何。
     
      9. 25
     
      子曰:“主忠信,毋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感悟:
     
      此则内容与1. 8则内容,出现重复。
     
      9. 26
     
      子曰:“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
     
      感悟:
     
      三军无帅,有可能。
     
      匹夫无志,很常见。
     
      在萝卜与大棒面前,有几个人能够矢志不渝呢?
     
      9. 27
     
      子曰:“衣敝緼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子路终身诵之。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
     
      感悟:
     
      贫与富比肩而立,贫因何而耻?低与高比肩而立,低何耻之有?
     
      羞耻的标准,到底应该是什么?
     
      愚以为:嫉妒和贪求,未必就是不好。关键是要看嫉妒什么和贪求什么。完全可以有高贵的嫉妒和高尚的贪求。
     
      能说到,未必能做到。背书高人,很可能是实践侏儒。
     
      仲由,字子路,不仅能够说到,而且也能做到,难道这还不能算是好吗?
     
      9. 28
     
      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感悟:
     
      松柏,不是后凋,而是不凋。
     
      路遥,然后知马力;日久,然后见人心。
     
      9. 29
     
      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感悟:
     
      知者,未必是智者;仁者,未必是德者;勇者,未必是谋者。
     
      有备者,无患;有恃者,无恐;有思者,无虑。
     
      9. 30
     
      子曰:“可与共学,未可与适道;可与适道,未可与立;可与立,未可与权。”
     
      感悟:
     
      可此,未必亦可彼。
     
      同甘,未必共苦;同生,未必共死;同舟,未必共济。
     
      9. 31
     
      “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
     
      感悟:
     
      真心思之,何远之有?
     
      意志,可以克服力量;意愿,可以消除距离;意念,可以战胜困难。
     
      意识,可以强烈反作用于物质。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5)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