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左氏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
发布时间:2012/12/25 17:45:36 作者:左明 点击率[674]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

    【学科类别】中国宪法

    【写作时间】2012年


      左氏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

      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

      左  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

      (2006年8月27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

      目  录

      第一章   总则

      第二章  听取和审议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的专项工作报告

      第三章  审查和批准决算,听取和审议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预算的执行情况报告,听取和审议审计工作报告

      第四章  法律法规实施情况的检查

      第五章  规范性文件的备案审查

      第六章  询问和质询

      第七章  特定问题调查

      第八章  撤职案的审议和决定

      第九章  附则

      第一章 总  则

      第一条 为保障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依法行使监督职权,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推进依法治国,根据宪法,制定本法。

      解读:

      监督什么?监督谁?

      第二条 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依据宪法和有关法律的规定,行使监督职权。

      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使监督职权的程序,适用本法;本法没有规定的,适用有关法律的规定。

      解读:

      有关法律与本法规定不一致的,如何处置?

      第三条 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使监督职权,应当围绕国家工作大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改革开放。

      解读:

      抱歉,不知所云。

      第四条 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集体行使监督职权。

      解读:

      非常好,排除了个体单独行使监督职权。

      第五条 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本级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的工作实施监督,促进依法行政、公正司法。

      解读:

      谁来监督乡镇一级政府?如果本法不宜规定(因为乡镇一级人民代表大会不设常务委员会),但愿不是在所有的法律中都没有规定。

      根据《立法法》的相关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省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的对象并不限于“本级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除了监督行政机关行使行政权和司法机关行使司法权之外,还要监督立法机关行使立法权以及行政机关行使“立法权”。

      这就是没有清晰界定“监督”含义的直接恶果。

      在中国,除了流氓之间,此法律与彼法律之间打架,那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像左明这样不入流的、最低级别的法学研究业余爱好者,居然就可以发现如麻(有上千条的法律条文的解读为证,发表于北大法律信息网)的法律缺陷,足见我们国家高山仰止、至高无上的立法者的水平、能力、素质之一斑了。

      太需要像左明同志这样的——“法律医生”(并非法医)了!

      第六条 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使监督职权的情况,应当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报告,接受监督。

      解读:

      什么时间、以什么形式进行报告?

      是否还需要制定《县级以上人民代表大会监督法》?

      第七条 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使监督职权的情况,向社会公开。

      解读:

      如何具体操作?

      第二章 听取和审议人民政府、

      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的专项工作报告

      第八条 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每年选择若干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和群众切身利益、社会普遍关注的重大问题,有计划地安排听取和审议本级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的专项工作报告。

      常务委员会听取和审议专项工作报告的年度计划,经委员长会议或者主任会议通过,印发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并向社会公布。

      解读:

      专项工作报告和审议结果是否应该向社会公布?

      第九条 常务委员会听取和审议本级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的专项工作报告的议题,根据下列途径反映的问题确定:

      (一)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执法检查中发现的突出问题;

      (二)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对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工作提出的建议、批评和意见集中反映的问题;

      (三)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提出的比较集中的问题;

      (四)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专门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工作机构在调查研究中发现的突出问题;

      (五)人民来信来访集中反映的问题;

      (六)社会普遍关注的其他问题。

      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可以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要求报告专项工作。

      解读:

      在什么时间、地点,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会提出问题?

      如何确定“社会普遍关注的其他问题”?

      “要求报告专项工作”,够狡猾、够刁钻,反客为主,变被动为主动。

      第十条 常务委员会听取和审议专项工作报告前,委员长会议或者主任会议可以组织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和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对有关工作进行视察或者专题调查研究。

      常务委员会可以安排参加视察或者专题调查研究的代表列席常务委员会会议,听取专项工作报告,提出意见。

      解读:

      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都是兼职的,被组织参加对有关工作进行视察或者专题调查研究进而列席常务委员会会议,要么是爽歪歪(正好可以不用去上自己那个倒霉的破班儿),要么是腻歪歪(正好耽误自己挣大钱)。

      第十一条 常务委员会听取和审议专项工作报告前,常务委员会办事机构应当将各方面对该项工作的意见汇总,交由本级人民政府、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研究并在专项工作报告中作出回应。

      解读:

      “各方面”,是哪些方面?

      命题作文,自话自说。

      第十二条 人民政府、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应当在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的二十日前,由其办事机构将专项工作报告送交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或者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征求意见;人民政府、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对报告修改后,在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的十日前送交常务委员会。

      常务委员会办事机构应当在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的七日前,将专项工作报告发给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

      解读:

      “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哪一次?一年有好几次呢。关键的是:完成专项工作报告的期限是多少?

      按谁(会不会是:“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或者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的意思修改报告?如果修改的结果不和常务委员会的胃口,岂不是瞎胡闹?

      第十三条 专项工作报告由人民政府、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的负责人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人民政府也可以委托有关部门负责人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

      解读:

      金蝉脱壳。足见:人民政府的负责人不屑于与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的负责人为伍。

      第十四条 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对专项工作报告的审议意见交由本级人民政府、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研究处理。人民政府、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应当将研究处理情况由其办事机构送交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或者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征求意见后,向常务委员会提出书面报告。常务委员会认为必要时,可以对专项工作报告作出决议;本级人民政府、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应当在决议规定的期限内,将执行决议的情况向常务委员会报告。

      常务委员会听取的专项工作报告及审议意见,人民政府、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对审议意见研究处理情况或者执行决议情况的报告,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通报并向社会公布。

      解读:

      修改作业,再次提交。直到老师满意为止。

      能否认为:常务委员会认为不必要时,可以不对专项工作报告作出决议?倒要请问:决议的目的是什么?内容属性是什么?没有决议的话,审议如何收场?总不至于——不了了之吧?

      第三章 审查和批准决算,听取和审议国民经济和

      社会发展计划、预算的执行情况报告,

      听取和审议审计工作报告

      第十五条 国务院应当在每年六月,将上一年度的中央决算草案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查和批准。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在每年六月至九月期间,将上一年度的本级决算草案提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查和批准。

      决算草案应当按照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批准的预算所列科目编制,按预算数、调整数或者变更数以及实际执行数分别列出,并作出说明。

      解读:

      预算由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批准,为什么决算由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

      审查和批准决算,为什么不能在每年的人民代表大会期间来进行?

      第十六条 国务院和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在每年六月至九月期间,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本年度上一阶段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预算的执行情况。

      解读:

      本年度上一阶段,是哪个阶段?

      第十七条 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预算经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后,在执行过程中需要作部分调整的,国务院和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将调整方案提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查和批准。

      严格控制不同预算科目之间的资金调整。预算安排的农业、教育、科技、文化、卫生、社会保障等资金需要调减的,国务院和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提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查和批准。

      国务院和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有关主管部门应当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审查和批准预算调整方案的一个月前,将预算调整初步方案送交本级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进行初步审查,或者送交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征求意见。

      解读:

      需要调增的呢?

      第十八条 常务委员会对决算草案和预算执行情况报告,重点审查下列内容:

      (一)预算收支平衡情况;

      (二)重点支出的安排和资金到位情况;

      (三)预算超收收入的安排和使用情况;

      (四)部门预算制度建立和执行情况;

      (五)向下级财政转移支付情况;

      (六)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关于批准预算的决议的执行情况。

      除前款规定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还应当重点审查国债余额情况;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还应当重点审查上级财政补助资金的安排和使用情况。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第十九条 常务委员会每年审查和批准决算的同时,听取和审议本级人民政府提出的审计机关关于上一年度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

      解读:

      针对“预算执行”而言,到底是审计呢?还是审议呢?审议审计,结果又能如何呢?

      第二十条 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报告、预算执行情况报告和审计工作报告的审议意见交由本级人民政府研究处理。人民政府应当将研究处理情况向常务委员会提出书面报告。常务委员会认为必要时,可以对审计工作报告作出决议;本级人民政府应当在决议规定的期限内,将执行决议的情况向常务委员会报告。

      常务委员会听取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报告、预算执行情况报告和审计工作报告及审议意见,人民政府对审议意见研究处理情况或者执行决议情况的报告,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通报并向社会公布。

      解读:

      为何不可以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报告和预算执行情况报告也作出决议?

      第二十一条 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规划经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后,在实施的中期阶段,人民政府应当将规划实施情况的中期评估报告提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规划经中期评估需要调整的,人民政府应当将调整方案提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查和批准。

      解读:

      规划难道只能经中期评估才能调整吗?

      第四章 法律法规实施情况的检查

      第二十二条 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参照本法第九条规定的途径,每年选择若干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和群众切身利益、社会普遍关注的重大问题,有计划地对有关法律、法规实施情况组织执法检查。

      解读:

      “法律、法规实施情况”与“执法检查”,相去甚远。

      “执法检查”,严重措辞不当。因为有很多法律,根本就不存在“执法”的可能。最典型的例子:民商事法律。如果是法院适用法律裁判案件,也不宜使用“执法”一词。

      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法律、法规实施情况也组织执法检查,恐怕是力不从心吧?

      第二十三条 常务委员会年度执法检查计划,经委员长会议或者主任会议通过,印发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并向社会公布。

      常务委员会执法检查工作由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或者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具体组织实施。

      解读:

      请注意:各专门委员会隶属于人民代表大会,而非常务委员会。驴唇可对不上马嘴呀。

      法律、法规实施情况的监督,如此重大严肃且极具专业水准的工作,怎么可以交由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具体组织实施呢?国家机关的内设机构不宜直接裸露在公众面前。

      第二十四条 常务委员会根据年度执法检查计划,按照精干、效能的原则,组织执法检查组。

      执法检查组的组成人员,从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以及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组成人员中确定,并可以邀请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参加。

      解读:

      邀请,这是从何说起呀?

      第二十五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根据需要,可以委托下一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有关法律、法规在本行政区域内的实施情况进行检查。受委托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应当将检查情况书面报送上一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解读:

      也许恰巧,下一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相同的法律、法规在本行政区域内的实施情况也正在进行检查,岂不省事?

      第二十六条 执法检查结束后,执法检查组应当及时提出执法检查报告,由委员长会议或者主任会议决定提请常务委员会审议。

      执法检查报告包括下列内容:

      (一)对所检查的法律、法规实施情况进行评价,提出执法中存在的问题和改进执法工作的建议;

      (二)对有关法律、法规提出修改完善的建议。

      解读:

      检查的对象、程序和方式?

      到底是要发现“执法中”的问题?还是要发现法律、法规自身的问题?这也直接关系到“执法检查”这一名词能否成立。

      第二十七条 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对执法检查报告的审议意见连同执法检查报告,一并交由本级人民政府、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研究处理。人民政府、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应当将研究处理情况由其办事机构送交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或者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征求意见后,向常务委员会提出报告。必要时,由委员长会议或者主任会议决定提请常务委员会审议,或者由常务委员会组织跟踪检查;常务委员会也可以委托本级人民代表大会有关专门委员会或者常务委员会有关工作机构组织跟踪检查。

      常务委员会的执法检查报告及审议意见,人民政府、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对其研究处理情况的报告,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通报并向社会公布。

      解读:

      “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应改为:常务委员会。

      “常务委员会的执法检查报告”,有没有搞错?分明应该是:执法检查组的执法检查报告(参见本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

      也许,本法涉及的内容有些“弯弯绕”,解读法律的人(例如在下)可以头晕,其他国民可以头晕,但是,唯独立法者不可以头晕。

      第五章 规范性文件的备案审查

      第二十八条 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的备案、审查和撤销,依照立法法的有关规定办理。

      解读:

      诸君,各位知道立法法的有关规定又是什么吗?《立法法》第九十二条规定:“其他接受备案的机关对报送备案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的审查程序,按照维护法制统一的原则,由接受备案的机关规定。”敢情是:充分发扬民主,完全各行其是。

      第二十九条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查、撤销下一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作出的不适当的决议、决定和本级人民政府发布的不适当的决定、命令的程序,由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参照立法法的有关规定,作出具体规定。

      解读:

      就是制定地方性法规。

      第三十条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下一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作出的决议、决定和本级人民政府发布的决定、命令,经审查,认为有下列不适当的情形之一的,有权予以撤销:

      (一)超越法定权限,限制或者剥夺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利,或者增加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义务的;

      (二)同法律、法规规定相抵触的;

      (三)有其他不适当的情形,应当予以撤销的。

      解读:

      限制与剥夺,如何区分?

      什么样的限制权利和增加义务的规定是不超越法定权限的?

      撤销之后呢?就完事大吉了?没有责任追究,那还不敞开了作奸犯科。

      第三十一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作出的属于审判、检察工作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解释,应当自公布之日起三十日内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解读:

      名为解释,实为法律。否则也不会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第三十二条 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和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认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作出的具体应用法律的解释同法律规定相抵触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之间认为对方作出的具体应用法律的解释同法律规定相抵触的,可以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书面提出进行审查的要求,由常务委员会工作机构送有关专门委员会进行审查、提出意见。

      前款规定以外的其他国家机关和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以及公民认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作出的具体应用法律的解释同法律规定相抵触的,可以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书面提出进行审查的建议,由常务委员会工作机构进行研究,必要时,送有关专门委员会进行审查、提出意见。

      解读: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工作机构(本身的名称、职责尚不清晰,而且没有独立的机关法人的资格),居然可以对其他国家机关和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以及公民认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作出的具体应用法律的解释同法律规定相抵触的书面审查的建议进行研究,并做出实质性的取舍判断,令全体国民十分不安!

      第三十三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法律委员会和有关专门委员会经审查认为最高人民法院或者最高人民检察院作出的具体应用法律的解释同法律规定相抵触,而最高人民法院或者最高人民检察院不予修改或者废止的,可以提出要求最高人民法院或者最高人民检察院予以修改、废止的议案,或者提出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法律解释的议案,由委员长会议决定提请常务委员会审议。

      解读: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法律委员会和有关专门委员会经审查认为最高人民法院或者最高人民检察院作出的具体应用法律的解释同法律规定相抵触,最高人民法院或者最高人民检察院根本就没有修改或者废止的义务,完全可以置之不理。因为,从《宪法》的相关规定来看,两院根本就不受制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法律委员会和有关专门委员会。

      第六章 询问和质询

      第三十四条 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会议审议议案和有关报告时,本级人民政府或者有关部门、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应当派有关负责人员到会,听取意见,回答询问。

      解读:

      仅限于官府吗?

      第三十五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十人以上联名,省、自治区、直辖市、自治州、设区的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五人以上联名,县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三人以上联名,可以向常务委员会书面提出对本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和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的质询案。

      质询案应当写明质询对象、质询的问题和内容。

      解读:

      “向常务委员会”,应改为:向各该级常务委员会。

      第三十六条 质询案由委员长会议或者主任会议决定交由受质询的机关答复。

      委员长会议或者主任会议可以决定由受质询机关在常务委员会会议上或者有关专门委员会会议上口头答复,或者由受质询机关书面答复。在专门委员会会议上答复的,提质询案的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有权列席会议,发表意见。委员长会议或者主任会议认为必要时,可以将答复质询案的情况报告印发常务委员会会议。

      解读:

      质询案是否自动生效?还是需要审查批准方能生效?

      如果提出质询案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很少(如:刚够法定人数),受质询机关是否有必要在常务委员会会议上答复?那么其他绝大多数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不就成“陪绑”了吗?能不打瞌睡吗?

      答复质询案的情况报告能否公之于众?

      第三十七条 提质询案的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的过半数对受质询机关的答复不满意的,可以提出要求,经委员长会议或者主任会议决定,由受质询机关再作答复。

      解读:

      那就怎么满意怎么答复呗。

      第三十八条 质询案以口头答复的,由受质询机关的负责人到会答复。质询案以书面答复的,由受质询机关的负责人签署。

      解读:

      二者择一,恐怕选择“口头答复”的——为零。

      第七章 特定问题调查

      第三十九条 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属于其职权范围内的事项,需要作出决议、决定,但有关重大事实不清的,可以组织关于特定问题的调查委员会。

      解读:

      仅限于查清待定事实,并非职能职权的拓展。是手段,而非目的。

      第四十条 委员长会议或者主任会议可以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议组织关于特定问题的调查委员会,提请常务委员会审议。

      五分之一以上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书面联名,可以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议组织关于特定问题的调查委员会,由委员长会议或者主任会议决定提请常务委员会审议,或者先交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审议、提出报告,再决定提请常务委员会审议。

      解读:

      专门委员会可以提出否决报告吗?

      第四十一条 调查委员会由主任委员、副主任委员和委员组成,由委员长会议或者主任会议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和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提名,提请常务委员会审议通过。调查委员会可以聘请有关专家参加调查工作。

      与调查的问题有利害关系的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和其他人员不得参加调查委员会。

      解读:

      是否还有太多的场合需要聘请专家?

      第四十二条 调查委员会进行调查时,有关的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和公民都有义务向其提供必要的材料。

      提供材料的公民要求对材料来源保密的,调查委员会应当予以保密。

      调查委员会在调查过程中,可以不公布调查的情况和材料。

      解读:

      在调查结束后呢?

      第四十三条 调查委员会应当向产生它的常务委员会提出调查报告。常务委员会根据报告,可以作出相应的决议、决定。

      解读:

      本法第三十九条明明规定“需要作出决议、决定”,而本条却公然篡改为“可以作出相应的决议、决定”。如果还可以不作出相应的决议、决定的话,那么调查委员会轰轰烈烈的工作不就真成了——逗你玩儿了吗?

      但愿这样的决议、决定,没有侵越行政权和司法权。

      第八章 撤职案的审议和决定

      第四十四条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可以决定撤销本级人民政府个别副省长、自治区副主席、副市长、副州长、副县长、副区长的职务;可以撤销由它任命的本级人民政府其他组成人员和人民法院副院长、庭长、副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审判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检察委员会委员、检察员,中级人民法院院长,人民检察院分院检察长的职务。

      解读:

      怎么没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第四十五条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可以向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对本法第四十四条所列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撤职案。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任会议,可以向常务委员会提出对本法第四十四条所列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撤职案。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五分之一以上的组成人员书面联名,可以向常务委员会提出对本法第四十四条所列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撤职案,由主任会议决定是否提请常务委员会会议审议;或者由主任会议提议,经全体会议决定,组织调查委员会,由以后的常务委员会会议根据调查委员会的报告审议决定。

      解读:

      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所提的撤职案,必定由正职负责人签署。不禁要问:到底是谁在行使撤职的权力呀?

      第四十六条 撤职案应当写明撤职的对象和理由,并提供有关的材料。

      撤职案在提请表决前,被提出撤职的人员有权在常务委员会会议上提出申辩意见,或者书面提出申辩意见,由主任会议决定印发常务委员会会议。

      撤职案的表决采用无记名投票的方式,由常务委员会全体组成人员的过半数通过。

      解读:

      罢免案呢?怎么只字不提呀?

      第九章 附  则

      第四十七条 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可以根据本法和有关法律,结合本地实际情况,制定实施办法。

      解读:

      为什么不是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呢?十分费解!

      第四十八条 本法自2007年1月1日起施行。

      解读:

      本法施行前,很多规定早已落实,不过就是重申罢了。

      2012.12.15.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左明,单位为北京农学院人文社科学院法学系。

0
分享到:
阅读(67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