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感悟圣哲 ——拜读《论语》(二)
发布时间:2019/8/19 9:58:54 作者:左明 点击率[46]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 孔子;论语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9年


      为政篇第二
     
      2. 1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感悟:
     
      政(即政治),是为何物?我最为钦敬、欣赏的答案就是:必要之恶(实在抱歉!未有时间去核实原始出处。我为首次表达者所深深折服)。
     
      政的属性就决定了为政者的终极下场。左氏曰:所有的政治人物(包括所谓的贤君明相、伟大领袖)或早或晚、无一例外注定都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人类的政治发展史,就是一部适用丛林法则——弱肉强食的野蛮而非文明的历史。
     
      政治的本质就是运用权力分配利益。权力,就是制度化的力量,就是合法的暴力,就是公开的强迫。然而,强迫,就是肮脏和邪恶的代名词。
     
      也许,确实可以将执政区分为:以德为政与无德为政。但是,请千万不要忘记:德在利后、利在德前。无论执政者有德还是无德,其执政行为都是建立在率先满足自己、自己家庭、自己家族、自己宗族、自己民族、自己国家、自己种族的利益的基础之上的。所谓的有德与无德,只是针对他人而言的:或体恤怀柔、或横征暴敛。
     
      众星捧月、花团锦簇——紧密的围绕在以某个伟大领袖为核心的政治权威的周围,那可不是因为该伟大领袖有德,而是因为该伟大领袖有权,进而可以使自己从中获利。
     
      凡是出来混的,有几个不是为了钱呀!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利己的人,没有利他的神。
     
      以利益为内容的政治和经济,注定不可能高尚、不可以高雅。
     
      一个人做事情,如果一旦与钱沾边儿,那可就远了——注定远离真、善、美。
     
      在人类文明尚欠发达的阶段,从政或者经商,居然还会成为令人艳羡的美差;高官和富豪,居然还会成为令人神往的货色。
     
      孔夫子,嗨!您在您所置身的时空条件下,作出上述表态,也许是应该被理解的。您老人家亲自跑到官场去混个一官半职、去蹚浑水儿,也许也是应该被理解的。
     
      左明与孔丘,如果二者的思想再没有上述差异的话,那么历经千年的人类文明可就真是原地踏步了。
     
      2. 2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感悟:
     
      在现有体制之下,凡是能够正常公开传播的文化作品,似乎都是“无邪”的,似乎都不是什么淫词荡曲,否则的话,应在“扫黄”之列。
     
      何谓“邪”?这也许并不是一个没有争议的问题。
     
      在当今世界某些相当发达的国家或地区,不要说有合法的情色作品,而且还有合法的情色产业。
     
      无邪,这似乎与文化作品的艺术性没有什么必然关系吧?这似乎也算不上是对文化作品的较高评价吧?
     
      2. 3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感悟:
     
      道与齐,既是行动,也是结果。
     
      德之于政、礼之于刑,无需多言、优劣立判。可问题是:到底是实现德与礼,还是实现政与刑,这是人们——治人者与治于人者——自主、自愿选择的结果吗?
     
      地球人都知道:吃肉粥不会饿死人。但是,却依然有大量因吃不上肉粥而饿死的人。
     
      这,就是经典的堪与晋惠帝媲美的正确的扯淡!
     
      2. 4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感悟:
     
      这很有可能是迄今为止在全世界范围内最为精彩、精辟、精妙的人生发展阶段之感悟!!!
     
      志于学,学什么?当然应该不是学鸡鸣狗盗、偷鸡摸狗之类。可以学的对象、应该学的东西,似乎有很多、很多。此处的学,应该不是泛泛而指。否则的话,所有的人均可自称为学人。
     
      鄙人也立志为学。学什么?左氏曰:道理。明理,这有可能是学习的至高境界。但自惭形秽的是:在十五岁的时候,我还没有确立任何志向呢。因为那时的我,尚不知道人类社会到底是一个什么玩意儿呢!
     
      立,不是站立,而是自立。立的姿态、状况会有所不同:或养家糊口(照顾自己)、或建功立业(帮助别人)。
     
      对于一个正常人而言,三十不立,那可就实在是有点儿说不过去了。
     
      鄙人经过在迷茫中的不断摸索,终于在三十岁的时候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位置——高校教师。
     
      不惑,不是没有困惑,而是减少困惑(大幅度减少)。一个正常人,不可能没有困惑:没有利益的困惑,还会有其他的困惑;没有眼前的困惑,还会有长远的困惑。困惑与人的生存状况和思维的广度、深度具有密切关系。
     
      许多未解、无解的终极命题,是全人类的终极困惑。
     
      鄙人在从教之初,还曾经梦想去争取成为——北大教授。在经过十年历练之后,在四十岁的时候,我已经完全释然了:这个世界最适合我的身份就是——北农讲师,对此我甘之如饴、心满意足。在逐渐解开了太多的困惑之后,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潇洒、从容、淡泊、宁静。
     
      知天命,明了自然的道理和命运。人类社会只不过就是自然界微不足道的一个组成部分——一粒尘埃。感悟自然,可以有助于明了社会。
     
      鄙人已经来到自己五十岁的门槛。届时,我会为自己庆生、为自己献上一份关于感悟天命的答卷。
     
      耳顺,不易翻译和理解。也许与耳朵、听力有关,也许只是假借。有人认为是能听得进各种不同意见的意思(这确实也是一种极高的境界。但是,在允许别人提出异见与自己作出正确判断之间,明显后者更胜一筹。已经六十岁了,应该更上一层楼)。愚以为:似乎就是耳里听不得扯淡、眼里揉不得沙子、心明眼亮、心知肚明、明辨是非、明察秋毫的意思。
     
      在这样的人的面前,要想耍花招儿、玩儿里格儿楞,那不是自讨没趣、自取其辱嘛!
     
      从心所欲、不逾矩。欲,是自由;矩,是约束。约束的自由、自由的约束,自由与约束应该是硬币的两面——没有无约束的自由,也没有无自由的约束。
     
      没有人不向往从心所欲,但是,能够实现从心所欲的人却相当有限;而在此之中又能够做到不逾矩的人,就更是寥若晨星、凤毛麟角了。
     
      美食,我所欲也;美女,亦我(鄙人属男性)所欲也。如果我仅有此二欲的话,那么我很有可能会在实现这样的欲望的过程中试图甚至不惜去逾矩。万幸的是:我还另有他欲——更高、至高的欲望——渴求真、善、美。在追求真、善、美的过程中,我完全有可能会不逾矩。
     
      这是我所能够想到的人生的最高境界!
     
      2. 5
     
      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感悟:
     
      无违即孝,孝即无违。
     
      这不就是典型的“坑爹”嘛!!!父母就这样被子女给惯坏了;官吏就是这样被百姓给惯坏了;上级就是这样被下级给惯坏了;国家、社会、民族,就是因此而原地踏步、裹足不前的。
     
      以礼待人,自不待言。
     
      至于葬与祭,那不过就是假招子——自欺欺人的作秀罢了。
     
      2. 6
     
      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
     
      感悟:
     
      对于此言,有这样一种解读:“做爹娘的只是为孝子的疾病发愁。”请看:只有孝子,而没有孝女。女子,居然被排斥在行孝的主体范围之外。所幸的是:母,还没有被排斥在被孝的主体范围之外。
     
      孝,绝对应该是卑者相对于尊者而为的行为,而断然不可能是相反。
     
      当然应该是子女忧虑父母的疾病为孝,而不可能是父母忧虑子女的疾病为孝。
     
      要么是孔子答非所问,要么是后人曲解孔子之意。
     
      2. 7
     
      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感悟:
     
      养,并非是孝;敬,这才是孝。
     
      养,是有所作为、是真金白银;而敬,则完全有可能是口是心非、装模作样。
     
      能养而不敬者,恐怕是少之又少。
     
      孝的核心是依从。依从也就包括了赡养。
     
      2. 8
     
      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
     
      感悟:
     
      色难,即面有难色也。
     
      有活,抢着干;有饭,让着吃,难道这些还不算是孝吗?难道竟然还可以不被认为是孝吗?难道这些都不算是礼吗?
     
      能够做到这些,真的已经很不容易了,已经会使绝大多数人面露难色了。
     
      2. 9
     
      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
     
      感悟:
     
      不违背,就是愚蠢吗?言外之意:违背,就是不愚蠢吗?
     
      倒要请教:违,合乎礼吗、合乎孝吗?那么之前的“无违”(见2. 5)又作何解释呢?
     
      发(即发挥)者,不愚也。可是,发与礼、发与孝,又是什么关系呢?
     
      孔夫子,忽而是孝,忽而是发,您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呀?
     
      2. 10
     
      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感悟:
     
      对一个人,又是视、又是观、又是察,就能够将其本质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通通透透、完全底儿掉了吗?也许可能,但那得是何等犀利、独到、老辣、深邃的审视能力才能够胜任呀。
     
      2. 11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感悟:
     
      温故未必知新。只要肯于温故,便就可以知新,那知新也就太容易了。
     
      温故而知新的可能性是极低的。无故,必无新;有新,必有故。因此,应该是:依故而知新,或者:凭故而知新。
     
      2. 12
     
      子曰:“君子不器。”
     
      感悟:
     
      关键问题是:何谓“器”?应该不是大器晚成的“器”。会不会是小器的“器”呢?抑或此处的“器”应该是一个动词呢?
     
      如果“器”只是器皿的意思的话,那么这句话也就没有什么意蕴了。
     
      君子不应该成为的样态,多了去了。
     
      2. 13
     
      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感悟:
     
      到底是应该先言后行,还是应该先行后言?愚以为:并无定论。只要是言行一致、表里如一,便是君子。
     
      2. 14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感悟:
     
      有人把“周”理解为团结,而把“比”理解为勾结。其实,团结与勾结并无本质区别,都是以利益为纽带的结合。
     
      愚以为:此处的周与比,未必皆是指人际关系的性质和类型。周,有可能是独立的意思;而比,则有可能是依附的意思。
     
      2. 15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感悟:
     
      大家别笑,不开玩笑:学而不思,比比皆是;而思而不学,则凤毛麟角。
     
      中国目前的教育理念和体制,根本就没有把学习当成一件需要思考的事情,甚至不允许学习者进行思考。学习的唯一正确表现方式就是——死记硬背:与标准答案一致,就是优秀;与标准答案不一致,就是低劣。
     
      思考的最基本表现就是:质疑!
     
      当代中国人,还没有学会思考,还没有开始思考。
     
      教师尚且不会思考,就更不要说学生了。
     
      2. 16
     
      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感悟:
     
      何谓“异端”?答曰:不同之处也!
     
      不相同与不正确,完全不同。
     
      必须为异端正名!异乎正统,即为异端。但是,正统却不是正确的同义语。
     
      必须为异端点赞!没有异端,就没有不同声音(如异见),也就不可能有所进步。
     
      所有的进步,都始自于不同!!!没有不同,就必定、绝对没有进步!!!!!!!!!
     
      必须讴歌、赞美异端!
     
      2. 17
     
      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感悟:
     
      知之为不知,当属凤毛麟角(通常为故弄玄虚或装疯卖傻);而不知为知之,则大有人在。
     
      当难以甚至无法识别知之与不知的时候,不知者就可以伪装成知之者大行其道了。
     
      知之与不知,不是只有自己知道,某些别人也会判别。
     
      2. 18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馀,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馀,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
     
      感悟:
     
      多闻、多见,自不待言。这是无论吃哪一碗饭、干哪一行当都必备的基本要求。
     
      慎言、慎行,这当属官场的行为规范。所谓慎,其核心要义就是千万不可犯上。
     
      长官至上、唯长官马首是瞻、长官的命令比天大,这可能就是为官之道。
     
      这就是孔夫子的谆谆教诲。
     
      孔夫子自己也未能免俗,也长期混迹于官场。
     
      官场,没有是非,只有利益和服从。散发着腐败、腐朽、腐烂的气息,腥臊恶臭!!!
     
      2. 19
     
      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孔子对曰:“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
     
      感悟:
     
      直与枉,当然属于是与非。
     
      但是,中国的官场却肯定与是非无关。一方面,国民自身就没有树立正确的是非观,他们满脑子都是被以《论语》为代表而灌输的忠孝观念;另一方面,执政者并不以民意为意——并非把民意放在心上,民心向背只是一个很不重要、绝对劣后的考量因素。
     
      身为一国之君的鲁哀公,能够提出这一问题,就足以说明这一问题所反映的客观现实的实际状况了。
     
      2. 20
     
      季康子问:“使民敬、忠以劝,如之何?”子曰:“临之以庄,则敬;孝慈,则忠;举善而教不能,则劝。”
     
      感悟:
     
      以身作则、上行下效。这只是一般情况。
     
      上下之间,并非总是一致、同质。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君对臣耍流氓,而臣却万万不可也对君耍流氓。
     
      欲使国民敬、忠、勉(即勤勉,“劝”字,在此处被理解为勉的意思),依靠的显然不是率先垂范,而是手中权力。
     
      力量,一举超越利益、情感、理性,成为人类行为的第一驱动力;利益,超越情感、理性,成为人类行为的第二驱动力;情感,超越理性,成为人类行为的第三驱动力;而理性,则是人类行为最弱的驱动力。
     
      2. 21
     
      或谓孔子曰:“子奚不为政?”子曰:“《书》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
     
      感悟:
     
      难道孔子真的没有从政的经历吗?那么司寇的官衔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孔子到底是不愿意从政呢,还是不适于从政呢?这个问题十分重要。
     
      只有那些拥有足够智慧和勇气的从政之人,才会直面也才有可能正确对待外部的各种影响和作用。
     
      影响和作用政治,显然不能被认为是从政。
     
      从政,无疑是下流之选,而非上流之举。从政,无疑会使人堕落,而非使人高尚。
     
      2. 22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
     
      感悟:
     
      人而无信,为什么不是天诛地灭呢???原因很简单:因为有太多的人都是言而无信。言而无信,不仅不会受损,而且反倒可以大大得益。
     
      利字当头,无信可言!从政、经商、伪学术,概莫能外。车无輗軏,寸步难行;然而人而无信,却可走遍天下。这就是:无信驱除有信。
     
      左氏曰:己所欲之,勿责于人。
     
      2. 23
     
      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感悟:
     
      箴言:鉴古知今;继往开来。
     
      可问题是:“因”(即因袭)和“继”(即继承),未必总是人类发展的永恒模式,变革或改革更符合人类发展的一般规律。明天不会是昨天的翻版再现。
     
      不错,孔子一眼就看到了百世之后的大清帝国,但却看不清也想不到横空出世的中华民国。万万没有想想到:万世师表的孔家圣殿也有被推翻、打倒的那一天。
     
      2. 24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
     
      感悟:
     
      古训: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可是,仍然还有太多的人愿意承受殷勤而被奸被盗。
     
      更多情况下的谄媚,不是为了从某人谋取利益,而只是企望能够与某人分享利益。
     
      见义为之,真勇也!有勇者,未必有智。
     
      为,需要勇;而思,则需要智。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左明,北农讲师。

0
分享到:
阅读(46)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