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一份可能的民事上诉状
发布时间:2009/8/23 17:52:56 作者:左明 点击率[862]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学科类别】民事诉讼法

    【写作时间】2008年


      民 事 上 诉 状
     
      (仅供当事人参考)
     
    上诉人:略去
     
    被上诉人:略去
     
      上诉人因不服某市某区人民法院作出的某号民事判决书,现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一、撤销某区人民法院作出的某号民事判决书。
     
      二、依法改判为支持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
     
      三、被上诉人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上诉的事实和理由:
     
      一、一审法院在事实认定过程中简单、粗暴、无理,严重歪曲事实,直接导致司法不公。对此,我方表示严正抗议。现将主要问题陈述如下:
     
      1、最严重的错误(也就是导致我方诉讼请求最终被驳回的“致命”原因):一审法院认为:“没有损害结果与侵权行为之间具有因果关系的相关证明。”这一认定是没有事实根据的。
     
      的确,原告(即上诉人,下同)与某联合调查组在陈述事实方面确实是内容有所不同。但是,我们要看不同的是什么?不难看出,双方的不同仅仅在于:导致此次纠纷发生的起因。而绝对不是:是否存在伤害行为,以及被告实施的该行为是否为导致原告受到伤害的原因。对损害结果与侵权行为之间具有因果关系这一最为关键的问题,双方的表态是一致的,是没有分歧的。最为关键的是:一审法院在采信某联合调查组对事实的陈述的同时,却偷换了双方的分歧,进而否定了本已经十分清楚且无争议的本案焦点问题:损害结果与侵权行为之间具有因果关系。
     
      原告与某联合调查组不同的陈述仅仅在于引起纠纷发生的起因。其实,被告(即被上诉人,下同)的逻辑很清晰:假如原告果真是小偷(而且是入室盗窃)、强盗的话,那么被告对原告所实施的加害行为不仅是合情、合理的,而且是合法的。某联合调查组无意否认被告对原告所实施的加害行为,只是认为该加害行为具有正当理由。遗憾的是:被告对原告所实施的加害行为的正当理由并不存在,被告将原告认定为小偷、强盗,则是标准的——误认。被告的误认,是有客观事实来证明的:原告既无偷盗、抢劫的意图和行为事实,也未对被告造成任何损害。对此,所有各方(也包括一审法院)的认识是绝对一致的。
     
      2、某联合调查组在报告中认定进而被法院采信的所谓的原告误闯被告住宅,纯属无稽之谈。
     
      先来谈“误”:误,是错误的意思。原告是去找原先住在此处的同乡,由于同乡在未告知的情况下搬出,原告并不知情,顺理成章的去敲同乡的家门,即使发生了没有找到同乡却打扰了住在原同乡屋内的被告的结果,不仅没有主观过错,也没有造成对被告的任何侵害。何误之有?
     
      再来谈“闯”:闯,是凭借武力、暴力强行进入的意思。原告乃七旬老翁,敲门找人,即使是推门(门未锁)找人,也与排除阻拦、强行进入毫不相干。何闯之有?
     
      3、某联合调查组在报告中认定进而被法院采信的所谓的“原告未能及时表明身份,并积极向被告道歉”,纯属对原告所强加的不当义务。
     
      在当时,被告应该首先表明身份(恰如文明社会中,接听电话一方应该主动表明自己的身份一样),并询问原告意欲何为,而没有审查原告身份的权利。特别是在原告无过错且没有给被告造成任何损害的情况下,并无道歉义务。
     
      问题的关键:被告不分青红皂白,肆意认定原告就是小偷,且野蛮、粗暴的实施人身攻击。在此种情况下,任何和颜悦色的言辞辩解都必将被认定为无理抵赖,进而是无效的。
     
      4、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在此后的过程中采取的行为符合一般人在此情况下发生的正常反应。”纯属偏颇之词。
     
      被告对原告的误认具有绝对的过错。关键是:该误认严重背离一般人在此情况下发生的正常反应。
     
      让我们“还原”一下当时的情景:1、初夏的早晨,当属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2、军队大院中的筒子楼里,当属毫无遮挡和隐蔽之所在;3、年迈的老人,当属国家特别保护、社会特别尊重之群体;4、两手空空、衣衫单薄,当属“清白之人”。5、高声敲门、叫门,当属胸襟坦荡之人。所有这些客观事实,可能导致、应该导致正常人的误认吗?
     
      让我们来看一看一般人在此情况下发生的正常反应吧:您找谁呀?您有事吗?您是找这家人吗?您是找我吗?您认识我吗?您是不是找错人了?
     
      让我们再来看一看被告(现役军官)在此情况下发生的反应吧:不由分说,拳脚相加,大打出手,手段残忍。
     
      退一万步来讲,即使被告家中在此前曾经被盗过,在该时、该地、该种情况之下,正常人也绝对不能得出原告是小偷、强盗,且正在作案的结论。
     
      因此,被告对原告的误认,是没有任何正当理由、根据和生活经验来支撑的,是严重背离一般理智人的正常理智的。被告对其误认在主观上存在严重过错,放任错误判断结果的发生,根本没有丝毫可能误伤好人的心理准备。其主观恶性比较严重。对此,我方对被告保留追究其刑事责任的权利。
     
      5、一审法院调取的原告2001年在某医院的相关病历,其表明的内容,虽可能是事实,但与本案无任何关系。法院也未证明其与本案存在任何关联性。其证明力应予排除。
     
      二、在法律适用方面,一审法院的判决也存在严重问题:
     
      1、一审法院认为:“对原告要求被告作出书面检查并公开赔礼道歉、消除不良影响的请求,考虑到某联合调查组的意见,本院予以支持。”然而,在某联合调查组的报告中明确表达的被告造成原告“左手腕受伤的后果,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的意见,却弃之不顾,明显存在为我所用、任意取舍的嫌疑。
     
      况且,假如被告对原告的侵权不成立,法院是没有任何理由判决被告对原告作出书面赔礼道歉以消除不良影响的。一审法院的判决出现了明显的自我矛盾。
     
      2、没有任何事实表明、证据证明:原告侵犯了被告的财产权。原告的过错何来?一审法院引用《民法通则》第七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明显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纵观本案,实在是一起“不该发生”的纠纷。原告仅仅是没有找到要找的人,无意之间进了被告的住宅,从任何角度讲,原告的行为都不存在任何过错,更无损害的事实,却无端引来了一场横祸。而被告却缺失一般人面对此情此景最起码的理智和克制,原本言辞即可解决的问题,却被被告上演了一出打人、伤人的闹剧。被告认为原告是小偷,明显属于反应过度、神经过敏,缺乏事实根据,纯属主观臆断,不符合正常人的正常反应。其暴力伤人行为,更是对所谓的自我防卫权的滥用。
     
      被告对原告所造成的伤害,客观存在,这一基础事实在某联合调查组的报告中是予以认定进而也是被一审法院所采信的。至于伤害的程度,是有诊断书和《法医学鉴定书》(均已被一审法院认定)在案为凭的。
     
      各执一词,绝不是不能认定事实的理由。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不是——确实充分,而是——相对优势。在本案中,原、被告双方,哪一方对事实的陈述更合乎情理、更具可信性,恐怕就是社会中的一般公众也是不难辨别的:找错了人,却挨了一顿打(且造成轻伤),就是走遍天下,打人者也是难辞其咎的。
     
      综上所述,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重新做出公正判决。
     
    此致
     
      某市某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
     
      2008年11月11日
     
      注:本人并非当事人的代理人。本文仅仅是提供参考意见。


    【作者简介】左明,男,1969年出生,北京市人,北京大学法学硕士,北京农学院政法系讲师。

0
分享到:
阅读(862)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