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读《行政主体之再思考》后有感
发布时间:2006/2/14 10:54:00 作者:左明 点击率[1569] 评论[0]

    【中文关键字】行政法

    【学科类别】行政法学

    【写作时间】2004年


    读《行政主体之再思考》后有感
      左明
      注:《行政主体之再思考》,作者:薛刚凌,
      载于《中国法学》2001年第2期。
      
      关于法人人格,可参见笔者《法人之人格否定与个人之有限责任》一文(发表于北大法律信息网)。
      公法主体与民事主体不可简单类推。这个世界属于个体自然人,也属于群体自然人,但归根结底是属于个体自然人的!个体自然人才是终极意义上的,进而是唯一的法律主体。所谓的群体自然人只是为了共同的意愿,实现个体自然人所不能实现的利益的一种组织过程。如果硬要赋予群体自然人以法律主体资格的话,那么其权利能力也要因设立目的的差异而有所区别。公法主体因其设立的唯一目的是为国民服务,这就注定其相对于国民而言只能成为永恒的义务主体,而毫无权利可言(但当其面对其他主体时又当别论)。至于权力,则只是其履行义务的手段。
      如果说立法主体可以有独立意志的话,那么行政主体则完全是中枢神经支配下的手足,意思自治根本无从谈起,除非下意识的抽搐。行政主体恰当的定位就是公法的执行机关,不应该也不允许有意思自治。至于自我组织、自我管理和自我发展就更是越俎代庖。其组织、管理和发展应完全听命于立法主体,而不是自我。“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发展中国家的行政机关总是格外“懂事”,不需“家长”操心,早就“自食其力”,甚至还能“赡养”父母。好是好,才能过人;怕就怕,德行不足。孩子表现的优与劣,均不能免除家长的监护职责。让特定的主体去做特定的事情,社会才会井然有序。公权领域必须尊重社会分工与协作原则。
      参与行政是一个荒唐的命题。首先,行政是一个专职专责的领域,是社会分工精细化、专业化的产物,而且这种方向是不可逆的。参与的基本标志是意志的体现(例如人民陪审员制度),作为相对人必然出现在外部行政行为过程中,但这不符合参与的特征。作为非相对人(或潜在相对人或间接相对人)出现在所谓的某种听证活动中,该意志的参与也只是表面的,而非实质的。另外,由参与行政引申出的民主行政是不足取的。行政的方向理应由立法掌控,若要取而代之,必要有过人之处。通行的议会体制发达且成熟,本是民主的至善之途,且已经消耗大量的社会资源,为甚舍近而求远,买椟而还珠。实在不可理喻。唯一的解释,现行的立法体制被虚置了。
      直接民主实不足取。无他,唯不能实现尔。一方面,客观条件不允许,仅经费一项就力所不能及。另一方面,主观条件不配合,没有人能保证足够多数公众对每一个重大问题的参与热情。
      但间接民主也有被少数精英垄断异化的天然缺陷。在不可能与有缺陷两害之间作权衡,也只有选择间接民主。
      民主是相对于决策而言的,是立法的专用品,而与行政无涉。行政与民主是风马牛不相及。
      该文作者的核心观点就是中央与地方分权。我国目前的行政机关相对于地方政府或中央政府而言恰如总分公司的情形一样,分公司不具有独立人格。分权之后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则转化为母子公司,从而具有了独立人格。此种区分,无疑具有学理价值。但正如《国家赔偿法》所确立的且为学界所共识的“国家责任,机关赔偿”原则并没有被认为是重大理论突破一样,现有的行政主体理论显然不是由于疏忽而犯了一个低级错误,而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约定俗成罢了。
      如果说分权是权宜之计,尚有可取之处;若称之为社会发展的必然,则不敢苟同。恰恰相反,融合与统一,才是世界发展的潮流。至于在发展过程中,如何确定分权的临界点,不妨可以借鉴企业与市场的替代原理,也就是当企业自我组织的成本超过市场交易的成本时,企业的规模扩张便止步了。
      2004.12.23.于北农斗室
      
      。
      
      
      

0
分享到:
阅读(1569)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