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左氏评析《劲牌有限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驳回复审行政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4/2/17 14:21:50 作者:左明 点击率[1081]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商标;商标评审委员会

    【学科类别】行政法学

    【写作时间】2014年


        案例来源:《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2年第4期

        本案来自于刊登在《最高人民法院公报》上的“裁判文书选登”栏目(而非“案例”栏目。这两个栏目的差异不大,本质相同、目的一致,因此愚以为:似无区分的必要,应该统一归入“案例”栏目。建议:应将“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着力打造成为业内权威“品牌”,争取使所有中国法学人、法律人一听到这个名字,就肃然起敬!),是由最高人民法院提审再审的案件。

        案例的标题不够规范,“与”字不当,“行政纠纷”多余。应改为:劲牌有限公司诉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驳回复审案。如此简单的问题,还要麻烦我反复多次免费教育全国各级法院,真不让人省心。

        再强调一次:针对一个特定案件,其案件名称应该自始至终不能改变,其中包括:一审、二审、再审,甚至执行等各个诉讼阶段。例如:某甲诉某乙离婚案,不能因为某乙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就在二审时将案件名称改为:某乙诉某甲离婚案或某乙诉某甲离婚上诉案。

        因此,本案开篇第一句话:“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因与劲牌有限公司商标驳回复审行政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8月19日作出 (2009)高行终字第829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就是错误的!应改为:劲牌有限公司诉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驳回复审案二审判决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不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8月19日作出的(2009)高行终字第829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

        凑巧的是:本人曾经在北京市某区工商局商标广告科(从事商标业务)工作三年(1992年至1995年)。

        “商标局作出ZC4953206BH1号商标驳回通知书,认为申请商标内含我国国名,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不宜注册”,商标局的这一表述十分业余:1、“不得作为商标使用”,在受理审查注册商标过程中,商标局显然无权作出这一表述。判断并宣示能否作为商标使用,是在商标管理活动中行使的职权;2、“不宜注册”,简直就是开玩笑,分明应该是:不能注册或不得注册。

        “因此,商标评审委员会决定驳回申请商标的注册申请”,此言谬矣。商标评审委员会驳回的是复审申请,而不是申请商标的注册申请。核准抑或驳回申请商标的注册申请,是商标局的法定职权,而不是商标评审委员会的法定职权。

        基础问题: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以下简称商标局)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是何关系?案例有交代:劲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劲牌公司)不服商标局作出的ZC4953206BH1号商标驳回决定,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何谓复审?其实,就应该是——行政复议。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商评字第28028号《关于第 4953206号“中国劲酒”商标驳回复审决定书》(简称第28028号决定),认为:申请商标中的“中国”为我国国家名称,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明确规定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的标志,依法应予驳回。也就是说,行政复议的结果是:维持原决定(学理上也称为:重复处置)。按照法理,如果相对人不服,提起行政诉讼,谁是被告?答案很简单,当然是:初次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在本案中,自然就是——商标局。幽默出现了,本案的被告(一审时的称谓)居然是——商标评审委员会。原告明显是告错了人。但遗憾的是:现行《商标法》的规定,没有能够明确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行政复议机关的地位,而是简单规定:“当事人对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决定不服的,可以自收到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参见第三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于是尴尬出现了:这两个部门到底是何关系?“复审”、“评审”,与一般的商标局的审查工作是否本质相同?商标评审委员会,难道就是“补漏儿的”、“第二梯队”、“应诉专员”?很显然,商标评审委员会不是“商标局第二”,不是商标局的变种,其职责当然应该不同于商标局,更不应该成为替商标局“挡子弹”的专业户(天生就是被告“坯子”)。糊涂的立法者,才能制定出如此糊涂的《商标法》。

        本案的实质争议简单明确:“中国劲酒”(以文字及方章图形共同构成的组合商标)能否成为注册商标?构成该商标的细节描述如下:“其中文字‘劲’字字体为行书体,与其他三字字体不同,字型苍劲有力,明显突出于方章左侧,且明显大于其他三个字,是申请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这道题在我的头脑中,只需零点一秒就可给出答案:当然不能!

        理由如下:

        1、“中国”(以及其他公认的国家名称表达方式。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中华等等)字样,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任何注册商标之中(基于信赖保护原则,已经注册并延续使用的除外)。

        国名出现在商标中(不论是注册商标,还是未注册商标),是犯忌,是犯了大忌!不是犯了《商标法》的忌,而是犯了《宪法》的忌。国名尊严,神圣不可侵犯!商标者,商业标志也,是区别商品(或服务)来源(即生产者或经营者)的标志,必须与国名绝缘。这不是法律常识,而是基本的社会生活共识!

        2、“酒”字,就更是绝对不可能进入酒类商品的注册商标之中了。如此浅显的道理,恕不详述(为了不耽误读者的时间,我就不再具体引用《商标法》中的具体明文规定了)。

        3、“‘中国’在申请商标中仅仅起到表示申请人所属国的作用”,这无疑也是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软肋”。由商标局和商标评审委员会联合发布的《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尚不具有部门规章的资格)中规定“我国申请人商标所含我国国名与其他具备显著特征的标志相互独立,国名仅起表示申请人所属国作用的”这一例外情形,遂成为劲牌公司的口实。笑话来了:在商标中需要由国名来起到表示申请人所属国的作用吗?更进一步:在商标中需要表明申请人所属国吗?商标与申请人所属国有半毛钱关系吗?《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的制定者,根本就不知道何为商标。

        4、“但申请商标与我国国名并不相同也不近似,商标评审委员会适用《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错误”,毫无疑问,劲牌公司的这一抗辩是成立的。《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一)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名称、国旗、国徽、军旗、勋章相同或者近似的”。这一规定的确是作茧自缚,形同虚设。请列位试想:可能会有中国牌安全套、中华牌卫生巾吗?就是智商是负的二百五,也干不出这等蠢事来呀。很显然,又是法律“病了”。正确的表述应该是:商标不得包含下列内容。关于这一点,《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的规定:“商标含有与我国国家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文字,判定为与我国国家名称近似”,就比较合理(当属对法律规定的扩张解释)。

        5、“商标评审委员会允许部分主体注册含有‘中国’的商标,限制其他主体注册,这种区别对待的做法违反了平等、法制统一的原则”,这可真是——一招制敌、一剑封喉。除了在现有规则施行之前已经注册并使用的商标之外,执法者绝对不应再区别对待——厚此薄彼。恰恰是由于商标局和商标评审委员会没有做到一碗水端平(劲牌公司提交了凤凰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5654179号“中国凤凰”商标的注册信息),才会使劲牌公司不依不饶、抗争到底。让国名与商标绝缘,必须无差别落实到位。

        本案中还纠缠着企业名称的登记管理规则问题。同样,由于历史的原因,在这一规则中,也掺杂了很多历史遗迹(恕不一一道来)。企业名称与商标本质不同、不应混同,二者的审查标准也不应一致、无需衔接。《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中规定的除外情形就有:“商标含有与我国国家名称相同或近似的文字,但其整体是报纸、期刊、杂志名称或者依法登记的企事业单位名称的”,这就是机械地将企业名称等简单等同于商标的不当规定。

        劲牌公司已经注册“劲”字商标,此番又要注册“中国劲酒”商标,居心叵测。试析如下:1、好大喜功、自我拔高。后一商标添加“中国”二字,攀龙附凤之心,昭然若揭;2、迫于恶劣的、失范的竞争环境,被迫同流合污,以求自保。前一种情形,断然不能使之得逞;后一种情况,比较棘手,要整体治理已经被污染的行业竞争环境,谈何容易。

        最高法院的高明之处——余音绕梁:“因此,对于上述含有与我国国家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文字的标志,虽然对其注册申请不宜根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进行审查,但并不意味着属于可以注册使用的商标,而仍应当根据《商标法》其他相关规定予以审查。例如,此类标志若具有不良影响,仍可以按照《商标法》相关规定认定为不得使用和注册的商标。……本案中,商标评审委员会仍需就申请商标是否违反《商标法》其他相关规定进行审查,故需判决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复审决定。”堪称精彩!弦外之音已经跃然纸上。可以预想: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的复审决定一定是:换个理由、再毙一次。劲牌公司虽然最终赢得了这场官司,但是却似赢实输,很可能得不到想要的“中国劲酒”注册商标。

        必须承认:相对于北京第一中院和北京高院而言,最高法院确实是技高一筹。曲线救国、曲径通幽,可谓是最高法院的看家本领:遥想当年的“益民公司诉河南省周口市政府等行政行为违法案”(刊登于《最高人民法院公报》 2005年第8期“裁判文书选登”栏目,也是由最高法院审理。感兴趣者可以参阅拙作《左氏评析〈益民公司诉河南省周口市政府等行政行为违法案〉》,发表于北大法律信息网)和之后的“甘露不服暨南大学开除学籍决定案”(刊登于《最高人民法院公报》 2012年第7期“裁判文书选登”栏目,也是由最高法院审理。感兴趣者可以参阅拙作《左氏评析〈甘露不服暨南大学开除学籍决定案〉》,发表于北大法律信息网),同样都是被告似输实赢的案件。

        在行政诉讼中,有两条线:一条是暗线,原告的行为(或利益)是否合法;另一条是明线,被告的行为是否合法。有意思的是,此二者并非处于矛盾对立状态,也就是说:原告合法未必被告必违法;原告违法未必被告必合法。而完全有可能:二者都违法或都合法(此种情况比较罕见,一般是原告误告)。因此,被告(恒定为行使职权的行政主体)错了或输了,对原告而言,未必就值得庆幸,因为原告真正想要得到的是维护自己的实体权利和利益,至于被告是否错了,并不必然可以导致实现自己的最终愿望。除非原告像秋菊(电影《秋菊打官司》中的女主角)一样:不要钱,只想要个说法。

        关于再审:1、免费,绝对利民。一审和二审可都是要交费的;2、“本判决为终审判决”,如何理解?早在二审判决书中就已经明白无误的写明了“本判决为终审判决”,怎么又冒出来了一个“本判决为终审判决”呢?这不明摆着是自己抽自己吗?法院说话到底有没有准谱呀?还能不能让人相信呀?但愿别有更“奇葩”的:还有四审、五审,以至N审。

        关于“代理审判员”,我在多年前就已经撰文批驳过了,可时至今日,最高法院(乃至各级法院)仍执迷不悟、拒绝进步。最起码也要改成:助理审判员。更正确的表述自然应该是:审判员。在判决书里和法庭上,审理案件的是且只能是审判长和审判员(在独任审理的情况下,就只有审判员)或陪审员(早该废弃了),绝对不允许除上述三种之外任何其他身份的人员称谓出现。至于审判人员在法官系统内的级别、官阶、职称等各种等级称谓,绝对不应标注、显现出来。如此简单的道理,官本位的决策者就是视而不见、充耳不闻。看来是,真不想要face呀!

        这是一起令后人(观念足够超前的今人除外,例如左明)汗颜的案例。居然为国名能不能作为商标的组成部分进而注册而争执不休。请各位抬头看一看吧:“苹果”(自然是指商标,下同)是否与“美国”牵手搂抱,“沃尔沃”是否和“瑞典”勾肩搭背?……今日中国还是典型的农业文明国家,还要拿国名来为自己的企业壮色、提气,还要靠国家级来体现企业的身价和地位。绝对——中国style,绝对——土掉渣儿!我敢肯定:美国人或瑞典人知道这一事件之后,绝对不是狂笑不止,而是一脸茫然:这是为什么呢?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呢?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呀?实在是莫名其妙嘛!这就是不同阶段、两种文化的巨大差异。

        我愿打赌:劲牌公司很有可能比国家机关(包括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更早觉悟、更早清醒。真的,死的不冤,可能恰恰是由于自认为是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才“逼上梁山”——逼迫自己走正道、上正轨。作为逐步走向真正市场的真正经营主体,应该能够更真切的感悟到市场的真谛和经营的法则。近些年来披露的诸多商标事件,几乎都是“搭便车”的模式。中国企业整体尚处在模仿、借鉴的阶段,相对节约成本的“拿来主义”被奉若神明、屡试不爽。所有这些商标事件,几乎都是可耻、可悲、可怜的记忆!也是成长的代价。中国企业还在耗费着巨大的人力、物力、精力在玩儿“撒尿和泥”的游戏,也许智商并不低,可惜用错了方向。是不良的制度环境,孕育了“歪瓜裂枣”。

        更让我们揪心的是官方。拜托,立法者,您定的规矩能不能靠谱儿一点呀?至少不要漏洞百出到让太多的人试图钻法律空子而心存侥幸。因为这些人可以斩钉截铁的说:我没有违法呀(除非司法者和行政者为立法者“作掩护”、“打补丁”——任意对法律文字做符合自己意愿的扩大解释)。中国的法律没有灵魂,只剩下单摆浮搁、毫无生气的白纸黑字。如果我还可以同情那些部分是由于“逼良为娼”的企业的话,那么我实在是无法为官方进行辩护。自相矛盾、杂乱无章、缺失灵魂的立法以及指鹿为马、上下其手、为我所用的执法和司法,完全是由不敢恭维其素质的国家公职人员所一手造就的。

        在中国,什么力量最大?答曰:国家权力。成也公权,败也公权。

        这个案子真的没有难度,我想只要是四十岁(不惑之年)以上的接受过社会科学领域正规高等教育的几乎任何一位中国公民(当然还要长期生活在国内),都能做出正确的裁判(当然是在他的内心深处,当然他要置身事外)。

        有的时候,法律,真的不是一件很“专业”的事情,因为万物同理,懂理即懂法。

        2014.2.17.于幸福艺居寓所

0
分享到:
阅读(1081)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