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左氏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
发布时间:2017/5/27 16:58:17 作者:左明 点击率[139]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左氏;解读;合伙企业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7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
     
      (1997年2月23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2006年8月27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修订,2006年8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五号公布,自2007年6月1日起施行)
     
      目  录
     
      第一章 总则
     
      第二章 普通合伙企业
     
      第一节 合伙企业设立
     
      第二节 合伙企业财产
     
      第三节 合伙事务执行
     
      第四节 合伙企业与第三人关系
     
      第五节 入伙、退伙
     
      第六节 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
     
      第三章 有限合伙企业
     
      第四章 合伙企业解散、清算
     
      第五章 法律责任
     
      第六章 附则
     
      第一章 总  则
     
      第一条 为了规范合伙企业的行为,保护合伙企业及其合伙人、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经济秩序,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制定本法。
     
      解读:
     
      应该被规范而且实际被规范的显然还有合伙人的行为。
     
      在“合伙企业”与“合伙人”之间,显然不宜使用“及其”二字来连接。“合伙人”是独立于而非从属于“合伙企业”的法律主体。
     
      此处的“债权人”,显然只是针对合伙企业而非针对合伙人而言的。
     
      为什么是“社会经济秩序”,而不是——国家经济秩序呢?
     
      如果市场经济可以有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别的话,那么倒要请教:议会、政府、法院、学校、医院、公司,甚至人是否也可以有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别呢?
     
      我晕菜!我到底是社会主义人呢,还是资本主义人呢?甚或是其他主义人呢?
     
      在中国,一定是主义当头、主义挂帅!这就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特色。
     
      第二条 本法所称合伙企业,是指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依照本法在中国境内设立的普通合伙企业和有限合伙企业。
     
      普通合伙企业由普通合伙人组成,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本法对普通合伙人承担责任的形式有特别规定的,从其规定。
     
      有限合伙企业由普通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组成,普通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有限合伙人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责任。
     
      解读:
     
      名词解释,殊为必要。但是,居然没有合伙人数量的表示,殊为遗憾。
     
      “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似应改为:以两个以上的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为合伙人。
     
      “普通合伙企业由普通合伙人组成,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其中的“合伙人”三个字,明显表述不当。应改为:普通合伙企业由普通合伙人组成,普通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似应改为:普通合伙人以其个人财产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这就是合伙企业的灵魂所在!可是,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呢?在个人独资企业中,“投资人以其个人财产对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责任”(参见《个人独资企业法》第二条之规定)。这又是为什么呢?答案很明确:因为个人独资企业的财产与其投资人的个人财产是不做区分、混为一谈的。因此个人独资企业的债务其实就是其投资人的个人债务。这一答案就是上一问题的参考答案。合伙企业的债务是否就是合伙人的个人债务呢?那就需要先来回答如下基本问题:合伙人的个人财产与合伙企业的企业财产之间是否清晰区分?如果给出肯定答案的话,那么让合伙人以其个人财产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就是无理的;如果给出否定答案的话,也不知道是不是符合客观事实?这个问题的恰当回答者,不应该是法学专家,而应该是现实生活中的合伙企业的合伙人。
     
      请教读者诸君:在现实与理论之间是不是出现了某种不和谐之处?
     
      《个人独资企业法》和本法,均未表达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自己而不是其投资人对企业的债务承担什么责任,而只是孤立的表达了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的投资人对企业的债务承担什么责任。请对照比较《公司法》第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公司是企业法人,有独立的法人财产,享有法人财产权。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和第三条第二款之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以其认购的股份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当然,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均不具有法人资格,按照现在流行的标签对号入座的话,应该被称之为:其他组织。但是,《个人独资企业法》和本法却都又明确表述为“企业债务”。由此观之: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与其投资人毕竟还是不同性质的两种法律主体。《个人独资企业法》和本法均不表达企业应该对自己的债务承担什么责任,令人匪夷所思。
     
      怪哉!既然允许存在部分有限合伙人并使其承担有限责任,那为什么不允许存在全部由有限合伙人组成的承担有限责任的有限合伙企业?
     
      本法所谓的“有限合伙企业”,明显引人误解、名实不副,承担有限责任的明明是有限合伙人,而不是合伙企业。似应改为:混合合伙企业。
     
      愚以为:能否不将合伙企业区分为普通合伙企业与有限合伙企业,而只将合伙人区分为普通合伙人与有限合伙人?因为在任何情况下,合伙企业对外承担责任的形式都是不会改变的,只是不同的合伙人对合伙企业的债务会承担不同的责任。
     
      第三条 国有独资公司、国有企业、上市公司以及公益性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不得成为普通合伙人。
     
      解读:
     
      敢问:国有独资公司与国有企业是什么关系?难道是排斥、并列关系吗?
     
      由此看来:国有独资公司、国有企业、上市公司以及公益性的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均可以成为有限合伙人。顺着这一态势和思路继续延伸下去:难道国家机关(当属机关法人)也可以成为有限合伙人吗?
     
      立法者,请不要给世人留下浮想联翩的空间。
     
      第四条 合伙协议依法由全体合伙人协商一致、以书面形式订立。
     
      解读:
     
      恰如《宪法》与国家的关系一样,应该明示:合伙协议与合伙企业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第五条 订立合伙协议、设立合伙企业,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原则。
     
      解读:
     
      所谓的平等、公平原则,如何体现?如何平等、怎么公平?
     
      第六条 合伙企业的生产经营所得和其他所得,按照国家有关税收规定,由合伙人分别缴纳所得税。
     
      解读:
     
      缴纳的到底是个人所得税,还是企业所得税?
     
      第七条 合伙企业及其合伙人必须遵守法律、行政法规,遵守社会公德、商业道德,承担社会责任。
     
      解读:
     
      “遵守社会公德、商业道德,承担社会责任”,这些内容需要由法律来规定吗?应该履行的到底是法律义务,还是道德义务或社会责任?
     
      第八条 合伙企业及其合伙人的合法财产及其权益受法律保护。
     
      解读:
     
      财产,难道不包括其权益吗?
     
      难道不受行政法规的保护吗?
     
      第九条 申请设立合伙企业,应当向企业登记机关提交登记申请书、合伙协议书、合伙人身份证明等文件。
     
      合伙企业的经营范围中有属于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在登记前须经批准的项目的,该项经营业务应当依法经过批准,并在登记时提交批准文件。
     
      解读:
     
      当合伙人是法人或其他组织的时候,其“身份证明”到底是什么呀?
     
      第十条 申请人提交的登记申请材料齐全、符合法定形式,企业登记机关能够当场登记的,应予当场登记,发给营业执照。
     
      除前款规定情形外,企业登记机关应当自受理申请之日起二十日内,作出是否登记的决定。予以登记的,发给营业执照;不予登记的,应当给予书面答复,并说明理由。
     
      解读:
     
      立等可取——“能够当场登记”的标准仅仅就是“登记申请材料齐全、符合法定形式”吗?申请人可以自认为自己提交的材料符合这样的标准码?
     
      如果企业登记机关违反本条规定,该当如何?
     
      第十一条 合伙企业的营业执照签发日期,为合伙企业成立日期。
     
      合伙企业领取营业执照前,合伙人不得以合伙企业名义从事合伙业务。
     
      解读:
     
      签发之日与领取之日之间,是什么关系?
     
      第十二条 合伙企业设立分支机构,应当向分支机构所在地的企业登记机关申请登记,领取营业执照。
     
      解读:
     
      “所在地的企业登记机关”,到底是哪一级呀?
     
      此营业执照与彼营业执照之间,是什么关系?
     
      第十三条 合伙企业登记事项发生变更的,执行合伙事务的合伙人应当自作出变更决定或者发生变更事由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企业登记机关申请办理变更登记。
     
      解读:
     
      “执行合伙事务的合伙人”,需要名词解释。
     
      为什么单单要在本条之中凸显“执行合伙事务的合伙人”作为具体申请办理变更登记的主体地位?之前关于申请办理登记的各条规定之中均没有这一内容。
     
      第二章 普通合伙企业
     
      第一节 合伙企业设立
     
      第十四条 设立合伙企业,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一)有二个以上合伙人。合伙人为自然人的,应当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
     
      (二)有书面合伙协议;
     
      (三)有合伙人认缴或者实际缴付的出资;
     
      (四)有合伙企业的名称和生产经营场所;
     
      (五)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条件。
     
      解读:
     
      合伙人为法人或其他组织的,是否也应该有限制性的要求?
     
      第二项,似应改为:有由全体合伙人签署的书面合伙协议。
     
      出资,没有数量限制。是否需要有注册资本?出资与注册资本是何关系?
     
      为什么不需要合伙企业的住所?
     
      第十五条 合伙企业名称中应当标明“普通合伙”字样。
     
      解读:
     
      如何在合伙企业名称中而不是在合伙企业名称外标明“普通合伙”字样?还真是一项技术性很强的工作。
     
      第十六条 合伙人可以用货币、实物、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或者其他财产权利出资,也可以用劳务出资。
     
      合伙人以实物、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或者其他财产权利出资,需要评估作价的,可以由全体合伙人协商确定,也可以由全体合伙人委托法定评估机构评估。
     
      合伙人以劳务出资的,其评估办法由全体合伙人协商确定,并在合伙协议中载明。
     
      解读:
     
      货币、实物、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等等出资方式至少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既成事实,而“劳务”出资,到底是什么东西?是即期的现实权利,还是预期的期待权利?如何衡量?如何体现?如何锁定?
     
      难道“由全体合伙人协商确定”与“由全体合伙人委托法定评估机构评估”之间,是替代关系吗?难道协商确定可以取代评估作价吗?
     
      恐怕法定的评估机构会拒绝为劳务进行评估作价。所谓的劳务出资,绝对不仅仅只是如何评估作价(除了评估办法之外,恐怕还要有评估结果吧)的问题,而是期权与现权如何匹配的问题。拿未来的、未必的、未然的、未遂的、未实现的权利作为出资,确实是足够新颖、奇特。
     
      回忆历史:北洋军阀向外国银行借款,居然是拿未来的关税等收入作担保。
     
      风险的承受能力因人而异,一个人惧怕的风险,另一个人可能并不惧怕。
     
      奇葩的合意,也是合意,也应该受到尊重和保护。
     
      第十七条 合伙人应当按照合伙协议约定的出资方式、数额和缴付期限,履行出资义务。
     
      以非货币财产出资的,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需要办理财产权转移手续的,应当依法办理。
     
      解读:
     
      所谓的“认缴”,也不是即时缴付,而是在约定的可以较长的缴付期限内(完全可以大大滞后于企业成立的时间)缴付。
     
      所谓的“财产权转移”,到底是指所有权转移,还是指使用权转移?
     
      第十八条 合伙协议应当载明下列事项:
     
      (一)合伙企业的名称和主要经营场所的地点;
     
      (二)合伙目的和合伙经营范围;
     
      (三)合伙人的姓名或者名称、住所;
     
      (四)合伙人的出资方式、数额和缴付期限;
     
      (五)利润分配、亏损分担方式;
     
      (六)合伙事务的执行;
     
      (七)入伙与退伙;
     
      (八)争议解决办法;
     
      (九)合伙企业的解散与清算;
     
      (十)违约责任。
     
      解读:
     
      本条规定显然应该置于本节的第一条。
     
      “主要经营场所的地点”,似应改为:住所。
     
      “合伙目的”,可以百花齐放吗?还是千人一面?当属多余事项。
     
      第五项,似可改为:利润分配、亏损分担的方式、数额和实现期限。
     
      似乎应该增加兜底事项。
     
      第十九条 合伙协议经全体合伙人签名、盖章后生效。合伙人按照合伙协议享有权利,履行义务。
     
      修改或者补充合伙协议,应当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但是,合伙协议另有约定的除外。
     
      合伙协议未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事项,由合伙人协商决定;协商不成的,依照本法和其他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处理。
     
      解读:
     
      在修改或者补充合伙协议这一问题上,当然应该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方能生效,因此应该立法禁止合伙协议另有不同约定情形的出现。
     
      “协商不成”,自然就会产生争议,恰好可以适用合伙协议中约定的“争议解决办法”来寻求解决。而“依照本法和其他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处理”,则恰恰就是协商一致后作出决定的结果。
     
      第二节 合伙企业财产
     
      第二十条 合伙人的出资、以合伙企业名义取得的收益和依法取得的其他财产,均为合伙企业的财产。
     
      解读:
     
      “以合伙企业名义取得的收益和依法取得的其他财产”,表述欠妥,似应改为:合伙企业取得的收益和其他财产。
     
      既然合伙企业有属于自己的独立于合伙人的财产,那么为什么合伙企业在承担自己的债务责任之时本法却对此避而不谈呢?为什么本法只谈合伙人以其个人财产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呢?
     
      明显不合天理呀!
     
      第二十一条 合伙人在合伙企业清算前,不得请求分割合伙企业的财产;但是,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合伙人在合伙企业清算前私自转移或者处分合伙企业财产的,合伙企业不得以此对抗善意第三人。
     
      解读:
     
      为什么要“请求分割合伙企业的财产”?目的是什么?
     
      “在合伙企业清算前”,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时间概念?开始时间如何计算?
     
      “私自”,其反义词是什么?
     
      善意第三人怎么会知道此前合伙人转移或者处分过合伙企业财产?
     
      合伙人以其个人财产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合伙人在任何时间转移或者处分合伙企业财产,都不能改变这一法定责任形式。更何况本法并没有明示合伙企业财产与合伙企业债务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除非普通合伙企业的所有合伙人为了恶意逃避债务,在转移或者处分合伙企业财产的同时也将各自的个人财产都进行隐匿或者不当处分完毕。只有这样做绝,才有可能使无限连带责任流于形式、无法落实。
     
      第二十二条 除合伙协议另有约定外,合伙人向合伙人以外的人转让其在合伙企业中的全部或者部分财产份额时,须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
     
      合伙人之间转让在合伙企业中的全部或者部分财产份额时,应当通知其他合伙人。
     
      解读:
     
      “合伙人以外的人”,自然包括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
     
      “财产份额”,是指比例(以出资之时所占比例为准),还是指数额(转让之时的财产价值)?
     
      “通知”什么(是否包括转让条件)?何时“通知”(转让之前,还是转让之后)?
     
      第二十三条 合伙人向合伙人以外的人转让其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的,在同等条件下,其他合伙人有优先购买权;但是,合伙协议另有约定的除外。
     
      解读:
     
      所谓的在同等条件下的优先购买权,其实质就是——竞价(或曰:竞争)购买。如果合伙人以外的人可以轻松突破、超越同等条件的话,那么意欲竞买的合伙人是没有任何优势可言的。除非达到或满足同等条件对合伙人以外的人而言是极其苛刻的、是难以企及的。
     
      第二十四条 合伙人以外的人依法受让合伙人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的,经修改合伙协议即成为合伙企业的合伙人,依照本法和修改后的合伙协议享有权利,履行义务。
     
      解读:
     
      “依法受让”,似应改为:依法、依约受让。
     
      第二十五条 合伙人以其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出质的,须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未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其行为无效,由此给善意第三人造成损失的,由行为人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解读:
     
      还是请立法者先来回答如下基本问题:合伙人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其所有权到底是属于谁的?如果是属于合伙人自己所有的话,那么合伙人处分该财产份额根本就无须征得其他合伙人的一致同意;如果是属于合伙企业所有的话,那么合伙人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没有权利进行处分——也包括“出质”。
     
      第三节 合伙事务执行
     
      第二十六条 合伙人对执行合伙事务享有同等的权利。
     
      按照合伙协议的约定或者经全体合伙人决定,可以委托一个或者数个合伙人对外代表合伙企业,执行合伙事务。
     
      作为合伙人的法人、其他组织执行合伙事务的,由其委派的代表执行。
     
      解读:
     
      “执行合伙事务”,需要名词解释。到底是内部行为,还是外部行为?
     
      “享有同等的权利”,都有哪些权利?难道与合伙人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无关吗?
     
      “经全体合伙人决定”,似乎应该是经全体合伙人参与决定,而不是经全体合伙人一致表决决定。
     
      “委托”的形式是什么?是否需要被外界所知晓?如何被外界所知晓?既然是“可以委托”,就意味着可以不委托,那么如果没有“委托”,怎么办?
     
      “数个”,明显没有数量限制。既然是“合伙人对执行合伙事务享有同等的权利”,为了公平起见,那干脆就委托所有合伙人都可以对外代表合伙企业,执行合伙事务。岂不快哉!
     
      “对外代表合伙企业”与“执行合伙事务”,此二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法人或其他组织委派的代表,不一定是法人的法定代表人或其他组织的负责人。
     
      第二十七条 依照本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委托一个或者数个合伙人执行合伙事务的,其他合伙人不再执行合伙事务。
     
      不执行合伙事务的合伙人有权监督执行事务合伙人执行合伙事务的情况。
     
      解读:
     
      既然本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明确规定:“合伙人对执行合伙事务享有同等的权利”,那么为什么本条又规定“其他合伙人不再执行合伙事务”呢?这岂不是自相矛盾!
     
      “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了与“不执行合伙事务的合伙人”相呼应、匹配,似应改为:执行合伙事务的合伙人。
     
      监督权与执行权,相去甚远。
     
      第二十八条 由一个或者数个合伙人执行合伙事务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应当定期向其他合伙人报告事务执行情况以及合伙企业的经营和财务状况,其执行合伙事务所产生的收益归合伙企业,所产生的费用和亏损由合伙企业承担。
     
      合伙人为了解合伙企业的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有权查阅合伙企业会计账簿等财务资料。
     
      解读:
     
      忽而“执行事务”,忽而又“执行合伙事务”,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定期”,如何定期?“报告”,怎么报告?
     
      “事务执行情况”与“经营和财务状况”,是什么关系?
     
      “其执行合伙事务所产生的收益归合伙企业,所产生的费用和亏损由合伙企业承担”,纯属多余的废话!
     
      第二款,“合伙人”,似应改为:不执行合伙事务的合伙人;“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应该与第一款的表述保持一致,改为:经营和财务状况。或者相反。
     
      第二十九条 合伙人分别执行合伙事务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可以对其他合伙人执行的事务提出异议。提出异议时,应当暂停该项事务的执行。如果发生争议,依照本法第三十条规定作出决定。
     
      受委托执行合伙事务的合伙人不按照合伙协议或者全体合伙人的决定执行事务的,其他合伙人可以决定撤销该委托。
     
      解读:
     
      “分别执行合伙事务”,应该名词解释。难不成是每个合伙人都是合伙事务执行人?到底是怎么执行呢?是各行其是,还是统一分工?果真如此的话,那就干脆直接称呼为“合伙人”,而没有必要称为“执行事务合伙人”。如果真的是不嫌啰嗦的话,也应该将“其他合伙人”改为:其他合伙事务执行人。另外需要说明的是:“执行事务合伙人”,这是一种不规范的表述,应改为:合伙事务执行人。
     
      提出异议时,如果该项事务已经执行完毕的话,该当如何?一个合伙人如何能够及时、准确的知晓所有其他合伙人执行合伙事务的情况?马后炮,那不是瞎胡闹吗!
     
      如果受委托执行合伙事务的合伙人不按照合伙协议或者全体合伙人的决定执行合伙事务,那么该项已经开始执行的合伙事务又该如何收场?
     
      既然委托是经全体合伙人决定的(参见本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那么为什么撤销委托居然可以仅仅只由其他合伙人(即排除受委托的合伙人)决定呢?
     
      如果分别执行合伙事务的合伙人不按照合伙协议或者全体合伙人的决定执行合伙事务,又该当如何?
     
      第三十条 合伙人对合伙企业有关事项作出决议,按照合伙协议约定的表决办法办理。合伙协议未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实行合伙人一人一票并经全体合伙人过半数通过的表决办法。
     
      本法对合伙企业的表决办法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解读:
     
      “合伙人对合伙企业有关事项作出决议,按照合伙协议约定的表决办法办理。”表述欠妥,似应改为:合伙企业按照合伙协议约定的表决办法作出决议。
     
      “经全体合伙人过半数通过”,表述欠妥,似应改为:经全体合伙人过半数一致表态方能决议。
     
      第三十一条 除合伙协议另有约定外,合伙企业的下列事项应当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
     
      (一)改变合伙企业的名称;
     
      (二)改变合伙企业的经营范围、主要经营场所的地点;
     
      (三)处分合伙企业的不动产;
     
      (四)转让或者处分合伙企业的知识产权和其他财产权利;
     
      (五)以合伙企业名义为他人提供担保;
     
      (六)聘任合伙人以外的人担任合伙企业的经营管理人员。
     
      解读:
     
      “转让”与“处分”,没有理由处于并列地位。因为,转让只是处分的一种表现形态。
     
      “其他财产权利”,表述明显不当。因为,不动产和知识产权均属于财产权利(另有观点认为:知识产权是人身权和财产权的集合)。按照立法者的逻辑,第三项和第四项应该合并表述为:处分合伙企业的财产权利。但这又明显不合情理,因为处分微小的财产权利显然无需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
     
      第三十二条 合伙人不得自营或者同他人合作经营与本合伙企业相竞争的业务。
     
      除合伙协议另有约定或者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外,合伙人不得同本合伙企业进行交易。
     
      合伙人不得从事损害本合伙企业利益的活动。
     
      解读:
     
      “自营或者同他人合作经营”,明显啰嗦,似应改为:经营。
     
      “相竞争”,含糊不清,似应改为:相同或近似。
     
      “利益”,似应改为:合法利益。
     
      第三十三条 合伙企业的利润分配、亏损分担,按照合伙协议的约定办理;合伙协议未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由合伙人协商决定;协商不成的,由合伙人按照实缴出资比例分配、分担;无法确定出资比例的,由合伙人平均分配、分担。
     
      合伙协议不得约定将全部利润分配给部分合伙人或者由部分合伙人承担全部亏损。
     
      解读:
     
      “由合伙人协商决定”,这一表述明显不当,这一方法其实与“按照合伙协议的约定办理”没有本质区别,因此不应该单独作为一种解决方案而出现。
     
      “实缴出资比例”与“出资比例”,大不相同!别忘了,出资形式包括劳务、出资方式包括认缴等等。为了公平起见,愚以为:应该统一表述为“实缴出资比例”。
     
      第二款规定,实在奇葩!民事主体的民事权利和义务,完全应该遵循意思自治的基本原则。只要是真实意思表示、只要是不侵害他人利益(也包括国家利益和公共利益),任何法律都无权过问,更无权干涉!
     
      中国的法律很新颖,中国的立法者很任性。
     
      第三十四条 合伙人按照合伙协议的约定或者经全体合伙人决定,可以增加或者减少对合伙企业的出资。
     
      解读:
     
      合伙人增加或者减少对合伙企业的出资,这一情况是否应该及时被合伙人以外的国家机关和社会公众所知悉?
     
      第三十五条 被聘任的合伙企业的经营管理人员应当在合伙企业授权范围内履行职务。
     
      被聘任的合伙企业的经营管理人员,超越合伙企业授权范围履行职务,或者在履行职务过程中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解读:
     
      “超越合伙企业授权范围履行职务,或者在履行职务过程中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的”,其中的逗号多余,应删去。否则应表述为:超越合伙企业授权范围履行职务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的,或者在履行职务过程中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的。
     
      经营管理人员“在履行职务过程中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当属违背授权宗旨的恶意履职行为,应该依照聘任协议追究责任。
     
      困惑:国有企业的经营管理人员为什么没有此种约定责任甚至法定责任?
     
      第三十六条 合伙企业应当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建立企业财务、会计制度。
     
      解读:
     
      恐怕需要依法建立的远远不止财务、会计制度吧!
     
      第四节 合伙企业与第三人关系
     
      第三十七条 合伙企业对合伙人执行合伙事务以及对外代表合伙企业权利的限制,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
     
      解读:
     
      中国古训:不知者,不为过。合伙企业对合伙人执行合伙事务以及对外代表合伙企业权利的限制,是否应该对第三人明示或使第三人知悉?
     
      第三十八条 合伙企业对其债务,应先以其全部财产进行清偿。
     
      解读:
     
      “先”,这是从何说起呀?后,又是什么呀?
     
      第三十九条 合伙企业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合伙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解读:
     
      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不以合伙企业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条件。
     
      本条明显应该与上一条合并。
     
      第四十条 合伙人由于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清偿数额超过本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亏损分担比例的,有权向其他合伙人追偿。
     
      解读:
     
      “清偿数额”与“分担比例”,无法搭配。
     
      “其他合伙人”,表述欠妥,似应改为:未达到亏损分担比例的合伙人。
     
      怕就怕:把所有合伙人的个人财产都加在一起也不足以清偿合伙企业所欠债务。
     
      第四十一条 合伙人发生与合伙企业无关的债务,相关债权人不得以其债权抵销其对合伙企业的债务;也不得代位行使合伙人在合伙企业中的权利。
     
      解读:
     
      合伙人个人的债权、债务与合伙企业的债权、债务是相互分离的。
     
      第四十二条 合伙人的自有财产不足清偿其与合伙企业无关的债务的,该合伙人可以以其从合伙企业中分取的收益用于清偿;债权人也可以依法请求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该合伙人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用于清偿。
     
      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合伙人的财产份额时,应当通知全体合伙人,其他合伙人有优先购买权;其他合伙人未购买,又不同意将该财产份额转让给他人的,依照本法第五十一条的规定为该合伙人办理退伙结算,或者办理削减该合伙人相应财产份额的结算。
     
      解读:
     
      “的自有财产”,似应改为: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以外的财产。
     
      怪哉!“从合伙企业中分取的收益”,这不恰恰就是合伙人的所谓的“自有财产”吗?
     
      第一款,似可改为:合伙人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以外的财产不足以清偿其个人债务的,债权人可以依法请求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该合伙人包括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在内的个人财产用于清偿债务。
     
      请看:所谓的无限连带责任是单向不可逆反的。也就是:每一个合伙人都要对合伙企业的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但是,合伙企业(其实是合伙人的集合)却不会对每一个合伙人的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合伙人的财产份额时”,似应改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合伙人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时。
     
      “其他合伙人有优先购买权”,似应改为:在同等条件下,其他合伙人有优先购买权。请对比本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立法者也太不走心了!
     
      请问:如果其他合伙人全部或部分购买该合伙人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或者同意将该合伙人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全部或部分转让给他人,难道就不应该依照本法第五十一条的规定为该合伙人办理退伙结算,或者办理削减该合伙人相应财产份额的结算了吗?
     
      立法者的脑子一定是进了什么东西。
     
      如果是其他合伙人或其他合伙人同意的他人(即新入伙者)全部或部分购买该合伙人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那么合伙企业的财产不会减少;如果是将该合伙人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注意:不是财产份额)全部或部分转让给他人(即非入伙者),那么合伙企业的财产将会减少。
     
      第五节 入伙、退伙
     
      第四十三条 新合伙人入伙,除合伙协议另有约定外,应当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并依法订立书面入伙协议。
     
      订立入伙协议时,原合伙人应当向新合伙人如实告知原合伙企业的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
     
      解读:
     
      入伙协议与合伙协议是什么关系?
     
      到底是在入伙前,还是在入伙后履行告知义务?如果是在入伙前告知,新合伙人在知悉之后是否可以不入伙?如果是在入伙后告知,岂不多此一举(合伙人当然有权了解合伙企业的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
     
      第四十四条 入伙的新合伙人与原合伙人享有同等权利,承担同等责任。入伙协议另有约定的,从其约定。
     
      新合伙人对入伙前合伙企业的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解读:
     
      “同等”二字,是何含义?何出此言?
     
      婚姻关系当事人尚无须对婚前对方的债务承担责任。
     
      其实,夫妻就是合伙关系。
     
      第四十五条 合伙协议约定合伙期限的,在合伙企业存续期间,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伙人可以退伙:
     
      (一)合伙协议约定的退伙事由出现;
     
      (二)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
     
      (三)发生合伙人难以继续参加合伙的事由;
     
      (四)其他合伙人严重违反合伙协议约定的义务。
     
      解读:
     
      第三项和第四项均不易认定,而易发生分歧。
     
      第三项,似应改为:出现合伙人难以继续参加合伙的事由。
     
      第四十六条 合伙协议未约定合伙期限的,合伙人在不给合伙企业事务执行造成不利影响的情况下,可以退伙,但应当提前三十日通知其他合伙人。
     
      解读:
     
      “不给合伙企业事务执行造成不利影响”,也很难认定,极易产生纠纷。
     
      俗语:请神容易,送神难;上船容易,下船难。退伙,可不是自己卷上铺盖卷儿就可以走人那么简单的事情,至少要涉及财产交割等难缠事宜。
     
      第四十七条 合伙人违反本法第四十五条、第四十六条的规定退伙的,应当赔偿由此给合伙企业造成的损失。
     
      解读:
     
      退伙,是意欲退伙之人自己可以解决的问题吗?
     
      第四十八条 合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然退伙:
     
      (一)作为合伙人的自然人死亡或者被依法宣告死亡;
     
      (二)个人丧失偿债能力;
     
      (三)作为合伙人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撤销,或者被宣告破产;
     
      (四)法律规定或者合伙协议约定合伙人必须具有相关资格而丧失该资格;
     
      (五)合伙人在合伙企业中的全部财产份额被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合伙人被依法认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依法转为有限合伙人,普通合伙企业依法转为有限合伙企业。其他合伙人未能一致同意的,该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合伙人退伙。
     
      退伙事由实际发生之日为退伙生效日。
     
      解读:
     
      退伙,从原本的汉语语义来理解的话,似乎应该是行为人的主动行为而非被动行为。而本条规定所谓的退伙,则完全都是被动的情形。
     
      请注意:辞职与辞退、退学与开除,可是区分的清清楚楚、清清爽爽的。
     
      拜托,死亡(或者被依法宣告死亡)与退伙(或者:退位、退伍、退休、退学、退役、退职等等)之间有半毛钱关系吗?第三项内容同理。
     
      “丧失偿债能力”,需要名词解释。
     
      “法律规定”,此处的“法律”,到底是实指,还是虚指?如果是实指的话,难道不应该包括行政法规吗?
     
      成为合伙人之后,被依法认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与依法转为有限合伙人之间(也包括与普通合伙企业依法转为有限合伙企业之间)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能够进行这样的转换?
     
      “其他合伙人未能一致同意”,如何确定其具体时间?注意:在此种情况下,“退伙事由实际发生之日”不是指合伙人被依法认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时间,而是指“其他合伙人未能一致同意”的时间。
     
      第四十九条 合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
     
      (一)未履行出资义务;
     
      (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
     
      (三)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
     
      (四)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
     
      对合伙人的除名决议应当书面通知被除名人。被除名人接到除名通知之日,除名生效,被除名人退伙。
     
      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的,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
     
      解读:
     
      出现前三项情形,难道仅仅除名就算完事了吗?
     
      第四项,似应改为:出现合伙协议约定除名的事由。
     
      除名与退伙,当然是水火不能相容的关系,怎么能够说“除名生效,被除名人退伙”呢?恰如不能说“开除生效,被开除的学生退学”一样。
     
      “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此种民事诉讼的诉讼时效是否限定的过于短促?
     
      诉权,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绝对不应该受法律的明文授权规定的限制。当然,法律的明文禁止规定,则可以扼杀诉权。
     
      第五十条 合伙人死亡或者被依法宣告死亡的,对该合伙人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享有合法继承权的继承人,按照合伙协议的约定或者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从继承开始之日起,取得该合伙企业的合伙人资格。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伙企业应当向合伙人的继承人退还被继承合伙人的财产份额:
     
      (一)继承人不愿意成为合伙人;
     
      (二)法律规定或者合伙协议约定合伙人必须具有相关资格,而该继承人未取得该资格;
     
      (三)合伙协议约定不能成为合伙人的其他情形。
     
      合伙人的继承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依法成为有限合伙人,普通合伙企业依法转为有限合伙企业。全体合伙人未能一致同意的,合伙企业应当将被继承合伙人的财产份额退还该继承人。
     
      解读:
     
      “继承开始之日”,需要名词解释。如果就是指被继承人死亡之日的话,那么继承人(尤其是指遗嘱继承人或接受遗赠人,因为遗嘱通常都是保密而非公开的,更重要的是:中国目前还没有建立健全相应的遗嘱执行人制度。被继承人死后,有没有遗嘱以及遗嘱藏在哪里,很可能就是一个谜)很有可能根本就不知道继承已经开始了。
     
      第三项,似应改为:合伙人的继承人属于合伙协议约定的不能成为合伙人的其他情形。
     
      作为法人或其他组织的合伙人在终止或发生合并或分立之后,依然会存在承继其财产的主体,但已经不是原来的法人或其他组织了,其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将如何处理?
     
      第五十一条 合伙人退伙,其他合伙人应当与该退伙人按照退伙时的合伙企业财产状况进行结算,退还退伙人的财产份额。退伙人对给合伙企业造成的损失负有赔偿责任的,相应扣减其应当赔偿的数额。
     
      退伙时有未了结的合伙企业事务的,待该事务了结后进行结算。
     
      解读:
     
      如果合伙人在退伙时合伙企业负有到期未偿还(因为债权人不急于催讨,所以合伙企业也未打算立即清偿)的债务或未到期的债务,该如何处理?
     
      “给合伙企业造成的损失”,主体是谁呀?
     
      “未了结的合伙企业事务”,是否指所有正在开展而未结束的经营活动?何时了结是否有时间限制?进行结算会不会因此而遥遥无期?
     
      第五十二条 退伙人在合伙企业中财产份额的退还办法,由合伙协议约定或者由全体合伙人决定,可以退还货币,也可以退还实物。
     
      解读:
     
      如果合伙协议未约定或约定不明确,而且全体合伙人无法形成一致决定,该当如何?
     
      第五十三条 退伙人对基于其退伙前的原因发生的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解读:
     
      “基于其退伙前的原因发生”,过于啰嗦,似可改为:其退伙前形成。
     
      何时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在退伙之时,还是在退伙之后?是否终生追责?
     
      第五十四条 合伙人退伙时,合伙企业财产少于合伙企业债务的,退伙人应当依照本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分担亏损。
     
      解读:
     
      特定时间的合伙企业财产,这是一个客观事实。而与此同时的合伙企业债务,有可能只是一个账面数字,很可能需要在未来的某个时间偿还,而无须即刻偿还。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将此二者进行大小比较,不合情、不合理,没有价值、没有意义。
     
      合伙企业偿还债务的时间(请注意:并不是合伙企业解散清算的时间)很可能与合伙人退伙的时间不一致。合伙企业不应该成为一贴狗皮膏药,合伙人一旦沾上(即入伙)就永远也甩不下来了。全时空、全方位、无缝隙、无死角追究合伙人的无限连带责任,实在是恐怖至极!
     
      第六节 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
     
      第五十五条 以专业知识和专门技能为客户提供有偿服务的专业服务机构,可以设立为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
     
      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是指合伙人依照本法第五十七条的规定承担责任的普通合伙企业。
     
      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适用本节规定;本节未作规定的,适用本章第一节至第五节的规定。
     
      解读:
     
      关键的问题是:以专业知识和专门技能为客户提供有偿服务的专业服务机构,是否——只能——设立为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而别无其他选择?
     
      “适用本章第一节至第五节的规定”,明显啰嗦,似应改为:适用本章其他规定。
     
      第五十六条 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名称中应当标明“特殊普通合伙”字样。
     
      解读:
     
      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在名称核准和企业登记时,其企业名称中必然会“标明‘特殊普通合伙’字样”。关键的问题是:在经营活动中,是否也能做到这一点。
     
      第五十七条 一个合伙人或者数个合伙人在执业活动中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合伙企业债务的,应当承担无限责任或者无限连带责任,其他合伙人以其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为限承担责任。
     
      合伙人在执业活动中非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合伙企业债务以及合伙企业的其他债务,由全体合伙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解读:
     
      “执业活动”,是指执行合伙业务活动吗?
     
      “造成合伙企业债务”,看起来有点儿别扭,似可改为:产生合伙企业债务。
     
      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理所当然、天经地义!这样的责任形式既是约定俗成,也是法律规定。当然应该无差别的普遍适用于所有合伙人。怎么能够因产生债务时合伙人的主观意志状态而有所差异呢?
     
      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这是外部责任,而非内部责任。这样的责任形式不因合伙人之间内部关系的调整而变化。合伙人之间约定的只能是内部责任关系,而断然不能因此而对抗外部关系人。
     
      本条规定实属荒唐可笑!!!这是因对合伙企业本质属性的无知而产生的无理颠覆。是典型的立法错误。
     
      “合伙人在执业活动中非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合伙企业债务”与“合伙企业的其他债务”,敢问:此二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立法者真是太有才了!
     
      本条规定当然应该置于本节之首,其荒谬性致使本节全部内容的合理性荡然无存。
     
      第五十八条 合伙人执业活动中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合伙企业债务,以合伙企业财产对外承担责任后,该合伙人应当按照合伙协议的约定对给合伙企业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解读:
     
      “执业活动中”,似应改为:在执业活动中。
     
      乖乖!合伙企业债务岂止是以“合伙企业财产”为限对外承担责任???
     
      拜托!该合伙人“给合伙企业造成的损失”到底是什么呀?会不会就是因其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而产生的合伙企业债务呀?如果合伙协议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那可怎么办呀?
     
      立法者已经开始说胡话了。
     
      第五十九条 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应当建立执业风险基金、办理职业保险。
     
      执业风险基金用于偿付合伙人执业活动造成的债务。执业风险基金应当单独立户管理。具体管理办法由国务院规定。
     
      解读:
     
      “执业风险基金”和“职业保险”,均需名词解释。
     
      “合伙人执业活动造成的债务”,到底是由谁、拿什么钱来偿付?
     
      本节规定明显是前言不搭后语、驴唇不对马嘴。
     
      第三章 有限合伙企业
     
      第六十条 有限合伙企业及其合伙人适用本章规定;本章未作规定的,适用本法第二章第一节至第五节关于普通合伙企业及其合伙人的规定。
     
      解读:
     
      本条表述明显不妥。似可改为:有限合伙企业及其合伙人与普通合伙企业及其合伙人的不同之处适用本章规定。
     
      第六十一条 有限合伙企业由二个以上五十个以下合伙人设立;但是,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有限合伙企业至少应当有一个普通合伙人。
     
      解读:
     
      普通合伙企业合伙人的数量没有上限规定。
     
      如果连一个普通合伙人也没有的话,那可就成了名副其实的有限责任公司了。
     
      第六十二条 有限合伙企业名称中应当标明“有限合伙”字样。
     
      解读:
     
      这是专门写给外人看的。
     
      第六十三条 合伙协议除符合本法第十八条的规定外,还应当载明下列事项:
     
      (一)普通合伙人和有限合伙人的姓名或者名称、住所;
     
      (二)执行事务合伙人应具备的条件和选择程序;
     
      (三)执行事务合伙人权限与违约处理办法;
     
      (四)执行事务合伙人的除名条件和更换程序;
     
      (五)有限合伙人入伙、退伙的条件、程序以及相关责任;
     
      (六)有限合伙人和普通合伙人相互转变程序。
     
      解读:
     
      第二项至第四项内容,与普通合伙企业的合伙协议所载明的内容不应该有所差异。
     
      第六十四条 有限合伙人可以用货币、实物、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或者其他财产权利作价出资。
     
      有限合伙人不得以劳务出资。
     
      解读:
     
      第一款内容,纯属多余。
     
      由此观之:劳务似乎不能算是财产权利。逻辑推理如下。“货币、实物、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与“其他财产权利”之和,应该等于财产权利。换言之:有限合伙人可以用财产权利作价出资。但是,却不得以劳务出资。因此,劳务不是财产权利。但这又明显不合情理。
     
      本条规定似可改为:有限合伙人可以用除了劳务以外的诸如货币、实物、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等其他财产权利作价出资。
     
      立法者的形式逻辑和文字表达能力均需大力提高。
     
      第六十五条 有限合伙人应当按照合伙协议的约定按期足额缴纳出资;未按期足额缴纳的,应当承担补缴义务,并对其他合伙人承担违约责任。
     
      解读:
     
      本条规定显然应该出现在普通合伙企业的章节里。此处则应该省略。
     
      第六十六条 有限合伙企业登记事项中应当载明有限合伙人的姓名或者名称及认缴的出资数额。
     
      解读:
     
      此处的“登记事项”似乎、好像应该体现于营业执照之中,如果某有限合伙企业有四十九位有限合伙人(包括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另有一位普通合伙人)的话,那么分别、全面载明有限合伙人的姓名或者名称及认缴的出资数额的该企业营业执照则一定会犹如“哈达”一般——必然相当壮观。
     
      第六十七条 有限合伙企业由普通合伙人执行合伙事务。执行事务合伙人可以要求在合伙协议中确定执行事务的报酬及报酬提取方式。
     
      解读:
     
      在普通合伙企业的规范中为什么不涉及执行合伙事务的报酬及报酬提取方式?
     
      第六十八条 有限合伙人不执行合伙事务,不得对外代表有限合伙企业。
     
      有限合伙人的下列行为,不视为执行合伙事务:
     
      (一)参与决定普通合伙人入伙、退伙;
     
      (二)对企业的经营管理提出建议;
     
      (三)参与选择承办有限合伙企业审计业务的会计师事务所;
     
      (四)获取经审计的有限合伙企业财务会计报告;
     
      (五)对涉及自身利益的情况,查阅有限合伙企业财务会计账簿等财务资料;
     
      (六)在有限合伙企业中的利益受到侵害时,向有责任的合伙人主张权利或者提起诉讼;
     
      (七)执行事务合伙人怠于行使权利时,督促其行使权利或者为了本企业的利益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
     
      (八)依法为本企业提供担保。
     
      解读:
     
      第一项,为什么没有提及有限合伙人入伙、退伙的情况?
     
      第六项,侵害利益的主体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向有责任的合伙人主张权利或者提起诉讼”?
     
      第七项,对谁提起诉讼?如何证明“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是“为了本企业的利益”呢?
     
      不应被视为执行合伙事务的情形,还多着呢!如此费尽心机的具体罗列,不仅挂一漏万,而且纯属多余。
     
      第六十九条 有限合伙企业不得将全部利润分配给部分合伙人;但是,合伙协议另有约定的除外。
     
      解读:
     
      真是狗屁不通!难道有限合伙企业不是根据合伙协议的约定将全部利润分配给部分合伙人的吗?
     
      第七十条 有限合伙人可以同本有限合伙企业进行交易;但是,合伙协议另有约定的除外。
     
      解读:
     
      完全是颠倒黑白!应改为:有限合伙人不得同本有限合伙企业进行交易;但是,合伙协议另有约定的除外。
     
      第七十一条 有限合伙人可以自营或者同他人合作经营与本有限合伙企业相竞争的业务;但是,合伙协议另有约定的除外。
     
      解读:
     
      纯粹是混淆是非!应改为:有限合伙人不得自营或者同他人合作经营与本有限合伙企业相竞争的业务;但是,合伙协议另有约定的除外。
     
      第七十二条 有限合伙人可以将其在有限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出质;但是,合伙协议另有约定的除外。
     
      解读:
     
      当然应该参照本法第二十五条之规定修改为: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有限合伙人可以将其在有限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出质;未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其行为无效,由此给善意第三人造成损失的,由行为人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但是,合伙协议另有约定的除外。
     
      第七十三条 有限合伙人可以按照合伙协议的约定向合伙人以外的人转让其在有限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但应当提前三十日通知其他合伙人。
     
      解读:
     
      本条规定“但”字之前的内容,纯属废话。“但”字之后的内容,很可能也是多余的,因为在合伙协议中不可能不作出相应的约定。
     
      第七十四条 有限合伙人的自有财产不足清偿其与合伙企业无关的债务的,该合伙人可以以其从有限合伙企业中分取的收益用于清偿;债权人也可以依法请求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该合伙人在有限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用于清偿。
     
      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有限合伙人的财产份额时,应当通知全体合伙人。在同等条件下,其他合伙人有优先购买权。
     
      解读:
     
      有限合伙人“从有限合伙企业中分取的收益”,又不是其在有限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难道不属于“有限合伙人的自有财产”吗?
     
      既然债权人可以依法请求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有限合伙人在有限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用于清偿其与有限合伙企业无关的债务,那就足以说明有限合伙人在有限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实际上也一定是“有限合伙人的自有财产”。
     
      第七十五条 有限合伙企业仅剩有限合伙人的,应当解散;有限合伙企业仅剩普通合伙人的,转为普通合伙企业。
     
      解读:
     
      “转为普通合伙企业”,似应改为:可以解散,也可以转为普通合伙企业。
     
      第七十六条 第三人有理由相信有限合伙人为普通合伙人并与其交易的,该有限合伙人对该笔交易承担与普通合伙人同样的责任。
     
      有限合伙人未经授权以有限合伙企业名义与他人进行交易,给有限合伙企业或者其他合伙人造成损失的,该有限合伙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解读:
     
      乖乖!第三人根据什么事实、有什么理由相信有限合伙人为普通合伙人?本法第六十二条规定:“有限合伙企业名称中应当标明‘有限合伙’字样。”本法第六十六条规定:“有限合伙企业登记事项中应当载明有限合伙人的姓名或者名称及认缴的出资数额。”第三人到底是缺心眼儿呀,还是居心叵测呀?
     
      有没有搞错!第三人与“其”(即貌似普通合伙人的有限合伙人)交易,这怎么可能呢?难道不应该是与有限合伙企业进行交易吗?
     
      对该笔交易应该承担什么责任?难道不应该是对债务承担责任吗?
     
      本法第六十八条第一款规定:“有限合伙人不执行合伙事务,不得对外代表有限合伙企业。”而本条第二款却又规定“有限合伙人未经授权以有限合伙企业名义与他人进行交易”,言外之意:有限合伙人可以经授权以有限合伙企业名义与他人进行交易。这明显是前后矛盾呀!
     
      在任何情况下,有限合伙人给有限合伙企业或者其他合伙人造成损失,都应该承担赔偿责任。这才是正确的表述,但也是多余的废话。
     
      第七十七条 新入伙的有限合伙人对入伙前有限合伙企业的债务,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承担责任。
     
      解读:
     
      敢问:新入伙的有限合伙人对入伙后有限合伙企业的债务,是否也应该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承担责任呢?
     
      有限合伙人对有限合伙企业的债务承担责任的形式,本法已有明确规定,不以入伙的时间或债务的形成时间而有所改变。
     
      本条规定当属多余的废话。
     
      第七十八条 有限合伙人有本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项至第五项所列情形之一的,当然退伙。
     
      解读:
     
      看来,有限合伙人丧失偿债能力与退伙无关。
     
      第七十九条 作为有限合伙人的自然人在有限合伙企业存续期间丧失民事行为能力的,其他合伙人不得因此要求其退伙。
     
      解读:
     
      难道不应该同时也包括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吗?
     
      “要求其退伙”,其就应该退伙吗?
     
      第八十条 作为有限合伙人的自然人死亡、被依法宣告死亡或者作为有限合伙人的法人及其他组织终止时,其继承人或者权利承受人可以依法取得该有限合伙人在有限合伙企业中的资格。
     
      解读:
     
      继承法律关系所指向的客体,应该仅限于财产权利,而不涉及人身权利。院士的子女,不可能因院士的去世而继承成为院士。就因继承而取得企业成员的资格而言,资合性质的企业,自不待言;人合性质的企业,恐需慎重。
     
      “可以依法取得该有限合伙人在有限合伙企业中的资格”,这是一种什么资格?似应改为:可以依法取得在该有限合伙企业中的有限合伙人资格。
     
      本法第五十条在规范普通合伙企业的相关问题时,就遗漏了作为合伙人的法人或其他组织终止的情形。真搞不懂,本法到底是由几拨儿人负责起草的。
     
      几乎可以断然肯定的是:不论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还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其绝大多数都是法外人士(为了给足他们面子,我就不使用“法盲”一词了)。他们的工作与法律的质量无关。但是,我很好奇、也很困惑:中国的法律在出台前,难道就没有专业的质检员进行质量检验吗?假冒伪劣的法律也可以流入社会吗?
     
      值得庆幸的是:目前中国法院里的法官(大约有几十万),已经开始要求具有法学专业背景了。但是,不无忧虑的是:中国数以百万计(甚至有可能过千万,这个数字中国政府绝对有义务对外公布)的行政机关工作人员(他们的另一个名称可以是:行政立法人员、行政司法人员或行政执法人员,注意:其中都包括一个“法”字)与法学专业的关系却依旧是月朦胧、鸟朦胧——不太明确、不甚清晰。
     
      左氏猜想:中国法科的专业人才,到底是培养的太多了,还是培养的太少了?如果法律只是幌子,那就一定是培养的太多了。如果法律就是圣经,那就一定是培养的太少了。
     
      第八十一条 有限合伙人退伙后,对基于其退伙前的原因发生的有限合伙企业债务,以其退伙时从有限合伙企业中取回的财产承担责任。
     
      解读:
     
      有限合伙人何时清偿“基于其退伙前的原因发生的有限合伙企业债务”?是在退伙之时,还是在退伙之后?甚至是在退伙之后的任何时间?
     
      既然已经是“取回的财产”,为什么还要使之长期处于等待清偿的不确定状态?
     
      第八十二条 除合伙协议另有约定外,普通合伙人转变为有限合伙人,或者有限合伙人转变为普通合伙人,应当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
     
      解读:
     
      转变身份,虽然是内部事务,但必须对外公示。
     
      第八十三条 有限合伙人转变为普通合伙人的,对其作为有限合伙人期间有限合伙企业发生的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解读:
     
      发生债务的时间与清偿债务的时间,几乎肯定是分离的。一个法律主体到底应该不应该对发生债务时尚不具有偿债责任或不具有以特定的偿债责任形式清偿债务的身份的债务在日后具有了承担偿债责任或具有了特定的偿债责任形式时承担偿债责任或以特定的偿债责任形式清偿债务?
     
      第八十四条 普通合伙人转变为有限合伙人的,对其作为普通合伙人期间合伙企业发生的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解读:
     
      “合伙企业”,即使仅仅是为了与上一条的表述相互呼应、取得一致,也应该改为:有限合伙企业。
     
      在两种不同的身份转换中,对当事人在身份转换之前所形成的债务在身份转换之后与之对应的偿债责任形式为什么要做出截然相反的规定呢?
     
      第四章 合伙企业解散、清算
     
      第八十五条 合伙企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解散:
     
      (一)合伙期限届满,合伙人决定不再经营;
     
      (二)合伙协议约定的解散事由出现;
     
      (三)全体合伙人决定解散;
     
      (四)合伙人已不具备法定人数满三十天;
     
      (五)合伙协议约定的合伙目的已经实现或者无法实现;
     
      (六)依法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或者被撤销;
     
      (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原因。
     
      解读:
     
      “合伙期限届满”与“合伙人决定不再经营”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是串联(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还是并联(任意满足这两个条件之一)?如果合伙期限届满本身并不能单独成为合伙企业解散的条件的话,那么约定合伙期限又有什么意义呢?既然合伙人的决定具有决定性意义,那就干脆约定合伙期限为一万年好了,省得还要受到合伙期限的羁绊。
     
      合伙协议约定的解散事由到底是否出现,还是要取决于全体合伙人的决定。
     
      “不具备法定人数”,其中的“具备”二字,用词欠妥,似应改为:不符合法定人数。
     
      第五项,实属无稽之谈!合伙协议是否需要约定合伙目的?如果合伙协议约定的合伙目的是发财致富的话,那么倒要请问:达到什么状态才算是目的已经实现或者无法实现?
     
      “解散”,到底是主动行为,还是被动行为?
     
      请问:在什么情况下、依据什么法律规范可以“责令关闭”或者“撤销”合伙企业?这样的口头禅能不能不分场合、不看对象随意使用?
     
      第八十六条 合伙企业解散,应当由清算人进行清算。
     
      清算人由全体合伙人担任;经全体合伙人过半数同意,可以自合伙企业解散事由出现后十五日内指定一个或者数个合伙人,或者委托第三人,担任清算人。
     
      自合伙企业解散事由出现之日起十五日内未确定清算人的,合伙人或者其他利害关系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指定清算人。
     
      解读:
     
      自己清算自己(委托他人清算,也应该算是自我清算),清算结果很可能会有利于自己,而有可能会不利于他人。
     
      既然“清算人由全体合伙人担任”,那么又何需再由经全体合伙人过半数同意或法院去指定或委托其他人担任清算人呢?这都是什么诡异的逻辑呀?
     
      可以有如下两种解决方案。
     
      第一种:
     
      直接删去“清算人由全体合伙人担任”。
     
      第二种:
     
      第二款,似应改为:清算人由全体合伙人担任。经全体合伙人过半数同意,可以在自合伙企业解散事由出现后十五日内指定一个或者数个合伙人,或者委托第三人,担任清算执行人。
     
      第三款,似应改为:在自合伙企业解散事由出现之日起十五日内未确定清算执行人,合伙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指定清算执行人。
     
      问题随之而来:1、在未确定清算人的情况下,利害关系人是如何知道合伙企业解散事由已经出现了的呢?2、合伙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应该在什么期限内申请人民法院指定清算执行人?3、法院指定什么样儿的人担任清算执行人?如果该人不愿意担任,那又该当如何?4、法院应该在什么期限内指定清算执行人呀?
     
      拜托立法者:法律可不应该是筛子——漏洞百出呀!
     
      第八十七条 清算人在清算期间执行下列事务:
     
      (一)清理合伙企业财产,分别编制资产负债表和财产清单;
     
      (二)处理与清算有关的合伙企业未了结事务;
     
      (三)清缴所欠税款;
     
      (四)清理债权、债务;
     
      (五)处理合伙企业清偿债务后的剩余财产;
     
      (六)代表合伙企业参加诉讼或者仲裁活动。
     
      解读:
     
      “执行下列事务”,似应改为:办理下列事务。
     
      在清算之前,合伙企业怎么可能会有与清算有关的已经开始但却尚未了结的事务呢?
     
      最最重要的是:当合伙企业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之时,该当如何?不仅仅是应该怎么办,而是实际怎么办?这才是世人关注的焦点!
     
      如果是基于委托关系而产生的清算人(参见本法上一条第二款之规定),那又怎么能够“代表”(当然应该是——代理)合伙企业参加诉讼或者仲裁活动呢?
     
      第八十八条 清算人自被确定之日起十日内将合伙企业解散事项通知债权人,并于六十日内在报纸上公告。债权人应当自接到通知书之日起三十日内,未接到通知书的自公告之日起四十五日内,向清算人申报债权。
     
      债权人申报债权,应当说明债权的有关事项,并提供证明材料。清算人应当对债权进行登记。
     
      清算期间,合伙企业存续,但不得开展与清算无关的经营活动。
     
      解读:
     
      “通知债权人”,似应改为:书面通知债权人。
     
      “在报纸上公告”,时过境迁、时代变迁,报纸(不论大小)已经大有夕阳西下、风光不再之势了。与此同时,互联网时代扑面而来。愚以为:似乎应该在合伙企业登记机关的官方网站进行相关内容的公告。
     
      “提供证明材料”,似应改为:出示证明材料。如果证明材料脱离债权人的控制,后果不堪设想。
     
      第八十九条 合伙企业财产在支付清算费用和职工工资、社会保险费用、法定补偿金以及缴纳所欠税款、清偿债务后的剩余财产,依照本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进行分配。
     
      解读:
     
      “社会保险费用”,明显应改为:社会保险费。
     
      “法定补偿金”,应该名词解释。
     
      第九十条 清算结束,清算人应当编制清算报告,经全体合伙人签名、盖章后,在十五日内向企业登记机关报送清算报告,申请办理合伙企业注销登记。
     
      解读:
     
      如果有合伙人拒绝在清算报告上签名或盖章,该当如何?
     
      如果合伙企业是因被吊销营业执照、被责令关闭或者被撤销而终止的话,那么是否还会经过清算之后去申请办理合伙企业注销登记?
     
      第九十一条 合伙企业注销后,原普通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存续期间的债务仍应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解读:
     
      是责任终身制吗?
     
      第九十二条 合伙企业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债权人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出破产清算申请,也可以要求普通合伙人清偿。
     
      合伙企业依法被宣告破产的,普通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仍应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解读:
     
      “提出破产清算申请”与“要求普通合伙人清偿”,此二者之间是并列或替代关系吗?
     
      “普通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似应改为:原普通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存续期间的债务。
     
      第五章 法律责任
     
      第九十三条 违反本法规定,提交虚假文件或者采取其他欺骗手段,取得合伙企业登记的,由企业登记机关责令改正,处以五千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撤销企业登记,并处以五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解读:
     
      违法主体到底是谁呀?
     
      “撤销企业登记”,有没有搞错!这明显是企业登记机关的企业登记行为违法无疑的节奏。
     
      第九十四条 违反本法规定,合伙企业未在其名称中标明“普通合伙”、“特殊普通合伙”或者“有限合伙”字样的,由企业登记机关责令限期改正,处以二千元以上一万元以下的罚款。
     
      解读:
     
      需要明示在什么场合未标明?到底是执照、公章,还是名片、信笺?
     
      “由企业登记机关责令限期改正,处以二千元以上一万元以下的罚款”,明显应该改为:由企业登记机关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处以二千元以上一万元以下罚款。完全可以以本法下一条第二款的表述为榜样。
     
      第九十五条 违反本法规定,未领取营业执照,而以合伙企业或者合伙企业分支机构名义从事合伙业务的,由企业登记机关责令停止,处以五千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的罚款。
     
      合伙企业登记事项发生变更时,未依照本法规定办理变更登记的,由企业登记机关责令限期登记;逾期不登记的,处以二千元以上二万元以下的罚款。
     
      合伙企业登记事项发生变更,执行合伙事务的合伙人未按期申请办理变更登记的,应当赔偿由此给合伙企业、其他合伙人或者善意第三人造成的损失。
     
      解读:
     
      “从事合伙业务”,拜托,到底什么是合伙业务呀?合伙业务与公司业务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呀?
     
      “未按期”(请注意:而不是——未)申请办理变更登记,由此会给合伙企业、其他合伙人或者善意第三人造成什么损失?在规范其他类型企业的法律中,为什么没有与此相同的奇葩条款?要命的是:合伙企业申请办理变更登记的时间或企业登记机关批准变更登记的时间与合伙企业以变更了的实际情况开展经营活动的时间并不严格匹配。
     
      第九十六条 合伙人执行合伙事务,或者合伙企业从业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应当归合伙企业的利益据为己有的,或者采取其他手段侵占合伙企业财产的,应当将该利益和财产退还合伙企业;给合伙企业或者其他合伙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解读:
     
      “退还”,似应改为:返还。
     
      此种行为显然不应该仅承担民事责任。
     
      第九十七条 合伙人对本法规定或者合伙协议约定必须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始得执行的事务擅自处理,给合伙企业或者其他合伙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解读:
     
      合伙人为什么会有擅自处理相关事务的可能呢?
     
      第九十八条 不具有事务执行权的合伙人擅自执行合伙事务,给合伙企业或者其他合伙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解读:
     
      不具有事务执行权的合伙人怎么可能擅自执行合伙事务呢?
     
      第九十九条 合伙人违反本法规定或者合伙协议的约定,从事与本合伙企业相竞争的业务或者与本合伙企业进行交易的,该收益归合伙企业所有;给合伙企业或者其他合伙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解读:
     
      合伙人违反本法规定或者合伙协议的约定,怎么可能与本合伙企业进行交易呢?交易可是双方平等自愿、友好协商的结果,如果合伙人行为不当的话,那么与合伙人进行交易的合伙企业的行为就正当吗?该收益为什么要归合伙企业所有呢?
     
      本条规定明显错误!本法第九十六条的规定已经涵盖了此种情形。
     
      第一百条 清算人未依照本法规定向企业登记机关报送清算报告,或者报送清算报告隐瞒重要事实,或者有重大遗漏的,由企业登记机关责令改正。由此产生的费用和损失,由清算人承担和赔偿。
     
      解读:
     
      怪哉!企业登记机关根据什么能够确认报送的清算报告隐瞒重要事实或者有重大遗漏?
     
      乖乖!清算报告可是经全体合伙人签名或盖章的(参见本法第九十条之规定),为什么还要让所谓的“清算人”去独自“扛雷”(即承担责任)呢?
     
      第一百零一条 清算人执行清算事务,牟取非法收入或者侵占合伙企业财产的,应当将该收入和侵占的财产退还合伙企业;给合伙企业或者其他合伙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解读:
     
      全是套话。
     
      第一百零二条 清算人违反本法规定,隐匿、转移合伙企业财产,对资产负债表或者财产清单作虚假记载,或者在未清偿债务前分配财产,损害债权人利益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解读:
     
      我彻底晕菜了:清算人为什么要违反本法规定,隐匿、转移合伙企业财产,对资产负债表或者财产清单作虚假记载,或者在未清偿债务前分配财产,损害债权人利益呢?这到底是见义勇为呢,还是助人为乐呢?这明显是通过牺牲清算人的利益而成全合伙企业的节奏呀。
     
      第一百零三条 合伙人违反合伙协议的,应当依法承担违约责任。
     
      合伙人履行合伙协议发生争议的,合伙人可以通过协商或者调解解决。不愿通过协商、调解解决或者协商、调解不成的,可以按照合伙协议约定的仲裁条款或者事后达成的书面仲裁协议,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合伙协议中未订立仲裁条款,事后又没有达成书面仲裁协议的,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
     
      解读:
     
      第一款,    纯粹多余。
     
      第二款,完全废话。
     
      第一百零四条 有关行政管理机关的工作人员违反本法规定,滥用职权、徇私舞弊、收受贿赂、侵害合伙企业合法权益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
     
      解读:
     
      难道合伙企业的合法权益就白白被侵害了吗?
     
      第一百零五条 违反本法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解读:
     
      标配。
     
      第一百零六条 违反本法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和缴纳罚款、罚金,其财产不足以同时支付的,先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解读:
     
      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的财产部分,在追究责任之时,如果不能支付或不能完全支付,则可豁免或部分豁免,而不存在终生追责的情况。
     
      第六章 附  则
     
      第一百零七条 非企业专业服务机构依据有关法律采取合伙制的,其合伙人承担责任的形式可以适用本法关于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合伙人承担责任的规定。
     
      解读:
     
      “非企业专业服务机构”,应该名词解释。
     
      “有关法律”,应该明示。
     
      “可以适用”,难道还可以不适用吗?
     
      第一百零八条 外国企业或者个人在中国境内设立合伙企业的管理办法由国务院规定。
     
      解读:
     
      本法第二条所谓的“自然人”,在法理上,似乎应该包括外国个人。
     
      如此轻描淡写就轻而易举的逃脱了法律的掌控。
     
      第一百零九条 本法自2007年6月1日起施行。
     
      解读:
     
      本法于1997年2月23日经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难道一直在等待了十年之久之后,方才施行吗?
     
      法盲立法,无敌天下!
     
      结语:
     
      本法一定是一部“死法”——没有生命活力、没有生存价值、没有用武之地的法律。
     
      时至今日,在企业的投资者可以有多种选择的背景下,除非法律的强迫,恐怕只有“傻子”才会去设立合伙企业!相对于其他各种企业模式、类型(例如公司、个人独资企业等等)而言,合伙企业有百害而无一利。
     
      合伙企业,那不过就是历史的遗迹。
     
      法律,应该就像自然科学领域里的公式表达一样,不仅仅需要绝对的严谨、准确,相对的流畅、美观,而且也应该是唯一的、不能随意改动的。当然,这只是法律表达的最高境界。
     
      中国的法律,则更像是小孩子撒尿和泥、玩儿过家家的游戏一般。当今中国的法律,好似与儿戏无异!如果真的是儿戏的话,那反倒好了,至少大家能够认清其本质。怕就怕:不是儿戏,而是作秀、作局、骗局。
     
      2017.4.5.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作者简介】左明,北农教师。

0
分享到:
阅读(139)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