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读《行政诉讼目的论》后有感
发布时间:2006/1/23 13:51:00 作者:左明 点击率[1329] 评论[0]

    【中文关键字】行政法

    【学科类别】行政法学

    【写作时间】2005年


    读《行政诉讼目的论》后有感
      左明
      注:《行政诉讼目的论》,作者:胡肖华
      载于《中国法学》2001年第6期。
      
      难道法律不是法学家的设计作品吗?只是有优劣之分罢了。所谓优劣的标准可能就是和谐社会的客观规律。因此,法学家和科学家一样——只能发现什么,而不能创造什么。
      包括该文作者在内,恐怕很多人都认为“在行政诉讼中法院是第二次适用法律——其直接目的在于审查行政机关第一次法律适用的正确与否。”如何理解这里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在在先的行政法律关系中,行政机关适用法律是为了依法行政(很多时候是在审查相对人行为的合法性,如行政处罚、行政许可等。)。在在后的行政诉讼法律关系中,司法机关适用法律是为了审查行政机关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行为主体和行为目的均截然不同。但有趣的是,通常为了证明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往往要先证明相对人行为的不合法性。因此,司法审查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似乎必经审查相对人行为的合法性这一关。故有“第一次”和“第二次”之说。没有人能否认,我们的行政诉讼是在或明或暗中担负着解决双重纠纷、完成两个目的的使命。行政诉讼法律关系的明确解决,也就必然同时安排了与之对应的行政法律关系。
      所谓利益平衡,不过是“各打五十大板”、“一团和气”、“和稀泥”的代名词。且以表面的势均力敌掩盖实质的悬殊差距,来满足虚幻的心理需求。即使把立法权与司法权捆绑在一起放在天平的一端,也远远不能翘起纹丝不动的行政权,何况区区相对人权利乎?真不知何平之有?
      的确,作为理性的博弈双方,均以自我利益最大化为出发和归宿。只可惜,作为公权一方的理论主体是国家,而实施主体却永远是也只能是国家代理人——公务员。国家永远是没有生理头脑的抽象主体,它的代理人则有。公务员是出于自我利益还是被代理人利益,国家自己永远无法知晓。除非国家的其他代理人尽到监督职责,而这一点国家自己也是不知晓的。总之,国家是“不知好歹”的!如果公务员不仅可以用自我利益偷换国家利益,而且蔚然成风,成为社会潜规则,那么博弈的真实主体就发生了变化,利益格局也必然重塑。所谓的“合作”、“互利”倒是顺理成章,且通行天下,只是内涵被扭曲了:一方当事人(相对人)和另一方当事人(国家)的代理人成为共同的赢家,与此“守恒”的是国家的亏损。但是国家自己没有生理痛感,麻木不仁,听之任之。欺负这样的“老实人”真是太爽了,想不干都难。当国家失去了自我的时候,也就形同虚设了。有的只是打着国家代理人旗号的官阶不等的实力各异的自我利益的攫取者。
      私权非法律不能限制,公权非法律不能授予。私权与生俱来,公权后天具有。私权是本,公权属末。
      当多数人接受潜规则的时候,法律的功能已经被降到很低的程度。只有“不开眼”、“不明戏”的人才会误闯“大观园”,贻笑万千。
      2005.3.3.于北农斗室
      
      

0
分享到:
阅读(1329)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