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爱国的个人空间

封建时代东西方交汇的医学与法哲学
发布时间:2018/9/21 9:56:47 作者:徐爱国 点击率[45] 评论[0]

    【出处】人民法院报

    【中文关键字】封建时代;医学与法哲学

    【学科类别】法律史学

    【写作时间】2018年


      中世纪阿拉伯医学
     
      封建时代的阿拉伯医学与法教义学
     
      封建时代前期,古罗马盖伦的生理学和解剖学统帅着阿拉伯的医学世界。著名的阿拉伯医学家,9世纪有易司哈格,11世纪有阿维森纳,13世纪有伊本。易司哈格时代的医学权威不敢对盖伦的理论提出任何挑战。阿维森纳遵循盖伦的理论,以哲学的方式解释生命体的性质,修正了一些盖伦的看法。伊本在此基础上发展了阿拉伯医学,通过医学、物理学和神学来理解生命体及其灵魂,为16至17世纪英国的哈维血液循环论铺平了道路。哈维准确地描述了血液左系统循环,而伊本认定为右侧循环。两人都试图解释血液循环,伊本比哈维早了400年。
     
      伊本属于伊斯兰法学派中的沙斐仪学派,是那种专家型的医师。他解剖过人体,撰写的医学教科书达110卷,出版过《医学技艺全集》。他将外科手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告诉病人相关信息,病症如何?告诉病人相关知识,病因在哪里?第二阶段,实施外科手术;第三阶段,术后再约和常规检查。伊本还说,当与护士、病人和其他医生共同工作时,外科医生同样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阿拉伯医生除了医学之外,还研习法理学、文学和神学。伊本写过文学作品《自学成才的神学家》,系统讨论伊斯兰学说中的热门话题。他以理性的视角讲解身与心的关系,以理性证明和圣训考据来论证他的说法。
     
      阿维森纳支持亚里士多德的理论,认为灵魂发源于心脏。伊本却不同意阿维森纳的看法,他认为灵魂与人的整体相关,而非只与一个器官或几个器官相关。亚里士多德认为每一个独特的灵魂需要一个独特的源泉,这个源泉就是心脏。伊本则说,与其说灵魂主要与精神或器官相关,还不如说与人的整体相关。他把灵魂定义为“无他,只不过这个人所暗示的事”。
     
      1236年,伊本移居埃及,在开罗讲授法理学。他曾经写作过《法律概要》,他的名字荣登伊斯兰法教义学之列。法教义学家们各自发表看法,交流如何研究和实践伊斯兰法律。伊斯兰法教义学的传统理论承认法律的四个来源:古兰经、穆罕默德的圣训、类比推理和司法共识。法教义学的学者是后两者的贡献者。法教义学派有四,分别为哈乃斐派、罕百里派、马立克派和沙斐仪派。伊本是沙斐仪派中的一员。但是,他对法教义学的观点,资料阙如。
     
      西方中世纪的医学与法哲学
     
      西方中世纪的医学植根于民间的实践,占主流地位的医学观是四汁论和草本论。早期的医学实践遵从经验主义和实用主义,对治疗的重视超过对病因的探究。疾病被当作超自然的现象,修道院是医疗实践的中心。教士们用草药治疗,修道院里有医疗花园,种植草药。
     
      中世纪的看法是,医生是一种无私的人,他们忍受纷繁的劳作,提供必要的帮助。疾病与个人状况相关,追求美德与关心身体并行不悖,或者说,关心身体是重要的,仅次于对精神卓越的追求。
     
      修道院既是精神的中心,又是智力和医疗的中心。修道院远离闹市,自给自足,为人们生产食物、看护病人。在医院创立之前,人们从市镇来到修道院瞧医看病。治疗病人,靠的是精神疗法与自然疗法的结合。治疗病人的方式是草药治疗,同时祈祷和尊崇仪式。修道院里有草药文献,教士们翻译拉丁文献,增加草药目录,删除无效的草药名单,增加或修改草药绘图。这是西方早期的医学教科书。
     
      十字军东征期间,外科医生有义务随兵出征,治疗和帮助伤员、宣告士兵的生死状况。外科医生要熟练地从人身体里取出箭头,还要会放血技术、处理剑伤和箭伤。除了外科手术,外科医生还要会剪头、修胡须。
     
      1139年《第二次拉特兰大会教令》建议信众远离医学,称医生是一个高薪且社会地位崇高的工作,但不适合于神职人员。不过,这份官方寺院法规并未生效,许多信众依然从事医学事业。
     
      法学点评
     
      1.西方封建时代被称为“黑暗时代”,阿拉伯文明反而显得灿烂辉煌。阿拉伯人传承了西方文明,这个时候,东西文化出现了交汇与融合。古典时期的医学和草药治病,封建时代依然存在和适用。
     
      2.中世纪,宗教法律和世俗法律同样存在,各自都有自己的法律权威和司法机构。古典的罗马法依然适用,寺院法有独立的法律体系,阿拉伯也有自己的伊斯兰法。不管是世俗世界,还是寺院世界,凡人都得生病,生病后都需要医生和药物。不同的是,阿拉伯人从伊斯兰教义中解释疾病,西方人从神学教义中解释着疾病和惩罚。
     
      3.中世纪时期民族国家尚未兴起,主权国家与法律的观念尚未形成。公共的服务由教会来提供,修道院具有早期医院的雏形。这为后来医院的法律性质埋下了伏笔:医院是一个慈善的非营利的公益组织。医疗行为导致的损害,应该找医生寻求赔偿,医院豁免于法律责任。


    【作者简介】徐爱国,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45)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