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致甥女书(二)
发布时间:2009/8/25 13:54:51 作者:左明 点击率[816]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学科类别】法律教育

    【写作时间】2009年


    亲爱的贤甥女:
     
      你好!
     
      古人云:百无一用是书生。我所能做得到的可能也就是——文字游戏了。但愿在如此狭隘的空间之内:我努力,我进步。
     
      也许你的志向并非学术,看得出,那两篇习作并未真正展示你的功力。果真如此,很可能是件好事。目前的环境是很难从事真正的学术研究的。
     
      正如你所言:质疑是需要资本的。相当精辟!我居然对此麻木不仁!我太主观了!我总是面对学生在心里说:你们怎么不去质疑呢?难道脑子都锈死了?如此笑话堪比古人:你们怎么会饿死呢?为什么不去吃肉粥呢?
     
      对于人生,的确不宜也很难过度考察。为人处事,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也是一门艺术(这恰恰是我的短处,希望是你的长处)。但是对待学术(特别是具体的问题),的确应该——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你对“资本主义是第一个自己不能单独存在的经济形态,它需要其他经济形态作为传导体和滋生的场所。”一句的分析,颇见功力。我心甚慰!
     
      我所说的你文中的自相矛盾:到底是双重使命本身(不可分割)具有局限性(这是你的论题)?还是任意单一使命(如你所述:建设性)具有局限性(这是你的论点)?这两个问题显然并不兼容、等价。除非你的意思是:单一使命的局限性的叠加构成了双重使命的局限性(你又未明示)。怎能使我不困惑?我越来越对自己的“凝练”表述(也许就是偷懒)的准确性感到不寒而栗。
     
      局限性也好,保守性也罢,主观色彩太过浓重了吧?请问: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甚至资本社会是否都较之于在后的社会形态具有局限性、保守性?这一发现很重要吗?这一命题很有价值吗?今人的眼睛看待古人的事情,是很容易出现视差的。时空局限性,是可以主观评价的吗?我们在做到不苛求古人的同时,是否也应做到——不悲悯古人呢?夕不如今,今胜于夕,与其使用优劣比较的字眼,倒不如把人类的发展也看成是肆意汪洋的奔腾江河,何来优劣?何来高下呢?又何必唏嘘不已,感概万千呢?不过,心中还是要明白百川归海的道理。
     
      利己,显然不是意志问题,当然更不会是你所说的“由资本主义性质决定”的问题,而是本能问题、人性问题。请问:作为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的您不利己吗?我必须坦白:我不由自主的利己。这是讨论所有与人有关的问题的基本前提。
     
      也许,将万有引力定律引入人类社会还远未形成共识。请问:地球之所以吸引月球是因为地球热爱或憎恨月球吗?是地球善良或邪恶使然吗?当巴西足球队遇到中国足球队,除了惨不忍睹的屠戮之外(注意:这一定是公平竞争的结果。假球自然例外。),还可能有其他结果吗?请问:是巴西对中国怀有刻骨铭心的仇恨吗?是巴西球员灭绝人性吗?仅仅怀有仇恨或灭绝人性就必然能够屠戮对方吗?当一个物体可以主动吸引另一个物体的时候,它一定是不由自主的,一定是由于它自身的客观属性——质量所决定的。人性,就是人的客观属性。人自身的能量就好似物体的质量。如果一位智者或一位美女,可以吸引无数的崇拜者的疯狂的追逐,那一定是因为他们足够智慧或足够美貌。只有两个半斤八两的青年人在谈恋爱的时候,才会出现不相上下、讨价还价、“互利双赢”的可能。单赢,一定是力量对比过于悬殊;双赢,一定是势均力敌。不论结果如何,都不是当事者的主观情感所能决定的。
     
      中国援非,哪里是什么“对世界的理解”,根本就是对自身和对方以及周边环境的清醒认知。我们是先摸摸腰包儿里的银两之后再去点菜呢?还是由着性子吃喝完毕却因付不起饭钱而被人一顿暴打呢?是实力决定态度,是客观决定主观,是物质决定意识。不要说吃鲍鱼的一定比吃面条儿的更高明、更智慧、更懂得生活、更有人情味儿(反之亦然)。这样的比较是无意义的。没有哪个民族的世界观是可以违背物质的基本道理的。
     
      你根本就没有深入思考“强国必霸”这一话题。
     
      大象踩死蚂蚁,还需要经过蚂蚁的同意吗?你能因此而认为:大象真不是个好东西吗?狼和狈之所以能够联手为奸(所谓的奸,不过就是设法多吃一些小动物罢了。人类又有什么不吃呢?人类自己奸不奸呢?),一定是谁也不能轻易吃掉对方。自然界、动物界,有太多的现象和规律值得我们人类细心品味。
     
      太多的感性会驱除人的理性。
     
      通常,转述者都是带着有色眼镜的,都是“过滤器”。你听说过、见识过“片面宣传”吗?只有了解全部事实的人才能识破“片面的真实”。片面的真实不是真实。司法诉讼中对立的双方当事人的慷慨陈词,最能给人留下偏执一词的感觉。
     
      固定利润模式的发现(当然是有价值的),并未说到问题的痛处。打蛇,还要打七寸。不过,如果你是有意进退有度、收放自如的话,那就远比强行发力要高明得多了。
     
      思维之剑,需要不断磨砺。尽管你的基础很好。
     
      以后,我们还要常来常往呦!
     
      愚舅    左  明
      2009.7.27.
     
        另:
     
      如果你愿意的话,还可将你的两篇论文以及我们的历次通信都打印出来,交给姥爷一阅。他一定饶有兴趣,有话要说。


    【作者简介】左明,男,1969年出生,北京市人,北京大学法学硕士,北京农学院政法系讲师。

0
分享到:
阅读(816)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