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答复《祁县华誉纤维厂诉祁县人民政府行政赔偿案》当事人
发布时间:2014/3/11 20:51:01 作者:左明 点击率[86]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答复;行政赔偿;当事人

    【学科类别】行政法学

    【写作时间】2014年


      陈玉花女士(祁县华誉纤维厂投资人):
     
      您好!
     
      来信和所附案件材料,均收悉。
     
      感谢您对我的认可和信任!
     
      需要说明的是:我不是教授,而是讲师。
     
      您说的很对:中立者才能发表中肯的见解。我不是您的委托代理人,请允许我以旁观者的身份,对您提供的材料逐一阐述一下一孔之见(以材料形成时间的先后为序):
     
      一、祁县发展计划局文件《关于晓义村新建祁县华誉纤维厂的批复》祁计字(2003)第90号(2003年8月12日)
     
      该批复的直接相对人是:祁县晓义村委(针对其之前提出的请示),而不是您本人(或祁县华誉纤维厂)。该批复是进行其他行政许可申请的前置程序。
     
      二、祁县人民政府文件《关于对晓义华宇纤维厂等3户企业实行关停的通知》祁政发(2005)64号(2005年11月15日)
     
      该通知严重违法:1、“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开展整治违法排污企业保障群众健康环保专项行动的通知》(国发办〔2005〕34号)及省、市有关精神”,不是也不能成为县政府对外作出行政行为的依据(最多也就是可以对内发号施令)。注意:是依法行政,而不是依命令行政!2、某个(或某些)企业是否“严重违反环保法的有关规定”以及是否有“违法行为”,依法作出这一判断的主体是法定的,而不是随便一个什么单位或个人就可以轻率下结论的(即使下结论也是无效的)。注意:县政府肯定不是判断企业违反环保法的法定主体!3、决定对企业“实施关停”(相当于行政处罚中的“责令停产停业”或“吊销营业执照”),是极其严肃的法律行为,必须严格依法作出,而绝对不允许是依据什么“经县政府研究”这样的屁话!4、要求“企业接到本通知后3日内自行拆除生产设施”,这就更是在胡言乱语说梦话,谁赋予县政府这样的权力?县政府凭什么胆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县政府公然将依法行政这一最基本的法治原则抛在脑后,满脑子里只剩下:依长官意志行政、依自己意志行政!老子横行天下,想咋样就咋样!
     
      由于时过境迁,该《通知》未能被提起行政诉讼,但是经过分析,可以肯定:违法无疑。
     
      三、山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文件《山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发省发展改革委〈山西省产业投资指导目录(2006年本)〉的通知》晋政办发(2006)1号(2006年1月6日)
     
      该《通知》所指的省发展改革委组织制定的《山西省产业投资指导目录(2006年本)》,因制定者的级别很低(厅局级),因此肯定不属于行政立法范畴(制定者至少要在副省部级以上)。那么,在学理上,该《目录》能否被称为“其他规范性文件”?也大可疑问。理由:该《目录》中出现的“指导”、“引导”等字样,就足以说明制定该《目录》是一种行政指导行为,而可以肯定的是:行政指导是一种不具有法律效力的事实行为。基于此,该《通知》所言“请认真贯彻执行”,是于理不通的。
     
      四、祁县环保专项行动领导组办公室《通知》(2007年5月24日)
     
      该《通知》十分滑稽可笑:1、作出者居然是“祁县环保专项行动领导组办公室”,这显然是一个“非法”组织的内设机构。祁县环保专项行动领导组的设立肯定没有组织法的依据,肯定不具有法人资格,肯定没有任何法定职权。因此,也就肯定不能对外发号施令!2、“根据国家、省、市、县有关开展环保专项行动的方案精神”,又开始云山雾罩、拉大旗作虎皮,不谈法律,只谈“精神”,并且仅仅依据“精神”,就可以判断企业是否违法,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3、不符合政策不等于违法,不要用法律手段来解决政策问题;4、悍然“责令”企业如何如何,但是却根本就没有行为法上的任何依据;5、该《通知》的对象也是错误的,应该是华誉纤维厂,而不是什么“继忠二硫化碳厂”。虽然在当地、在民间,这两个名称可能是通用的(注:杨继忠是华誉纤维厂厂长陈玉花的丈夫,纤维厂的主要产品就是二硫化碳),但是在学理上,这就属于执法对象的错误,是典型的违法行为。这也足以说明,该《通知》是很随意的、极其不严肃的。
     
      更搞笑的是:2005年11月15日祁县人民政府已经要求“企业接到本通知后3日内自行拆除生产设施”,而时隔一年半以后,祁县环保专项行动领导组办公室又再次责令“自行拆除生产设施”。这不明摆着就是说:县政府说的话相当于放屁!
     
      结论:违法无疑。
     
      五、祁县人民政府文件《关于对2007年第一批环境污染严重企业及设施实施末尾淘汰的通知》祁政发(2007)20号(2007年5月25日)
     
      该《通知》存在如下问题:1、建立环境污染末尾淘汰制度,依据何在?2、“省市环保专项行动实施方案”和“国家产业政策”,肯定不是实施末尾淘汰的法律依据!3、“经研究”,不是作出行政法律行为的依据;4、吊销营业执照的合法主体肯定应该是工商局,而工商局作出吊销营业执照处罚,必须要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5、要想强制拆除违法企业生产设施,除了要依法作出拆除决定之外,还必须要由合法的机关严格依法执行。法律授权行政机关自行强制执行的,行政机关可以自己强制执行;否则,行政机关只能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6、县政府无权在《通知》中要求“被末尾淘汰的企业要按规定时限自行关闭或淘汰污染设施”,因为这根本就不在县政府的职权范围之内;7、“对不能如期完成环境污染末尾淘汰任务,随意放宽关闭淘汰标准,不执行停水停电、吊销证照命令,弄虚作假,包庇、放纵违法行为的部门和企业”,请问:如果说部门还可以这样做的话,那么企业怎么可能做到不执行停水停电、吊销证照命令,包庇、放纵违法行为呢?这可真是笑破肚皮。
     
      结论:违法无疑。
     
      六、山西省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08)晋中中法行初字第8号(2008年10月8日)
     
      1、祁县人民政府文件《关于对2007年第一批环境污染严重企业及设施实施末尾淘汰的通知》祁政发(2007)20号,在严格意义上,这一《通知》不能算是对华誉纤维厂的行政处罚,该《通知》也不具有行政处罚的效力。
     
      2、堂堂一个中级法院,在判决书中多次出现语句不通、丢字少字的现象,实不应该。
     
      3、被告并非“适用法律错误”,而是根本就没有适用任何法律。
     
      4、因为该《通知》并非真正的行政处罚,因此也就无需举行听证。
     
      5、“没有科学的鉴定结论,没有科学的监测数据”,不应“属失职行为”,而是属于事实不清。如果被告涉及行政不作为的话,应该另行起诉。
     
      6、被告认为原告“污染严重”,应该有具体明确的事实作为证据来支撑这一结论。
     
      7、该《通知》显然不是像被告所言是“政策性的规定”(学术称谓:抽象行政行为),而是典型的具体行政行为(对象特定,且不可反复适用)。至于是否可以对其提起行政诉讼,倒是可以进一步探讨。客观而言,该《通知》并未直接作用于原告,仅仅是一种——示威,吓唬人而已。真正的行政处罚(例如,吊销企业营业执照,要由工商局作出并送达处罚决定书),还没有出现呢。
     
      综上,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虽然存在很多细节问题,但审理结果基本正确。祁县环保专项行动领导组办公室《通知》(2007年5月24日)和祁县人民政府文件《关于对2007年第一批环境污染严重企业及设施实施末尾淘汰的通知》祁政发(2007)20号(2007年5月25日),既没有事实证据,也没有法律依据,因此违法无疑!判决撤销,结论正确。
     
      七、祁县人民政府《撤诉申请书》(2009年2月4日)
     
      居然没有抬头,十分可笑!
     
      其中提到“现申请人(即县政府)已与对方当事人祁县华誉纤维厂就此事协调好解决途径,无诉讼之必要”,结合后附的双方达成的协议来看,有些不协调。协议的内容是双方服判,县政府撤诉后,华誉纤维厂依法申请国家赔偿。这与县政府撤诉之间没有任何关联关系。
     
      但这种不和谐无关紧要,可以忽略。
     
      八、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09)晋行终字第3号(2009年3月7日)
     
      没有问题。
     
      九、祁县工商行政管理局《祁县华誉纤维厂工商登记情况》(2009年7月21日)
     
      仅仅是不予年检,而未作出吊销营业执照的行政处罚。
     
      十、祁县安监局《情况说明》(2009年7月23日)
     
      应该后附华誉纤维厂与山西瑞翔安全生产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签订的安全评价合同。
     
      十一、祁县国土资源局《关于祁县华誉纤维厂占地情况说明》(2009年7月29日)
     
      华誉纤维厂早在2003年10月8日就向祁县国土资源局提交了申请办理土地使用手续,并进入运作程序。
     
      十二、山西省祁县人民法院《行政赔偿判决书》(2009)祁行初字第9号(2010年5月20日)
     
      本判决书是针对原告于2009年11月19日提起的行政赔偿诉讼。而此次起诉,是原告对于2009年5月13日提起的行政赔偿诉讼的补充诉讼,主要原因是:提出加重损失和遗漏损失的诉讼请求。既然法院已经决定将两次起诉的案件进行合并审理并制作了山西省祁县人民法院《行政赔偿判决书》(2009)祁行初字第1-1号,因此,再单独制作本判决书,实属多余。
     
      十三、山西省祁县人民法院《行政赔偿判决书》(2009)祁行初字第1-1号(2010年5月20日)
     
      参见我的案例评析文章。
     
      十四、山西省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赔偿判决书》(2010)晋中中法行终字第41号(2010年9月20日)
     
      参见我的案例评析文章。
     
      十五、山西省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赔偿判决书》(2010)晋中中法行终字第42号(2010年9月20日)
     
      参见我的案例评析文章。
     
      十六、山西省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2011)晋中中法行申字第5号(2011年6月29日)
     
      关于二硫化碳的生产销售问题,当属遁词。
     
      十七、山西省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2011)晋中中法行申字第6号(2011年6月29日)
     
      同上。
     
      十八、山西省祁县华誉纤维厂《请求》(2011年8月6日)
     
      “公报与事实不符”,请您具体指出来。
     
      十九、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申诉通知书》(2012)晋行复字第5号(2012年4月5日)
     
      又拿二硫化碳说事儿。
     
      二十、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申诉通知书》(2012)晋行复字第6号(2012年4月5日)
     
      同上。
     
      二十一、山西省祁县华誉纤维厂《再审申请书》(2012年4月25日)
     
      有关问题还可以说的再透彻一些。
     
      二十二、山西省祁县华誉纤维厂《再审申请书》(2012年4月25日)
     
      同上。
     
      二十三、祁县华誉纤维厂《申诉书》(2013年11月2日)
     
      “我厂多次向县委、政府反映”,可有书面材料?
     
      本案为什么会有公审大会?
     
      这次写得比较好。
     
      二十四、祁县华誉纤维厂《复核申请》(2013年11月14日)
     
      县政府决定对华誉纤维厂实施征收,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看来,县政府想收兵,想了断此事,想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您目前的态度是什么?继续通过司法途径(例如:由最高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提审)解决,还是另谋它途(例如:上访)?还是:不再纠缠、草草了事?
     
      下面谈一下我对本案的基本看法:
     
      本案的核心问题就是:华誉纤维厂受到损害的,到底是不法利益,还是合法利益?本案刊登于《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其中的裁判摘要有这样的表述:“获得国家赔偿的前提是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如果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受到的损害是不法利益,即使是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国家也不承担赔偿责任”。这就是本案胜负的关键所在。
     
      此外,在一审中,祁县法院认为:“相关设备设施均是原告自行拆除并处理,未直接对原告企业的财产造成损坏,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针对的是原告的生产经营权和收益权。”这一观点实在滑稽可笑,根本就是强词夺理,实在不值得一驳,而且在后来的二审以及驳回再审和驳回申诉的过程中,晋中市中院和山西省高院均未再提及。
     
      枝节问题是:具体的赔偿数额(此次暂不讨论)。
     
      站在贵厂的立场上来看,华誉纤维厂的合法性是有下列事实和理由来支撑的:
     
      1、我厂在2003年立项之时,就是符合国家鼓励产业的清洁型项目(最好能有相关书证),属于祁县招商引资优惠政策企业(最好能有相关书证)。
     
      2、我厂前期投资巨大。占地10余亩(最好能有相关书证,例如租赁合同),建筑面积1000余平方米,固定资产投资130万元(最好能有相关书证,例如施工合同),流动资金68万元(最好能有相关书证,例如验资报告)。
     
      3、我厂主要产品为二硫化碳及化工产品。这是在祁县发展计划局文件《关于晓义村新建祁县华誉纤维厂的批复》祁计字(2003)第90号(2003年8月12日)上,白纸黑字明确记载的。也就是说,我厂生产二硫化碳,在一开始就是大大方方、坦然公开的,丝毫也不存在偷偷摸摸、偷梁换柱的嫌疑。
     
      4、我厂生产二硫化碳的事实一直持续,县政府及其所属工作部门(包括工商局、环保局等等)都是十分清楚的(证据1、祁县环保专项行动领导组办公室《通知》,该《通知》抬头为:祁县东观镇晓义村继忠二硫化碳厂;证据2,祁县人民政府文件《关于对2007年第一批环境污染严重企业及设施实施末尾淘汰的通知》祁政发(2007)20号,在该《通知》附件载明的末尾淘汰企业名单中,第49位是:晓义二硫化碳厂),从未被告知属于违法经营,也从未因此被依法查处过。因此,山西省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赔偿判决书》(2010)晋中中法行终字第41、42号认为:我厂“以生产化学纤维材料为名,实际生产危险化学品二硫化碳”,属于事实认定错误。该《判决书》又认为:我厂“要求赔偿的生产二硫化碳的设备、存货等直接损失与其核准登记的生产销售化学纤维产品无关,因而也不能认定为上诉人祁县华誉纤维厂的损失”,就更是对相关专业知识的无知的表现,恰恰是由于二硫化碳属于化学纤维制造业范围,工商局才根据我厂生产二硫化碳的事实依法核准我厂的经营范围是:生产销售化纤纤维材料。
     
      5、县政府做出祁县人民政府文件《关于对晓义华宇纤维厂等3户企业实行关停的通知》祁政发(2005)64号(2005年11月15日),先不谈其是否违法(后被两审法院确认违法,并被撤销),仅就其动机就大可疑问。铁的事实:该《通知》作出后长达一年半有余,县政府从来也没有认真执行过,完全拿自己的决定当儿戏!不执行自己做出的已经生效的行政决定,这本身就是对法律的亵渎!于是人们自然就会联想:作出该行为的动机是什么?
     
      恰恰是由于县政府的这一违法行为,致使其所属多个工作部门对我厂的多项正常行政许可申请一概停止办理(证据有:1、祁县工商行政管理局《祁县华誉纤维厂工商登记情况》;2、祁县安监局《情况说明》;3、祁县国土资源局《关于祁县华誉纤维厂占地情况说明》)。
     
      6、我厂从立项审批之后,就积极开始办理各项行政许可事务,已经依法取得了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国税和地税)。
     
      我厂从来都是在阳光下开展经营活动,没有任何的隐瞒、作假、虚报,积极参加企业年检,主动上交各项税费,与从事非法活动的黑心工厂绝对有天渊之别!
     
      7、我厂被多次非法“枪毙”,所有的理由都是站不住脚的。而且县政府历次非法关闭我厂的理由,都不是因为我厂尚未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从来就不曾因为我厂尚未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就认定我厂是非法企业、从事的是非法经营活动。
     
      8、我们承认,我厂至今尚未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但是,这绝对不是我厂故意规避法律所致。
     
      《安全生产许可证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锚点”
     
      事实证明:1、我厂属于本条例施行前已经进行生产的企业。分明是我厂生产在先,该条例实施在后,因此,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申诉通知书》(2012)晋行复字第5、6号认为:“你厂应该及时通过正当途径解决,而不能以此为由先行生产”,这一结论是不能成立的;2、我厂一直在积极主动申请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并未逾期,符合该条例要求(证据:祁县安监局《情况说明》);3、也不属于经审查不符合本条例规定的安全生产条件的情况,我厂的申请从未被驳回过。因此,我厂虽未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但责任完全不在我方,既不是逾期不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也不是经审查不符合本条例规定的安全生产条件。结论就是:我厂根本就没有违反该条例的规定。
     
      而且在事实上,我厂也完全能够达到取得该许可证应该达到的各项形式条件和实质条件:1、我厂产品符合国家标准,有祁县质量技术监督检验测试所的检验证明(最好能有相关书证);2、我厂投资人陈玉花于2004年7月参加了省安监局举办的危险化学品生产经营单位主要负责人安全资格培训,并取得了资格证书(证据:山西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安全资格证书》);3、于2005年11月1日与山西瑞翔安全生产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签订安全评价合同(应提供合同作为证据)。
     
      必须把我厂与那些无视国家法律、拒绝办理许可、擅自开工生产、隐瞒真实情况的非法黑工厂截然区别开来!
     
      9、作为一个没有违法动机和理由,在实质上具备相关资质条件要求的企业,不能仅凭非因自身原因未能获取有关许可证书为由,就简单、机械认定我厂是非法企业、从事非法经营、获取非法利益。任何一个正常的理智之人,都不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武断、粗暴的得出上述结论。作为一个投资巨大,打算长期经营的企业而言,我们善良的信赖利益应该得到尊重和保护。在中国大陆投资兴办企业,应该有一个良好的政策、法律投资环境,各国家机关应该本着服务的态度忠实的执行相关法律。我们的态度是友好的、真诚的,我们的行动是积极的、配合的,我们愿意通过自身努力去达到中国法律对我们的各项要求,而且绝对付诸实践,用实际行动去办理各项行政许可事项,并怀着美好的心情去期待完满的结果。该做的,我们都按照要求去做了,我们绝对是大大的良民!一个国家、政府如果不保护这样的守法者,真的是天理不容!
     
      综上,山西省祁县人民法院《行政赔偿判决书》(2009)祁行初字第9号、山西省祁县人民法院《行政赔偿判决书》(2009)祁行初字第1-1号、山西省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赔偿判决书》(2010)晋中中法行终字第41、42号、山西省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2011)晋中中法行申字第5、6号、山西省高级法院《驳回申诉通知书》(2012)晋行复字第5、6号,上述八项裁判均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当属违法裁判。
     
      忠告:如果您打算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请再审,能否受理可能会有较大困难。因为本案已经刊登在《最高人民法院公报》上,公布天下。刊登前,最高法院肯定是审查通过的,因此想要让最高法院自己推翻自己,难度可想而知。
     
      以上内容仅供参考。不当、错漏之处在所难免,请您明察。
     
      您有什么想法,可通过电子邮件联系我。有急事,可发邮件或打手机。
     
      祝您顺心顺意!幸福安康!
     
      左  明
     
      2014.3.1.
     
      注:下列材料均收到且已阅,均无问题
     
      1、《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T1675-34)国家技术监督局(1995年6月3日实施)
     
      2、《国民经济行业分类》注释(GB/T4754-2002)国家统计局统计设计管理司
     
      3、山西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安全资格证书》(2004年7月29日)
     
      4、祁县工商行政管理局《个人独资企业营业执照》(2003年12月12日)
     
      5、祁县国家税务局《税务登记证》(2004年7月29日)
     
      6、山西省地方税务局、山西省祁县地方税务局《税务登记证》(2006年11月30日)
     
      以及两张年检表格。
     
      说明:
     
      本人撰写评析《最高人民法院公报》行政法类案例系列文章,目的绝不在于试图改判或追究责任,虽然本人对推翻案例的终审裁判乐此不疲,虽然我会欣然接受“左翻案”这样的雅号。
     
      撰写这样的文章,我的身份是一个学人而非律师(尽管我也有律师执照)。我试图改变的是人们的观念而非裁判结果。更何况,我坚持认为:生效裁判不容更改(不论任何理由)。
     
      但我又是一个有是非之心之人。路见不平,很难做到袖手旁观。案件当事人主动求助于我,很难拒绝。必须声明:这不是严谨的、专业的法律文书,我所掌握的证据材料十分有限,只能算是启发思路意义上的一孔之见。
     
      这封回信,显然不仅仅针对求助者,而是面向全社会。最高法院对此可以置之不理,但社会公众的内心波澜却完全有可能激荡澎湃。


    【作者简介】左明,北农讲师。

0
分享到:
阅读(86)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