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在“北农”开展教育教学的一些点滴想法
发布时间:2019/7/17 21:22:16 作者:左明 点击率[49]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法学教育;教学改革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8年


      一、基本现状
     
      北农学生的综合素质,就整体而非个别而言,绝对不容乐观、高估。
     
      学习意愿,是基础性、决定性的因素,高于其他一切因素。我们的学生最突出的表现就是缺失、缺乏学习意愿。这也是一切问题的总根源!学习意愿是由非常复杂的诸多因素在长期过程中复合在一起逐渐形成的。对于一个十八岁的成年人而言,几乎已经定型、几乎无法改变。
     
      说的再大一点儿:学生的“三观”已经基本形成,作为人的基础素质的底色已经铸就。在此时此刻,教育对他们而言,功效已经十分有限了。
     
      不容置疑:从普通院校走出来的精英人物不是没有,但是,概率也确实较低。
     
      二、相应对策
     
      我们绝大多数精心设计的教学方法其实都是无法改变学生的学习意愿的。换言之:我们绝对不应该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虚掷、浪费在改变学生学习意愿这一方面。
     
      明智的选择和做法:扶优而非济困——帮助先进、放弃后进。由于北农没有建立起来正常的、良性的学生淘汰机制,那也就只好让不给力的大多数学生跟着混。后进者最大的心愿就是:降低标准、顺利过关。
     
      判断优劣的标准,不应该是内部的,而应该具有外部性。不要简单满足于获得“本地粮票”,而要尽可能多的去争取“全国粮票”:在具有开放性的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是否能够真正提振士气、提升品牌知名度、美誉度,全赖于此。
     
      关于课堂教学。
     
      我作为一个具有十八年教龄的资深教师,真可以说是教育战线上的一员老兵了。请允许我倚老卖老,说一句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我的讲课水平,在国内可能无人能及!至少可以超过那些在媒体公开亮相的知名专家学者。如果我要是再精心设计的话(以行为艺术的方式去授课)、如果可以取消那些无理限制的话,那么听我的课绝对是一种极致享受——余音绕梁不绝于耳,历历在案不绝于史。
     
      如果我是北大教师,绝对可以“卖挂票”——挤破教室,因为北大的学生“识货”。但是在北农,则相当失落,学生很不给力——无人喝彩(其实也会有极少数心中喝彩者)。
     
      最为重要的是:讲课水平与大学教育,其实并没有多少关系。万人空巷的讲课者,充其量不过就是一位极优秀、极高超的表演者,而表演者的本质远远不同于教育者的本质。
     
      教育的本质不是展示教育者的风采,而是提升受教育者的素质。教师水平高,不等于教育水平高。学生通过接受教育而实现的自身素质的提升幅度,是教育水平的体现。当然,教师水平高是教育水平高的条件和保障。
     
      中国古训: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才是揭示教育本质的颠扑不破的至理名言!!!
     
      举一个自然的、正常的教育的例子:学下棋。首先,学习者要有学下棋的兴趣。我曾经多次试图引导、引诱我年幼的女儿学下棋(因为作为资深棋迷的我深知下棋的妙趣和益处),可是却均无功而返——她不感兴趣。兴趣,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下棋的兴趣,绝对是与生俱来的。一看到棋盘、棋子,我就象着了魔一样。这就是学下棋的先决条件。其次,是持续、专注的亲身体验。如果自己不投入到学习之中去,那么学习一定是瞎掰、扯淡。再其次,才是有人点拨。点拨的实质就是缩短自己亲自摸索的路径,从而达到大幅度提高学习效率的结果。很显然,点拨很重要,但是,点拨也很有限。点拨绝对不可能取代亲身体验。点拨只有融化为学习者的个人感悟,才能够达到提升学习者水平的目的。点拨的质量很重要,点拨的数量很有限——偶尔为之。学下棋的过程,绝对不是以被点拨为主的过程,而一定是自己亲身体验为主的过程。
     
      课堂秩序需要管理吗?除非课堂已经热闹的象集市一样,否则的话,根本就不需要进行任何管理。有人不听课,怎么办?正解:没法办!!!希望能够达成共识的常识:管得了身,却管不了心!请动动脑子:身在教室、心在远方,这种现象是可以改变的吗???并非开玩笑:请千万不要天真的认为那些认真听课的学生就真的听懂了、消化了、吸收了。
     
      现在课堂教学的基本逻辑假设就是:学生不去学、学生不会学。所以就要把所有的学生都请到教室里来,一字一句的讲给他们听,恰如一口一口的喂给他们吃。请问:如果他们愿意学的话,那么还用得着来听课吗?读书的效率要远远高于听课的效率;如果他们不愿意学的话,那么把学生都“拘传”到教室里来,又有什么意义、又有什么作用呢?
     
      到教室里来听讲,这就是中国高等教育最大的谬误!!!
     
      从家长、学生和教师到教育管理者、学校领导者和国家决策者,有几人悟到了、参透了教育的真谛呢???
     
      教师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使命就是通过答疑解惑与学生进行思想交流!教师真正的价值就体现在具体、个别、实时针对学生的疑惑进行解答上面。正是基于这一原因,课堂,根本就不应该是讲课的地方,而应该是答疑解惑的场所!是师生之间、学生之间思想碰撞的场所!
     
      现在的课堂,不过就是毫无效率、毫无效果的填鸭饲养场。不问结果、永无休止的单向信息传递,葬送了一代又一代中国学子的光明前程。
     
      现在的中国教育,全部、根本搞错了!!!
     
      课堂教学需要设计吗?一切的方法和技巧,在学习意愿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
     
      以我的亲身经历为例。我在十几年前就开创了案例教学新模式——以在《最高人民法院公报》上刊载的案例为学习对象。我的本意是:除了让学生们可以真实感知中国的司法实践之外,最好还能够让他们在这些案例中发现问题、发现不足、发现错漏。可是,事与愿违:学生们热情不高、投入不足,几乎都是应付差事、草草了事。我撰写的案例评析文章(发表于北大法律信息网),极少有人去阅读。原本期待的思维盛宴,却变成了尴尬窘迫的施粥闹剧(基本上就是我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这样的局面,绝对不是能力问题,而是意愿问题。
     
      我们总不能把大学生视为幼儿园的小朋友,将课堂设计为儿童乐园吧???尽管这样做的效果很有可能会“很好”——如果背离了正常的评价机制的话。
     
      无原则的迁就低素质的学生,一定会进一步恶化中国高等教育的状况。
     
      课余时间与课堂教学,本来就是——就应该是密切相连的。请想一想:如果学生在课堂上不是听课而是说课(即在课堂上做有准备的发言,不是复述课本而是提出问题)的话,那么课余时间与课堂教学怎么可能会相互脱节呢?怎么可能会不有效衔接呢?
     
      彻底否定现在的课堂教学模式,而改变为——学生问、教师答,这就是中国教育走向光明的唯一出路!
     
      实践教学为什么要渗透在理论教学中呢?在法学教学中,理论与实践应该相互关照。这才是正确的表达。实践,不仅是教师的短板,而且也是教育的短板。更合理的表达应该是:实践,就应该是教师和教育的短板。这不仅是实然,也应该是应然。因此,我们的努力目标也仅仅就是适当拓展实践在教学中的有限空间。
     
      我们的学生几乎样样都缺。最缺的就是学习意愿。前文已述,这一点几乎无法弥补。至于其他的缺失,则几乎都是可以通过学习加以弥补的。
     
      怎么学习?无他,最基本、最常规的学习样态、状态、形态就是——读书!!!当然,还有就是——提问!!!向教师提问。既然交了学费,怎么能够放弃向教师提问的权利呢!
     
      一个不曾向教师提问的学生,要么就是水平已经超越教师,要么就是一直都在假装学习。
     
      教学体系是否完善?这似乎不应该是教师应该思考的问题。尽管教师也可以对此有所关心。例如关于课程设置,我早就有不同看法:“中国法制史”应该降为选修课,“刑法学”应该瘦身,公法学科应该加强,“经济法学”应该取消……
     
      法律资格考试与法学教育的关系。
     
      中国的法学教育是理论教育,而不是实践教育。因此,以考察实务操作水平为目的的法律资格考试与法学教育的关系,应该相当遥远缥缈。法学教育的基本目标:主要是法学理念、法治原则、法律精神的塑造和培养,辅之以法学理论、法学知识、法学方法的认知与把握。而现实则是舍本逐末、本末倒置,很多学生对于后者还是略知一二的,可是对于前者则是茫然困惑的。这也是中国法学教育失败的明证。请想一想:一个没有法学理念、法治原则、法律精神而精通法学理论、法学知识、法学方法的人,恐怕就极有可能会演变为社会公害、全民公敌。
     
      我历来不主张在法学教育中突出法律资格考试的地位。这当然应该是学生在自己意志支配下利用课余时间去开展的活动,而绝对不应该成为法学教育的主导、主流。
     
      愚以为:我们现在开始试行的本科生导师制,有可能会是一种有益的探索。
     
      我曾经说过:凡是没有与我有过课后交流的学生,就都可以不承认左明是你们的老师。
     
      师生交流,何其必要、何其重要!!!如果我都没有单独为某个学生服务过,那么我真不好意思被称为这个学生的老师。
     
      师生之间坦诚相待、倾心交流,会胜过一切花哨、繁杂的教学方法。
     
      点到为止,就此打住。
     
      2018.12.6.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49)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