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法学“怨”——读《法学院》后有感
发布时间:2007/11/29 9:06:00 作者:左明 点击率[968] 评论[0]

    【学科类别】法律教育

    【写作时间】2007年


    天下的法律人,可并非同根生。有阳春白雪,自然会有下里巴人。本人在本科学习法律期间(1988——1992年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恰好经历了由法律系向法学院蜕变的过程。不要说在此之前,新中国根本就没有法学院这一“物件儿”,就是在此之后,又有不知多少法律人是出自法律系、法学系、政法系、法政系、社科系、人文系等等“土八路”序列,如果加上党校、成教、夜大、自考等等“游击队”之流,以及令人不无敬意的“投诚”部队(即具有其他专业背景的转行之士)和哭笑不得的“盲流”群体(即没有任何专业背景而混在其中的闲杂人等),法律人的队伍可谓五湖四海、洋洋大观。该文作者身居名校(南开大学),可谓“养尊处优”,较少体察民间疾苦,难免以偏概全,误把正规军等同于全体武装力量。把占据绝对多数的出身卑微的法律人莫名其妙的与法学院扯上关系,实在让那些脸皮儿薄的人感到——不好意思。 

      一、作院长 

      法学院的院长都干了一些什么事情?1、烦琐的日常事务;2、满世界找钱;3、提供良好的工作、学习环境;4、社会活动。试析之:1、领导无方,管理水平低下的表现;2、找钱的目的是什么?值得深究;3、是目的或结果,而非具体的工作内容;4、同样的疑问——目的何在? 

      一定的语言表达能力应该是任何一个法律人必备的素质。至于协调能力,不知是普天之下院长的应有能力,还是中国特色的特殊要求?  

      “院长必须协调好与政府、法院、检察院、司法局等单位的关系,更要打理好顶头上司,以便获得更多的资源与利益。”法学院到底、究竟要向何处去?是生存问题,还是发展问题?如果是迫于生计,被逼无奈,做出一些违背内心意愿之举,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已经“酒足饭饱”,还要一以贯之的做那些“不着调儿的事”,就令人大惑不解了。 

      中国的院长与外国的院长不同,差异何在?(用“承担的行政工作种类多、任务重”来回答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因何差异?差异存在的理由是否正当?是否存在抽象、一般的院长的工作范围及职责?但愿中国的特色是发展中的、可消除的、可回归于一般规律的。 

      院长的条件。因无从考证,不知牛顿、爱因斯坦、鲁迅、杨振宁等人是否有什么行政头衔?是否也“打了掌(长)儿”?学而优则仕,是古人无奈的选择。组织的管理者的能力倾向与组织的目的事业不必重合。请问:为了胜任国家主席之职,要主修什么专业才比较合适呢?如果承认管理本身是一门学问、一门艺术的话,管理者的管理才能胜于一切,而不必然体现为某种其所在组织成员所普遍具有的专业才能。 

      学术产品,绝非多多益善!学术精品,倒是越多越好。现在是:垃圾太多,而且几乎就只有垃圾了。产生精品的必要条件:1、独立的人格、独立的意志、独立的思想。必然建立在独立、充裕财产的基础之上。仅仅有傲骨是靠不住的。2、学术自由的环境。前一个条件相对容易实现。恐怕在未来二十年内(已经很激进、乐观了),中国都不会具备后一个条件。因此说中国没有当代社会科学学术精品,一点都不冤枉! 

      学院的学术风格与院长的学术眼力并无必然因果关系。不要让院长肩负过多本不该承担的使命。院长不过就是一个“大管家”嘛。学院的兴衰荣辱,还要仰赖学院真正的主人——教师与学生。恰如美国总统的能力高低与美国的国家命运没有太大关系。 

      众所周知,博士点、硕士点是“整”出来的,学科规模是“搞”大的。这其中的烂事儿就不必细说了。 

      挖别人墙角(即“策反”其他单位的人才),的确是一条快速发展之路。但也只能算是蝇营狗苟、鸡鸣狗盗。万有引力定律在人类社会的体现就是——魅力。君不见,为了心爱之人,不远千里、日夜兼程,“磁性”可见一斑。 

      为什么要作院长?如果不是为了物质利益(个人名望的积累最终也会转化为物质利益)的话,就是实现精神追求了。可是一心不能二用,仅仅从机会成本的角度考虑,要想做一个杰出的管理者,必然会影响做一个杰出的学者。要么有所得必有所失;要么鸡飞蛋打。 

      以目前北大法学院院长为例。从可以看到的作品而言,朱苏力教授还是一位不错的学者。作为院长又如何呢?这也需要一些客观的、可以观察的实绩来评价。朱教授在作院长前与后对自己学术的影响如何,他自己最清楚,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向社会做一个交待。是两全其美,还是苦乐参半?他的同事贺卫方教授,不是院长,也可以对社会、对法学院做出积极贡献。不知多年以后,人们记忆中的是朱院长,还是朱教授? 

      院长是不是官?高校行政化是不争的事实。一般而言,高校校长是司局级,二级学院院长或系主任是县处级。这恐怕是世界的唯一!院长可能没有多少明确的、额外的、体制内的物质利益,恰如国家主席的法定收入也不会很高一样(真希望晓谕天下)。但如果他本人愿意的话,他的地位(势能)完全可以转化为当量的物质利益(动能)。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出头露面的确一分钱不发,但可并非“浪得虚名”。上“春晚”的演员的直接物质回报可能就是盒儿饭,但把命拼上也不一定有这样的机会。搞搞清楚,现在是眼球经济(注意力经济)时代,不要太土好吧,就连最蹩脚的演员都知道混个脸儿熟会带来巨大的潜在利益,不要说经常抛头露面的法学院院长了。如果院长大人愿意的话,何愁不财源滚滚,这是用后脚跟儿都可以想到的。 

      “同事的指责和骂声”因何而来?是同事鼠肚鸡肠,还是院长办事不力?宽广的胸怀包容的是别人的心胸狭窄。 

      “院长特别难当,属教育界的稀缺资源”?恐怕是好院长吧?因为哪一个院长的职位也没空缺。 

      “对于任何一个中国的学者来说,做院长都具有一种极大的吸引力和诱惑力,又大都热衷于权力。”不知是该文作者以己度人、以偏概全,还是本人孤陋寡闻,不知袁隆平院士、吴文俊院士、王选院士、鲁迅、柏扬、李敖等等诸君是否也位列其中?以当下氛围而言(官本位当道),本人既厌弃官职,又鄙夷权力,视官场如粪土,避之犹恐不及。这是不是“酸葡萄”效应呢?如果本人根本就没有当官的可能,说这番话可能就会被人认为言不由衷了。可上帝知道,我婉拒了了若干次升迁的机会。也许按照这一标准,我根本就算不上学者。但是,“中国的学者天生责任感较强。”本人又自认符合这一条,不仅愿意对自己负责,也希望以另类方式承担社会责任。 

      学而优则仕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以权力来体现个体价值已经不是唯一的选择。“在中国,当一个学者拿完了他能拿到的所有学术头衔之后,便自然就会像权力伸出橄榄枝。”请看,这就是中国学者的宿命。劳其一生,不是追求真理,而是追求学衔。其成功的标志不是其优秀的学术作品,而是其眩目的头衔。学衔是如何获得的?垃圾作品的堆砌、上下关系的疏通。这样的学者所完成的,仅仅是自己物质财富的积累。这已经不错了,至少为了其子代日后的精神超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扭曲的评价体系——见物(外在的美丽光环)不见人(内在的学术水平)。这可能是导致学术乱象的根源之一。 

      法学院在不同高校的利益格局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其实,学术是很个人化的精神世界的活动,团队合作也好,硬件支撑也罢,都不过是辅助而已。优秀学者是优秀学术成果的“发源地”。院长们可以争抢的不过是利益罢了,而利益与创造性思维之间没有相关关系。 

      该文作者在很大程度上把法学院(包括高校)理解为经营性机构,处处经济利益挂帅。在该文作者眼中,“法学教授开价与历史学、哲学教授完全等同。”好像很不公道,违背了价值规律。请注意:一个学者的身价是与其学术成果的质量相关联的,而不是由其所从事的学科种类所决定的。该文作者在对自然科学界歧视法学表示不满的同时,也露出了“狐狸尾巴”,在社会科学内部也要“排排坐,吃果果”,也是一个隐藏起来的“血统论者”。 

      自然科学家对社会科学家的歧视,只能归于偏见与无知。如此,称其为科学家已经名不符实了。 

      所谓的强势学科,不过就是能够较多地从体制内获得资源,进而丰衣足食、自得其乐。他们吃的是国家。弱势学科,由于吃不饱,只好外出打食儿,通过市场机制,维持生计。他们吃的是自己。 

      成者为王败者寇,那倒好了。“无功便是过”比“无过便是功”进步了一万倍。事实是:大量的庸官(自然包括法学院院长在内),在最大限度的攫取了个人名利之后,只要搞好上下关系,便可稳坐“钓鱼台”。 

      本人就供职于该文作者所言的“那些根本就没有想法的小学校”。不错,学校可以对于怎么办学压根儿就没有想法(本人对如何办学倒是有一整套想法,可惜学校“不领情”)。但是作为一名对自己对社会负责任的教师,不能不对自己的未来发展没有想法。我曾憧憬着到北大法学院去任教,后来经过深思之后发现,换汤不换药——区别不大:个人的名望可能提升,受关注度可能提高,影响力可能扩大。但是靠什么去影响社会?是头衔,还是真知灼见?如果我是无能之辈,到了北大又能怎样?如果我是可用之才,不到北大料也无妨!参悟人生,本身就是目的。影响社会,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二、做教师 

      教师的转会制度远未形成。调工作难,难于上青天。除非有本领或有关系。教师如何选择学校,难道对教师而言还会成为一个问题吗?还需要别人指点迷津吗? 

      想进名校和能进名校,根本不搭界。想进名校而不能进名校的,多如牛毛。能进名校而不想进名校的,凤毛麟角。 

      名校之名,实因学生而名,非因教师而名。恰如奔驰汽车公司,是因其产品而名满天下,至于设计师或工匠即使水平或技艺再高超,也被人们淡忘了。在当下的教育体制中,学生是很难从教师(包括优秀教师)那里取到真经的。所谓的知名学者,不过是给学校撑门面或给自己捞实惠罢了。又有几人是把心思用在教学上的呢?至于科研成果,由于是公开的,更无所谓的师承关系,普天下的学子皆可得而习之。目前,中国还没有诞生真正的知名教师。因为教学是被人看扁了的,是没出息的表现。讲台上可能有演讲家、学术成果的传播者,唯独没有真正的教师。 

      原材料好,几乎就注定了产成品不会太次。何谓生源好?不过就是求知欲强罢了。智商几何?无从考证。因为高考是不测试智商的。高考淘汰的不是低能儿,而是没有把心思放在无谓考试上的人。中国只有想学和不想学的学生,而没有好学生和坏学生。面对不想学的学生,教师的确很无奈、很尴尬、很痛苦。为什么不想学之人可以进入高校,那要去问教育体制、人才评价体制。在不想学的学生的眼中,教师无好坏(学术水平)之分(这样的学生也许该文作者见所未见)。在想学的学生的眼中,好教师的标准各不相同(从该文作者的不幸遭遇中,可见一斑)。正所谓:英雄识好汉,傻瓜爱笨蛋——对眼儿就好。 

      中国的学术版图,被学阀们给瓜分了。结党营私、拉帮结派、认祖归宗、招降纳叛、欺行霸市、排斥异己,结成的不是学术共同体,而是赤裸裸的利益共同体。 

      三、做学生 

      校友遍天下,可能是一个人最大的非学业但包括学业在内的来自于学校的成果,如果你按照“标准的中国人”的方式去行事的话。在校友面前,所有的学习成果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该文作者关于“各级教育的功能重新进行定位”的论述,堪称精辟! 

      掩卷长叹: 

      是法学院酷爱奇计淫巧吗?不,是这个世道太黑暗了,是这个社会太肮脏了。如果你是一个精神世界的洁癖者的话。 

      2007.11.21.于幸福艺居寓所 

      

    【注释】
    注:该文作者:侯欣一
    载于:《法学家茶座》第16辑,山东人民出版社

0
分享到:
阅读(968)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