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读《专家、大众与知识的运用》后有感
发布时间:2007/1/12 9:37:00 作者:左明 点击率[1019] 评论[0]

    【中文关键字】专家

    【学科类别】行政法学

    【写作时间】2006年


    注:《专家、大众与知识的运用》
      作者:王锡锌章永乐
      载于:《中国社会科学》2003年第3期
      
      议会中的议员,首先具有身份合法性、正当性,即代表选民意志。代表选民意志干什么?治理国家。因此,议员资格中应必然(隐性)包含具有政治智慧和能力。种粮大户、养猪状元、影视明星、生产能手、科教专家、奥运冠军、商界大鳄等等,可能都具备代表民意这一基本特征,但这仅仅是必要条件之一,还必须同时具备从政的素质和实力才好。由于专业分工的模糊(甚至根本就尚未形成专业,因为都是“业余的”),我国的人民代表可谓:五湖四海,万紫千红。只是担心:七嘴八舌,不着四六。
      立法除了有严格的法律程序控制之外,还需保证其内容“质量”。议员负责的是立法动议或审查、取舍立法动议。法律的本质——利益的分配。民意在此时就会发生决定性作用。议员们掌控的是立法的方向,而不是立法的细节。法律草案应交由立法专家来完成。起草法案是一种专业技术工作。工作人员的身份是比较“单纯的”,不需代表民意,只需精通法律。而且,他们最好是专职的,以保持利益中立,至少不要同时兼任行政或司法机关工作。涉及到具体领域中的问题,还可设立“咨询”制度,由相关领域的专家担任技术顾问。当然,他们的“作品”是一定要通过议员的肯定评价才能最终转化为——国家意志。
      民意与专家的完美结合,多么清晰的思路呀!可惜,我们还差得太远。
      所谓的行政立法,问题不要太多。缺失民意就足以——致命。而且,无法回答——自我授权——的追问。唯一可以“标榜”的就是专业性。可是,法律是以利益为先导的,南辕北辙——方向错了,跑得再快又有何用?这些问题都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视而不见,避而不答,唯一的可能就是——别有用心。恰如,看到了赤身裸体的皇帝,却高呼:“新装太美了,简直就是无以伦比。万岁、万岁、万万岁!”
      该文所定义的专家,大有偏颇。原文摘录如下:是指处于行政官僚组织之内的专业行政人员,他们受过系统的专业知识训练,或者通过长年累月的行政实践而具有专业方面系统性的知识。其中的关键词是“专业”,可惜不知是何专业?常识胜过逻辑。常识告诉人们,行政机关中的工作人员——是“没有”专业的。精确的表述应是:没有统一的专业训练背景(忽略那些特定历史年代的“受害者”——非自愿的失去了接受高等专业教育的机会),而是五花八门。他们的工作内容可能是——专业的。可是他们的工作是什么呢?答案很简单,特定领域的行政管理。请注意,这里的关键词不是“特定领域”,而是“行政管理”。如果说他们还精通什么的话,那只能是——行政管理,而不可能是特定领域本身(一般而言,不含特例)。这些特征,甚至是完全与该文对“适合立法的”专家的表述——不匹配的。他们就是普通的执法者,并不“钻研”特定领域的相关问题,对特定领域进行立法,就更是不着边际。
      考虑到现实,其实真正参与行政立法工作的具体人员通常:1、身处高位(人员级别不一定高,但衙门高);2、岗位特定(往往是法制部门);3、人数有限(不过区区几人)。就是他们具体承担着行政立法的起草工作。他们身居“高堂”之上,往往“动口不动腿”、“动眼不动脑”,不仅疏离本系统基层执法实践,而且对管理对象(即立法规范的领域)也只是“雾里看花”、“一知半解”。除了学习,就是借鉴。而且他们的“作品”只需接受机关领导寥寥数人的审阅便可“出炉”,便可“风行天下”。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他们的立法优势究竟何在?
      当然,更令人遗憾的是,立法机关(议会)连这样的“创作团队”也是缺乏的。毕竟,所有行政立法机关的工作小组的集合也是一个可观的数字(因为可以行政立法的机关——太多了)。这是不是行政立法的——充足理由呢?
      不是我太强大,而是你不发育。因为我要保持强大,所以不能让你发育。因为你不发育,所以你没能力。因为你无能力,所以你不适格。因为我是“能者”,所以我要“多劳”。天哪,多么简单的道理,多么明晰的推理。其他的废话,也就无须多说了。
      对行政立法持肯定态度的学人的潜台词就是:强权即真理——这句话就是真理,存在即合理——这句话就是合理。
      好,我们不妨先承认“在一些全新管制领域,议会甚至无力或者来不及提供任何管制标准”是客观事实,即“传送带断裂了”。摆在我们面前的至少有两种选择:1、“踢开党委闹革命”,议会不能给行政机关“输送”民主正当性的话,行政机关就自己“制造”民主正当性。以解燃眉之急——建立全新管制领域的秩序。好像“灵机一动”,实在——小聪明。2、任其(全新管制领域的无序状态)发展,素手无策,“等米下锅”,按兵不动。以维护法治本身的体统。看似“呆若木鸡”,真乃——大智慧。知道哪些事情是不可以去做的——是一种境界。在和平发展时期,特别是正在形成法治之治的背景下,是“另立中央”,还是“安分守己”,如何权衡此二者之间的价值冲突,自有公论。
      好一个“模仿议会”,在严肃的国家制度设计的命题中,是不好玩“过家家”游戏的。谁给了你模仿议会的权利,在早先,如果谁要是胆敢假扮龙袍,是要杀头的。议会是随便哪个其他主体可以模仿的了的吗?看来,我们的法律学人也还远远没有把议会置于——至尊地位。议会在他们眼中,实在是太平常了,让行政机关在兴致所至之时“客串”一下,简直是太正常了。
      大众参与行政程序——谈何容易。1、参与的性质(合作、协商、咨询,“赤裸裸”的把公民权利与行政权力“融于一炉”,难道就不怕产生“排异反应”?)不明,参与者的身份地位(代表性和正当性)、权利义务(局中人而非局外人)不明,参与行为的效力(事实行为还是法律行为)不明。2、成本(来自于各方的各方面)过高,以至根本无法实现。现成的代议制民主“模型”(事实如此)弃置不用,另起炉灶,是何居心?
      专家治理,听起来不错。关键是:专家如何产生?专家来自何方?专家身居何处?该文把这一连串问题的答案归结为一点——行政。果真如此吗?经得起实践的检验吗?执行规则的专家,无疑应处于行政机关。但制订规则的专家,客观地讲,中国“还没有”。如果有,也应隶属于议会。如果他们现在果真处于行政机关之中,那好办,请他们“卷铺盖”——搬家到议会去。不用担心议会会人满为患,因为他们呆在行政机关也照样需要“人吃马喂”,“转移支付”——总成本不变。
      该文“言必称美国”,效法先进的态度——可嘉。只是国情不同、发展阶段不同,就连宪法的基本价值与制度设计也不同,更不要说:传统文化、风尚习俗、国民心态等等差异了。在他们那里“家常便饭”的言论自由,在我们这里可能还是——“奢侈品”。生物不同于非生物,有“水土不服”的问题。
      民主法治“这点事儿”,所有的集权独裁者都“心知肚明”,他们比谁也不“傻”。民主法治不是论争的问题,而是实现的问题。民主法治是“弱者”的声音。如下“铁律”应当得到认同:1、人是自利的;2、人是差异的;3、差异的自利导致竞争;4、优胜劣汰。所谓社会,是一个所有成员相互“博弈”的共生状态。你喜欢的未必我喜欢,为了我的喜欢,可以牺牲你的喜欢,反之亦然。在亿万个声音中,最洪亮的——听得最清楚。在亿万个欲求中,无数的意向和能量通过无数的“平行四边形法则”决定最终的实现效果。个体人的结合(形成利益共同体)可以使力量强大,进而增强外部竞争力。直到有一天,全世界的人都联合起来,联合也就失去了意义——没有了竞争对手。所以利益共同体的最小值是两个,最大值理论上是总人口除以二(因为最小的群体是两人)。更为复杂的是,不同的利益共同体还存在——交叉融合(甚至多级包容关系),而并非绝对排斥。因此实际的最大值很可能会突破理论最大值。共同体对外是统一的(一个声音),对内还是分离的(有多少成员就有多少声音)。面对共同作战获得的战利品,还存在二次、三次以至多次再分配的问题。
      回到该文中,谁是立法者,其实质就是——谁是主宰者,谁的意志是共同体意志。通过以上分析,答案已经很清楚了。如果说还有争论的话,其实质就是还有人(显然是弱者)对现实的利益分配格局还不满意,还要抗争。其实,争论又有何意义?在理论上“说清楚”谁更应该掌控立法权,本身可能就是一个“假命题”。因为答案本身是一个——变量。还是让力量来“说话”吧!
      理性,只能发现、理解、描述规律,断然不能——创造规律。
      
      2006.12.13.于幸福艺居寓所
      

0
分享到:
阅读(1019)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