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读《行政过程中相对人程序性权利研究》后有感
发布时间:2006/2/14 10:48:00 作者:左明 点击率[1771] 评论[0]

    【中文关键字】行政法

    【学科类别】行政法学

    【写作时间】2005年


    读《行政过程中相对人程序性权利研究》后有感
      左明
      注:《行政过程中相对人程序性权利研究》,作者:王锡锌,
      载于《中国法学》2001年第4期。
      
      行政的本质是执行法律。管理是行政的基本样态。行政管理的主体格局是由两方构成的——行政主体和相对人。双方的矛盾与纠纷通常是由如下两种原因产生的:1、相对人行为违法,行政主体作为管理者,公共利益的维护者,积极行使管理职权,追究相对人相应的行政违法责任。2、行政主体行为违法,侵犯了相对人的合法利益,相对人追究行政主体的侵犯责任。
      在第一种情况下,现行体制实际上将行政主体赋予抽象国家的意义,集立法权、行政权、司法权于一身(制定行政立法和其他规范性文件是准立法权,行政裁决是准司法权),试图将矛盾解决在行政过程之中。虽然设有司法审查制度,但给人的印象是“杀鸡何用宰牛刀”,一切问题尽可能都在行政过程之中搞定,而无需烦劳法官大人。而且,从现在的发展趋势来看,此风愈演愈烈。行政立法听证制度,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俨然就是多余的摆设。行政决策“既公开且民主”,还要人大何用。行政处罚听证制度,俨然就是法官升堂,还要法院何用,还要司法程序何用。奢谈什么中立的裁判者,只能是自欺且欺人。对于回避制度的狭隘理解(仅限于自然人之间),致使“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同一机关内的不同机构(只要我们的所谓学者稍微了解一下社会现实,就会对自己如此天真无邪的设想羞愧难当。),与中立的裁判者简直是相去甚远。病急不能乱投医,整肃行政之心虽好,但不能饮鸩止渴,缘木求鱼。上述之制度设计实属方向性错误。企图让行政无所不包,无所不能,其结果只能是肥胖致死。期待民主与命令比翼,效率与公平齐飞,到头来只能是鸡飞蛋打。因为违背了最基本的分工与协作原则。致使大量的投入低效甚至浪费,并且使大量现有优质资产闲置。最清晰,也是至善之途,就是让行政消肿、减肥,而让立法与司法健康茁壮的成长起来。但现实是,行政是真正最高、最终的权力的拥有者,问题的难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自我防卫权是一项最基本的人权。对该项权利的理解与尊重是文明的标志之一。偷袭为文明人所不齿,只是强盗、窃贼所专属(当然,“礼尚往来”不在此列)。权利告知就是对自我防卫权的理解与尊重,从而使官府与强盗泾渭分明。
      审判式行政听证程序必须立即刹车,除非取消司法审查制度。看似双保险,实则不保险。从初次行政行为的一般程序到听证程序,再到复议程序,又到初审程序,还到二审程序(且不算审判监督程序),漫漫征程方告一段落。这其中不仅是巨大资源浪费的问题,而且还有越位和自我袒护的问题。效率是行政的生命,公正是司法的追求,二者的价值原本不同,相互克隆与模仿实不足取。冗长而又繁琐的行政程序,无形之中在强化着行政的力量,在瓦解着相对人的斗志。一次次的努力归结为一次次的失败,长夜漫漫无穷期。实际上,听证与复议皆属多余,而应该建立行政公诉制度。该制度大意是,行政主体依职权为行政行为,该行为具有先定性(即对相对人的权利义务做出初步安排),若相对人认可该安排,则万事皆休,一切归于平静;若相对人不认可该安排,则由行政主体为原告,相对人为被告,提起行政公诉,让司法机关确认行政主体依职权(含依申请)所为行政行为合法有效。行政不作为,以及行政侵权行为,不在此限。而是由相对人为原告,由行政主体为被告,提起行政侵权之诉。
      该项设计综合考虑了效率与公平。一方面,尊重行政的尊严和权威,使其可以快速处理大量社会事务;另一方面,当相对人对行政提出挑战之时,即刻将矛盾和纠纷转交中立的司法来解决,以维护社会公正。省时、省力、高效、合理,能够产生最佳的制度生产力。
      平等是偶然,是相对;不平等是必然,是绝对。这原本就是一个充满差异的世界,无差异便无此世界。平等必然是弱者的心声,强者从来不屑于平等。平等是弱者向更高境界的一种追求。同工同酬,同质同价,这是尽人皆知的公理——同等情况,同样对待。万万不可遗忘了前提条件——同等情况。可这个世界又有几多同等情况呢?妇女、儿童、老人、残障者等等,严格的说——没有!与其费尽心机去模糊界定同等情况,倒不如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去审视这个问题——造成不平等的原因是什么?只要其正当、合理,我们就承认、尊重这种不平等,反之则需杜绝。这比空洞的叫喊“一律平等”要理智的多。
      在该文中有这样一段表述:“美国学者戴维斯在其《自由裁量的正义》一书中也指出,假如X和Y的情况是相同的,而行政机关要求X交税,Y却不用交税,那么与Y相比较而言,X显然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或者虽然行政机关要求X和Y都必须交税,但要求X比Y交得更多,X同样也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看了这段文字,不由得不让我窃窃发笑。该引文所表达的明明是一种再平常不过的社会现象,毫无发明、发现的功绩,不知为何还要“引经据典”?是何居心,令某百思不得其解。所谓的知识产权就是这样保护的吗?所谓的学术规范就是这样体现的吗?愿闻高论。
      说明理由制度乃统领其他一切制度之王。无理由之结论无异于梦呓。凡清醒之头脑所做之决定必有理由,此乃智能动物之天性,若无理由反倒不可思议。只是公开与否的问题。其实,个案的结论除了对于该案当事人而言,对社会公众是中性的,因为案外人根本不知得出结论的来龙去脉,对任何光秃秃的结论都是麻木不仁的。决策人既然敢于悍然得出令一方当事人无法接受的结论,说明他是不会忌惮个体的反抗的,因为当事者在得知结论的同时就已经可以理性的反向推理出做出结论的理由。说明理由就是一种让所有可能的社会公众不仅知晓光秃秃的结论,而且知晓得出光秃秃的结论的推理过程,从而有资格可以进行理性评价的制度。再蛮横的决策者(自信的决策者是不屑于隐瞒自己精妙、独到的推理过程的,反而会去大肆张扬。)也不能无视公众的舆论。理由是说给“外人”听的,包括做出决定机关的上级。
      行政主体程序性错误的“脆弱性”。在行政管理过程中,争议的焦点是相对人行为的合法性,而不是行政主体行为的合法性。现行的行政诉讼将相对人不服行政主体的管理并处置行为作为诉讼的最主要标的(行政侵权之诉是次要的,即行政赔偿之诉是次要的。)。司法审查的对象是行政主体行为的合法性,而不是相对人行为的合法性。这里明显存在两个独立的,并非互为因果的问题。但相对人行为的合法性才是争执的真正起因和归宿,也才是相对人最为关心的问题。至于行政主体行为的合法性相对人其实并不关心,除非对该问题的判断能够实质影响自己的切身利益。结果出现了尴尬的怪现状,一方面,相对人通过行政诉讼撤销了违法的行政管理行为;另一方面,由于相对人行为的合法性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法院在做出上述判决的同时不得不要求行政主体重新做出合法的行政管理行为。因此,相对人虽然取得了胜诉,但还不能笑到最后,其屁股上所应承受的板子并不会因为也同样落在了行刑人的屁股上而有所减轻。特别是行政主体因程序错误而导致的败诉,其重做的结果很可能与在先的一样。到头来,与其说相对人通过“奢华”的诉讼过程抒发了胸中的怨气(毕竟,行政主体败诉了),倒不如将其理解为相对人义务提起的公益诉讼更为客观(自己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倒是给行政主体上了一堂生动的依法行政课)。这明显是非理智的。在通常情况下,相对人会“主动”放弃此种诉权,除非其认为败诉给行政主体(或具体的工作人员)带来的麻烦足以使自己获得精神上的快慰而不枉辛苦一遭。在此种博弈过程中,除了权衡上述二者(快慰与辛苦)的轻重之外,相对人还必须考虑其他隐性成本(近期的快慰与远期的辛苦)的支出。因此,通过相对人发现行政主体程序错误的功能十分有限。
      无奈的申诉。非制度化的申诉画饼充饥。具有“血缘关系”的申诉形同虚设。“有争议即应有裁决”原则应该得到尊重并落实。当然,裁决并非意味着统一于司法,而是包括任何中立、公正的制度化设计。
      内部规则的外部价值。正如《中国共产党章程》作为内部规则只能约束中国共产党党员,但仍要向世人公布一样,因为它会通过各种途径和方式影响外部世界。任何组织的内部规则如欲达到影响外部的目的就必须公布,尽管它不直接约束外部人群。这就可使受到影响的外部主体对之进行评头品足,进而对其正当与合法说三道四。内部有规则比内部无规则是进步,但还要经得起事理、情理、道理、公理、天理、法理的挑剔和考验。
      我们现在还处于权利需要有立法恩赐,而权力却好像与生俱来一样的状态之下。
      2005.1.4.于北农斗室
      
      
      

0
分享到:
阅读(1771)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