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左氏评析《中国银行江西分行诉南昌市房管局违法办理抵押登记案》
发布时间:2008/7/27 12:41:00 作者:左明 点击率[1445] 评论[0]

    【学科类别】行政法学

    【写作时间】2008年


    案例来源:《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出版时间不详 

      中国银行,历来被看作是四大国有银行之一,其资金实力之强、社会地位之高无需我多说。这回轮到中国银行江西分行做行政诉讼的原告了,到底是“店大欺客”,还是“客大欺店”,还是势均力敌(毕竟,不论原告还是被告,用老百姓的话讲:都是“共产党的买卖”,谁怕谁呀?),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案初审历时三年有余(从1996年8月28日到1999年12月22日),可谓旷日持久。二审裁定发回重审,也历时两年有余(从初审结束到2001年2月1日)。初审法院重审,又历时一年有余(从2001年2月1日到2002年4月4日)。 

      让《行政诉讼法》关于审理期限的规定——见鬼去吧。 

      最高法院“玩儿起了深沉”,认定:“南昌市房管局对其违法办理抵押登记而酿成信托公司财产损失的后果,在天龙公司无法偿还贷款的情况下,应当承担相应的过失赔偿责任。一审判决认定南昌市房管局应当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不当,应予纠正。”这种文字游戏可能用错了地方。尽人皆知(当然是指业内人士):行政赔偿适用“违法归责原则”,既不是什么“补充赔偿责任”,更不可能是什么“过失赔偿责任”。相比较而言,初审认定的“补充赔偿责任”并非归责原则,只是赔偿方式和实际赔偿结果的一种表述,没有根本错误。而最高法院认定的“过失赔偿责任”,就比较离谱儿了。明显是:好钢使在了刀背儿上,聪明用错了地儿。但是,从终极意义上来讲,所有的违法行为(也包括所有的法律行为)都必然是由活生生的自然人来实施或完成的,所有的罪错都一定是以行为人的主观过错为前提的。《国家赔偿法》所确立的违法归责原则,只不过是在特定的情景下,对过错责任的变种,是由国家这层面纱遮盖了公务员的神秘的面目。 

      最高法院认为:“南昌市房管局承担行政赔偿责任后,有权就其承担的数额向天龙公司行使追偿权。”这里的追偿权,在理论上是说不通的。所谓的追偿的方式应该是:以某行政机关为原告,以被追偿人为被告,提起一场不是民事诉讼的诉讼(因为:该行政机关与该被追偿人根本就不是平等的法律主体,它们之间所形成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民事法律关系)。这是一种较为罕见的诉讼,甚至是从未发生过的诉讼。 

      在普通的民事纠葛中,往往会有国家公权力(不是以纠纷解决者的身份)的介入,例如本案。使纯净的关系变得复杂。特别是涉及国家赔偿的问题的时候,权力人“降格”为赔偿人,使权力关系与非权力关系纠缠不清。 

      本案背后的故事,令人匪夷所思。1、作为专业的房屋抵押登记机关,对于假房产证的识别,是难于登天,还是易如反掌?2、作为专业的贷款机构,对于借款人基本资信的调查与评估,是难于登天,还是易如反掌?3、本应作为做贼心虚的借款人(其实就是诈骗人),是什么原因使其能够如此从容自信的越过层层“障碍”,如愿以偿? 

      作为抽象的机关或机构,它们不可能也不应该——那么傻或那么笨,但是,机关或机构中的个别工作人员则完全有可能“特别精”或“特别灵”。对于明显不在情理之中的事情,还是需要多问几个——为什么。 

      这毕竟是好几百万元的损失啊。 

      我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普通公民,却总想扮演国家财产所有人的角色,有“越俎代庖”之嫌吧。问题是,只有自然人才知道——心疼,而国家这个怪物不知道。 

      国家的财产属于谁?当然属于全体国民。谁来行使所有者权利?肯定不能是全体国民。比较便利的答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全国人大,既是国家权力的行使者,也是国家所有权的行使者,集二者于一身。前者,尽人皆知。后者,有待确定。还可以肯定的是:国务院或最高法院肯定不应成为国家所有权的行使者。 

      国家所有权的行使者缺位,加之国家所有权的权重过大,于是在中国的大地上,江河奔流、汪洋肆溢。 

      2008.5.26.于幸福艺居寓所 

      

    【注释】
    作者简介:左明:男,1969年出生,北京市人,北京大学法学硕士,北京农学院政法系讲师。

0
分享到:
阅读(1445)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