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革中国教育之命——从高等法学教育说开去
发布时间:2006/6/15 22:43:00 作者:左明 点击率[1637]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教育改革

    【学科类别】法律信息

    【写作时间】2003年


    中国教育怎么了?中国教育出问题了!
      时代在飞,可中国教育却在原地踏步!中国教育不合时宜了!
      怎么办?道路虽然很曲折,但方向却很明确——革命!
      
      引 言
      
      教育有广、狭之分。广义的教育包括一切形式的教育, 诸如:学校教育、自我教育、社会教育等等。狭义的教育仅指学校教育。本文讨论的重点即在于学校教育。
      文明和创造、承载文明的高级智能物种——人一样,是需要“遗传”与“变异”的,而实现这一薪火相传及至发扬光大过程的方式就是教育这一人类所特有而又远未充分开发的文明现象。
      百年来,我们所接纳并实践的是西方现代教育模式,已经在相当程度上完成了教育的专门化、规模化、集成化,甚至产业化。但十分令人遗憾的是,还远未实现教育的科学化。还远未对教育的核心本质与内在规律拥有清醒而正确的认识!纵使我们也有学府千万,学子过亿,但我们的教育质量却难如人意,令人堪忧!只能望他人之项背。我们现在的教育水准已经退化到连唐代的韩愈先生所精辟界定的“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都望尘莫及的窘境。更不用说与世界教育强国比肩而立,一争高下。自身的大滑坡与对比的强反差,这就是残酷的现实。低水准的教育,培养低水准的学生,造就低水准的未来,这就是革命的最充分的理由!
      中国教育的现状是:观念陈腐,制度落伍。本文将从如下几个方面,以观念更新为主,制度设计为辅逐项展开讨论。
      
      一、受方中心
      
      学校教育通常由两方主体构成,即授方与受方,或曰:师方与生方,教方与学方。(在本文中,有时校方与师方可以作模糊的等同理解。)
      人类的自身生产所能够完成的仅仅是自然属性的缔造,社会属性的形成则交由教育来完成。一个完整的社会人应该是生命与文明的和谐统一。令人不无遗憾的是,生命与文明是可以分离的,生命虽然是文明的前提条件,但文明却并非是生命的必然结果。它们各自有着迥然不同的形成机理与过程。到目前为止,人们还难以想象可以将此二者一次性合并完成。于是教育便独立存在了,教育就是有关文明的事业,教育就是文明人类自身的存在方式。
      毋庸讳言,教育是一种产业,这是其在当代社会的基本社会属性。教育是一种产品,其内容是一种劳务服务。教育是一种供给,必然是建立在有效社会需求基础之上的。需求制约供给,需求决定供给,这就是我们认识受方与授方之间相互关系的最基本的价值判断。教育必须走下“神坛”,教育必须走出“权力本位”的误区。中国传统社会的所谓“师道尊严”的社会背景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教师再也不是学生“朝圣”和“膜拜”的对像。所有有关“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等一整套反映农业文明教育特征的思想观念均应被请进历史博物馆。教育的根本目的在于提升学生的综合素质,而不在于强化人们心目中的教师的优势地位。学生是教育的“主人”,而教师只是教育的“仆人”。此二者之间的“主仆关系”不可动摇,不容颠倒。师生关系必须重新定位。毫无疑问,当今中国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教育作为一种社会资源,供给严重不足。特别是相对于日趋旺盛的社会需求而言,尤显匮乏 。于是,顺理成章地形成了授方的强势地位,优势地位。如果再与在传统教育中因教师的固有学识水平而形成的信息优势迭加在一起,这种更加强化的优势地位简直就是不可动摇的。
      所有这些都是事实,不容否定。但此种优势是不容误解,不容误用的。授方的表面化强势并不必然使之成为教育过程中的中心。授方的资源稀缺,也只能使其在社会分配时占据优势地位。授方的学识水平就更是其存在的基本条件,充其量也只能是在讨价还价时的筹码。而残酷的现实是,不仅授方自己,就连全社会都将授方认为是教育当然的中心。从而根本颠倒了二者关系。将授方优势自然而然地转化为授方中心似乎是天经地义的,孰不知此二者之间存在着质的差异。授方优势仅仅是一些表面化的,条件意义上的优势,就好像在婚礼上,再美丽的伴娘也只是伴娘,再丑陋的新娘也一定是新娘,此二者可以颠倒吗?可以替代吗?当然不行!教育存在的理由就是为了学生的文明发展!如此清晰的目的性就足以决定了一切教育活动必须以学生为中心展开,必须以学生的利益为最终行动依归!
      授方中心的最突出表现就是扼杀受方的主体意识,强迫受方的主体意识,无视受方的主体意识。视学生为无物,视学生为客体,视学生为附庸。在授方眼中,学生根本就不是具有独立品格的人!在授方心中,学生根本就不是可以尊重、敬畏的对像!尽管我们的教育及教育者的初衷是良好的,但是在扭曲、倒错的思想观念的支配下,教育的结果是可悲的!可怜的!正如没有无因之果一样,治标更要治本。思维观念的转变不是口号或文章可以解决的。在复杂的社会背景之中,如下两个方面是与解决之道具有较为直接的相关关系的:其一,在计划体制下,权力本位,权力至上,学术权力化,教育权力化。授方 “驾驭”受方,授方 “塑造”受方。进入市场体制后,教育非权力化应该成为发展方向。随着资源配置趋于合理化,授方与受方将不再是处于教育资源垄断、独占状况下的领导与被领导,命令与服从的关系。其二,整体教师队伍必将与时俱进,自身素质必将扎实、稳步地不断提升,新型的思维观念必将由个别的、“超前的”转化为整体的,适时的。
      学生中心论认为,学生是教育的核心,一切教育理念及方法均应围绕学生展开。一个基本假设:学生是具有独立人格、独立意识的社会主体。学生绝不是授方塑造的客体,绝不是以授方意志为转移的丧失自我的橡皮泥。授方所能作到的仅是引导、示范,绝不是强迫、压制。强迫的结果只能是逆反和失败,而且是两败俱伤。几乎覆盖全部课程的必修课与几乎占用一天全部时间的课程表就是授方主观意志强加于学生的具体体现。适度的选修与自习则恰是学生独立意志的最好体现。务必在学校教育的背景下保留充足、必要的自我教育的时间和空间,并尽最大可能实现学生自主选择课程与教师的权利。在绝大多数教育管理者以及教师心目中,用点名来强迫学生上课是天经地义的,实则已经荒唐到了极点!甚至可以说是人类教育史上“最黑暗”的一页。真正的教育应该是受方的一种内心需求。舍此,教育便失去了一切根基,便可有可无了,即使有,也只能是自欺与互欺!
      教育的本质是受方对文明的认知与理解。教育的核心是受方的自我塑造于自我完善。教育的决定因素是受方的自我意识。
      一切为了学生,一切服务学生。这就是教育第一定律。
      
      二、双向交流
      
      单向信息传递是我国目前高等法学教育天经地义, 毋庸置疑,一以贯之,当然且唯一的教学方法。几乎在所有授方与受方的心目中,这就是教育的本来面目。难道舍此还有他途吗?孰不知,教师讲、学生听这种教学方法就好像地心说一样,就好像两个铁球一定是大的、重的先落地一样,看似极其简单,不证自明。其实这种朴素、单纯的想象和猜测恰恰违反了真理,虽然在一定时空条件下好像能够自圆其说,但随着文明昌盛,科技发达,人类认识能力的不断增强,荒谬终于会被揭穿,真相终于会被大白。如此貌似合理的教学方法已经从根本上违背了教育规律,从根本上延缓乃至扼制了中华民族自身素质的全面发展。如果不进行彻底革命,我们的美好未来将丧送在这种陈腐观念的手中!
      让我们来做一个模拟试验吧。
      如果学校、教师能够且只能够单向传递信息的话,那么我将有一个“伟大”的创意:用录像带(或其它各种可能的音像制品)取而代之!现代的科学技术的确神奇,足以使我的梦想付诸实现。让我们以高等法学本科教育为例。每一门课程只需请一位该领域的“全国第一高手”将其精心准备的讲课过程制作成录像带广为出版发行即可。当然,如果考虑到不同层次的需求差异,还可以同时出版简编版或通俗版,让所有的预期观众皆可各取所需。其结果如何呢?让我们历数一下这种创意的优势吧。所谓教育将以一种迥异的模式出现:现有的学校教育可以退出舞台,荡然无存。全社会对于教育的投入将会重新配置,重新洗牌。现有的学校资产可以挪作他用,后续的、长期的学校教育投入可以另行安排,几乎所有(只有各学科极个别顶尖高手例外)教师均需再次择业,另谋生路。
      学生无需长途跋涉,千里迢迢住宿学校,无需交缴高昂学费,无需支付各种高于在家生活的生活费用。更为宝贵的是:四年如金似玉般的青春年华可以自由支配,没有权力,没有命令,没有逼迫,没有无奈……有的只是心情舒畅和自由意志。当然,学生需要投入一定的设备与资料费用。设备只需电视机与录像机。有的已经具备,有的部分具备,有的单独具备,有的共同具备,因人而异,花费不等。资料费也是一个变量,一门课程按50学时计算,一个专业按40门课程计算,大约共需2000学时的录像数据。可以单独拥有,也可以共同拥有。可以购买,也可以租借。平均成本应远远低于在校学习。学生在他认为方便的时候,只需或坐或躺在家中的沙发或床上,操控手中的遥控器,即可把“教师”请到自己面前,按其意愿,提供所需服务。就这么简单,就这么方便。当然,这种模式使一些专家和新闻出版单位及其流通环节成了最大的赢家,社会财富中的相当一部分将会配置到这些领域。不过,肯定还会有一些盗版的不法之徒来分一杯羹。
      这是一个让所有教师都失业的试验!这是一个让所有学校都关门的试验!这是一个神奇的伟大设想?还是一个荒诞的痴人说梦?上述模拟试验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启示?由于现代科技的充分发展,我的设想至少在理论上是完全可以变成现实的,在实施条件上是没有障碍的。有谁可以驳倒、推翻如此新奇的创意吗?或者说,即使目前立即实施尚需硬件条件准备的话,那么这种设想至少可以成为未来发展的方向。这是我们共同奋斗的目标吗?这也是我向我的学生们提出的问题。我想会有很多人持否定的态度,当然还有我的学生们和我本人!每个人的理由可能不尽相同,让我庆幸的是我的学生们的理由和我的惊人的相似。那就是,这种教育模式恰恰丢失了教育最本质、最核心的内容——双向交流。
      按照旧有的观念来评价我的设想,这简直就是一个天才的、完美的、无以伦比的伟大构思,有百利而无一害!学生足不出户,既可以看见,又可以听见全国最优秀的专家的讲课内容。在现实生活中,这位专家也许根本就不给本科生讲课,即使讲,恐怕每一学期受益的也只有区区几十人,上百人。而按照该设想,全国同一专业的几万人,十几万人,甚至更多人都会毫无阻碍地聆听这位专家的教诲。而且还可以针对成人教育、专科教育等不同层次,不同起点,不同理解能力的观众,制作不同版本的录像制品。所有的学生面对最优的教师,这是连上帝都会忌妒的资源配置!关于教育质量这个长期令人困扰的问题,从此将会销声匿迹。关于教育投资的节省,更是以天文数字计!!至此,我可以想象:所有支持、拥护并实践着以单向信息传递为教育内含的人们一定会联名倡议:请求瑞典皇家科学院向我颁发诺贝尔“教育奖”!
      令我自己都感到啼笑皆非的是,到目前为止,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包括生产力水平最发达的国家)采纳这种“天才”的设计。马的确是一匹好马,车的确是一辆好车,可惜,跑错了方向。如果单向信息传递果真是教育的真谛,那么上述的设想当然是最优秀的。问题是,这种前提假设成立吗?
      如何进行教育?恐怕连这个最基本的命题,我们还没有搞清楚!
      我们姑且把话题局限于课堂教学上来。在以往,课堂教学是众多学习氛围中相对集中表现的一个突出环节,几乎被视为,至少在事实上已经成为学校教育的全部。教师无疑是课堂的中心和灵魂。而学生在以课堂为舞台而上演的社会现实中的戏剧中,不要说主角,就是连配角也是没有资格的,充其量只是一些可有可无的观众。教师是在演独角戏吗?教师与演员是同种共属关系吗?当然不是!演员与观众是不能互动的,观众对演员只是一种欣赏的预期,演员是在既定的剧本和导演的安排下,按照已有的、成形的蓝本去言谈举止,而演员本身则较少创造性发挥。教师与演员之间有着质的差异性,即使一些表面化的外在肢体语言也不足效仿。毕竟,课堂不是戏院!而我们的一些教师恰恰是走入了这样的误区。以演员为榜样,以演戏为职责,刻意追求所谓的艺术成果,以神采飞扬为荣耀,以举手投足为能事,极力展示自我,表现自我,而置真正的课堂主角——学生于不顾。所谓的讲课比赛更是对此推波助澜,俨然就是一场业余演员选拔大赛!我曾有幸观摩了一次某知名高校(已入选211工程)一位即将参加全国优秀青年教师讲课比赛之前的内部模拟演练。真可谓是图文并茂、声情并茂,多媒体手段悉数上阵。按照当今主流判断标准,不可谓不优。而我的评价则是,这不过是一场还算流畅、清晰的电视科教节目的画外配音罢了!居然可以在没有一位学生参与的情况下完成。这已经完全背离了课堂教学的真谛!完全忽视了学习的主人的客观存在!
      另一误区是教师与演讲者的混同。演讲比之演出又前进了一步,演讲者通常是演讲内容的创意人,而不再是被动地实现别人的意愿。这就是一种超越。演讲又可区分为讲稿演讲与即兴演讲。自然后者当属上品。但即使如此,演讲者与观众仍不能实现相互交流,而只能是观众欣赏的对像,不能摆脱单向信息传递的局限。当然,与演出一样没有人能否认演讲的价值所在,本文只是指出其与讲课的区别,并着重指出,万万不可将讲课模仿于演讲,趋同于演讲。欣赏、观摩不是课堂教学的主旋律。满腹经纶,口若悬河这种集思维智能与表达才能于一身的非凡功力不知是多少人梦寐以求而不可得的境界。我们确实赞赏这种境界,甚至渴望达到这种境界,但这绝不是对教师的基本要求,甚至“仅仅”具备这种素质,尚不能被称之为真正的优秀教师。这种资源本身是稀缺的、抢手的,但他们施展才华的舞台绝对不是教室。教室中的讲台也绝不仅仅是专为教师设置的。当然在学校的氛围之中,偶尔为之还是很有必要的。但这绝对不是课堂教学的主旋律,只能是一种小插曲。
      教师与教材的关系。乍看起来,二者界限分明,毫不相同。但在现实中,二者已经长期处于混同乃至替代状态。教师是教材的朗诵者或背诵者吗?当然不应该是!否则,凡是认真研读过教材的学生,皆可坦然地说:“我不用去听课,因为毫无意义。”照本宣科也常被作为贬义词来形容某种不良的授课方式,于是人们力戒避免。现行的出路无非就是:其一,拓宽信息来源。将教材由一本拓宽至多本,由教材范围拓宽至教辅范围,直至可能搜寻到的任何可用信息资源。进而排列组合,拼装嫁接之后,和盘托出。这种状态已属上佳,学生大有饱胀、满足之感。其二,先由教师咀嚼信息,消化信息,使信息处于易于消化状态之后,再向学生填喂信息。这已属难能可贵。所谓的优秀教师也只能止步于此。实质上也只是五十步与百步的关系。如此的优秀带来的后果即是:退化、弱化,直至丧失学习主体——学生自己的“爪力”和“齿力”,正如人工驯养的野生动物一样。用进废退的自然法则使原本宝贵的生理功能丧失殆尽。学生的年龄在增长,可是学习的能力,获取信息、处理信息的能力却未有同步增长。更为可贵的主动学习的意识更是被教育者置之于脑后!
      我们面临且必须回答的基本问题就是:教师是干什么的?教师仅仅是信息的拥有者和传播者吗?这种以往天经地义的答案应该受到现实的挑战!信息不对称几乎是以往历史中教师存在的唯一理由。对信息的垄断与独占是以往历史中教师的唯一资本。教师就是一种用自己通过各种途径占有的信息去换取生活费用的职业。
      第一个问题:这种单向传递的信息的接收效果如何?肯定不佳!当剥夺了学生交流、反馈信息的权利之后,上课比之于看书或以其它方式获取信息已无实质优越性。第二个问题:在当今社会,相关领域的信息来源渠道是否单一?显然不是!现在已经不是信息垄断和独占的时代,(教师个人独到、创新且即兴的见解除外)公共信息已经可以快速、便捷、低廉地获取,教师已经不再是信息的主要提供者,甚至已经退居次要地位,所占比重还会日益下降!!第三个问题:学习的目的仅仅是使学习者自身成为信息的接受者吗?这至多只能是一个很低级、很初步的目的,而绝不是全部!接受信息又是为了什么?重复前人走过的路吗?继续去换取自己的生活费用吗?当信息的获取变成一件简单的事情之后,恐怕也很难再依赖这样的信息去换取其它资源。
      关于如何讲课,真可谓是有一整套丰富多彩的理论体系。“讲”不仅是教育方式的核心,进而成为整个课堂教学的全部。几乎所有的教育理论的重心皆在于此。我们经常会听到:“讲”的好,“讲”的坏,“讲”的是否呱呱叫等等。负责敬业的教师几乎把所有的心血都倾注于“讲”的事业之中!整个微观教育理论体系就是围绕讲课设计并展开的。我们必须把教师与信息载体区别开来!必须把上课与信息传递区别开来!这就是观念革命!原因非常简单,事物正是以其差异性而成为自身存在的理由。当一种事物能够被另一种或多种事物更为高效、廉价地替代之时,也就是其退出历史舞台之日。教师应该是不可替代的,教师必须是不可替代的!信息载体广泛存在,现在更增添了效率高得惊人的电子媒体。教师的工作仅仅是有声音的书籍吗?有影像的讲义吗?果真如此,书籍、讲义均可以替代教师,高效、海量的电子媒体更是把教师作为信息载体的功能远远抛在后面。这就是时空变迁给我们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带来的巨大影响!绝不能抱残守缺,固步自封,时代在前进,观念要与时代同进。在多数情况下,教师已经不是信息的缔造者,而仅仅是传递者。信息是由少数思维精英缔造的。教科书或其它相关信息已经超越了教师的极限能力。相对于这样的信息而言,为数众多的教师与为数更为庞大的学生其实都处于仰望者的位置。教师与学生的距离进一步拉近了。由于信息发达,易于获取,教师就像解了密的魔术师一样,不再神秘,不再神圣。由于教科书的出现,教师这一职业已经变得“平民化”了。由于更多信息来源的出现,教师似乎已经变得可有可无了。教师真的没有用武之地了吗?教师真的要退出历史舞台了吗?当然不是!只要教师能够适时、适当地转变社会角色,依然可以极具价值,依然能够熠熠生辉!
      在现代社会,信息的一般获得已经变得易如反掌且成本低廉。高水平、高效率、高质量地获取并处理信息正在或将要成为教育的核心内容,并且将会成为一门自成体系的新兴学科!这才是教师的真正用武之地!教师最具优势,最为显著的特征就是:教师是鲜活的个体,具有应激性和反馈能力。这一点是任何其它无论什么形式的物化信息载体及信息传输手段所永远无法企及的。这就是教师价值的真谛!读书或者通过其它途径从物化信息载体获取信息是自我教育的一种方式。很显然,其效果不会最佳。否则,这个世界只需自我教育就可功德圆满。有人将读书比作与作者进行交谈,这只是一种比喻而已。真正理想的境界是与作者本人进行面对面的直接交流。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种可能是难以实现的。因为教师本人往往不是作者本人,更何况师生交流的范围之广,也是难以可以由一个作者的学识范围可以涵盖的。即使与作者本人交流,其目的也只是更好地理解、领悟作者的意图,而很难奢望二者对同一问题的理解达到统一水准。就像与爱因斯坦谈相对论一样,没有谁仅仅通过交谈,就可以达到爱因斯坦对相对论的理解水平。学识水平的优越性当然是教师存在的前提条件。应该说教师应该比之于学生距离作者为更近,教师就是尽量缩小读者与作者相互距离的社会角色!教师同时还要以缩小学生与自身差距为已任。更为崇高的师德表现为,教师真诚地期待学生超越自我!所有这些良好的愿望都有赖于正确、科学的教育观念、教育方法来实现。
      有的信息是一看就懂,一学就会,那么自我教育就足够了。但毕竟还有大量的信息并非自我教育就可以毕其功。此时,教师所扮演的绝不是这些信息的提供者角色,而是帮助学生如何更好的消化、吸收这些信息的角色。所有学习过的人都会遇到不懂、不会的情况,怎么办?当然是去问!问谁?在专业之外,在日常生活中,在非学校、课堂环境下,我们会自然地像呼吸空气一样去询问:问同学,问朋友,问亲人,随时随地,不计其数!这就是静静地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且不为人们所重视的社会教育。可恰恰是这种被其它教育模式所频繁使用的,最正常的、最有效的学习方式,却被学校教育给活生生地扼杀了!学生可以向任何其它人提问,唯独不包括在学校中的各位教师。令人可悲至极的是,一位学生完全可以在大学四年本科期间不向任何一位教师提出任何一个问题而顺利毕业。是我们的学生一学就会吗?当然不是。是我们的学生遇到问题的时候不愿提问吗?至少从逻辑上,从学生自身的愿意上,当然不是!可是在今天的中国,为什么会有数百万大学生,数千万中学生,数以亿计的小学生在学校里面对本来应可亲可爱的教师却保持沉默呢?谁出问题了?是我们可爱的孩子们吗?中国教育彻头彻尾倒错了!中国教育完完全全扭曲了!!
      恰恰由于师生是面对面的主体,双向交流的信息才具有极强的针对性,进而才能达到有效性。授方虽仍承担者信息输出的职能,但输出信息本身不是目的,其目的是在于使受方更好地接收信息,处理信息。因此从教育的目的意义来讲,授方其实不仅不应当是主动的,而且恰恰应当是被动的!因为任何失去针对性的信息输出都会是低效甚至无效的!有的才能放矢。授方任何信息输出都不应是盲无目的的,都不应是针对空气或冰冷的摄像镜头,都不应是其它物化信息载体的简单替代,而是面对数量不等,具有独立意识,思维能力,能做出积极反应的学习主体。无需要则无供给,否则只能是盲目供给,无效供给。只有当学生因人而异地提出各自的问题之时,教师区别对待,分别响应的信息才是高效、圆满的。只有真正把学生还原到主体地位,因材施教才会成为必然。
      观察、欣赏虽也可称之为学习的手段,但只能属于自我教育范畴,仅是教育的初级、浅层之道。心与心的碰撞,灵与灵的交流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教育的至善之道!我们的眼、耳等器官,随时随地会为我们捕捉、输入各种信息,其中一些经过大脑的处理可以转化为个体智识。这种不需要反复的、经常的、有针对性的交流的学习过程就是自我教育的通常模式。教师和同学就恰好是学校提供给每一位学生的一个良好的人文氛围,校园为各方主体各自的个体感应提供了一个交流的舞台。交流就是学校教育超越于自我教育的根本所在!个体智识的形成过程除了自我思索,更需要反复、多次地刺激与响应,刺激与反刺激,响应与反响应。磨擦生热的自然法则同样适用于人类思维的演进过程。智能之剑更需要不断地磨砺,不断地碰撞,才能迸射出耀眼的火花。人类思维的惰性同样需要用外力去击活,由教师、同学所构成的学校就正是这种有利客观环境的制度性表现。这种强大的、经常的外界冲击力,使得每一个身临其境的参与者不得不热血沸腾,斗志昂扬!
      自我教育是人类的基本特征,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社会本能。人的一生几乎无时无刻不处在自我教育的状态之中。自我教育的显著特征是没有明确的授方。要么是直接以客观物质世界为信息来源,要么是虽然有信息的传递者,但仅限于传递功能,而缺少交流、互动。(基本样态如看书、听讲座等等)。因而与学校教育所具有的特定的、针对性的信息交流特征而明显区分开来。自我教育毫无疑问是教育的主要形式,重要组成,是任何其它形式的教育所无法替代的!以往的教育理论一直极端忽视自我教育的价值甚至无视自我教育的存在,而片面强化、夸大已经扭曲了的学校教育,使学校教育在相当程度上完成着本应是自我教育完成的功能。其恶果即是:自我教育的重要价值被弱化了,学校教育的真正优势被阉割了!人类的一切教育方式均以自我教育为前提和出发点,其它形式的教育方式均是建筑在自我教育的基础之上,并且最终以自我教育为归宿!很简单,教育的实质就是人类个体对文明的同化过程。因此,我们可以清晰、准确地摆正自我教育与学校教育的关系。授方存在的理由只能是服从于、服务于受方。而受方的自我意识才是决定教育成败、优劣的最终决定因素。没有自我教育的学校教育只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学校教育的价值即在于启发自我教育的蒙昧,培养自我教育意识的形成,指引自我教育的方向,传授自我教育的方法。任何英才的形成,其关键绝不在于外界教育,而一定是自我教育的优秀典范!每个成功人士的自我教育方式往往因人而异,很难具有推广普及价值。而学校教育则可以形成一整套科学的理论体系,让绝大多数人在基础层面受益。
      终身教育是一个我们每个当代人都无法回避的话题,终身教育是与时代进步联系在一起的,由于社会变迁的速率逐渐加快,致使知识折旧周期大大缩短,更新频率一再加剧。当这种周期、频率低于或大大低于以往的惯常的教育周期之时,教育就不可能是一次性完成的,而应与时俱进。当变迁周期与教育周期同步发展之时,这是与时代节拍相吻合的人,也是社会成员中的大多数。当然,总还会有一些个别人,他们的教育是没有周期,没有止境的,因而,他们很有可能把他们自身所处的时代远远地抛在身后。当教育成为社会主体生存需求并进而上升为内心意愿之时,教育与生命就已经共始共终,水乳交融。因此,教育的本性既是自我的!也是终生的!!
      社会教育以具有开放化、多元化的授方为特征。虽然最受冷落,但其社会价值绝不容轻视。
      自我教育,社会教育与终身教育就是在当代社会对学校教育的三大挑战。教育形态多元化的出现,使学校教育不再一统天下,绝对的主导地位也终将风光不再。特别是相对于自我教育与终身教育而言,学校教育是何等的渺小和微不足道!充其量只能算是上述两种教育形态的充电器或加油站。学校教育面对突飞猛进的社会变迁和意识进步将不可逆转地衰退下去!其社会功能与角色定位必须适时调整,否则必将贻害国家与民族,必遭落伍、淘汰之厄运。让我们共同唤醒我们民族自身的自我教育与终身教育的意识吧!让我们共同营造我们民族自身的学校教育的良好氛围吧!面对如此海量的信息本身以及日益通畅的信息传输渠道,教师作为信息载体以及信息来源的功能日趋弱化。这方面的功能将由更低廉、更高效的其它形式的资源所替代。名家的讲课录像带也仅仅是众多信息来源中之九牛一毛,而绝不是全部。旧式的教师是给学生传递信息的人,新型的教师是协助学生处理信息的人,通过与教师交流,消化、吸收学生自己获得的初级信息使之上升为高级信息才是学校教育的价值所在。
      通俗易懂,深入浅出的讲课模式也不是教师的主要功能。因为任何单向口头信息传递与书面信息传递之间没有质的差异,并且可以相互替代。就像只要看了一字不落的讲课笔记就可以不用听课一样。
      交流是需要前提的,即交流各方的头脑中必须对所交流事项具有一定的信息储备,这些储备信息是交流的前提和必要条件。教师一方的信息储备不是问题,问题的关键是学生一方的信息储备。高等教育受教育者通常已经是十八岁以上的成年人,大学本科教育再也不能停留在讲与听的层面上,特别是当听者的头脑中的相关背景知识为零的情况下,对听者的神经刺激及有效响应均是不利的。教者与学者之间,至少应从有知与无知,转变为多知与少知的关系。以往,我们的学生是头脑一片空白,坦然走进教室。并且会理直气壮地说:“正是因为我什么也不知道,所以才来听你讲。要是我都知道了,还来听你讲什么?”全社会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这就是天经地义。单向信息传递就是学校教育的全部。孰不知,单向信息传递恰恰是自我教育的主要方式。其实,我们的学生的自我教育意识并不是零。例如:性教育,爱情教育、消费教育、交友教育等等,几乎都是通过自我教育或社会教育来解决的。但是,一走进校园,自我教育意识就闭锁了。原因很简单,可以依赖教师,可以等、靠、要。教师所扮演的已经不是陪太子读书的角色,而完全成了替读。由于学生自主学习的意识弱、能力差,教师的职能已经退化至给婴儿喂饭的保姆的水准。课堂教学就是替学生读教材,替学生从其它渠道收集信息,最终的结果就是替学生学习。所有的讲课内容完全成了学生的体外循环而只存在于笔记本中,几乎完全没有内化为学生自己生命的组成部分,随着讲课的结束,课程的结束,考试的结束,所有的所谓的学习成果也就统统随风飘散,踪迹全无。
      其实,走进剧院看小品、听评书与听大师学术演讲在本质上都一样,都属于自我教育的范畴。它们的共同特征就是没有或者更精确的说是无法进行交流,因而作为听众或观众的一方也就无需作任何信息准备,在对方输出信息的领域可以完全是无知的。当然这种教育的效果往往也是非常有限的!即使学生一方有信息准备,师生之间也是一种不对称的信息交流,就像水往低处流一样,信息通常也是由较多的师方流向较少的生方,当然师方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受益。生方接近、达到,甚至超越师方,就是教育的成果。交流式教学法当然需要师方的信息输出,但是与传统的单向信息传递有着本质差异:这种信息输出是实时的,是具有针对性的,是随机的,是不特定的,是不可预知的,是建立在生方积极思索之后做出的能动反应的基础之上的。此时的信息传输不仅不再是单向的而是双向的,更为实质的变化是:信息传输已经从根本上从教育的目的转变为教育的手段!也就是说,学生在课堂上通过自身主动的行为积极刺激教师后获取的信息,已经不再是自己学习的目的,而已经成为在强烈的自主意识驱使之下完成自我塑造过程中的诸多环节之一,诸多手段之一。学生的学习在此情此景之中升华了。教育的真实面目在此时此刻显露了。
      以前所谓的课前预习的工作必须予以足够重视。预习即是预先学习。按照教师的教学计划、进度、内容等项安排,先期进行自我教育,为课堂教学创造条件!要想使双向交流得以顺畅进行,在学生一方也同样面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问题,否则只能沦为看客或听众。当然,如何更好地开展预习这样的自我教育活动本身也不是自我教育本身可以封闭解决的,同样需要借助于学校教育。学校教育只能是自我教育的辅助与提升,而不是相反。自我教育贯穿于学校教育的始终。没有自我教育的学校教育形同虚设、收效甚微!自我教育是主,学校教育是辅,这就是二者的恰当关系!有朝一日,学生在校园里可以游刃有余,海阔天空地既学且问,而不拘泥于所谓的教学计划的局限,让思维的翅膀任意翱翔,那才是教与学的至善境界。
      信息传递已经逐渐从教师的职能中分离出来,直至有一天以信息传递为目的的学校教育理念完全被取代。也就是说,目前绝大多数教师所从事的绝大多数工作将在不远的未来归于消灭!将较低层次的获取信息的工作交还给学生自主完成!传统的、简单的、一般的、肤浅的获取信息已经落伍了,是到了对“填鸭式”教学方法进行清算和变革的时候了。高效、合理、科学、经济地获取信息以及对所获信息进行精加工、细处理将成为学校教育新的理念和新的增长点。课堂教学的灵魂就是交流。教师所要完成的是社会其它资源所不能或难以替代的职能,与学生沟通、交流,个性化地处理个案,指导学生如何更有效地自我获取信息,协助学生对所获信息进行深层处理,直至培育出学生的创新思维。这就是教师角色及学校教育定位的革命性转变!
       师生互动,双向交流。这就是教育第二定律。
      
      三、思维创新
      
      高等教育是能力教育,素质教育,绝非知识教育,职业教育。因而学习的内容是次要的,方法是主要的。世界观的形成与方法论的掌握就是高等教育的精髓。就像在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中的数学和语文一样,在数学中学到的是一种思维工具,而不是三角、代数、几何的公式、定理;从语文中学到的是一种表达工具,而不是字、词、句的概念、理论。学习的内容永远只是金山,而学习的方法才是点金术。无限、庞杂的内容无需且无法穷尽;有限,条理的方法却应该也可以掌握。内容是易变且易忘的,而方法是规律且相对恒定的。能力教育,素质教育的重点即在于思维方法的训练!
      社会科学之所以被称之为科学,是因为它是科学之一种。但残酷的现实却是:社会尚在,科学尽失!从教师到学生,从业内到业外,已经很少有人把社会和科学联系在一起,剩下的只有现象和结论。教育与学习的主题,也只有单纯的认知与接受。社会现象只是社会科学的研究素材,而不是社会科学本身。就连所谓的最高级别的学术刊物上,也已经很难见到真正意义上的论文。更多的只是对现有资料的堆砌、引用、转述,不厌其烦的重新排列组合。注释满天飞,学术道德虽无可指摘,但所从事的仅是“编辑”而非创作,使用的是剪刀、浆糊而非学术思维,生产的也就只能是文字垃圾和虚假繁荣。作为论文的要素:论点模仿,论据“克隆”,论证无方。作者自己呢?文章的灵魂呢?无处可觅。当我们听到某位学者的名字,立即联想到的不是他(或她)显赫的官阶或学衔,而是他(或她)与众不同,个性鲜明的学术思想时,中国就有真正的学术啦!
      当今中国高等法学教育最终培养和考查的只剩下人类智能中较不重要的一项——记忆力。其实,记忆力本身也不是教育的目标,而仅是实现认知、了解这种低级教育价值观的一种客观结果。没有谁去专门教会学生如何提高记忆力,学生们只是在无奈的情况下,随意地强化这项能力。由于无序和不科学,记忆力本身不仅未见提高,就连记忆的内容也很快就烟消云散了。我们的教育到头来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就是这样的教育模式在几十年的时间跨度上延续着,在数以千万计的高校学生中重复着。呜呼,中国教育该醒了!哀哉,中华民族该醒了!
      经验和常识告诉我们两条真理:一、重复是记忆之母。二、迅速记忆恒等于迅速遗忘。可是我们现行的教育体制却偏偏与这两条真理背道而驰。一方面,一位大学生在短暂的四年里要学习几十门课程,平均每一门课程的时间非常有限,根本不可能长时间地温习与反复,这就注定了学习的内容只能是一些规律性的原则、原理,而不可能是大量的具体知识。另一方面考试却以对具体知识掌握的多寡为判断优劣的唯一标准。迫使学生在短时间内生吞活剥,死记硬背,误以为试卷上的高分就意味着对知识的牢固掌握,实则随着考试的结束,迅速记忆的内容也必然灰飞烟灭。
      现行制度的支持者坚定地认为:背,总比不背强。背,多少能记住一些。孔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学习是一项不折不扣的思维工程。没有思维的学习不是学习!平时抄笔记,考时背笔记,考后忘笔记,这种三点一线的现行教育环节,是对客观教育规律的公然违背!更令人忧心如焚的是,此种现象大行其道,泰然处之,遍及全国,名正言顺!这虽然也可以算是一种教育,但也只能算是一种极低水准的教育,是对资源的浪费,是对人才的误导。生产制造的只能是一种规格十分低下的“产品”。有的“聪明”学生连平时记笔记都可以省略,考前借其它同学的复印一份即可。于是便出现了“轻松一学期,紧张一道宵”的荒唐现象。在人类智能的诸多种类中,记忆力因其可以被不断发展的科技手段所替代而日渐贬值。在现实社会中,几乎所有的正常工作的开展都是在“开卷”状态下完成的。在信息携带、存取不便,获取、占有昂贵的时代,博闻强记被人们所艳羡和尊崇。然而随着斗转星移,这样的“神功”已经风光不再。从各种各样的信息载体或内存中提取信息比从自己的大脑中提取信息在速度上已经差距不大,而在容量及精确度上,人脑的劣势显而易见。人们不再惧怕遗忘什么,而更担心在充分的现有信息面前如何突破,如何创新!
      信息处理是智脑的特权,因而也应成为教育的重心。复制、存储信息是复印机和计算机就可以做而且做的很好的事情。信息处理好比是食物消化,是一种极其复杂的过程,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吸收营养,排出废物,将有用、有益的物质内化为自己生命的有机组成部分,而绝不是简单的搬运、堆放食物,或作为旁观者看着别人大快朵颐,狼吞虎咽。食物吃到别人口中,只会对别人产生影响,观察者本身是不能充饥的。教育与饮食一样,绝对需要当事人亲历亲为,任何未经大脑加工处理的信息,就像没有吃进口中的食物一样,不可能奏效。单纯的“听”课,“看”课都是典型的思维误区,耳与眼仅是信息接收器官,只有思维、思索、思辨,才是真正的教育,真正的学习。
      教育的复杂程度岂能只是讲与听或读与看就可以解决的呢?以往的教育以信息输入之叶障目,而不见信息处理这样的泰山。将信息输入与信息处理清晰、明确地区分开来,并逐渐把信息处理作为教育的重心,这就是观念革命!信息处理是一个必需由当事者亲自实践的复杂的智识内化过程。以往的教育模式将受教育者的思维的自我实践过程用教育者的自我思维过程并以自我解说的方式替代了。寂静的,没有疑问,没有指导,没有交流的洗耳恭听是令人窒息的,是效率低下的,是肤浅片面的,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
      名家讲经典,的确是好上加好,锦上添花。但最好的,不一定就是最适宜的。别人的好更不能等于自己的好。就像我们不能指望给每一个人发一本《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去读,他们很快就能达到牛顿的学术水准一样。学习是主体自我消化、内化的过程,由表及里,由浅入深。再高水平的教师,其水平也只属于他自己,并不必然会简单复制到听他讲课的学生的大脑中。
      提问不仅是学习者的本能,更是通向光辉彼岸的必由之路。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没有提问就没有教育!可是中国的教育却是:教师背书诵经,学生一片沉默!是中国的教育体制剥夺了学生在课堂上说话的权利。本应是天堂的课堂已经变成了地狱!学生不仅不是主人,甚至连最卑微的奴仆都不如。思维自由,表达自由这些本应天然属于学生的权利都已丧失殆尽。我们的学生由不敢提问而至不愿提问,由不想提问而至不会提问,本应旺盛的生命力、创造力就是在这样不断反复强化的无情打击、残酷扼制之下枯萎了,凋谢了!
      答疑不仅不应是支流,而且应该成为学校教育的主流,应该成为课堂教学的常态。让我们共同努力,把“讲”课变成“问”课!所有的解惑都是从疑问开始的。提问的基本前提即是思索,无思索即无问题。然而我们现行的教育居然可以将思索与学习分离,丢失了思索,只剩下学习,而且这样的教育居然也可以成绩斐然。学习是思维的过程,而绝不是记忆的过程。记忆的成果很快就会遗忘,而思维的痕迹将永远无法磨灭。以素质教育为目的的学校教育,其核心内含就是对学生进行思维训练。
      解惑仅仅是认识事物的开始,质疑和批判才是更高境界。发现没有现成答案的问题或对之不满就是创造性思维的源头。进化就意味着否定既有现实。从理论上说,所有事物都是变化的,因而所有事物都是可以且应该被否定的。每一次否定即意味着一次进步。在这个世界上还从来不曾出现过不可以被否定的事物,成功实现否定是艰难的过程,否定就是伟大的创新。即使是最幼稚的否定也是最可宝贵的。可是,否定的概念早已被现行教育体制打入冷宫,彻底封杀。
      创新的欲望不是什么奢侈品,不是只有所谓“贵族”才可以享用,不是专属于少数的专家和学者,而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原始本能。社会进步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对个人意愿的尊重与理解。让我们坦然的互致问候:今天你个性了吗?求异创新既然是智能物种的一种“本能”冲动,那么也就必然成为教育这项神圣事业最基本的价值判断!舍此,便无教育存在的必要!否则,原地踏步的将不仅是教育本身,而是整个人类文明!
      考试就是现行教育体制中又一个难解的死结。与灵活多样的考试形式和考试性质形成对照,考试内容总是千篇一律——死记硬背。从本科生到硕士生直至博士生,无一例外!原因很简单,我们的教育不以创新为内容,我们的教师自己尚不知创新为何物。古人科考尚无标准答案,择优取仕。当今社会,标准答案型考试一统天下,非此即彼,“是非”立判。此类考试固然有节省评价成本之优点,但其评价的对像——考生的记忆力也当属廉价之列。
      如果说当今社会为了在提高效率,节约成本的前提下保证公平,而在开放性、选拔型考试中设置统一的标准答案,实属无奈之下的最优选择的话,那么,在校园里以检验学生在某一门课程的学习成果为目的的考试中,则有充分的理由和条件摒弃标准答案型考试模式。当以与标准答案是否一致成为评价学生学习成败的唯一尺度成为正当之后,就进一步强化了我们民族的“克隆”思维意识!考试的手段意义更被强化并异化为学习的终极目标。让所有的学子迷失在试题的汪洋大海之中。国家大剧院设计方案的竞标过程就是现实生活中最好的例证。有所谓的标准答案吗?当然没有。有的只是脱颖而出的最优方案。现实生活就是最大的考场,实际工作就是最好的考卷,工作业绩就是最优的答案。其实,考试既不是指挥棒,也不是试金石。学习是一种流淌的过程,而绝不是静止的结果。如果注重平时的日积月累,其实考试的结果既是一种无可改变的必然,也是一种可有可无的虚设。创新的教育,必然带来创新之考试,这就是二者之间的因果关系。单独的考试改革是不可能成功的。学校教育应该使创新成为学生的一种思维习惯。
      习惯于质疑,习惯于否定。这就是教育第三定律。
      
      结语
      
      是到了该警醒的时候了!如果用清醒、客观、理性的思维走进中国教育实践的第一线去观察,一定会得出隐忧远远大于繁荣的结论。重点大学的学生不会学,普通大学的学生不愿学,即使顺利完成学业,其规格通常也是十分低下。所有产生这些现象的原因,主要来自于现行教育理念,教育制度以及在此之下还算勤勉工作的教育管理者和教师。当然,整个社会尚未建立起公正合理的人才评价机制以及以市场为导向配置人才、利用人才的机制,则是更为深刻的社会历史原因。
      本文提到的观念和作法,显然不仅适用于高等法学教育,而是具有较强的普适意义,借鉴价值。各级各类各学科教育虽然情形各异,但原理相通。假如有人在操作层面表示怀疑或担忧的话,实在大可不必。前一段时间,在福建东南有线电视台播放了一期专题节目,内容是介绍某所小学进行教学改革,并把课堂搬进演播室内,逼真再现了学习语文教材中《琥珀》一文的真实场景。其情其景,感人至深,叹为观止!真可谓是英雄所见略同。
      我本人在数载实践改革过程中举步维艰,经常慨叹上游“产品”的规格与新思维远不对接,甚至大相径庭。这也进一步印证了,改革应该从全体范围开展,应该从初始阶段开始。福建一所小学的成功范例,使人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观念革命所蕴含的巨大伟力,观念革命可以重塑、振兴中国教育。正确的观念本身就是强大的生产力!首先应该从所有教育工作者开始行动。我们不仅是利益共同体,更应是价值、观念共同体。让我们共同承担起振兴中国教育的神圣历史使命。
      中国何以昌明隆盛,唯有推行教育革命!
      

0
分享到:
阅读(1637)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