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读《中国的行政程序立法:语境、问题与方案》后有感
发布时间:2007/1/12 9:36:00 作者:左明 点击率[936] 评论[0]

    【中文关键字】行政程序

    【学科类别】行政法学

    【写作时间】2007年


    读《中国的行政程序立法:语境、问题与方案》后有感
      左明
      注:《中国的行政程序立法:语境、问题与方案》
      作者:应松年王锡锌
      载于:《中国法学》2003年第6期
      
      但愿,立法可以成为公众选择的途径之一,而不再是“精英”或“管理者”的选择。
      行政程序法本身不是什么“公共产品”,它是专供行政程序参与人所“享用的”。行政程序法所规范的行政管理才是“公共产品”,供全体国民去“消费”。
      也许,现代国家就是行政国这一观点无需论证,但是某个国家是否为行政国则需——识别。
      的确,程序的力量不可低估,正如不可高估一样。控制也好,规范也罢,都是“合目的性”的,都是成文规则的产物。而所有的成文规则都是按照——无形的规则(自然法)——“生产制造”的。
      依某种原则行政(或依某种原则审判),千万不要滑向“春秋决狱”的深渊。此种原则一定要——法定,而不仅仅是某个(些)人的主张或学说。原则也是规则的一种。
      合理性是合法性的——内核,而不是合法性的外部参照物。
      由于在行政管理过程中:1、行政主体与相对人处于管理与被管理的利益对立的两端,2、相对人又必须“尊重”国家行政权的行使。因此,所有关于对行政权运行的公正、中立(适用于司法权)甚至民主(适用于立法权)的价值期待,进而演化出来的各种各样的相关程序设计,不仅是不应该的,也是不恰当的。行政权的鲜明特征是:依法行事、效率、强制、单方、通过管理——实现服务、无偿。所有的程序设计都应该围绕这些价值而展开。行政主体不是纠纷的解决者,而恰恰相反,是纠纷的“制造者”。对“挑起”管理纠纷的行政主体的程序控制,应着力于行政行为的“外观样态”,而不是内在本质。当矛盾双方不能相互说服的时候,再说服就是多余的。好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司法机关。千万不要把对司法(甚至立法)的价值期待错误的“移植”到行政身上去。行政权本身已经足够“丰满”了,请不要再“添砖加瓦”了。在行政诉讼制度的背景之下,行政处罚的听证程序,只能被理解为是——胡闹。
      隶属于全国人大法工委的“中国行政立法(此行政立法想必非彼行政立法)研究组”负责起草相关法律文件,让人们看到我国也走上了“专家立法”之路。只是该项制度还需不断探索和完善。研究组的人员除了公开之外,恐怕吸纳的范围还需更加广泛,例如该文所引述的美国的相关组织的人员构成:学者、律师、法官、行政官员等,值得借鉴。
      该文能被称之为——论文吗?符合论文的基本特征吗?真不知道、也真想知道《中国法学》期刊编辑部是如何看待和处理这一问题的?
      2007.1.5.于幸福艺居寓所
      

0
分享到:
阅读(936)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