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我与城北徐公孰美?——改写《邹忌讽齐王纳谏》
发布时间:2016/7/18 15:01:37 作者:左明 点击率[341]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徐公;纳谏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6年


        东亚某国某省某领导人,身材魁梧、气宇轩昂。自我感觉一向相当良好。

        有一天,该领导人问该省国家公职人员:我与其他省的领导人相比较,谁更高明?该省全体国家公职人员都说:当然是您更高明了!其他省的领导人怎么能够跟您比呢?

        其实,其他省的领导人资历更深、成绩更卓著。

        该领导人不相信自己比其他省的领导人更高明,于是就又问该省官方(或曰:体制内,本质是:国库开支薪金)理论工作者:我与其他省的领导人相比较,谁更高明?该省全体官方理论工作者都说:其他省的领导人怎么能够与您相提并论呢?

        第二天,该省的私有工商业者来拜访,宾主相坐而谈,该领导人问客人:我与其他省的领导人相比较,谁更高明?该省的私有工商业者说:其他省的领导人不如您高明。

        第三天,其他省的领导人来拜访,该领导人仔细的观察、打量,感觉自己不如其他省的领导人高明。客人走后,该领导人认真反思,更是觉得自己与其他省的领导人相差甚远。

        该领导人晚上睡觉时想起这件事,自省自悟后自言自语:全省国家公职人员都说我更高明,是因为偏爱我;全省官方理论工作者都说我更高明,是因为害怕我;本省的私有工商业者说我更高明,是因为有事想要求助于我。

        顿悟之后,该领导人立即去拜见该国国家元首,发自肺腑的说:我的确知道自己不如其他省的领导人更高明。可是我省的国家公职人员偏爱我,我省的官方理论工作者害怕我,我省的私有工商业者想有求于我,所以他们都认为我比其他省的领导人更高明。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您君临天下、掌控全局,全国的公职人员没有谁不偏爱您,全国的官方理论工作者没有谁不害怕您,普天之下的百姓没有谁不有求于您。由此看来,您受蒙蔽已经很久、很深了!

        该国国家元首说:说的好!于是下令:全体国民——所有的官员、学者、工商业者以及各界百姓,凡是能够当面指责我的过错的人,给予上等奖赏;凡是能够上书直言劝我的人,给予中等奖赏;凡是能够在公共场所议论国是,并使我听到的人,给予下等奖赏;凡是能够在互联网上议论国是,即使是我听不到的人,我也会内心崇敬并在心里嘉许。

        命令刚下达,许多官员、学者、工商业者、百姓都来进谏,接待的办公场所像集市一样,接收民意的电子邮箱也爆满;几个月以后,还不时的有人来进谏;满一年以后,即使有人想进谏,也没有什么可进谏的事了。

        美、英、法、德、日等国听说了这件事,都到该国来拜会该国家元首。

        这就是所说的在治理上超越别国。

        2016.7.16.于幸福艺居寓所

        后记:

        其实,本人的初衷是想撰写《逆耳之异见》一文,希望以议论的方式比较充分的阐明自己的观点。可以想象:那一定是一件十分艰巨的工作。于是暗想:与其费力不一定讨好,还不如投机取巧——借力使力,直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发声。

        讲故事,这很简单;说道理,却很复杂。但是,如果结论明确的话,那么无论讲故事还是说道理,就都不那么重要了。推导出未知结论的论证很重要,解释说明已知结论的论述就不那么重要了。

        《逆耳之异见》,顾名思义,其主旨相当清晰、明确。至于文章的表达是否足够华丽、精彩,其实并不重要。相比之下:文章的作者是否足够智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文章的读者是否足够智慧。足够智慧的读者,即使是不阅读该文,其实自己也应该能够想到。想到还要做到,就更加难能可贵了。

        发表、阐明异见之人的智慧并不重要,看待、对待异见之人的贤明才更重要。今日中国,也许并不缺少发表高明异见的智慧,只是缺少正确对待异见的贤明。

        邹忌是智慧的,齐威王是贤明的。其实,邹忌本人并不是发表异见之人,而只是发现并教育人们应该如何正确对待异见的高超之人。没错,应该好好虚心接受教育的恰恰不是发表异见之人,而是听取异见之人。

        异见,不是异动,更不是谋反。异见,必然是公开的;而谋反,则必定是秘密的。异见对执政者而言,有百利而无一害——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惧怕异见,是心虚的表现;打压异见,是邪恶的彰显。不许别人说自己邪恶,自己就不邪恶了吗?堵得了本国人的嘴,但却堵不了别国人的嘴。封得了人的口,但却灭不了人的心。执政者的智商和情商,真的都很重要。

        提醒世人:一个国家的执政者不是可以轻易取代的,取代者要么获得足够的民意,要么拥有足够的实力。

        执政者大可不必因为异见的存在而惶惶不可终日。异见是理性和智慧,而不是指责和谩骂,所有的异见最终都是由执政者自己选择取舍的。

        请想一想:即使是道出邹忌不如城北徐公更美的实情,他的妻妾不是还会照常和他在一起生活吗?说出夫君不美与妻子红杏出墙,远远不可同日而语。不想也不让别人说实话、讲真话,这样的社会能够和谐吗?

        本文不是异见,而只是常识。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教师。

0
分享到:
阅读(341)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