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左氏解析司法考试试题——2010年之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部分(四)
发布时间:2020/1/21 12:32:47 作者:左明 点击率[20]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司法考试;司法考试试题;行政法学;行政诉讼法学

    【学科类别】行政法学

    【写作时间】2019年


      四、材料分析题
     
      七、(本题25分)
     
      材料:
     
      近年来,为妥善化解行政争议,促进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与行政机关相互理解沟通,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全国各级法院积极探索运用协调、和解方式解决行政争议。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从制度层面对行政诉讼的协调、和解工作机制作出规范,为促进行政争议双方和解,通过原告自愿撤诉实现“案结事了”提供了更大的空间。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工作年度报告(2009)》披露,“在2009年审结的行政诉讼案件中,通过加大协调力度,行政相对人与行政机关和解后撤诉的案件达43,280件,占一审行政案件的35.91%。”
     
      总体上看,法院的上述做法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赢得了公众和社会的认可。但也有人担心,普遍运用协调、和解方式解决行政争议,与行政诉讼法规定的合法性审查原则不完全一致,也与行政诉讼的功能与作用不完全相符。
     
      左氏解析:
     
      请问:“为妥善化解行政争议”,这到底是谁的意愿呀?是行政相对人呢?还是行政主体呢?
     
      再请问:“促进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与行政机关相互理解沟通”,这到底又是谁的意愿呀?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呢?还是行政机关呢?此二者真的愿意“相互理解沟通”吗?
     
      闹了半天,敢情如此操心劳神、费工费时的主体是“全国各级法院”呀!这算不算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呢?“全国各级法院积极探索运用协调、和解方式解决行政争议”,这算不算是——病急乱投医呢?要命的问题是:作为国家的司法机关,法律赋予其“积极探索运用协调、和解方式解决行政争议”的职权、职责了吗?
     
      《行政诉讼法》第五十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不适用调解。”
     
      由此观之:在“全国各级法院”的眼中和心里,法律,算个芝麻呀!算个屁呀!“全国各级法院积极探索”的就是如何挣脱法律的束缚。
     
      最高法院颁行所谓的“司法解释”,俨然已经成为了其神圣不可侵犯的天然权力!想什么时候解释,就什么时候解释;想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被其解释的法律,不过就是其掌中的玩物罢了!如果可以将立法机关比拟为皇帝的话,那么最高法院就是当之无愧的——太上皇!
     
      敬请诸位都来围观:最高法院居然意欲“通过原告自愿撤诉实现‘案结事了’”。好一个“原告自愿”!这算不算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阿二不曾偷呢?
     
      我的天呐!
     
      这可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在2009年审结的行政诉讼案件中,通过加大协调力度,行政相对人与行政机关和解后撤诉的案件达43,280件,占一审行政案件的35.91%。”据说:吓死人,无需偿命。
     
      希望读者诸君都能够正确理解“和解后撤诉”的真正含义、都能够准确知晓“和解后撤诉”的真实状况。
     
      如果按着这个趋势发展下去,那么最终的目的一定是“天下无贼”——不是完全消失行政诉讼现象,而是行政诉讼被告几乎没有败诉的情况。
     
      法院,在行政诉讼中已经彻底沦落成为被告——行政机关的马仔和帮闲。
     
      中国的普通国民,请你们在《人民法院工作年度报告(2009)》的面前,尽情的发抖吧!!!
     
      请教命题者:您根据什么事实和理由就敢说“总体上看,法院的上述做法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赢得了公众和社会的认可”???真实的现实恐怕是——总体上看,法院的上述做法取得了较好的预期效果,赢得了行政机关的充分认可吧???
     
      面对“普遍运用”、“不完全一致”和“不完全相符”的局面,在左某人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担心”,如果有的话,那也一定是出离的愤怒!!!
     
      问题:
     
      请对运用协调、和解方式解决行政争议的做法等问题谈谈你的意见。
     
      答题要求:
     
      1.观点明确,逻辑严谨,说理充分,层次清晰,文字通畅;
     
      2.字数不少于500字。
     
      「参考答案」
     
      法治乃合法性与合理性之平衡器。
     
      左氏解析:
     
      这似乎也可以算是一种高论。
     
      请问:法治,追求合法吗?当然追求。
     
      再请问:法治,追求合理吗?当然也追求。
     
      但是,合法与合理,此二者却不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关系。当然,也就更不是相互平衡的关系了。
     
      法在理的面前,不过就是一个“小顽童”和“小儿科”、一种具体体现和直观表现罢了。理是法的坚强内核,没有理的法,那不过就是行尸走肉罢了。
     
      站在理性的角度,法应该体现理,而绝对不可悖逆理。
     
      理,是整个宇宙最高的法则;而法,则只不过就是人类的行为准则罢了。
     
      在此二者之间,又何来什么“平衡”呢?
     
      「定事实」
     
      在材料中,全国各级法院积极探索运用协调、和解方式解决行政争议,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赢得了公众和社会的认可,但也产生了普遍运用协调、和解方式解决行政争议,与行政诉讼法规定的合法性审查原则不完全一致的争论,引发了“运用协调、和解方式解决行政争议的做法合法性和合理性的分析”的法律难题。
     
      左氏解析:
     
      哇塞!
     
      这不就是照抄课文嘛!
     
      这“注水肉”的注水绝技,堪称一流!
     
      「站立场」
     
      我们认为,法院运用协调、和解方式解决行政争议的做法权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本案中就产生了与行政诉讼法规定的合法性审查原则的冲突,最后导致该权力行使的合法性和合理性问题,要求法院在行使权力的同时注意其他的原则,防止权力突破边界。
     
      左氏解析:
     
      这段表述,颇多蹊跷!1.“做法权力”,不知所云;2.“本案”,这到底是从何说起呀?3.“该权力”,还是不知所云,难道是指前述的“做法权力”吗?4.难道所谓的“合法性和合理性问题”,是因“该权力行使”而导致的吗?5.法院在行使权力的时候,最需要注意的恐怕不是妥善处理与其他原则的“相邻关系”进而防止权力突破边界,而是该项权力到底有没有法律依据。
     
      「说理由一」
     
      首先,权力的行使应当符合合法性原则。对于权力主体,合法性原则要求权力行使的主体和权力行使的范围以及种类等预先由法律来规定。因此,对权利的限制上,“法无授权即禁止”。而对于个人而言“法不禁止即自由”。结合材料,2008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从制度层面对行政诉讼的协调、和解工作机制作出规范,而最高法院具有一定的法律解释权,故运用协调、和解方式解决行政争议的做法具有合法性。
     
      左氏解析:
     
      关于“对权利的限制上,‘法无授权即禁止’”这一表述,其中的“权利”一词,明显是权力一词之误。这似乎不是笔误吧!如果就连权利与权力都没有区分清楚的话,那么再去义正词严的高调引用“法无授权即禁止”和“法不禁止即自由”这样的法谚,还会有什么意义呢?
     
      不错!最高法院确实拥有一定的“法律解释”权。但是,最高法院却绝对不拥有授予“全国各级法院”在行政诉讼中“运用协调、和解方式解决行政争议”权力的权力!
     
      非常遗憾,最高法院的这一“司法解释”,就是对法律的公然侮辱和粗暴践踏,根本就不具有合法性。
     
      「说理由二」
     
      其次,权力的行使应当坚持合理性原则。所谓合理性原则就是符合社会整体价值观,具体可以概括为目的正当、手段合理以及结果均衡。任何权力的行使,都必须有正当的目的,必须借助合理的手段,必须实现均衡的结果。结合本材料,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工作年度报告(2009)》披露,“在2009年审结的行政诉讼案件中,通过加大协调力度,行政相对人与行政机关和解后撤诉的案件达43,280件,占一审行政案件的35.91%。”该制度达到了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的统一,具有合理性。
     
      左氏解析:
     
      所谓合理性的理,显然不仅仅只是指“社会整体价值观”。理的范围,非常之广、无所不包,除了具有价值判断的理之外,当然还要包括具有事实判断的理。
     
      请问:“运用协调、和解方式解决行政争议的做法”,目的正当吗?手段合理吗?结果均衡吗?
     
      目的:难道真的是为了更好的解决行政争议吗?恐怕是为了给行政机关(即被告)排忧解难吧?这能够算是目的正当吗?
     
      手段:解决行政争议根本不能运用协调、和解方式,这是最为基本、最为基础的行政法学常识。这能够算是手段合理吗?
     
      结果:在大面积、高比例的“和解后撤诉”的案件中,到底有多少原告是出于真心和自愿的呢?这能够算是结果均衡吗?
     
      所谓的“协调、和解”制度,真的“达到了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的统一”吗?请问:法律效果,到底是指什么?社会效果,到底是指什么?政治效果,到底是指什么?请不要用这些空洞的大词来吓唬、忽悠老百姓。
     
      所谓的“协调、和解”制度,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恐怕都不“具有合理性”。
     
      「说理由三」
     
      最后,法治的理想就是实现权利行使的合法和合理的平衡,否则“无合理性的合法性会变为僵化,无合法性的合理性则沦为恣意”。每种权力空间是有限的,界限就在于其他的权利。法律已经为权力主体设定了边界,则任何人都不得超越该界限,否则即为违法。具体到本案,从合法性上讲,法院运用协调、和解方式解决行政争必须有法律的依据,不能朝令夕改,同时,从合理性上说,要加强具体操作过程的公开透明,创造一个足够公开透明、能保证充分公共监督的制度环境,防止行政诉讼的偏离轨道。
     
      左氏解析:
     
      其中的“权利行使”,又是权力行使之误。
     
      当法背离理的时候,无理之法(根本就不是“僵化”,而恰恰是“恣意”)就会见怪不怪、司空见惯。因此,法治的根本就是追求法与理的和谐一致。
     
      愚以为:权力,是群居人类的制度化力量;权力,不过就是权利在让渡之后的异化表现罢了;权力,必然受制于权利,而不是相反。权力的边界,应该止于权利的疆界。
     
      请看:“每种权力空间是有限的,界限就在于其他的权利。”这一表述,明显有误!其中的“权利”,明显是权力之误。“权力”与其他的权力,可以合理呼应;而“权力”与“其他的权利”,则明显不能前后关照。
     
      再请看:“法律已经为权力主体设定了边界,则任何人都不得超越该界限,否则即为违法。”请问:法律为最高法院和“全国各级法院”设定的边界,到底是什么?它们是否已经“超越该界限”了?它们是否已经“违法”了?
     
      请问:法院运用协调、和解方式解决行政争议的法律依据何在?也许有人会抢答:当然就是最高法院出台的《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了。再请问:最高法院出台《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的法律依据又何在?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要抢答:当然就是《行政诉讼法》第五十条规定了(其具体内容是:“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不适用调解。”)。
     
      将《行政诉讼法》第五十条规定与最高法院出台的《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进行对比,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朝令夕改”呢?
     
      请问:“公开透明”、“公共监督”和“偏离轨道”,这些能够算是合理性问题吗?
     
      「再强调,做评论」
     
      综上所述,“法治乃合法性和合理性之平衡器”。合法性始终是法律最基本的内容。因此要求法治国家在“依法治国”的基础上尊重人的权利。但是,合法的行为不一定就是合理的行为,要求法律在具体的制度当中进行权衡,为应对新型的法律现象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实现合法性和合理性的和谐共存。
     
      左氏解析:
     
      好一个“合法性始终是法律最基本的内容”!请问:法律,到底应该符合什么法律?请千万不要告诉我:当然应该符合《宪法》和《立法法》了,因为一定没有人能够接得住下面的追问:《宪法》和《立法法》又应该符合什么法律呢?
     
      请问:在“运用协调、和解方式解决行政争议的做法”中,是否体现、如何体现了“尊重人的权利”?
     
      请问:难道“法律在具体的制度当中进行权衡”,就可以解决“合法的行为不一定就是合理的行为”这一具有根本属性的问题了吗?就可以“实现合法性和合理性的和谐共存”了吗?
     
      请问:到底什么是“新型的法律现象”?最高法院出台《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到底是要“应对”什么“新型的法律现象”?
     
      这个参考答案,真可谓是——不着边际、一塌糊涂!
     
      诸位请看:这精彩的“八股”文章做的可真是驾轻就熟、深得要领呀!
     
      可以肯定的是:该参考答案明显偏离了“运用协调、和解方式解决行政争议的做法”这一主题。而是去空谈最高法院出台《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合法性和合理性。这根本就是驴唇不对马嘴的节奏呀!
     
      很想知道:鄙人上述与参考答案大相径庭的回答,到底是可以得满分呢?还是应该得零分呢?
     
      结语:
     
      对于中国法律规范的各种各样的漏洞谬误,司法考试的命题者和解析者,不过就是瞧热闹——“吃瓜子”的看客罢了。
     
      奉劝命题者:请您千千万万不要再自作聪明、自作主张了!您在细微之处的有意或者无意的擅自改动(选项表述与法律文本的细小差异),自以为无关紧要、无关痛痒,其实已经坠入了错误的深渊,进而已经坑害了优秀、优异的应试者。
     
      试题对于应试者而言,可以不会回答;但是,试题对于命题者而言,却不应该出错。锚点
     
      命题者,你们是负有责任的,你们是担当使命的。
     
      拜托了!!!
     
      2019-08-14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

    北农讲师

0
分享到:
阅读(20)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