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左氏评析《谢培新诉永和乡人民政府违法要求履行义务案》
发布时间:2008/7/27 12:34:00 作者:左明 点击率[891] 评论[0]

    【学科类别】行政法学

    【写作时间】2008年


    案例来源:《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出版时间不详 

      原告接到两张负担通知单:一张是盖有乐至县永和乡农业承包合同管理委员会公章的农民负担通知单;另一张是由被告授权认可并统一印制盖有永和乡泉水村村民委员会公章的农民负担农业税、社会生产性服务收费通知单。两张负担通知单上的署名者(或盖章者)均非本案被告。 

      本案诉讼能否成立?被告对此“麻木不仁”。这是一个“难得糊涂”的问题。1、被告与乐至县永和乡农业承包合同管理委员会是何关系?很可能是上下级关系,后者是前者的内设机构,而并非独立机关。2、被告与永和乡泉水村村民委员会在向农民收费问题上是何关系?答曰:授权认可。而授权认可是行政法学上的“被法律、法规授权的关系”,还是“行政机关委托的关系”?很显然,只能是后者。 

      终于用“八竿子”把被告与本案扯上了关系,这也只是勉强化解了难题。但是,根据《国务院条例》和《四川省条例》(案例原文为简化表述的简称)的规定,农民每年向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上交集体提留和统筹费,而不是向乡政府上交。农业税是原告应履行的法定义务,但也不应向乡政府上交。收费主体、收费依据以及收费项目的混杂还远未理清。 

      乱收费、乱摊派的又岂止是乡政府呢。如果是村委会,该当如何?告它。说得轻巧,怎么告?按什么诉讼类型来告?按“被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理论,将之视为行政主体,按行政诉讼来告。这种做法,也就蒙一蒙外行还行,纯属——自欺欺人。 

      不知道,但想知道:原告是不是乡里唯一“不怕死”的人?还是乡里唯一“被整死”的人?对前一个问题的肯定性回答的概率应该较高。在为原告捍卫权利的壮举喝彩之后,不免担心他日后的出路何在? 

      农民的合法权益必须得到切实保障,首先不能受到来自公权部门的侵害。这有赖于:行政主体的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的完善(如《行政收费法》的制订)以及司法主体的司法行为的法律依据的完善(如《统一诉讼法》的制订)。 

      有的法律,如规范“顺民”的法律,几乎可以在一夜之间搞定;而有的法律,如规范“官员”的法律,则需要耐心地等上一些时候。我们可以等,只是不要过于漫长,至少不要长过“从顺民嬗变到官员”的过程。 

      2008.6.3.于幸福艺居寓所 

      

    【注释】
    作者简介:左明:男,1969年出生,北京市人,北京大学法学硕士,北京农学院政法系讲师。

0
分享到:
阅读(891)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