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读《举证责任分配:一个价值衡量的方法》后有感
发布时间:2007/1/12 9:30:00 作者:左明 点击率[1039] 评论[0]

    【中文关键字】举证责任

    【学科类别】行政法学

    【写作时间】2007年


    读《举证责任分配:一个价值衡量的方法》后有感
      左明
      注:《举证责任分配:一个价值衡量的方法》
      作者:何海波
      载于:《中外法学》2003年第2期
      
      “法律的经济分析”恰如“恩格尔系数”一样的——唬人,山响的名词背后,不过就是简单的社会现实罢了。
      该文作者可能极大的“误解”了在行政诉讼中由行政主体承担举证责任制度的应有含义。其表述(似曾相识)如下:“在行政程序中,行政机关掌握强大的调查取证的权力和能力,即使在某些情况下相对人也能举出证据,但由行政机关举证往往更有效率,更能节省社会资源。”注意这其中的几个关键词:“强大”、“也能”、“更有效率、更省资源”。明显具有“比较”的意蕴。谁与谁比?当然是相对人与行政机关比。比什么?当然是比举证。可是该文作者居然没有搞清楚:行政机关举证要证明什么?应该是:自己的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在这样的前提下,存在比较吗?存在相对人举证的可能性吗?行政机关所谓的“比较优势”有意义吗?是因为强大所以举证吗?是因为更有效率、更省资源所以举证吗?
      同样,原告在一定情形下承担举证责任(最高院司法解释第27条)也当然不能被理解为“举证责任转移”。原告举证的情形都是原告的“自我行为”或“自我状态”:1、起诉条件;2、申请事实;3、损害事实。自己证明自己,“转移”——从何说起?
      举证责任分配,无疑具有一条“不变”的法则:自己证明自己,包括自己的主张、自己的行为。但应是积极而非消极的:即不可——自证其罪(错)。举证责任原本在“进攻一方”(即原告),即法院审查原告的诉请是否成立(民事和刑事诉讼皆如此),被告无此义务。但是在行政诉讼中,却不是(主要)审查原告的诉请,而是转而去审查被告在诉讼之前的行为(或不作为)的合法性,公法行为人(包括公诉人)无条件的(在诉讼中)负有证明自己行为(或不作为)合法的“天然义务”。
      至于:自己证明对方(的主张或行为)——则不是义务(并非举证责任)而是权利。
      举证责任与证明标准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前者是可以相对清晰、明确的,而后者则往往被“注入”了相当大程度的主观判断,而且会因势利导、因案而异,几乎不存在一个“恒定的常数”。
      该文所列举的第一个案例:汤某不明原因死于派出所案。汤某的家属能够在随后的行政诉讼中胜诉(获得赔偿),已经是“感激涕零”了。不成想,该文作者的分析居然也是“先入为主”:不假思索、理所当然的将之归入行政诉讼或行政赔偿诉讼案件的范畴,实在有失偏颇。我们的公民太“厚道”,我们的学者太“无谋”。这分明是一起“典型”的刑事案件。人命可以关天,却可以不关“官府”的事。如果百姓死于(死因不明)街头,公安机关尚且“介入”(查明死因),那么死于公安机关之内呢?反到是“无人问津”?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这岂是受害人家属在行政诉讼中通过“猜想”、“猜测”可以证实的?岂是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可能是犯罪嫌疑人)可以通过行政诉讼轻易“逃避”的?岂是在高堂之上“不清不楚”认错赔钱就可以了断的事情?刑事侦查机关必须介入,因为本案直接关乎是否刑讯逼供致人死亡进而需要承担刑事责任的问题。
      该文所谓的“桑本谦公式”,恐怕是渊源于著名的“汉德公式”吧?
      该文所列举的第二个案例:没有证据的闯红灯处罚案。真难为了该文作者,真不愧是“书斋中的学者”——从理论到理论,从假设到假设,千辛万苦论证了一大圈。非常遗憾的是,只要您“真的”做一天交警,就会对自己的“迂腐”感到可笑。令人颇感困惑的是:不知该文所述该案发生于何时(想必是老黄历了,现在早就启用“电子眼”了)?通过简易程序进行当场处罚(至迟于1996年实施的《行政处罚法》就有相关规定,该案就符合相应条件),并非“空口说白话”,法律是安排了一套行为规范的,其中就有事实确认(相对人)内容。真不知在严格的程序控制之下,是如何出现了本案这样的“残次品”的?
      毫无疑问,就该案而言,交管局必败无疑(无证据还胆敢实施处罚行为,尽管驾驶员真的闯红灯了)。原因非常简单,认定相对人闯红灯无事实依据进行证明。这样的判决(所体现的规则)会带来什么后果呢?天下大乱吗?姑息养奸吗?所有的驾驶员都去闯红灯吗?恰如,无欠条的债务关系不被确认,这一规则的确立不仅不会导致社会大乱,而且还会有效促进更加“和谐有序”的债权债务关系的生成一样,本案可以预期的后果一定是:更加“狡猾”(富于智慧)、“老辣”(经验丰富)的交警层出不穷。恐怕,所有有“实践经验”的人都会认同: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偶发事件(可能比中六合彩更难)。所有“脑子没进水”的交警在上岗之前就都深谙在证据方面要“拿死”(俗语,意为不给对方机会,置对方于死地)相对人的要领。岂能让相对人“攥住自己的小辫子”(无事实证据)?况且在事发现场,很有可能并非只有他们两人(司机和交警)在场,慑于众多的、潜在的“目击证人”(尽管不一定关注此事,但也是无形的压力——无理之人必心虚)、惮于官府的强大威力(俗话说:“别看你现在闹得欢,到了秋后拉清单。”无理还敢对抗政府,真是让有理而不敢告政府之人“大开眼界”、“大跌眼镜”)、顾及投入(挑起争端,进行诉讼)与产出(可能并非必然胜诉的收益,在本案是返还五元罚款)的效率关系,恐怕只有该文作者所设想的那些人才会去“以身试法”、“飞蛾投火”。所有的担心,注定是——杞人忧天。
      关于这些:地球人都——知道。
      该文作者在自己所举出的两个案例的分析过程中,的确展示了细致、甚至严谨的论证过程。但仍给人留下了纠缠于无关宏义的细节、缺乏整体驾驭全局能力的印象。
      如果存在价值衡量的话,也只适用于证明标准,而不是举证责任的确定。
      2007.1.10.于幸福艺居寓所
      

0
分享到:
阅读(1039)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