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致YMD同学
发布时间:2018/6/24 14:26:46 作者:左明 点击率[212]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无

    【学科类别】法律教育

    【写作时间】2018年


    YMD同学:
     
      你好!
     
      非常抱歉!未能及时回信,深感不安!
     
      你记得不错,我的大学本科(1988—1992)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
     
      为了满足你的好奇,我愿意重温一下我的大学生活的一些点滴和片段。
     
      我在高年级时的每一个学习日(即工作日,每周六天)是这样度过的:
     
      早晨,通常不会起床很早(只有在低年级时的一个很短时期会早起到操场去晨练),往往是同寝室的同学们(每个寝室住八个人)大都已经出门了,我才睁开眼,这时大约已经七点半了。
     
      我并不急于起床,而是会先在床上进行“晨练”——用脚勾住一端床栏(上下铺——铁架床)作屈膝仰卧起坐,一般会连续作一百多次,最多能达到两百次。
     
      然后,是如厕、洗漱。
     
      之后,整理好书包,从容不迫的撞门(即锁门,我通常是最后一个出门的人)。
     
      又后,优哉游哉的来到食堂,此时大约已经八点了,就餐的人已经不多了,我可以很舒畅的享用一顿俭朴的早餐。
     
      再后,就会直奔“主题”——步入我心中的圣殿——图书馆。
     
      我当然不会去教室、当然不会去上课!逃课,已经是常态、是主旋律了。我的理由充分且正当:没有必要去上课——我在课堂上的收获明显小于我在自学中的收获。我斥巨资(相对于我当时的经济状况而言)购买了所有课程的全国统编教材(其实任课教师并没有做出强制性要求),并且无一例外的逐一精读一遍(最让我刻骨铭心的一门课是——法医学。在该教材正文之前附有大量的彩色图片,内容我不说,大家也是能够想象出来的。我生性胆小,只好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人流涌动的时间和地点,我才敢逐一正视)。如此投入的时间总量很大,但依然明显少于总的课堂授课时间。二者相差的剩余时间,就是我赚到的时间。
     
      当时给我们授课的教师绝大多数都是少壮派——未来的法学精英、名家。客观而言,他们总体的授课水平真的是相当不错——当属上乘!我也确实从中收获很多启发和教益。我从授课教师们的身上学到的更本质、更持久的东西,不是他们华丽的言辞或精辟的结论,而是他们为人的原则或治学的态度。我由衷的感谢所有为我授课的恩师们!!!
     
      但是,我依然执拗的认为:听课的效率不够高——不如自学更高。不可否认:授课的内容与教材的内容,相差不大。授课的过程基本就是信息复述的过程。
     
      我必须感谢当时的学校!没有建立过于苛刻的考勤制度。我必须感谢所有的任课教师!没有用不仁道的点名办法来约束我。谢天谢地,我是那个时代的幸运儿。
     
      感谢中国人民大学的图书馆!为我提供了相当丰富、饱满的精神食粮。
     
      在图书馆或自习室里,除了阅读教材和英语(纯粹就是为了应付考试——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英语学习是我内心最大的痛!我几乎把将近一半的学习时间都“奉献”给了英语。但是,结果却是:水泥地上种庄稼——收成少的可怜。嗨!真是苦不堪言!)之外,就是随心所欲、无拘无束的自由阅读时间。
     
      自然科学书籍被我直接过滤掉了。事后反思:这显然不是明智之举,至少也应该蜻蜓点水般有所顾及。
     
      文学书籍极少涉猎,因为我实在是花不起那么多的时间。法学书籍很少接触,因为我实在不认为能够从中获得收益。
     
      我的阅读兴趣主要集中于历史和哲学。前者相对容易理解(事后想来,其实也只是不求甚解、一知半解),而后者则明显不易读懂。有一段时间我的阅读体验相当痛苦:经常是大把大把的时间悄悄流逝了,而我却在茫然翻书之际麻木不仁、毫无感应——根本就没有读懂、没有读进去。后来,我不再苛求、难为自己了,读不懂的书,干脆就不读了。我就是在此期间开始发现并关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作为一个眼界十分狭窄、思维相当局限的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而言,这无疑是一座座高不可及的山峰。
     
      莫大的遗憾:过晚、过迟才开始发现经济学书籍的价值。由于认识的局限性,我一直没有推开经济学大门的意识。还是同寝室同学借阅的一本书(即萨缪尔森的《经济学》)给了我当头棒喝——原来这个世界还有如此绚丽多彩的一种视觉维度。只可惜:来不及了,已经没有时间去享用经济学大餐了。
     
      基本结论:开卷有益。在允许、可能的条件下,还是应该尽可能多的广泛涉猎各种学科、门类的各样资讯。
     
      只有先知道了一些什么,才有可能去思考一些什么。
     
      面对知识的海洋,我们是那么的渺小。比较合理的策略:先广泛涉猎,再精深研究。
     
      一个能够自我学习之人,必将无敌于天下。
     
      中午,在避开高峰时段之后,再去食堂就餐。吃完饭后,并不回寝室休息,而是直接杀回图书馆或自习室。有时也会把饭带到图书馆或自习室去吃,偶尔也会趴在桌子上小憩一会儿。
     
      下午,继续上午的活动。
     
      傍晚,我会主动停下阅读的脚步,来到图书馆旁边的一小块空地上——那里有几种简单、简陋的健身器械。出于塑身目的的力量锻炼(也可美其名曰——健美。其实还真不能说是健美训练,因为健美运动的本质是——超负荷与超补偿,而我当时的饮食状况恐怕就连平均的营养标准都还达不到),是我那时的一项重要爱好。有时也会去操场慢跑。每天大约活动一个多小时。大学几年,我的身体机能和形态,均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和改善。
     
      在支付能力范围内,正确的饮食观,是一个人成熟、理性的重要标志。
     
      一个成年男子,如果从来没有健美运动的经历,真乃人生一大遗憾。
     
      晚餐,同样也会避开高峰时段,尽管已经没有什么好的饭菜了。我一贯不追求好的饭菜。
     
      我的饮食开销之低,极有可能在全校范围内也是名列前茅的。
     
      晚间,当然又会回到图书馆或自习室(这个时段去图书馆的同学明显增加,很有可能找不到座位)。继续永无休止的阅读活动。
     
      大约在二十二点左右,清场铃声强迫我打断了学习进程。
     
      此时,终于可以返回寝室了。朝出夜归,我很有可能也是最后一个回到寝室的人。在二十三点熄灯之前,这是我与同学们(不限于本寝室、本专业同学,但仅限于同性别同学)休闲娱乐的时间。最主要的游戏项目是下棋。
     
      囿于自身条件,谈恋爱(那个时候,两个人可能也就仅限于“谈”的关系吧),虽心向往之,但却与我无缘。
     
      通常在熄灯之后,还会有一段时间的卧谈会。
     
      以上就是我大学时代具有典型性、代表性的一日常规。
     
      综合以上,不难看出:我是刻意自求孤单寂寞、回避纷繁世界那种类型的人。
     
      如何安排自己的大学时间?这显然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你的时间,你做主。跟着感觉走,对错无所谓。
     
      人们只能按照自己所能够理解的人生去安排自己的时间。别人的多姿多彩,对自己很可能只是水中望月。
     
      关于内心平静。
     
      不仅是你,我也自认为我是内心平静之人。尽管间或也会有焦虑和不安。
     
      内心平静,也许是修炼、历练的结果,也许是自悟、自省的结果,也许是看轻、看淡的结果。
     
      在经历过相当长时间的抓狂、纠结之后,我已经可以放下、舍弃很多、很多。
     
      请不要误会:我并不是学会了克制与压抑,而是我慢慢的知道了自己的最爱到底是什么。
     
      爱我所爱,心无旁骛。这可能就是内心平静的原因所在。
     
      愚以为:你其实并不是在羡慕我,而只是在认同我。换言之:在某些问题上,我们是志同道合的。
     
      “像您这样饱读诗书、知识文化都很丰富的老师”,你实在是过誉了。其实,我一直都不追求成为“硬盘大师”——学富五车、学贯中西,我甚至惧怕成为一个知道分子。
     
      我羡慕、钦敬的是:有广度、有深度的思想者。思想的价值远远在知识的价值之上。
     
      每个人都有两个世界——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每个人都会努力去追求圆满属于自己的世界。每个人的能力、能量都是有限的,每个人的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格局、容量也都是有限的。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两个世界不可能均实现圆满,最佳结果:两个世界的实现程度之和能够达到一个世界的圆满。最常见的结果是:要么物质世界更丰富一些,要么精神世界更充实一些。全部圆满一个世界而空虚另一个世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也是极难做到的。
     
      我就是一朵奇葩,我的追求就是:尽可能去圆满精神世界,同时也就必然会尽可能去空虚物质世界。
     
      我的人生信条就是:思想丰富,生活简单。
     
      内心平静与精神追求相匹配,而与物质追求则不契合。
     
      非常愿意与你聊天。
     
      祝端午节快乐!
     
      祝安好!
     
      左  明
     
      2018-06-18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212)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