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读《共产党宣言》后有感
发布时间:2007/11/1 9:40:00 作者:左明 点击率[3370] 评论[0]

    【中文关键字】文献

    【学科类别】中国宪法

    【写作时间】2007年


    我所阅读的文本:人民出版社,一九六四年九月第六版。此前,我曾数次阅读过此文。 

      该文写于一八四七年。距今整整一百六十年了。 

      我本人不是共产党党员。但是在“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方面,我和共产党人是一样的。 

      什么是“幽灵”?恐怕就是异端、就是叛逆吧。 

      为什么是“在欧洲徘徊”?无他,唯欧洲先进尔。工业革命带来高度的物质文明。欧洲是融通的、联结的,进而是可以结盟的。 

      也许,共产党就是反对党的——代名词吧,就是“新潮时尚”的同义语吧。 

      谁是宣言的作者?马先生和恩先生,还是“各国共产党人”? 

      资产者与无产者的界分的历史背景在今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目前,虽然还有马恩所界定的无产者,但数量和比例都在与日递减,直至消失。 

      阶级斗争,太“玄妙”了,通俗的表述:人与人之间的生存竞争。这样的竞争何时停止?人类灭绝的那一天。竞争由个体与个体,逐渐发展成为群体与群体。群体的力量通常大于个体,有组织、有纪律、有效率的群体的竞争力——更强。 

      阶级现象(不过就是:人以群分)也许是存在的,但是过分强调水火不容的对立阶级,恐怕是太过简单化了、片面化了。千万不要忘记:矛盾是具有普遍性的。就是夫妻还要“打”上一辈子呢。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是人类社会发展不竭的动力。 

      人类社会的应然样态:异质性。而实际的发展方向却是:同质性。但愿同质性不是走向灭亡的同义语。人类所创造的所有奇迹:均是针对客观物质世界而言的。精神世界的进化未见明证。被同质的也主要是物质,而不是精神。如果精神也被同质了,则——人将不人。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就是逐渐消除人的外在客观条件差异的过程。人们通常是从衣、食、住、行等方面将人群进行划分,而不是精神世界。人类最原始、最本质的差异:体能和智能。以此为起点,人类踏上了凭借原始优势去逐步扩张原始欲求(生理需求)的漫漫征程。基本法则:弱肉强食。由于物质财富的稀缺,必然导致惨烈的争夺。于是,从原始的差异演化出目不暇接的其他的外在差异。斗争止于富足。随着生存竞争的减弱,人类的差异又回归于终极(也就是起点):体能和智能。人类的下一个目标必然是:消除终极差异。飞蛾扑火——自蹈死地,这可能就是一切物种无法回避的宿命。 

      要想成为资产者,容易吗?从农奴到市民,再从市民到资产者,恰如昆虫发育的若干阶段,真可谓: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可见资本原始积累的漫长过程。无产者,你先别太着急,资产者就是你的导师、就是你的榜样。推翻资产者,并不能使无产者得到解放!!!只会使少部分无产者成为资产者,进而继续重蹈剥削尚未成为资产者的更多的无产者的覆辙。没有了对手,也就没有了英雄,宝剑自然会生锈。发展是以竞争为条件的,独步天下必将原地踏步。消灭与自己形成对偶关系的另一方,就是消灭自己。除非彻底变革生产方式,否则只能新瓶装旧酒。 

      资产者就是伟大的革命者!就是社会进步的引领者!其历史功绩将永载史册。 

      拥有物质财富所形成的支配力明显进步于拥有原始暴力所形成的权力。权力本位向财富本位转移了。这就是资产者最大的贡献。 

      现代国家的议会不过就是资产者的资产管理委员会罢了。这样的描述再妥帖、恰当不过了。在资产者统治的时代,人类的物质欲求被彻底的释放出来了。在正当性上无所顾忌的追逐物质利益成为时代的主旋律。可以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又何止诗人和学者,所有的国家公职人员也概莫能外。连鬼都可以被钱拉去推磨。人的尊严、宗教的虔诚、骑士的热忱、小市民的伤感、家庭中的温情脉脉还是必不可少的,只是当它们与金钱发生冲突之时,断然可以被抛弃。不是这些人类内心的情怀不重要、不必要,实在是还有比之更为稀缺、更为前置需求的因素——物质财富尚未得到满足。中国早有古训:衣食足而知荣辱;仓廪实而知礼仪。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不过发端于此。 

      人类社会发展的单向性。俗语:开弓没有回头箭。无论你是否艳羡“小国寡民”的生存状态,我们都无法回复到从前了。好像时间一样,我们始终走在不可逆转的不归路上。骑虎难下,那就不下了,一骑到底。 

      社会变迁的剧烈程度和频率,也是具有周期性的。今日之中国,恰如当年的资本主义时代:“生产的不断变革,一切社会关系不停的动荡,永远的不安定和变动。”朝令夕改、朝不保夕、朝不知夕。“冷静的眼光”并不能看清这个世界,发展、变化,就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每一个慵懒的人,都像死猪一样被拖拽着——“飞奔”。舒缓、恬静的生活方式被无情的打碎了,那是因为有更多的人处于狂躁的状态,处于物欲饥渴的状态。但愿疯狂的小白鼠在吃饱之后能够安静下来。 

      每一次生产方式的变革,不仅意味着重新洗牌,而且也会由扑克换成了麻将。这就是大自然的恩赐:风水轮流转,并非强者恒强、弱者恒弱。 

      忽然有一天,“老死不相往来”的邻居来敲你的房门,盛情邀请你到他家去做客,代价是你要回请对方。你吃他家的饭,他也吃你家的饭,于是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我合一。家庭、宗族、民族、种族的大门就这样被逐一打开了。人不愧为动物,具有极强的流动性。凡是能够到达的地方,无不留下人的气息。人类文明也遵循“连通器原理”:在这个星球上,只要有人的地方,经过长期的、充分的交流与融通,世界每一个角落的文明水平应该是大体相当的。人改造了其所能接触到的一切客观世界,也改造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唯独没有改造自己的灵魂。因为这项工作是由上帝所保留的。他没有告诉我们:人类进一步进化的结果将是什么。 

      资产者并不是一个特定范围、特定质素人群的指称,这只是一种状态的描述,一个人可能今天还不是资产者,明天“摇身一变”就可能成为资产者,反之亦然。每一个人都具有成为资产者的可能。主动成为资产者是一种价值认同与追求,绝不是已经成为资产者的专利。不是资产者绝不意味着不想成为资产者。如果能区分的话,也只是客观身份状态,至于内心意愿只有自己和天晓得。一个无产者是愿意转化成为资产者,还是愿意回到成为无产者之前的身份状态,其实很难说清楚。如果说是资产者改造了这个世界,还不如更一般的表述为:是强者塑造了这世界。使东方从属于西方,就是使弱者从属于强者。 

      伟大的宣言,在一百多年以前,就在方向意义上成功的预言了今日之欧盟。 

      人类的一切伟力均来自于——人类智能!!!伟大的孔子早就说过: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人类自身的进步,从终极意义上来说,就是智能的进步。 

      宣言也会失算:在宣言发表之后的一百六十年间,资本主义社会尽管历经坎坷但是依旧健康地发展着、前进着。遇到了一些沟沟坎坎,但没有被吓倒、被击溃。充其量是偶感风寒,远未病入膏肓。今日观之,其前途仍不可限量。 

      周期性经济危机这一顽症痼疾,被政府调控给成功化解了。所谓的生产过剩,必须用“相对”予以限制。全世界对物质财富的需求还远未得到满足。资产阶级生产关系的历史功能还远未得到充分利用。狡兔死,走狗烹,卸磨之后再杀驴。人类的物质欲求一日不满足,以自我关爱为本位的私有制就一日不能也不应退出历史舞台。 

      无产者的确是由资产者所“缔造的”,资产者更加神奇之处在于:资产者还可以改造无产者,使之成为资产者。无产者面对资产者,处于绝对的劣势地位。只有强者才可能成为人类社会这出戏剧的总策划、总编剧和总导演。很难想象:无产者会将资产者改造成为无产者。无产者夺取政权之后,所有的无产者也就同时转变为有产者了。国家所有就是全民所有。 

      资本主义社会本身就是一部效率惊人的制造物质财富的——庞大机器。 

      工人的劳动可以用来交换,但不等于工人也是商品。资本家的劳动(主要是脑力劳动)也是可以交换的。 

      至于因为劳动是极其简单、极其单调和极其容易学会,所以劳动者是或不是快乐的,是一个非常主观化的问题。卖油翁和庖丁的工作,真可谓平凡中见神奇。 

      宣言中关于劳动者的劳动价值愈益减少、劳动量和劳动时间愈益增加的预言,均告破产。宣言在揭示资本家穷凶极恶的使自己发财致富的同时,错误地将劳动者与资本家置于“你死我活”、“势不两立”的境地。试想:没有了劳动者,资本家如何发财致富? 

      男工受到女工的排挤,就更是与现实大相径庭了。 

      这是一个存在个体差异的社会,差异既源自于先天,又来自于后天。差异体现为有强有弱。由于个体的自利本性,在外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出现了生存竞争。强胜弱败,天经地义。人类进步的标尺:导致差异的原因和比较优势的运用——逐渐趋于合理。 

      工人革命的结果:1、回到从前;2、取(资本家)而代之。恰如农民起义一样:改朝换代。革命本身,是不能改变社会发展阶段类型的。 

      斗争的类型从来就是多样化的,除了劳资斗争,还有:劳劳斗争、资资斗争。很难说清楚:哪一条是主线。 

      “一部分资产阶级思想家转到无产阶级方面来了。”这其中的“转到”是令人费解的。是身、还是心?是人、还是其资产?是思想、还是其身份?是谁在领导无产阶级革命?是无产阶级自己,还是一部分资产阶级思想家?如果是后者的话,这样的革命性质到底是什么? 

      没有偏见的法律,就不是法律了! 

      按照宣言对无产阶级革命的表述,不过就是资产阶级革命,进而不过就是以往历次革命的翻版罢了。其实,在主流方面,是奴隶主阶级自身的异己——地主阶级推翻了奴隶社会,而不是奴隶阶级;是地主阶级自身的异己——资产阶级推翻了封建社会,而不是农民阶级。同理,应该是资产阶级自身的异己——某种阶级去推翻资本主义社会,而不是工人阶级。这里并不存在偏见的问题,而实在是工人阶级没有这种实质变革的能力。在每一次阶级对抗社会的演进中,都是强势一方占有主导地位。弱者唯一的希望,就是使自己成为强者。 

      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像资本主义一样,共产主义是伟大而神圣的,它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升级换代。关于这一点,“地球人都知道”。遗憾的是,宣言并未能明示共产主义运动的条件、进程和一般结果。仅仅表明“消灭私有制”,是含混不清的,还要不要所有制?要什么样的所有制?其合理性与正当性? 

      也许,劳动价值论是值得探讨的。 

      什么是奴役?给老婆打洗脚水,是不是被奴役?如果奴役是强者占弱者的便宜的话,那么,奴役将是永恒的。除非,没有了强者与弱者的差别。 

      何谓劳?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万万不可一孔之见,片面、表面理解劳的含义。获者不劳:只是假象。资产者为了获取、保有财产,可谓殚精竭虑、处心积虑。如果谁要侵犯其财产,必将以死相拼。对财产的关爱和捍卫,就是私有制的正当性所在。 

      没有了雇佣劳动,恐怕也就没有了劳动吧? 

      资本主义的本质:人被物化了!进而,物理学中的原理也可适用于人类社会了。 

      消灭家庭!消灭父母对子女的剥削!宣言的作者的想象力非同一般。不禁令人肃然起敬!!!生育(即种的延续,在此仅指生产,不含养育),可能是构建家庭的基础理由。生育除了是人的生理本能的自然产物之外,又被赋予了一定的社会属性。当避孕措施简便易行的时候,人类可以只享受性行为的快乐,而不必为此付出“不可逃避”的责任——生育。当子代对父代的反哺功能逐渐消失的时候,生育本身将不再是性行为人的欲求。生育就——成为多余。生育的终结,不仅是家庭的终结,也是人类的终结。当然,还一定会有仅仅因为酷爱孩子而生育的人,以及仅仅因为为了满足酷爱孩子而不能生育的人进行生育的人。前者,虽然有自己血缘的孩子,但不一定也酷爱自己孩子的另一半基因的提供者。后者,对自己生育的孩子的另一半基因的提供者,就更无感情可言了。生育既可以基于亲情,也可能不基于亲情。夫妻,不一定是生育的前提。传统的家庭被打乱了。 

      公妻制,更可谓惊世骇俗!人类的性行为可能从来就没有限定在一一对应的关系上。性关系和夫妻关系还不能等同。夫妻的首要属性:相互拥有,互为彼此的“所有物”。性关系是基于一方(如强奸或卖淫)或双方的生理欲求。“广交”(对象广泛的性关系)与公妻显然不同。一夫一妻,是男女地位大致平等条件下的婚姻形态。一夫多妻以及公开或私下的“包二奶”(直至“包N奶”),是男强女弱的真实表现。很难说:富人的姨太太比穷人的正妻更悲惨或更不幸。婚姻的两大基石:性与情感。男女之间,性永远是第一位的(为数尚且不多的同性恋例外)。至于情感,在同性之间也可产生。爱情,其实是最说不清的。爱情是最不稳定的,要么很快就“蒸发”了,要么“转化”为较为稳定的亲情。性关系也是最不稳定的,最易厌倦的,最易转移的。嫖娼与通奸,就是明证。爱情转化为亲情是基于彼此的需要,首先是物质上的需要。当物质文明发展到夫妻相互拥有以维持生存成为多余,婚姻的情感基础也就动摇了。加之婚姻的性基础从来就是摇移不定的,至此,婚姻解体了。 

      一夫一妻的“正常”家庭模式,不是从来就有,更不会一成不变。严格意义的公妻制,也许太夸张了,但是基于性冲动和志同道合而产生的短暂的男欢女爱将变得更普遍和更经常。这也许就是男女两性关系的理想境界吧。 

      男人和女人是心满意足了,家庭呢?子女呢?假如还可以没有家庭,家庭随其供养职能的终结而终结。那么假设没有子女呢?这也许就是对人类自身最大的挑战吧。计划生育有可能变为义务生育。当生育成为负担、成为强制的结果之时,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亲情成为了疑问。继而,父母抚养子女成为了问题。强制生育已经是无奈之举,强制养育可能制造悲剧。于是,公养制出现了。即养育孩子是社会的责任和义务,而不再归属于家庭。此时,子女将“没有”明确的父母,反之亦然。所有的亲属关系均归于消灭,全人类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 

      再进一步,当人类的智慧发展到足以使人类的孕育过程可以脱离母体而人为控制之时,人类就真正的解放了自己。同时,人类也就将自身置于最危险的境地。越是对人类有益的科技,也就同时越是有可能对人类有害。因为人类自身的理性发育远未完善。 

      剥削是随着人与人的差异的逐步减少而减少的。 

      继承权与不劳而获,没有必然联系。假设一个人辛勤工作三十年,积累了其后半生所需的所有开销的财产,从而停止工作,以享天年。请问:他(的后半生)是一个不劳而获的人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那么,他要是通过劳动积累了足以支付三代人的所有开销的财产的话,他的后两代人是不是不劳而获呢?如果我们将其后代视为他本人的生命的延续的话,答案也是否定的。 

      比不劳而获更可怕的是无人劳作。不劳而获表达的是公正的问题,无人劳作表达的就是效率问题。请给出劳动一个充分且正当的理由!回报,属于劳动者的回报。在任何情况下,不可能取消私人所有。除非抹煞人性! 

      宣言没有能够将“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与“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进行有效的连接,不禁使人疑问:这两者之间是怎样的关系?是:“只要,就”、还是“只有,才”,抑或“因为,所以”? 

      说得简单一点,蒸汽机的一声长鸣,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来到了人间。是人类的生产方式“塑造”了人类的相互关系。在没有新的生产方式出现之前,在旧的生产关系中受苦受难的人们的挣扎与哀号对于产生新的生产关系而言是——无效的!政治革命与产生新的生产方式,没有因果关系。政治革命是暴力的,是血腥的,是破坏性而非建设性的。如果说还能起到作用的话,充其量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那一根稻草。革命的对象,应该是生产力,而不是生产关系。 

      无产者获得了世界之后,将会怎样? 

      综上: 

      宣言片面夸大了资本主义社会所面临的危机,同时也低估了资本主义社会的自我调适能力。过早的宣判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死刑。 

      宣言是对人类社会一般发展规律的探寻。充满了真知灼见。文笔清新秀丽,又不失铿锵有力。颇具震撼效果。 

      左氏畅想:未来社会的图景。是由于计算机和网络的出现而不是哪一个阶级战胜了另一个阶级,使人类进入到了信息时代。全世界人与人之间的时间与空间被无限缩短了、拉近了。社会资源必将重新洗牌。财富本位将逐渐向智能本位转移。权力本位时代是争夺物质而生存,财富本位时代是创造物质而生活,智能本位时代是在衣食无忧的状态下人类尽情地去发展无限广阔的精神世界。 

      花开花谢、潮起潮落。如果把人类社会也看作是大自然中的一个细小的片断的话,又有何神奇,又何足挂齿呢? 

      这样的佳作——我看你千遍也不厌倦! 

      全世界有产者,联合起来! 

      2007.10.31.于幸福艺居寓所 

      

0
分享到:
阅读(3370)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