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左氏解析司法考试试题 ——2004年之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部分(三)
发布时间:2019/7/29 11:12:29 作者:左明 点击率[44]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司法考试;司法考试试题;行政法学;行政诉讼法学

    【学科类别】行政法学

    【写作时间】2019年


      三、不定项选择题
     
      96.甲厂经某市采砂许可证的法定发放机关地质矿产局批准取得了为期5年的采砂许可证,并经某区水电局等部门批准,在区江河管理站划定的区域内采砂。后因缴纳管理费问题与水电局发生纠纷。随后,该水电局越权向乙厂颁发了采砂许可证,准予乙厂在甲厂已被划定的区域内采砂。下列说法正确的是:
     
      A.根据甲厂的申请,某市地质矿产局可以撤销水电局发给乙厂的采砂许可证
     
      B.水电局应当撤销给乙厂发放的采砂许可证
     
      C.若乙厂的采砂许可证被撤销,发放许可证的水电局应承担乙厂相应的经济损失
     
      D.甲厂可以要求水电局赔偿因向乙厂颁发许可证给自己造成的经济损失
     
      答案:A、B、C、D
     
      解析:《行政许可法》第7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实施行政许可,享有陈述权、申辩权;有权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其合法权益因行政机关违法实施行政许可受到损害的,有权依法要求赔偿。《行政许可法》第22条规定,行政许可由具有行政许可权的行政机关在其法定职权范围内实施。《行政许可法》第69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作出行政许可决定的行政机关或者其上级行政机关,根据利害关系人的请求或者依据职权,可以撤销行政许可:①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玩忽职守作出准予行政许可决定的;②超越法定职权作出准予行政许可决定的;③违反法定程序作出准予行政许可决定的;④对不具备申请资格或者不符合法定条件的申请人准予行政许可的;⑤依法可以撤销行政许可的其他情形。“被许可人以欺骗、贿赂等不正当手段取得行政许可的,应当予以撤销。”“依照前两款的规定撤销行政许可,可能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害的,不予撤销。”“依照本条第一款的规定撤销行政许可,被许可人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行政机关应当依法给予赔偿。依照本条第二款的规定撤销行政许可的,被许可人基于行政许可取得的利益不受保护。” 《行政许可法》第76条规定,行政机关违法实施行政许可,给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依照国家赔偿法的规定给予赔偿。
     
      左氏解析:
     
      “后因缴纳管理费问题与水电局发生纠纷。”
     
      请问:这是什么性质的纠纷?答曰:似乎应该是行政纠纷。但是,其前提条件是:纠纷是因具体行政行为或者不作为而引起。
     
      “随后,该水电局越权向乙厂颁发了采砂许可证,准予乙厂在甲厂已被划定的区域内采砂。”
     
      请问:应该如何给水电局的这一行为定性?
     
      答案一:是违法的具体行政行为。从该题之后所罗列的各个选项的内容可以看出:命题者就是持此观点的。
     
      答案二:是无效的具体行政行为。到底什么是无效的具体行政行为?最为通俗浅白的解释:相当不靠谱儿、着实不着调儿的具体行政行为。在该案中,“水电局越权向乙厂颁发了采砂许可证”,这一行为确确实实、明明白白属于相当不靠谱儿、着实不着调儿的具体行政行为。类似的状况比比皆是:工商局限制人身自由、公安局吊销营业执照……
     
      鄙人倾向于第二种答案。基于此,该题所有关于“撤销”的表述也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因为无效的具体行政行为根本就不曾生效,所以就不存在“撤销”的问题。
     
      鄙人愚钝至极——目光短浅、孤陋寡闻,实在是无法想象、难以猜测水电局到底是如何做到越权向乙厂颁发采砂许可证的?难道是伪造(即仿造)法律文书?还是盗取法律文书?还是擅自设计制作法律文书?
     
      “采砂许可证的法定发放机关”是地质矿产行政管理机关,这一领域里的这一基本常识假设水电局是装疯卖傻不知道的话,那么作为专业从事采砂活动的乙厂难道也信以为真不知道吗?这一呼一应、一拍即合着实没有道理呀!恰如如果有人给了您一大把冥币,您会不会、敢不敢拿着它们去购物消费呢?
     
      其中蹊跷,耐人寻味。
     
      《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作出行政许可决定的行政机关或者其上级行政机关,根据利害关系人的请求或者依据职权,可以撤销行政许可”。
     
      其中的“根据利害关系人的请求”,这一表述,大有问题。请问: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性质的请求权?最为重要的是:作出行政许可决定的行政机关或者其上级行政机关到底应该、到底可以如何应对、应付这一请求?能否置之不理?能否予以拒绝?置之不理、予以拒绝的结果会是什么?如果结果是不了了之的话,那么这种请求权就无异于——放屁!
     
      就在这一规定的背景之下,让我们来逐一审视一下该题的若干选项。
     
      A选项的表述是:“根据甲厂的申请,某市地质矿产局可以撤销水电局发给乙厂的采砂许可证”。
     
      某市地质矿产局撤销水电局发给乙厂的采砂许可证的法律依据何在?倒要请教:某市地质矿产局与某区水电局,此二者之间到底是什么“血缘”关系呀?前者凭什么可以撤销后者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呀?除非令人不可思议的事实就是——某市地质矿产局是某区水电局的上级行政机关。
     
      B选项的表述是:“水电局应当撤销给乙厂发放的采砂许可证”。
     
      请看清楚:法律规定的原文表述分明是“可以撤销”,而不是“应当撤销”。
     
      请问:水电局为什么“应当”撤销给乙厂发放的采砂许可证呢?答曰:因为该具体行政行为严重违法。再请问:难道水电局是在不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严重违法的情况下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吗?鄙人的答案:当然知道!当然是明知故犯!试问:对于故意为之的水电局而言,又何来自己“应当撤销”自己作出的严重违法行为呢?如果此时的撤销是“应当”的话,那么在当初不作出这一严重违法行为不也是“应当”的吗?如此空洞、敷衍、无用、无效的“应当”,不就是扯淡嘛!
     
      当然应该是一个来自于水电局外部的力量去撤销水电局给乙厂发放的采砂许可证。
     
      C选项的表述是:“若乙厂的采砂许可证被撤销,发放许可证的水电局应承担乙厂相应的经济损失”。
     
      这一结论的前提条件是:乙厂应该是无辜的善意行政相对人。而这一条件很有可能甚至几乎必然是不存在的。换言之:乙厂不可能不知道水电局对其发放许可证的行为是违法的。甚至,还可以大胆假设(尚需、尚待小心求证):水电局与乙厂根本就是恶意串通、狼狈为奸。请注意这一细节:“准予乙厂在甲厂已被划定的区域内采砂”。请看:乙厂与甲厂存在交集。这就意味着、暗示着——彼此之间难免没有利益摩擦。
     
      按照一般的理解、想法来看:乙厂应该从非法的采砂活动中受益才对,怎么可能反倒会因失去采砂许可证而受损呢?这个问题应该以更为宽广、宏大的视野来进行审视:乙厂完全有可能为了开展采砂活动而进行了充分的事前准备,进而也就极有可能为此而购置、配备了相关的机器、设备,投入了相当规模的物力、人力。所有这些经济利益的付出,都有可能会随着失去采砂许可证而付之东流。基于此,乙厂受损的数额完全有可能会大于受益的数额。这可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赔了夫人又折兵。
     
      D选项的表述是:“甲厂可以要求水电局赔偿因向乙厂颁发许可证给自己造成的经济损失”。
     
      甲厂完全有可能因乙厂的采砂活动而受到经济损失。换言之:给甲厂造成经济损失的直接主体是乙厂,而显然不是水电局。愚以为:如果乙厂是善意行政相对人的话,那么就应该由水电局赔偿甲厂的损失;而如果乙厂是恶意行政相对人的话,那么则应该由水电局和乙厂连带赔偿甲厂的损失。
     
      97.某县公安局以郭某因邻里纠纷殴打并致邱某轻微伤为由,对郭某作出拘留10天的处罚。郭某向法院提起诉讼。某县公安局向法院提交了处罚的主要证据,华某和邱某舅舅叶某二人的证言及该县中心医院出具的邱某的伤情证明。下列说法正确的是:
     
      A.华某的证言的证明效力优于叶言的证言
     
      B.某县公安局申请华某出庭作证,应当在开庭前提出
     
      C.若华、叶二人的证言相互矛盾,法庭应判决撤销某县公安局的处罚决定
     
      D.若一审法庭未通知邱某参加诉讼,二审法院应将案件发回重审
     
      答案:A、C、D
     
      解析:A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63条规定,证明同一事实的数个证据,其证明效力一般可以按照下列情形分别认定:……(七)其他证人证言优于与当事人有亲属关系或者其他密切关系的证人提供的对该当事人有利的证言。B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43条规定,“当事人申请证人出庭作证的,应当在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并经人民法院许可。人民法院准许证人出庭作证的,应当在开庭审理前通知证人出庭作证。”“当事人在庭审过程中要求证人出庭作证的,法庭可以根据审理案件的具体情况,决定是否准许以及是否延期审理。”C对,主要证据不足意味着行政机关未查清案件基本情况或在没有充分证据证明的情况下就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具体行政行为缺乏事实基础,人民法院有权予以撤销。D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71条第1款规定,原审判决遗漏了必须参加诉讼的当事人或者诉讼请求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裁定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
     
      左氏解析:
     
      “华某的证言的证明效力优于叶言的证言”。
     
      其中的“叶言”二字,明显是打字错误,应改为:叶某。
     
      可以合理推论:华某与邱某没有亲属关系(题目在明确交代叶某与邱某有亲属关系的同时,不可能、不应该隐瞒华某与邱某存在亲属关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三条第七项规定:“其他证人证言优于与当事人有亲属关系或者其他密切关系的证人提供的对该当事人有利的证言”。
     
      这一选项是否正确的关键在于:华某是否属于与邱某有“其他密切关系”的证人。而这一点,不仅题目没有明确交代,而且也无法推理得知。因此,只能姑且假定:凡是题目没有明确交代或者不能够通过推理得知的信息,皆为不存在。
     
      更为重要的关键之处在于:邱某,是不是该案的当事人(在理论上,可以成为该案的第三人)?这一点,题目未提及。请问:是否应该视为不存在?如果邱某不是该案的第三人的话,那么这一规定也就没有用武之地了。更进一步:华某的证言的证明效力是否优于叶某的证言,也就无从谈起了。
     
      姑且退让一步,假设邱某就是该案第三人,那么叶某提供的证言是否会对邱某有利呢?在该案中,作为第三人的邱某应该是没有利益诉求的,那又何来对其有利的证言呢?如果有利的话,恐怕也是对被告有利吧?请注意:邱某舅舅叶某的证言,竟然是该案被告提交的证据(而不是假设作为第三人的邱某提交的证据)。而该规定所明确指向的则是——“对该当事人有利的证言”。对第三人有利与对被告有利,这完全就是两码事。
     
      结论:该项规定根本就不应该适用于该案。因此,A选项是错误的。
     
      如果较真儿的话,A选项明显缺失了“证明同一事实的数个证据”(即华某的证言与叶某的证言应该是针对同一事实)这一前置条件,就愈发显得滑稽可笑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十三条规定:“当事人申请证人出庭作证的,应当在举证期限届满前提出,并经人民法院许可。人民法院准许证人出庭作证的,应当在开庭审理前通知证人出庭作证。当事人在庭审过程中要求证人出庭作证的,法庭可以根据审理案件的具体情况,决定是否准许以及是否延期审理。”
     
      这一规定的表述,多有不当:1.忽而是“申请”,忽而又是“要求”,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呀?2.当事人要求自己提供的证人出庭作证,这是当事人天经地义的诉讼权利,绝对不容侵犯,恰如当事人出示的其他证据一样,根本就无需“经人民法院许可”。法院有不采信证据的权力,但却绝对没有不允许当事人出示证据的权力;3.开什么法律玩笑!“通知证人出庭作证”,这当然应该是提供该证据的当事人记挂心怀的事情,而根本就轮不到法院去瞎操心、胡指挥;4.“决定是否准许以及是否延期审理”,这完全就是自相矛盾的表述。当然应该改为:决定是立即准许还是延期审理。理由如下:准许证人出庭作证,那简直就是必须的。在这一点上,法院根本就没有裁量权。但是,在准许的节奏上(即时间把控),法院则拥有裁量权。因为,当事人在庭审过程中要求证人出庭作证,应该算是——突然袭击,对方当事人应该没有事先准备。如果对方当事人不持异议的话,那也就无话可说了;而如果对方当事人不能接受的话,也是完全合情合理的。针对这两种情况,法院应该分别对待:对于前者,应该决定是立即准许;而对于后者,则应该决定延期审理。
     
      “若华、叶二人的证言相互矛盾,法庭应判决撤销某县公安局的处罚决定”。
     
      华、叶二人的证言相互矛盾的前提一定是:此二人的证言是针对“同一事实”的。
     
      请不要搞错!华某和邱某舅舅叶某二人的证言,分明都是县公安局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此二人的证言又怎么可能会“相互矛盾”呢?该县公安局怎么可能以相互矛盾的事实作为处罚的主要证据作出行政处罚呢?这种假设简直就是不可能的,这根本就是在公然侮辱该县公安局工作人员的智商!
     
      但愿,没有能够侮辱到应试者的智商,而只是侮辱了命题者自己的智商。
     
      再次退让一步,即使是真的出现了极其尴尬的一幕——“证言相互矛盾”,那么又能够说明什么问题呢?当然能够也只能够说明相互矛盾的证言所针对的“同一事实”是不清晰、不明确的。但是,是否能够因此就得出主要证据不足、基本事实不清的结论呢?那就完全取决于这一事实到底是不是定案的关键事实。如果仅仅是一个细微的枝节事实未能查清,恐怕未必就可以因此而推翻处罚结果。法院也就断然不敢、不能因此而判决撤销某县公安局的处罚决定。
     
      “若一审法庭未通知邱某参加诉讼,二审法院应将案件发回重审”。
     
      其前提条件当然应该是:当事人提起上诉。如果第一审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第一审裁判也就会自然生效,那么这一规定也就毫无用处了。换言之:法院未通知邱某参加诉讼,这有可能根本就不成其为真正的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原审判决遗漏了必须参加诉讼的当事人或者诉讼请求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裁定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
     
      “遗漏”的主语当然应该是“原审”,而怎么能够是“原审判决”呢!
     
      其中的核心关键词是“必须参加诉讼的当事人”。此词何解?愚以为:当然应该仅限于共同诉讼人,而当然不应该包括第三人。所谓的第三人,完全就是在诉讼活动中可有可无的“第三者”——有其不多、无其不少。更何况:即使是在法院依职权通知第三人参加诉讼的情况下,第三人也完全有可能不给法院面子——不肯赏光、拒绝出庭。对此,法院竟然完全无可奈何。
     
      基于此,D选项的内容与该规定并不相符。因此,D选项是错误的。
     
      98.关于行政处罚和刑罚的折抵,下列说法正确的是:
     
      A.行政拘留可以折抵拘役
     
      B.行政拘留可以折抵有期徒刑
     
      C.没收违法所得可以折抵没收财产
     
      D.罚款可以折抵罚金
     
      答案:A、B、D
     
      解析:《行政处罚法》第28条规定,“违法行为构成犯罪,人民法院判处拘役或者有期徒刑时,行政机关已经给予当事人行政拘留的,应当依法折抵相应刑期。”“违法行为构成犯罪,人民法院判处罚金时,行政机关已经给予当事人罚款的,应当折抵相应罚金。”
     
      左氏解析:
     
      这并非是一道“傻子”题。
     
      没收违法所得与没收财产,没收的对象明显不同——违法所得与财产显然并不等同。
     
      但是、但是、但是,却并非因此而无法折抵。折抵的具体表现是:冲减或者扣除。
     
      当然应该在《行政处罚法》中添加如下内容(可以作为第二十八条第三款):当事人的行为构成犯罪,人民法院在判处没收财产时,行政机关已经给予当事人没收处罚(包括没收违法所得和没收非法财物——笔者注)的,应当折抵相应没收(其实就是予以相应扣除——笔者注)。
     
      按理来说:在行政处罚中,不论是罚款,还是没收,其实都已经使相应财产的所有权发生了转移——从被处罚人的名下转移至国家(具体表现为相应的财政账户)的名下。换言之:罚款或者没收所对应的财产已经不再是当事人的财产,已经不再属于在后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的范围。但是,既然法律规定罚款可以折抵罚金,那么行政没收就理应也可以折抵刑事没收。
     
      这一次,应该由立法者来背锅。
     
      99.某合资企业的甲、乙两股东就股权转让达成协议。后因情况发生变化,甲、乙两股东又签订了一项合同修正案,约定在该合同批准后一年内甲有权以一定的价格向乙回购已经出让的股权。2001年4月1日,股权转让合同以及合同修正案一同获得批准。7月2日,甲提出回购,乙不同意,并告知甲原审查批准机关于2001年6月1日又作出一批复,该批复指出,2001年4月1日批复只是批准股权转让合同,未批准股权回购条款,股权回购时仍需报批。下列说法正确的是:
     
      A.甲有权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审批机关2001年4月1日确认股权回购的批复
     
      B.甲乙之间关于股权回购的约定有效,甲可以对乙的违约行为提起诉讼
     
      C.审批机关2001年6月作出的批复并未设定新的权利义务,法院不应受理甲对该批复提起的诉讼
     
      D.甲在2003年8月对审批机关2001年6月1日作出的批复提起诉讼已经超过诉讼期限
     
      答案:B、C、D
     
      解析:原审批机关于2001年6月1日作出的批复属于“其他侵犯人身权、财产权案件”中的行政确认案件。参见《行政诉讼法》第11条的规定。《行政诉讼法》第11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对下列具体行政行为不服提起的诉讼:(一)对拘留、罚款、吊销许可证和执照、责令停产停业、没收财物等行政处罚不服的;(二)对限制人身自由或者对财产的查封、扣押、冻结等行政强制措施不服的;(三)认为行政机关侵犯法律规定的经营自主权的;(四)认为符合法定条件申请行政机关颁发许可证和执照,行政机关拒绝颁发或者不予答复的;(五)申请行政机关履行保护人身权、财产权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拒绝履行或者不予答复的;(六)认为行政机关没有依法发给抚恤金的;(七)认为行政机关违法要求履行义务的;(八)认为行政机关侵犯其他人身权、财产权的。除前款规定外,人民法院受理法律、法规规定可以提起诉讼的其他行政案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具有国家行政职权的机关和组织及其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不服,依法提起诉讼的,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下列行为不服提起诉讼的,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一)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规定的行为;(二)公安、国家安全等机关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明确授权实施的行为;(三)调解行为以及法律规定的仲裁行为;(四)不具有强制力的行政指导行为;(五)驳回当事人对行政行为提起申诉的重复处理行为;(六)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为。第41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复议决定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法定起诉期限的,适用前款规定。第83条规定,对发生法律效力的行政判决书、行政裁定书、行政赔偿判决书和行政赔偿调解书,负有义务的一方当事人拒绝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左氏解析:
     
      “2001年4月1日,股权转让合同以及合同修正案一同获得批准。”
     
      请问:这到底是不是事实真相?
     
      由此观之:该合资企业的经营合同不经行政机关的批准,是不能生效的。此种批准行为被定性为行政确认行为。
     
      乙“告知甲原审查批准机关于2001年6月1日又作出一批复,该批复指出,2001年4月1日批复只是批准股权转让合同,未批准股权回购条款,股权回购时仍需报批。”
     
      请问:这到底是不是事实真相?
     
      这一表述明显与“股权转让合同以及合同修正案一同获得批准”不一致。到底孰是孰非?虽然此二者明显前后矛盾,但是,请注意:前者是客观陈述,而后者则是主观陈述——“告知”。因此,前者的可信性应该高于后者。
     
      或者,“原审查批准机关于2001年6月1日又作出一批复”,这也是事实。于是,在这个世界上就出现了内容自相矛盾的两个具体行政行为。
     
      “甲有权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审批机关2001年4月1日确认股权回购的批复”。
     
      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其前提条件是:要有可以执行的内容的法律文书。审批机关作出的行政确认行为,确实是一种法律文书,但却没有可以执行的内容。
     
      解析者居然引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三条规定的内容来作为判断这一选项正误的依据,实属歪门邪道、不得要领。
     
      “后因情况发生变化,甲、乙两股东又签订了一项合同修正案,约定在该合同批准后一年内甲有权以一定的价格向乙回购已经出让的股权。”
     
      请看:股权回购合同约定的回购条件是——“一定的价格”。这样的表述明显不具有可执行性。换言之:回购价格到底是多少,需要双方另行协商。
     
      再退一步,即使是回购价格已经明确约定,针对回购合同的行政确认行为依然不具有可执行性。恰如不能以合同本身作为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的依据一样。
     
      “甲乙之间关于股权回购的约定有效,甲可以对乙的违约行为提起诉讼”。
     
      在确认2001年4月1日的批复合法有效的前提下,可以认为“甲乙之间关于股权回购的约定有效”。但是,“乙的违约行为”,这又是从何说起呀?是指“甲提出回购,乙不同意”吗?除非双方已经明确约定了回购价格(“一定的价格”,仅仅是不便于披露商业秘密的变通表达),否则的话,很难认定乙的行为已经违约了。到底是“不同意”回购,还是“不同意”回购价格,需要明确。
     
      “审批机关2001年6月作出的批复并未设定新的权利义务,法院不应受理甲对该批复提起的诉讼”。
     
      如果题目交代的审批机关于2001年6月1日作出的批复的内容就是事实的话,那么应该认为审批机关自食其言、出尔反尔。“该批复指出,2001年4月1日批复只是批准股权转让合同,未批准股权回购条款,股权回购时仍需报批。”可以看出:在后的批复明显要否定在前的批复的部分效力。这怎么还能够被认为是“并未设定新的权利义务”呢?这既不是抽象行政行为,也不是国防外交行为,也不是终局裁决行为,也不是内部行政行为,也不是行政事实行为,也不是刑事侦查行为,也不是没有影响行为,也不是重复处置行为,也不是尚未成熟行为,而恰恰就是标准的可以被提起行政诉讼的——具体行政行为。
     
      解析者自己也认为:“原审批机关于2001年6月1日作出的批复属于‘其他侵犯人身权、财产权案件’中的行政确认案件。”在此基础之上,又怎么能够得出“法院不应受理甲对该批复提起的诉讼”的结论呢?
     
      解析者忽是忽非、自相矛盾而不自知,也可以算是一道奇异的风景。
     
      D选项应该算是白送分的。
     
      100.下列何种情形不符合法律、法规有关公务员任职和辞职的规定?
     
      A.李副市长兼任公安局长和安全局长
     
      B.市经济委员会张主任兼任投资公司董事长
     
      C.教育局高副局长辞职一年后经教育局批准到教育局所属的教育培训中心担任主任
     
      D.市政府批准办公厅机要处王处长辞职出国
     
      答案:A、B、D
     
      解析:A错B错,《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第49条规定,“国家公务员原则上一人一职,确因工作需要,经任免机关批准,可以在国家行政机关内兼任一个实职。”“国家公务员不得在企业和营利性事业单位兼任职务。” C对,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第73条规定,国家公务员辞职后,二年内到与原机关有隶属关系的企业或者营利性的事业单位任职,须经原任免机关批准。D错,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第71条第3款,在涉及国家安全、重要机密等特殊职位上任职的国家公务员,不得辞职。
     
      左氏解析:
     
      在当年,《公务员法》尚未问世,那又何来不符合“法律”的规定呢?
     
      这道题,应该不再需要我出手了吧。
     
      结语:
     
      命题有风险,设问须谨慎。
     
      重赏之下,必有能人。
     
      必须大幅度提高命题者的劳务报酬,以此来达到大幅度提高命题质量的目的。
     
      也不知道有多少预备应试者会欣赏并适应拙作所表现的思维脉络和治学风格?
     
      广大预备应试者是否会疯狂呼吁、强烈要求由鄙人来出任司法考试(其名称总是变幻无常)的监题人?
     
      能够跟上左明的思维节奏,真的是一种挑战。
     
      2019.06.18.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4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