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左氏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调解法》
发布时间:2013/1/21 14:41:29 作者:左明 点击率[454]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解读;人民调解法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3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调解法

      (2010年8月28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2010年8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三十四号公布,自2011年1月1日起施行)

      目  录

      第一章 总则

      第二章 人民调解委员会

      第三章 人民调解员

      第四章 调解程序

      第五章 调解协议

      第六章 附则

      第一章 总  则

      第一条 为了完善人民调解制度,规范人民调解活动,及时解决民间纠纷,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根据宪法,制定本法。

      解读:

      真正危害社会和谐稳定的,主要不是民间纠纷,而是官民纠纷。

      第二条 本法所称人民调解,是指人民调解委员会通过说服、疏导等方法,促使当事人在平等协商基础上自愿达成调解协议,解决民间纠纷的活动。

      解读:

      民间纠纷,也需界定。

      真的是:人民调解——调解人民。

      第三条 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民间纠纷,应当遵循下列原则:

      (一)在当事人自愿、平等的基础上进行调解;

      (二)不违背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

      (三)尊重当事人的权利,不得因调解而阻止当事人依法通过仲裁、行政、司法等途径维护自己的权利。

      解读:

      “因调解而阻止”,确实不中听。可是调解的实际效果难道不就是为了:因调解而放弃其他维权选择吗?难道这不就是本法出台的最基本初衷吗?

      第四条 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民间纠纷,不收取任何费用。

      解读:

      纯粹的公益目的。

      第五条 国务院司法行政部门负责指导全国的人民调解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负责指导本行政区域的人民调解工作。

      基层人民法院对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民间纠纷进行业务指导。

      解读:

      人民调解委员会,可不是断了线的风筝,绳子的另一端可是国家机关。

      中级以上法院,是不屑于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务的。

      第六条 国家鼓励和支持人民调解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对人民调解工作所需经费应当给予必要的支持和保障,对有突出贡献的人民调解委员会和人民调解员按照国家规定给予表彰奖励。

      解读:

      看来,中央人民政府是不需要“对人民调解工作所需经费应当给予必要的支持和保障”的。

      第二章 人民调解委员会

      第七条 人民调解委员会是依法设立的调解民间纠纷的群众性组织。

      解读:

      群众性组织,语意含混、性质模糊。到底是什么性质?到底是否具有独立的法律人格?

      第八条 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设立人民调解委员会。企业事业单位根据需要设立人民调解委员会。

      人民调解委员会由委员三至九人组成,设主任一人,必要时,可以设副主任若干人。

      人民调解委员会应当有妇女成员,多民族居住的地区应当有人数较少民族的成员。

      解读:

      人民调解委员会,已经遍布这个国家肌体的每一个细胞。

      “委员”与“成员”,有何区别?

      第九条 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的人民调解委员会委员由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居民会议推选产生;企业事业单位设立的人民调解委员会委员由职工大会、职工代表大会或者工会组织推选产生。

      人民调解委员会委员每届任期三年,可以连选连任。

      解读:

      如果可以连选连任(没有次数限制)且随时解聘、罢免(参见本法第十五条)的话,任期就是多余的。

      第十条 县级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应当对本行政区域内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设立情况进行统计,并且将人民调解委员会以及人员组成和调整情况及时通报所在地基层人民法院。

      解读:

      本条内容入法,有必要吗?

      第十一条 人民调解委员会应当建立健全各项调解工作制度,听取群众意见,接受群众监督。

      解读:

      到底有哪些调解工作制度呀?

      第十二条 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和企业事业单位应当为人民调解委员会开展工作提供办公条件和必要的工作经费。

      解读:

      怎么忘了人员工资呢?

      第三章 人民调解员

      第十三条 人民调解员由人民调解委员会委员和人民调解委员会聘任的人员担任。

      解读:

      人民调解委员会委员,是推选产生的,与人民调解委员会聘任的人员在身份上具有极大差距。

      一个人民调解委员会里的人民调解员,人数究竟是多少呀?

      第十四条 人民调解员应当由公道正派、热心人民调解工作,并具有一定文化水平、政策水平和法律知识的成年公民担任。

      县级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应当定期对人民调解员进行业务培训。

      解读:

      在北京,几乎已经没有县了。

      第十五条 人民调解员在调解工作中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其所在的人民调解委员会给予批评教育、责令改正,情节严重的,由推选或者聘任单位予以罢免或者解聘:

      (一)偏袒一方当事人的;

      (二)侮辱当事人的;

      (三)索取、收受财物或者牟取其他不正当利益的;

      (四)泄露当事人的个人隐私、商业秘密的。

      解读:

      我就纳闷儿了:为什么要去人民调解委员会解决纠纷呢?

      第十六条 人民调解员从事调解工作,应当给予适当的误工补贴;因从事调解工作致伤致残,生活发生困难的,当地人民政府应当提供必要的医疗、生活救助;在人民调解工作岗位上牺牲的人民调解员,其配偶、子女按照国家规定享受抚恤和优待。

      解读:

      人民调解员,到底是专职的,还是兼职的?

      不要埋怨左明怎么总是问这问那,那是因为:模棱两可、不清不楚,是中国法律的一大特色!

      要是都说清楚了,有些事情可就包藏不住了。

      第四章 调解程序

      第十七条 当事人可以向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人民调解委员会也可以主动调解。当事人一方明确拒绝调解的,不得调解。

      解读:

      申请调解,是一方当事人,还是双方当事人?

      “当事人一方明确拒绝调解的,不得调解”,就足以说明:双方当事人必须一致同意才能调解。这一点与提起仲裁相仿(请注意:仲裁,在中国也是五花八门、形态各异。这里所说的仲裁仅指《仲裁法》所指仲裁)。向法院起诉、向行政机关申诉、投诉或者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等其他仲裁机构申请仲裁,都不需要满足这样的基本条件,只要当事人一方提起解决纠纷即可。由此看来,要想由人民调解委员会来调解,条件还是蛮苛刻的。恐怕,仅此一点就已经过滤掉了相当大的一部分纠纷了。

      我们很少见到:原告和被告手拉手一块儿到法院去打官司的现象。

      主动调解:送货上门,好不殷勤。只是不知:您是怎么知道人家发生纠纷了?难不成您还雇请了密探吗?

      这样的规定,难道大家不觉得与现代人们的生活方式——格格不入吗?

      第十八条 基层人民法院、公安机关对适宜通过人民调解方式解决的纠纷,可以在受理前告知当事人向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

      解读:

      到底什么样的纠纷适宜人民调解方式解决?

      第十九条 人民调解委员会根据调解纠纷的需要,可以指定一名或者数名人民调解员进行调解,也可以由当事人选择一名或者数名人民调解员进行调解。

      解读:

      当事人选择,是一致选择相同的人民调解员,还是分别选择不同的人民调解员?

      第二十条 人民调解员根据调解纠纷的需要,在征得当事人的同意后,可以邀请当事人的亲属、邻里、同事等参与调解,也可以邀请具有专门知识、特定经验的人员或者有关社会组织的人员参与调解。

      人民调解委员会支持当地公道正派、热心调解、群众认可的社会人士参与调解。

      解读:

      参与调解,何解?

      参与者什么身份?应该不是人民调解员(不符合人民调解员的产生条件,参见本法第十三条之规定。毕竟:人民调解员不同于人民调解委员会;邀请不同于聘请),那就是:证人、鉴定人、翻译?总不会是围观者、看热闹儿的吧?如果都不是,那一定是:“起哄架样子”的。

      第二十一条 人民调解员调解民间纠纷,应当坚持原则,明法析理,主持公道。

      调解民间纠纷,应当及时、就地进行,防止矛盾激化。

      解读:

      要是真能调和的纠纷,当事人自己就解决了;诉诸外部力量解决的纠纷,温情的调解就不好使了。

      第二十二条 人民调解员根据纠纷的不同情况,可以采取多种方式调解民间纠纷,充分听取当事人的陈述,讲解有关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耐心疏导,在当事人平等协商、互谅互让的基础上提出纠纷解决方案,帮助当事人自愿达成调解协议。

      解读:

      采取多种方式调解民间纠纷,到底有哪些方式呀?

      第二十三条 当事人在人民调解活动中享有下列权利:

      (一)选择或者接受人民调解员;

      (二)接受调解、拒绝调解或者要求终止调解;

      (三)要求调解公开进行或者不公开进行;

      (四)自主表达意愿、自愿达成调解协议。

      解读:

      经过选择,没有找到满意的人民调解员,那可怎么办呀?

      双方当事人对公开与否的意见不一致,那可怎么办呀?满足谁?又不满足谁呀?请不要——自相矛盾呦!

      第二十四条 当事人在人民调解活动中履行下列义务:

      (一)如实陈述纠纷事实;

      (二)遵守调解现场秩序,尊重人民调解员;

      (三)尊重对方当事人行使权利。

      解读:

      争议双方如果真的都能够如实陈述事实,可能就没有纠纷了。

      坦诚,可能是这个社会最稀缺的非物质资源。

      第二十五条 人民调解员在调解纠纷过程中,发现纠纷有可能激化的,应当采取有针对性的预防措施;对有可能引起治安案件、刑事案件的纠纷,应当及时向当地公安机关或者其他有关部门报告。

      解读:

      没有金刚钻儿,就别揽瓷器活儿。

      第二十六条 人民调解员调解纠纷,调解不成的,应当终止调解,并依据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告知当事人可以依法通过仲裁、行政、司法等途径维护自己的权利。

      解读:

      请注意:“告知当事人可以依法通过仲裁、行政、司法等途径维护自己的权利”,是在调解不成的时候,而不是在调解之前。这一点至关重要!

      第二十七条 人民调解员应当记录调解情况。人民调解委员会应当建立调解工作档案,将调解登记、调解工作记录、调解协议书等材料立卷归档。

      解读:

      自调自录,够难为的。

      当然,如果其他人民调解员闲来无事的话,也可以过来凑一把手,组成一个“合议庭”,互相帮衬一下。

      第五章 调解协议

      第二十八条 经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达成调解协议的,可以制作调解协议书。当事人认为无需制作调解协议书的,可以采取口头协议方式,人民调解员应当记录协议内容。

      解读:

      当事人是否需要在记录口头协议内容的文件上签字?

      第二十九条 调解协议书可以载明下列事项:

      (一)当事人的基本情况;

      (二)纠纷的主要事实、争议事项以及各方当事人的责任;

      (三)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的内容,履行的方式、期限。

      调解协议书自各方当事人签名、盖章或者按指印,人民调解员签名并加盖人民调解委员会印章之日起生效。调解协议书由当事人各执一份,人民调解委员会留存一份。

      解读:

      如果有的当事人没有责任呢?

      第三十条 口头调解协议自各方当事人达成协议之日起生效。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第三十一条 经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达成的调解协议,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

      人民调解委员会应当对调解协议的履行情况进行监督,督促当事人履行约定的义务。

      解读:

      何谓“具有法律约束力”? 当事人不履行约定的义务的话,该当如何?

      第三十二条 经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达成调解协议后,当事人之间就调解协议的履行或者调解协议的内容发生争议的,一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解读:

      那费了半天劲儿的调解不就白搭了吗?

      第三十三条 经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达成调解协议后,双方当事人认为有必要的,可以自调解协议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共同向人民法院申请司法确认,人民法院应当及时对调解协议进行审查,依法确认调解协议的效力。

      人民法院依法确认调解协议有效,一方当事人拒绝履行或者未全部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人民法院依法确认调解协议无效的,当事人可以通过人民调解方式变更原调解协议或者达成新的调解协议,也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解读:

      既然本法第三十一条已经明确规定:“经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达成的调解协议,具有法律约束力”,为什么还要规定申请人民法院“依法确认调解协议的效力”呢?这算不算是:自己抽自己嘴巴呢?

      “人民法院依法确认调解协议无效的”,那不就意味着调解是——瞎胡闹吗?

      “通过人民调解方式变更原调解协议或者达成新的调解协议”,那不就意味着“回炉再造”吗?可是,已经“坑过一次爹”了,您还敢再来一回吗?

      第六章 附  则

      第三十四条 乡镇、街道以及社会团体或者其他组织根据需要可以参照本法有关规定设立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民间纠纷。

      解读:

      乡镇、街道,可都是国家机关(政府或相当于政府)。其设立的人民调解委员会,到底是何性质?与其辖区内的居民委员会和村民委员会设立的人民调解委员会,是何关系?

      第三十五条 本法自2011年1月1日起施行。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人民调解,分明就是一条“绊马索”。

      其设计者的确有化解纠纷的企图,可是内容也太不严肃了,与玩笑无异。其存在的理由可能是:以简便、快捷、低成本的纠纷解决方式替代更正规、更复杂也更昂贵(增加整体社会成本)的仲裁、行政、司法等纠纷解决途径。算盘打得倒是很精,但是淡忘、忽略了:“好货不便宜,便宜没好货”这一基本市场法则。本制度所针对的“民间纠纷”,可能也就是上不了台面儿的——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真正可以放到桌面上来的纠纷的当事人,可能还真不屑于人民调解这一“小玩儿闹儿”。

      理性的人们没有理由对人民调解制度寄予希望。倒是此项制度的设计者很可能洋洋得意、自我陶醉。

      下设在既有的居民委员会和村民委员会的人民调解委员会,倒是没有更多的增加社会负担,只是让在其中工作的大爷和大妈们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一些罢了。怕只怕,就连这么一丁点儿愿望都可能难以实现:门可罗雀、无人问津。

      就这,也叫法律?

      2013.1.18.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左明,单位为北京农学院文法学院法学系。

0
分享到:
阅读(45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