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来自现实,写给未来 ——有这样一种人生意义和圆满标准
发布时间:2019/4/25 12:28:50 作者:左明 点击率[58]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人生意义;圆满标准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9年


      在人世之间,可能会有这样的不胜感慨:“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人,为什么会恋世——留恋这个世界呢?也许是因为能够满足或者期待满足的欲望还没有充分满足或者还没有满足。显然,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感慨,除了那些数不胜数的自知难以满足、无法满足自己欲望的人们之外,还有就是那些真正理解人生本质、超然感悟人生意义的人们。
     
      此时此地的时空坐标是:时间——公元2019年,空间——中国·北京。
     
      本文作者:一位恰好年届五旬的中国男子——一所普通高等学校的一位普通法学专业教师——“北农讲师”。
     
      本文专门写给从现在开始计算五百年以后——公元2519年以后的人们。当然,也真诚期盼、热烈欢迎在此时间之前的人们去品评阅读。
     
      五百年后的人类社会的样子一定是难以想象的,恰如五百年前的人们对今天社会的样子简直无法想象一样。五百年后的人类社会到底是什么样子?实话实说:实在是不好意思,本人也不知道,至少不精确知道。但是,很多今人都知道或者大致知道五百年前的人类社会是什么样子。
     
      公元1519年,那是中国的明代(恕在下没有兴致、没有时间去核查到底是哪一位皇帝老儿在位,我对明朝那些事儿实在是不感兴趣),欧洲开始初见文艺复兴的曙光,北美大陆尚未大规模移民。一言以蔽之:那时的人类社会还没有进入工业文明时代,自然农业和手工业是主要的生产方式。
     
      在刚刚过去的五百年间,人类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改天换地的变化。该如何描画、形容这样的变化呢?一言以蔽之:以科学技术创新为基础的物质世界的空前规模的形态变化和能量转化。
     
      在即将到来的五百年后,人类社会又会发生什么变化呢?一言以蔽之:以科学技术创新为基础的物质世界的空前规模的形态变化和能量转化。
     
      您没有看错!人类发展史,就是一部永续的以科学技术创新为基础的物质世界的空前规模的形态变化和能量转化的历史。
     
      在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今天的人们还会无限艳羡五百年后的人们吗?那就要看您的欲望是什么了、您的追求是什么了。如果您的欲望和追求恰恰就是满足物质欲求的话,那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可能是肯定的。反之,则不然。
     
      左氏猜想:人类社会和人类个体会不会、可不可、能不能有除了物质世界和物质欲求以外的另外一种向度的进化模式呢?
     
      何谓成功人士?在人类社会相当漫长的发展进程中,迄今为止主流的价值观一直都认为功成名就之人就是成功人士,其具体表现就是——在官场上,官做得越大越成功;在商界里,钱赚的越多越成功;在学术圈子中,头衔越高、越多越成功……这样的成功的共同特征就是——以占有、拥有物质财富的多少为基础评价标准(其他所有的评价标准都能够转化为物质财富标准)。
     
      物质利益既是成功标准,也是人生追求。这就是迄今为止亘古未变的主流价值观。
     
      当然,这样的成功也仅仅只是占主流地位的价值观的体现,而不是全部人类所有价值观的体现。难道还会有别样的价值观吗???当然还会有!至少愚以为:对待物质财富的态度,决定一个人的人生境界。请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越看重物质财富的人,人生境界越低;越看轻物质财富的人,人生境界越高。
     
      迄今为止,除了人类以外的所有动物,都是利益物种——以追求物质利益为终极生命意义的物种。其实,在人类这一物种之中,几乎百分之百的比例也都是属于利益物种。有没有极其罕见的例外?有!肯定有!至少有一个叫作左明的中国人,就是例外!何以见得?仅举一例以佐证之:实在是不好意思,鄙人属于高净值人士(有国际通行的标准,搜索一下,您就知道。需要解释一下:我的合法财富是以“草船借箭”的方式获得的,而不是靠加班加点挣取的),每日的饮食开支平均约为2美元(请别误会,并不是以美元来支付账单。国际赤贫标准为一人一天收入1.9美元)。其他各项日常生活开支标准均与饮食开支标准处于同一档次。我的物质消费水平与国际赤贫标准——相去不远。
     
      鄙人有一项日常生活开支以外的重要开支:购买书籍。书籍是物质与精神双重财富。我买书当然首先要考虑书的质量,同时也会兼顾书的价格。实不相瞒:我所购买的绝大部分书籍都是以打折、优惠的价格成交的,其中大多数都是二手旧书。我很少光顾大书店,而总是青睐小书摊。
     
      愚又以为:对待精神财富的态度,也决定一个人的人生境界。请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越看重精神财富的人,人生境界越高;约看轻精神财富的人,人生境界越低。
     
      鄙人的人生信条:物质财富崇尚简单,精神财富追求丰富。
     
      精神追求也有高低之别。真正高层次的精神追求,绝对不满足于知道什么。在人类历史上,绝大多数的所谓的货真价实的知识分子,其实也都只是——知道分子,甚至还包括一定数量的流芳千古的所谓的学术大师。与众不同的独到见解,这才是精神追求的至高层次。思想的高度和深度是以漫长的时间(而不是短暂的实践)的检验结果为判断标准的。
     
      在现实世界中的高官、富豪和假冒知识分子(是指那些甘为权力和金钱所奴役而摇尾乞怜、摇旗呐喊的知道分子)等等所谓的成功人士,可谓是志得意满、无限风光,但是,在我的眼中和心里,他们就是一坨又一坨臭气熏天、避之不及的狗屎。几乎所有(已经很客气、很委婉了,没有使用全称肯定判断)的高官、富豪和假冒知识分子,不是违法犯罪分子,就是道德沦丧之徒。这样的成功人士,其实几乎都是人类的妖孽!!!德国的希特勒、俄国的斯大林和中国近代以来的某些人,就是标准的成功人士——万众敬仰、顶礼膜拜。历史会给他们公正的评价,而我的评价则是:他们的罪孽已经深重到无以复加、登峰造极的程度。
     
      偶尔甚至不时的思想闪光,可以被认为是人生的成就,但是,这却还不足以成就圆满人生。真正的人生胜者,是那些能够自觉意识并践行高尚的人生意义和高贵的人生价值的人们。
     
      与众不同的人生意义和圆满标准,这个可以有,这个真的有。虽然它不是现实主流的人生意义和圆满标准,但它一定是未来主导的人生意义和圆满标准。
     
      人的价值,不是其所拥有的物质财富的价值总和,而是其所创造的精神财富的价值总和。
     
      人的价值,以高级理性物种——人的存在为前提,以接受、认可或者感悟、发现并且践行特定的人的价值的内涵为体现。人的价值的大小与长短,都受制于不过是白驹过隙般转瞬即逝的人类社会的短暂飘渺。价值永恒,那不过就是人类短视的狂言妄语罢了。
     
      时至今日,人类的智能已经发展到既能大致说清楚人类是怎么来的也能大概讲明白人类是怎么没的的阶段了。这是两个非常重要的人类终极问题。五百年后的人类对这两个问题的认识(假如后一个问题所对应的事实没有发生的话)应该会日益清晰,更重要的是,相应的心态有可能会日趋平和。
     
      人类终有一日要与这个世界道别,恰如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或早或晚谢幕人间舞台一样。
     
      无限留恋这个世界吗?至少今日的左明不会!因为,这个世界已经无法、不能给左明带来惊异、惊奇、惊喜了。左明与其所置身的世界是那么的不和谐,更有甚者,左明预测五百年后的世界仍然无法、不能给左明带来惊异、惊奇、惊喜!人类明显相对缓慢的自我进化,根本就无法拯救自己脱离由自己无度的物质欲望追求所带来的深重灾难。
     
      中国古训:1.道不同,不相为谋;2.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与我的同类在一起玩耍对我而言是一件很困难、很窘迫的事情。甚至,我自认为我与其他人根本就不是同类。世人可以尽情的咒骂左明是异类——这也恰恰证明我的自我判断是正确的。
     
      我清醒的意识到:我不是生活在人间,而是置身于一个超大的开放式动物园之中。
     
      在这个世界上,物质文明的成果可谓是洋洋大观、美不胜收。毫无疑问:物质文明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不可否认:蕴含在物质文明成果之中的人类智慧只是手段,创造物质财富、满足物质欲求才是目的。并非是原本崇高、神圣的精神沦为物质的从属、附庸,而是人类的智慧一直都主要被用来作为牟利的工具。并非是人类的本质从精神异化为物质,而是人类的本质尚未从物质进化为精神。
     
      在物质文明的成果面前,精神文明的成果可就相形见绌、黯然失色了。精神文明发展的相对滞后,是由人类本质的现实状况以及人类对自身本质的认知水平所决定的。
     
      对人类而言,精神,应该是目的,而不应该是手段。人类的本质应该是精神,而不应该是物质。正是这一本质,使人类不仅区别于所有其他动物,也区别于所有其他生物和非生物,进而使人类与一切其他客观存在划清了界限。
     
      人类的文明在相当程度上塑造了人类的生存环境。人类文明确实极大的改变了人类以外的客观世界,但却极少甚至根本就没有改变人类自身。最为重要的原因就是:人类还没有能够正确的认识自身的本质。
     
      当今社会与五百年前的社会的差异,很可能仅仅只是人类的生存环境的差异。甚至,当今社会与五千年前(姑且模糊的将出现文字的人类文明的历史估算为五千年)的社会的差异,很可能也仅仅只是人类的生存环境的差异。可以预见:当今社会与五百年后的社会的差异,很可能还仅仅只是人类的生存环境的差异。我不愿意也没兴趣去细致入微的畅想未来社会肯定、必须、绝对又是空前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成果的具体表现,因为这样的发展根本就是舍本逐末、本末倒置。我甚至可以相当自信的预言:五百年后的绝大多数人类成员对人类本质的理解和把握与今人相比较,应该没有实质性的进步。
     
      个人,有可能会幡然悔悟、迷途知返。但是,整个人类在自我矫正、纠偏这一方面,绝对没戏。
     
      人类的文明,居然对人类自身的实质改变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今天的人类与五千年前的人类相比较,在身高、体重、寿命等生物、生理方面确实有了比较明显的改善进步,但是,在过去五千年文明发展历程中,人类与其他动物的本质差异并没有明显拉大的迹象。人类与其他动物共同的逐利属性,并没有根本改变。
     
      自然赐予人类的神奇器官——智脑,不过就是被人类拿来作为获取利益的利器罢了。
     
      唯有心中不再挂念利益的人类,才是根本异于其他动物的物种。五百年后的人类,很可能也达到不了这样的境界。但是,我愿意相信必将会发生的改变是:到了那个时候,高官、富豪和假冒知识分子,应该不会还被认为是如此显赫的成功人士。权力和金钱本身,不应该遭到唾弃,真正应该被鄙视的是行使权力的邪恶目的和获取金钱的不当方式。
     
      人类一直以来都是以官阶高低和财富多少来评判人的层次,在未来,也许是在遥远的未来,也许是在五百年以后,这样的评判标准将有可能会动摇并改变:以对于人生意义的理解和创造精神文明的成果来评判人的层次。这一改变,也许永远都不会发生,因为这一改变已经达到了物种进化的高度。物种进化的本质就是自我否定。
     
      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的左明不仅明确提出了这一标准,而且也确实是以这一标准作为自己人生的行动指南的。
     
      左明,已经从人进化到了超人(不是那个穿着紧身衣、披着斗篷会飞的家伙)。我进化的原因不外就是生理基因和文明熏陶。与我同时代的人的客观环境与我是一样的,我的与众不同之处就只剩下生理基因了——我有一个异于常人的大脑。
     
      实在是不好意思,确实不是左明很神奇,而是上天欲使左明很神奇!!!
     
      左明的人生境界不仅不输给古人,而且也一定会不逊于来者,包括未来五百年以及其后的来者。
     
      区区几千年人类文明史,不过就是为数有限的高境界人士的思想展示史。
     
      如果真有一个像“更深的蓝”或“阿尔法狗”这样的电脑程序一样的大脑(其实也只可能是接近),确实足以令人赞叹,确实当属人间奇迹。但是,仅有这样的大脑,却不足以成就高境界人生。再高明的电脑,也还仅仅只是人类文明的产物,而不是人类文明的源泉。如果能够解开哥德巴赫猜想之谜,确实足够使人头晕目眩、为之癫狂,但是,仅凭这一点也没有资格摘取至高人生的桂冠。一个人就象“阿尔法狗”一样,这似乎不是一种溢美之词。
     
      超高智商,仅仅只是人生赢家的必要条件,但却不是充分条件。对人生的理解,对人生价值和人生意义的深刻理解,是人生质量的重要维度。
     
      在此,以我孤陋寡闻的一孔之见,我愿意提及一个人——一个我心目中不折不扣的超人——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他当然不是上帝,也肯定不是完人,甚至会有许多缺点,但却依然是我深深敬仰的并非杜撰、绝无穿凿的高境界之人。他在自然科学领域里所创造的杰出成就,无需我来赘言。更加难能可贵甚至不可思议的是:他对人文精神的贡献,也是有案可查、历历在目。
     
      对物欲(以满足生理需求为目的的欲望,包括食欲、性欲等等)的追求,就是所谓的低级趣味。没有人能够彻底免俗(即将俗降至为零),当然也包括我本人在内!追求物欲不可鄙,真正可耻的是:以伤害他人的方式追求物欲。高境界人生也有低级趣味,只是所占的比例明显为低。
     
      有这样一种说法: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王冕,似乎可以算是一位隐士。尽管他已经惊动了当时的朝野上下,但他毕竟做到了消极避世而非同流合污。其实凡是能够名见经传之人,就都不能够算是纯正的隐士了。我相信,一定会有冷眼旁观的真正隐士。他们(没有性别之别。下同)既能够胸怀天下,又能够把握人生。他们虽然无名无为,但是上天却会有眼有灵,在高境界人士的名册上,为他们记上一笔。
     
      请允许我向所有高境界的隐士致敬!
     
      我愿意坦陈:世俗,就是低境界人生的同义语。所有以获取世俗拥趸、凡人朝拜为满足的光鲜亮丽之人,必定也是低境界人生。一个能够脱离利益羁绊的人,才有资格去触及高境界人生。
     
      纵览古今,没有多少人属于高境界人生。本文有可能会产生使我成为人类公敌的效果。本文不是写给诅咒左明的当世之人的,而是写给五百年后的人类的。未来的人们,如果你们的人生境界能够超越我,我会在天堂里艳羡你们,并向你们致以崇高的敬礼!
     
      如果不幸,未来以及未来的未来的所有人们都不能够超越左明的人生境界的话,那么我复何求?我又有何留恋?我真的无需再活五百年!
     
      对生命的留恋,其实还是源自于对物欲的追求。精神可以升天,物质却难以放下。凡是能够失去的东西,其实就都不真正属于我们。真正属于我们的,只有自己的精神。精神可以脱离生命——穿越时空、历久弥新。生命是空吗?生命很真实,但却会归于无。所以生命就是空吗?没有精神的生命因无而空,拥有精神的生命因有而实。一个人不仅可以生活在现实里,其实也是有可能活在其他人的精神里。在他人精神里的生命使生命得以拓展和延续。
     
      看穿、参透人生,就是对人生的最佳致敬。
     
      知道谜底的人生,还有意思吗?还有必要继续吗?人生是一种过程,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只有在过程中才能够得以实现。不被绝大多数人所认同的价值和意义还具有价值和意义吗?不错,价值和意义都是主观的,甚至是因人而异的。没有必要彼此争论,更没有必要一决高低。禽兽并不羡慕人类,人类也不会因此而挫伤自我优越感。活好自己,就是自身价值和意义的最好体现。
     
      时间,是最好的老师,或早或晚能够教育那些后知后觉者(不知不觉者就算了吧)。
     
      摆脱物欲的纠缠,真的很艰难、很困难吗?对绝大多数人而言,的确如此。对物质财富的基本需求,不能算是深陷物欲的漩涡。衣食无忧(不同于丰衣足食,更不同于锦衣玉食),就可以算是满足了对物质财富的基本需求。没有达到这一标准的人(那些饥寒交迫、温饱无着的人),估计也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去阅读本文。而达到这一标准的人,又何止成千上万。其中的绝大多数在到达了这一临界点之后,并没有止步,而是依旧阔步向前、狂飙飞奔。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因为他们的精神世界是空虚的,填充、塞满他们的物质世界就是他们仅有的自我实现的方式。
     
      而我则会向往并追求精神世界的丰富多彩。只要能够让自己正常的维持生命的运行,其余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就都会投入到充实、开阔精神世界的活动中去。
     
      精神至上,还是物质至上,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追求。精神动物,还是物质动物,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物种类。
     
      物质文明的本质就是以文明的方式将一种物质形态转化为另一种物质形态,其目的在于更好的满足人的物质欲求。
     
      精神文明的实质就是人类对一切客观实在(包括人本身)的主观认识。认识本身,既是手段,也是目的。既有接受式认识,也有发现式认识。以时间来检验的发现式认识结果的高低优劣,标示着精神文明的层次和质量。
     
      人类因精神而异于其他,人类因精神而升华进化。
     
      精神,又能够怎么样呢?进化,又能够怎么样呢?的确,也都不能够怎么样。在自然的面前,人类的一切活动都不能够怎么样。
     
      该来的一定会来,该走的必定会走。人类因为有灵,所以能够也只能够对此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叹息。
     
      对于未来,难以预料的是人类的生存环境;而易于展望的则是人性本身。物种的属性是相对稳定的,也是相当稳定的,区区五百年的时间,其发展结果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我不怀疑:人类有可能改天,也有可能换地。但我更坚信:改天换地的终极结果就是加速人类的灭绝。
     
      人类有可能是唯一一种自我毁灭的物种。我的这一可能正确的预见并不能改变这一结果。人类之所以自我毁灭,完全是自身先天缺陷——对物欲的无度追求(相对于生存环境的承载能力而言)所注定的。人类是地球不能承受之重。自作孽,不可活。人类不可能自救,任何力量也挽救不了人类的自我毁灭。
     
      由全体个人构成的人类社会,其发生、发展、消亡的历程酷似一个个体生命。个体生命和人类社会都遵循循序渐进而非忽快忽慢的发展模式。文明,就是人类社会的生命所在。物质文明酷似个体生命的躯体,精神文明酷似个体生命的灵魂。物质文明的发展简单而直线,精神文明的发展复杂而曲折。四肢发达了,头脑未必也相应发达。物质文明了,精神未必也相应文明。简而言之,自然科学解决物质文明问题,人文科学(包括社会科学)对应精神文明问题。人类社会完全有可能具有三十岁的身体,但却只有十五岁的心智。人类社会与个体生命一样,也一定是理性有限甚至是理性不足的。由于满足生理欲望与自我控制能力的不匹配,人类社会注定会自戕致死——烟酒过度、饮食无节,最终导致终结生命。
     
      人类社会那点儿事儿,看似繁复,实则简单。最悲催也最搞笑的一幕就是所谓的主义之争。哪里是什么主义之争,分明就是利益之争。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分明不是什么科学,而只是利益分配方案。切记:科学,必定与利益无涉!!!
     
      某些人高调宣扬、推广的各种主义,不过就是欺骗性最强的谎言罢了。
     
      现实世界的执政者,是不是在耍流氓???这个问题很愚蠢!答案很清晰: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所有阶段的所有组成部分,所有的执政者都曾经、正在或将要耍流氓!!!!!!!!!只不过耍流氓的手段各异、程度不同罢了。在这个问题上,任何国家都没有嘲笑、鄙视其他国家的资格。恰如人们都应该也能够理性对待婴幼儿尿炕一样,这只不过就是生命个体在特定发展阶段的必然现象罢了。
     
      发达国家的今天,理应也必定会成为发展中国家的明天!除非,发展中国家拒绝发展。为什么殊途会同归?因为百川必归海!某些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对发达国家的发展模式的所有不服、不愤,不过就是“阿Q精神”的活写真罢了。光嘴硬,又有什么用呢?拒绝市场经济、拒绝财产私有、拒绝议会民主、拒绝开放党禁、拒绝三权分立、拒绝法治国家、拒绝思想解放、拒绝言论自由……那不就是白日做梦、痴心妄想——蚍蜉撼树、螳臂挡车吗?
     
      政治的本质就是利益分配!经济的本质就是创造财富!文化的本质就是拓展精神!
     
      弱肉强食,这不是主观意愿,而是生命法则!能够彻底放下物欲,那就已经不是人了,甚至已经不是生命了。
     
      先贤有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千年已逝,至今人类还是不折不扣的利益动物。
     
      人类精神文明发展的一个结果,有可能是克制、约束物欲。这一逆天的结果为什么会有可能出现呢?下面以我为例进行简单说明。愚以为:在精神的面前,物质是那么的平淡无奇、单调乏味。我当然不能够仅仅空谈大脑这一器官的进化意义,而是要表达真情实感和切身体验:对消化器官和生殖器官刺激所产生的快感,对我而言确确实实远不及精神活动所带来的享受。也许有人会嘲笑我是一个没有吃过、喝过、玩过、乐过的穷酸文人,根本就没有真正享受过穷奢极侈、糜烂腐朽生活所赐予的超级物质享受和物欲满足,因此也就根本没有资格去奢谈克制、约束物欲。我倒要反问: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样的人会过着穷奢极侈、糜烂腐朽的生活?恐怕非封建帝王莫属。民主共和国的国家元首(挂羊头、卖狗肉的国家除外),应该要收敛一些;富可敌国的超级富豪,恐怕也会有所顾忌;即使是君主立宪制国家的君王,可能也不敢如此嚣张。
     
      大清帝国(也可以说是中华帝国)的末代皇帝——溥仪(我饶有兴致的多次阅读他的名著——《我的前半生》,这似乎可以算是信史。尽管其在位时间仅有区区三年,但是,在公元1945年其作为战犯被捕之前,一直过着接近于帝王的物质生活长达三十余年),绝对可以算是吃过、喝过、玩过、乐过的人,物欲满足不可谓不充分。其结果呢?我不是说其政治生涯的结果,而是说其生活或生命的结果——终生不育、因健康问题而较早离世。
     
      我相信,一定会有无数的人艳羡溥仪前半生的生活,甚至不惜渴望重蹈他的覆辙。但是,我却绝对不会。唱高调,这谁不会呀。可是,象左明这样以如此的内容唱高调的人,恐怕不多。重要的是:左明不会从本文的写作中得到任何收益,反而会被世人所耻笑。
     
      如果玉皇大帝问我:小左(或者:小明),在紫禁城和国家图书馆之间,允许任意选择其一据为己有,你将如何决定呢?那么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我挖空心思、绞尽脑汁能够想到的人生的最大福利不是饕餮盛宴和美女如云,而是国家图书馆的自由阅览权(随心所欲入库阅览)。
     
      子曰: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实在是有失敬意,对此高论在下却不敢苟同。包括读书在内的各种方式的感知文明,仅仅是精神文明的低级阶段。知其然且知其所以然的人,仅仅属于知道分子。知道分子并不可耻,至少已经远远超越了海量的不知不觉者,只是还不足以可敬。只有不以之为然的人,才有可能是真正的知识分子。
     
      绝大多数的精神作品都属于重复——海量的重复之作,这可不能够算是创造精神文明。其实,这已经不是对精神文明的误解了,而恰恰是对精神文明的亵渎。几乎所有的重复都是被迫的,都是基于物质利益目的的、都是出于物质欲求考量的。没有谁心甘情愿去重复他人的精神作品,只有制度——丑陋、邪恶的制度才会允许并逼迫人们去重复他人的精神作品。今日中国的知道分子,动不动就炫耀自己的论文数量、专利数量。其实,炫耀者和世人都知道,那些东西的绝大部分不过就是垃圾罢了。只有愚蠢、弱智的领导才会制定出如此荒唐、可笑的政策。政治游戏的决定因素是武力而不是智力,是冷血而不是道德。
     
      思考,特别是思考他人之未思考、与众不同的思考,这才是精神文明的高级阶段。思考,既是手段,更是目的。思考,这就是人的本质的体现。
     
      创造精神文明的质量和数量,这才是我心中的成功标志。
     
      在参透人生意义、明了人生本质、领悟人生价值的前提下,淋漓尽致、无所羁绊的尽情挥洒、激情释放卓尔不群的卓越、卓著、卓异、卓绝智能的人,这,就是人类极品!!!这样的人生才是这个星球上最璀璨夺目、芳华绝代的无边风光、长久胜景!
     
      中华民族是被蒙蔽、被欺骗、被奴役、被压抑所造成的灾难最为深重的民族——被强权凌辱而民智不发育的民族——成王败寇、弱肉强食充分表现的民族——国民心理畸形变态的民族!这就是我的同胞今日的真实样态。
     
      其实,当今世界上的其他民族也好不到哪里去,即使是先进,程度也十分有限。以比较发达、文明的美国为例。美国的国家领导人在美国国民的支持下,居然还热衷于成为世界霸主、国际警察——与几千年前的中华早期国家(请遥想春秋五霸和战国七雄)不过就是一路货色,这就是这种国家目前的层次和境界。
     
      自然科学,其全部意义就是改变物质的存在方式和能量的实现形式。自然科学,也只是看上去很美——误以为很美!自然科学的终极作用就是加速人类灭绝的进程、促进人类灭绝的完成。
     
      人类就是一个飘飘欲仙的瘾君子,在极端享受——强烈感官刺激的过程中,化作一缕轻烟,随风逝去。
     
      过去和当今人类所从事的那些热热闹闹、轰轰烈烈的伟大事业,在我的眼中,简直就是小孩子撒尿和泥儿的把戏。我不应该也不可能下场出手——步入江湖、混迹社会——去蹚世俗社会的混水。恰如姚明不应该也不可能到幼儿园去与小朋友争胜负。但这却并不妨碍我把我的人生感悟传达给这个世界。
     
      近代以来,在人类文明的百花园里,以中国人的姓氏命名的人文科学、社会科学文明成果似乎并不很多。我非常愿意为此添砖加瓦,贡献绵薄之力。
     
      有感于著名的恩格尔系数(即在一定时间范围内,饮食开支占全部开支的比例),在此,我郑重提出——左氏系数,以此来表达我对人生真谛、人生意义进行思索的一种不尽完美的结果。
     
      其文字表达如下:
     
      左氏系数,是指思维活动时间占全部活动时间的比例。
     
      其模糊公式表达如下:
     
      左氏系数 = 思维活动时间÷全部活动时间。
     
      其精确公式表达如下:
     
      左氏系数 = 每日思维活动时间÷24小时。
     
      在此基础之上,还可以衍生出拓展左氏系数,拓展左氏系数又可以进一步细分为如下三个等级:
     
      低级拓展左氏系数 = 每日非营利思维活动时间÷24小时。
     
      中级拓展左氏系数 = 每日输出型、非营利思维活动时间÷24小时。
     
      高级拓展左氏系数 = 每日差异化、输出型、非营利思维活动时间÷24小时。
     
      说明、解释如下:
     
      1.数值的参考价值,应该是合理利用的
     
      这个精确的比值是某一天的情况。但是,一天的情况肯定远远不足以充分说明问题,因此,应该以一段较长时期的平均值作为判断依据。
     
      2.必要的名词解释,应该是不可省略的
     
      (1)思维活动。这明显是相对于非思维活动而言的。其实,人只要是处在清醒状态之下,就几乎不可能绝对没有思维活动,哪怕是在发呆。此处的思维活动,显然不是指那种在绝对意义上的头脑处在活动的状态,而是指有意识的以思维为核心表征的活动。思维活动的样态,可谓是林林总总、难以尽数,通常表现为那些主要依靠开动脑筋而开展的智力活动。
     
      (2)全部活动。就是指各种各样的活动,其中包括思维活动与非思维活动,当然也就包括无意识的睡眠活动。因此,每日全部活动时间就一定是——24小时。为什么要包括睡眠这样似乎毫无意义的活动在内呢?恰如为什么恩格尔系数的除数(请不要将除数误认为是被除数)是全部开支而不是全部收入一样,我当然也会有我的道理。每个人的每日非睡眠活动时间几乎肯定是长短不一的,这取决于其睡眠活动时间的长短不一。假设,某一个人的每日思维活动时间是8小时、每日睡眠活动时间是8小时,而另一个人的每日思维活动时间是8小时、每日睡眠活动时间是6小时,那么,此二人的左氏系数应该有所不同吗?愚以为:当然应该相同,而不应该不同。在左氏系数中,起到关键性甚至决定性作用的当然应该是思维活动的时间,而不是其他活动的时间,更不可能是睡眠活动的时间。因此也就当然不能因为包括睡眠活动时间在内的其他活动的时间的差异而改变了左氏系数的结果。于是,我认为除数应该是一个恒定的、公平的、无差别的常数。尽管,以24小时作为除数与以每日的非睡眠活动时间作为除数相比较,此二者之间的差异不一定会很大、甚至会很小,因为长期睡眠时间很短的人与长期睡眠时间很长的人,均属罕见的例外。但是,为了更加精确和合理,还是应该以24小时作为除数。
     
      一把尺子量天下,应该不会有什么争议的。
     
      (3)非营利。利益,是人类的第一枷锁!利益,使人迷失是非。所有的牟利活动,在本质上就已经不可能高尚了。一个“钱”字(即物质财富在一个人心目中的地位),即刻就可以判断出一个人的高低上下。
     
      凡是能够超越利益之人,就已经进化到一个新的物种了。请千万不要误解,我所谓的超越利益,不是指拥有了大量的物质财富从而充分满足了物质欲求,进而不再需要去追逐物质财富了,而是指根本就不把满足物质欲求作为人生目标去追求。
     
      超越利益之人,就是不以营利为目的的人。
     
      以营利为目的的人生,注定黯淡无光、必然无法高尚。
     
      不以营利为目的,主要是意愿问题。这一点绝对不是富贵之人专有的特权,几乎所有的高官、富豪和假冒知识分子应该都做不到,而至少贫贱如左明者,就可以做到。
     
      不差钱的人与差钱的人相比较,前者不把钱放在心上的可能性应该会明显比后者为大。不过,不把钱放在心上还远远不等于不以营利为目的。
     
      (4)输出型。输出,可以近似的认为是创造;输入,可以近似的认为是享用。写小说,应该被认为是思维输出;而看小说,则应该被认为是思维输入。富家子弟、贵家小姐,有可能会超越利益,但却未必能够输出思维。
     
      是否能够输出思维,主要是能力问题。
     
      (5)差异化。人云亦云,显然是同质化的表现;不同而鸣,当属差异化的表现。如果众人输出的思维几近一致的话,那么其价值也就可想而知了。
     
      是否能够实现差异化,主要是天赋问题。
     
      下面,让我们来对号入座、举例说明:
     
      1.左氏系数
     
      老舍先生笔下生动刻画的“骆驼祥子”,每日除了吃、喝、拉、撒、睡之外,就是出大力、流大汗去拉人力车。其思维活动的时间少之又少、几近于零。此类人群的主要活动就是维持自己及家人的生存——生命的延续。他们更像是人肉机器或人肉工具。他们的左氏系数相当之低。
     
      当代社会的体力劳动者,由于生产的机械化、自动化、智能化的程度不断提高的原因,不论是数量、还是比例,都有日趋下降的趋势。他们在工作之余,有一定的条件开展一些精神层面的休闲娱乐活动,因此,他们的左氏系数明显超过了前辈同行。
     
      当代社会的脑力劳动者,是典型的用智力活动换取利益回报的人群。他们的左氏系数相当之高。
     
      2.低级拓展左氏系数
     
      是否以营利为目的,是人生境界的分水岭。在现实生活中,营利性思维活动者,主要集中在就业群体,而非营利思维活动者,则主要集中在非就业群体。非就业群体的数量相当庞大,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群(例如:在校学习的学生)的低级拓展左氏系数还是很高的。
     
      3.中级拓展左氏系数
     
      感知文明,明显不同于创造文明。看电影、听音乐等等,这些都是输入型的思维活动。通过思维去享受文明,是一种高级的人生境界。在当今社会里,输入型、非营利思维活动者大量存在,而输出型、非营利思维活动者则明显很少。在通常情况下,在退休群体中的部分人士,中级拓展左氏系数有可能会较高。
     
      愚以为:输入型、非营利思维活动者的人生层次要高于输出型、营利性思维活动者的人生层次。
     
      4.高级拓展左氏系数
     
      愚以为:差异性,既是事物的本质,也是事物的存在理由。亦步亦趋、人云亦云,还是不难做到的。与人不同、甚至是与众不同,那才是至高价值的体现。
     
      什么样的人会具有较高的高级拓展左氏系数?左氏答曰:有正确的人生观念、有一定的物质基础、有时间、有能力进行高质量思维活动之人。
     
      综上,左氏系数这个比值越高,人生质量、人生境界也就越高;反之,这个比值越低,人生质量、人生境界也就越低。处于更高级别的拓展左氏系数的比值越高,人生质量、人生境界也就越高;反之,处于更低级别的拓展左氏系数的比值越低,人生质量、人生境界也就越低。
     
      结论:左氏系数和拓展左氏系数与人生质量、人生境界是正相关关系。
     
      也许,聪慧、敏感的读者现在已经看出来了:所谓的左氏系数和拓展左氏系数,其实根本就是根据左明自己的实际、实践情况而设计出来的。
     
      这就是左明贡献给这个世界的圆满标准式、人生方程式!!!恩格尔系数,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生活质量,而左氏系数和拓展左氏系数的结果则是人生质量、人生境界的体现。此二者根本就不在同一个档次,远远不可同日而语。
     
      披露一下:本人在最近二十年以来的高级拓展左氏系数平均大约为——零点二五。在此之前的三十年里,我的高级拓展左氏系数低的可怜——几乎为零。
     
      高级拓展左氏系数为零点五,这很有可能是现实最高值。如果再高的话,则有可能会危及生命健康,这样的数值不可能长期保持。
     
      高级拓展左氏系数为零点三三(无限循环小数),这已经是相当高的数值了。能够长期达到这一标准的人,应该属凤毛麟角。
     
      高级拓展左氏系数为零点二五(即本人近二十年的平均实测数值),应该可以算是比较合理的较高数值。切记:细水长流。切忌:一曝十寒。如果一个人能够在五十年里保持这一数值,那就已经相当可观和惊人了!
     
      不嫉妒古人,不羡慕来者,我的人生境界已经达到了整个人类历史(自然包括过去时、现在时和未来时)的巅峰、实现了人类进化的极致。
     
      我所置身的社会很可能不是人类历史最美好的发展阶段,然而,我所追求的人生目标却完全有可能是人类的至高境界。
     
      未来的人们,你们还好吗?希望你们能够看到我的文字,希望你们能够超越左明的人生境界。
     
      什么情况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能够抛却功利把自然赐予的思维功能发挥到极限的那种状态。
     
      科学追真、艺术逐美。追真、逐美之人,未必有善德。
     
      自然科学,改造世界;人文科学,作用人心。
     
      如果人类不改变自身,而只是去改变客观世界,那么人类并不能因此而真正进步、进化。人类自身的改变,主要不是指身体,而是指灵魂;主要不是指智商、情商,而是指人生态度、人生意义。
     
      人类最大的邪恶是强迫,最大的不幸是被迫。
     
      全社会在整体意义上是肮脏的、丑恶的——这只是表现;全人类的绝大多数成员是缺德的、少才的——这才是原因。
     
      思想,应该是绝对自由的;行为,应该是相对不自由的。
     
      智慧可以分享——影响未来、改变群体的命运;力量只能独占——作用现实、改变个体的命运。
     
      左明,是一个身在现实、心系未来之人。
     
      可以看出:本文的题目应该改为——《来自未来,写给现实》。
     
      2019-04-07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后记:
     
      本文的核心观点,其实早在三十年前(二十岁的我正在学校里读书),就已经萌芽于我的头脑之中了。经过这三十年岁月的洗礼、打磨之后,思维的毛坯房,终于变成了精神的精装屋。关于左氏系数和拓展左氏系数,倒是近几年的思维产物。
     
      文字,是思维的羁绊吗?思维,需为文字所累吗?
     
      面对阻遏不住的流逝时光,我也难免不胜感慨:岁月既带走了一些东西,岁月又给予了一些东西。
     
      每一个人的表现,都必定要受制于其能力。
     
      每一个人的能力,都是来自于上天的恩赐。
     
      子曰:五十而知天命。
     
      这一点,圣人也许可以做到,但远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终其一生而不知天命之人,大有人在、不计其数。
     
      今天,我也终于走到并站在了五十岁的门槛上。
     
      我知天命乎?到底什么是天命呢?
     
      本文就是本人对这一问题的思维结果。
     
      谨以此文敬献给左明的五十岁生日!这就是左氏独特的庆生(六十岁之后改为庆寿)方式。
     
      谨以此文敬献给所有能够感知本文意境而未必赞同本文结论的现世以及来世的人们!
     
      在此,本人郑重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强烈建议:将本文列为全世界所有国家所有在校或者不在校青年的推荐阅读文献。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58)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