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剑锋的个人空间

论举证时效
发布时间:2005/10/13 10:50:00 作者:潘剑锋 点击率[3083] 评论[0]

    【学科类别】民事诉讼法

    【写作时间】2000年



      
      
      事例11996年夏,笔者在沿海某省G市给法院的法官讲课时,一位从事民事案件审判工作多年的法官向笔者讲述了一个这样的事:她主审的一个房地产案子,已历时将近一年,一审期限即将届满,合议庭准备对该案件作出判决。但案件的一方当事人则“威胁”说,你们不能对这案子作出判决,如果要判的话,就要按他的意见来判,不然,就会形成错案。因为,他现在手上有两份很重要的证据,足以支持他的主张。案件合议庭的审判人员要求他将这两份证据交给合议庭,他拒绝交,理由是他不相信一审法院的法官的水平。并声称如果一审法院不按他的意见判,他将上诉,并将手中的两份证据交给二审法院,二审法院肯定得根据这两份证据认定一审法院的判决是错误的。他还略带嘲讽的口气对一审法院的审判人员说,到时,你们得吃不了兜着走。
      
      主审该案件的法官问笔者:1,在这种情况下,一审法院应当怎么办?可否对该当事人采取什么措施?2,在案件当事人拒绝交出这两份证据的情况下,一审法院如果根据合议庭审判人员所查明的情况作出判决,而结果却正好被该当事人手中的这两份证据证明是错误的,那二审法院能否认定该案是错案,二审认定是错案或不是错案的理由是什么,从法学原理上该如何解释这一理由?
      
      对该案主审法官提出的问题,该如何回答呢?
      
      事例21998年某月,笔者旁听了某法院公开审判的一起案件的庭审,在庭审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及其代理人围绕着案件的有关事实进行了激烈的法庭辩论,为了证明自己所提出的主张成立或陈述的事实符合客观真实情况,双方当事人都向法庭出示了大量的证据。但不约而同的是,双方当事人都在庭审过程中向法庭提出,自己还有有关的证据这次开庭时没有带来。在这次庭审结束前,合议庭的审判长向双方当事人提出要求:在本次庭审结束后的7天之内,当事人应当将要向法庭提供的证据材料向法庭提供。双方当事人都向法庭表示可以按合议庭的要求向法庭提供有关证据材料。
      
      这次庭审后,笔者在与该案审判长聊天时,向他提出了以下几个问题:
      
      1,在本案中,如果双方当事人或者一方当事人未按合议庭的要求在这次庭审后的7天之内将有关证据材料提供给法庭,而是在7天之后向法庭提供,在这种情况下,合议庭是否还接受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材料?接受或不接受的理由是什么?
      
      2,本案依法需再次开庭,如果在再次开庭时,当事人又提出还有有关证据没有带来,需在开庭后向法庭提交,合议庭对此如何处理?
      
      该案的审判长对我的问题做了如下回答:
      
      1,接受;接受的理由是有利于对案件事实的查明。
      
      2,先批评他一顿,然后再让他在开庭后的3日内向法庭提交。
      
      针对他的回答,我又提出如下问题:
      
      1,那么,你原来作出的7日内提供证据材料的指定,有何意义?
      
      2,你让当事人在第二次开庭后,还可以交在第二次开庭时没有带来的证据材料,那是否意味着还要开第三次庭?如果在开第三次庭时,又有当事人提出要在庭审后交新的证据材料,合议庭该如何处理呢?
      
      对我提出的问题,审判长思考了片刻。然后对我说,我知道你在考虑什么问题,但现行法律没有给我们提供解决问题的办法。你给我提的问题最好还是由你自己去回答吧或者你在讲课时跟学生们讨论去吧。
      
      那么,与我的提问有关的问题是什么呢?
      
      事例3在一次给律师函授学员讲课时,我提到,在民事诉讼中,律师应当在开庭之前准备好有关证据材料,并将这些证据材料向审理案件的合议庭提供。课后,有一位在某律师事务所实习的学员对我说,指导他实习的律师告诉他,在民事诉讼中,证据材料不要急着向法院提交,到案件开庭审理时带去,在法庭调查时向法庭出示,这样,能打个对方当事人个措手不及。该律师还声称这是一种绝招。该学员问我对此怎么看。
      
      你认为,对该学员提出的问题,应该如何回答呢?
      
      通过上述事例,我们可以认识到一个问题:在民事诉讼中,当事人提供证据的时间,对民事诉讼的进行有着重大的影响。因此,对民事诉讼举证时效问题的讨论是十分有意义的。
      
      二
      
      举证时效,是指负有举证责任的民事诉讼当事人,应当在法律规定或法院指定的期限内向法院提交证明其主张的有关证据材料,未在举证期限内提交证据材料的,则承担丧失向法院提交证据材料的机会的法律后果的制度。
      
      在民事诉讼的证据制度中设立举证时效制度,是民事诉讼的基本理念所决定的。
      
      关于什么是民事诉讼的基本理念,因对司法的性质认识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见解,但在民事诉讼的基本理念中包括实现程序正义和追求诉讼效益这两个目的性要求则是不存在争议的。
      
      实现程序正义,要求为保证实现结果正确的程序应当是公正的并具有合理性。而“公正意味着以当事人之间的对立为前提,诉讼审判制度本身对哪一方都保持不偏不倚的立场” ,程序的合理性,则要求在程序方面,“从利用者的立场看,在收集诉讼资料时,当事人能获得什么样的权利保障(即程序保障)则是十分重要的问题而“程序保障意味着让双方当事人都知道对方的主张及举证,并提供充分的反驳机会” 谷口安平教授的上述论述,在相当程度上直接指明了要实现程序正义,需要在程序上设立有关的制度,来保障双方当事人地位平等,知道对方的主张和举证及进行相应的反驳的机会均等。那么,在民事诉讼程序中设立举证时效制度,无疑是保障实现程序正义的一个必然反映。
      
      追求诉讼效益,要求诉讼的迅速性和诉讼的经济性。诉讼的迅速性,从实质上讲,是实现社会正义和公正审判的必然要求,因为“迟到的正义即为非正义”“迟延诉讼或积案实际上等于拒绝审判”诉讼的迅速性,要求民事诉讼中所设立的程序制度,应当是顺畅的快捷的,而不应当是呆滞的 延缓的,故意为诉讼的顺畅进行而设置障碍或故意地推延诉讼的行为,是诉讼的迅速性所不允许的。这就要求诉讼主体(包括双方当事人和法院)的行为要有时效性,即诉讼主体进行的诉讼行为都应当在一定的期限内完成,否则,有关的诉讼主体即丧失进行这一诉讼行为的机会或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举证是当事人很重要的一项诉讼行为,自然应当符合诉讼的迅速性的要求。诉讼的经济性,是指诉讼成本应当是合理的,它是社会生活的经济效益原则对诉讼的一个基本要求,如果诉讼不讲经济性,则诉讼将部分丧失其在社会生活中存在的意义。日本法社会学学者棚濑孝雄说:“在讨论审判应有的作用时不能无视成本问题。因为,无论审判能够怎样完美地实现正义,如果付出的代价过于昂贵,则人们往往只能放弃通过审判来实现正义的希望诉讼的经济性,要求在民事诉讼过程中,在保证诉讼质量的前提下,应当尽量的减少人力财力和时间的支出,这就要求所设立的民事诉讼程序制度,都应当符合诉讼的经济性,而举证时效制度,可以说是诉讼的经济性在举证制度中的具体的体现。
      
      正是基于对上述民事诉讼理念的正确理解,世界上许多国家在民事诉讼立法或民事诉讼司法中,都对当事人的举证时限提出了具体的要求,虽然在制度的设立上不一定称为举证时效制度。
      
       在美国,民事诉讼中设立有发现程序和审前会议制度。根据〈美国联邦法院民事诉讼规则〉第16条的规定,法院为了加速诉讼程序的进行 提高诉讼效率和审判质量等目的,可以召集双方当事人到庭参加审前会议,就有关证据的提出及交换等事项进行协商。在最后一次审前会议后,审理案件的法院就法官与双方当事人协商的事项作出审理前命令。在案件正式开庭时,当事人原则上不能提出审理前命令中没有的证据和事实,否则,法官有权拒绝采纳。在法国,民事诉讼法中设立有讼争一成不变原则和准备程序,目的在于保障诉讼的顺利和迅速有效地进行,准备程序的作用之一,就在于确定双方当事人的争执点和当事人需要提出的证据,而在“进行准备程序的法官作出准备程序结束的裁定后,当事人不得再提出诉讼文件或证据” 在德国,民事诉讼法当事人有促进诉讼的义务。依据《德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当事人应当在提出答辩状(或再答辩状)中,或在进行诉讼与适当的时期,提出攻击和防御方法;如果预见到己方的攻击或者防御方法,对方不经过事前查询无以得知,应当在口头辩论前,在适当时候,以书面的形式通知对方如果当事人未按时提出攻击或防御的方法,法官可以根据自由心证,驳回当事人逾期提出的攻击或防御的方法,当事人原则上丧失了提出攻击或防御方法的权利,除非法院根据自由心证认为当事人没有延误诉讼的终结或者当事人有免责事由。在日本,在民事诉讼中设立准备书状和准备程序制度以及民事诉讼司法实践中对准备程序的广泛采用,都与举证时效制度之间有密切的关系。根据《日本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在准备书状里没有记载的事项,虽然不是绝对不可以在口头辩论中进行陈述,但对于对方当事人全然预料之外的事实和证据,没有给予对方当事人一定的准备及答复的机会而作出对其不利的判决,就等于是对该事项没有经过审问而作出的判决。因此,在对方当事人没有出庭的情况下,不得提出在准备书状中没有记载的事项。在对方当事人出庭时,即使在准备书状中没有记载的事实可以提出,但由于没有预告,对方当事人无法立即回答,案件需要另一期日继续审理,为此,提出准备书状没有记载的事项的当事人有时要负担必要的诉讼费用
      
      从上述西方国家的民事诉讼立法和司法中,我们可以看出,要求当事人在诉讼过程的适当的时候(通常是开庭前)提出有关证据材料,是法律要求法院对民事诉讼案件作出公正判决的基本要求。
      
      举证时效,是指负有举证责任的民事诉讼当事人,应当在法律规定或法院指定的期限内向法院提交证明其主张的有关证据材料,未在举证期限内提交证据材料的,则承担丧失向法院提交证据材料的机会的法律后果的制度。
      
      1、造成一方当事人对另一方当事人在攻击或防御上的突然袭击,可能导致法院裁判的不公正
      
      《民事诉讼法》第120条第一项规定,当事人在法庭上可以提出新的证据。
      
      这一规定,使得某些当事人或诉讼代理人,在案件开庭之前,故意不向法庭提供自己已收集到的有关证据材料,而将这些证据材料作为“新证据”在开庭时向法庭提供,作为攻击对方当事人的“杀手锏”,因对方当事人在开庭前对这些“新证据”缺少应有的了解,通常也就无法对这些证据材料提出有利或充分的反驳意见,由此往往导致遭受突然袭击的当事人在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中处于十分被动的地位,进而有可能影响到法院作出的裁判的公正性。本文事例3中,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教导助手使用的“绝招”,就是源于对《民事诉讼法》上述规定的认识,虽然这种认识不一定符合立法者的原意,但它确实可以引导部分当事人或诉讼代理人按这样的一种认识去行事,因为这样的做法在法律上并不违法。而这样的做法,显然是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的民事诉讼当事人地位平等的原则和辩论原则的。
      
      2、 拖延诉讼,浪费人力 物力 财力,增加诉讼成本
      
       在一方当事人在法庭上突然提出“新证据”的情况下,另一方当事人自然不愿意处在被动的地位,但他如果要针对在开庭之前自己一点也不了解的对方在开庭时突然提出的证据材料进行充分 有利的反驳,比较可行的办法只能是有一段时间对对方的“新证据”进行分析研究,以及找到可以作为支持自己反驳意见的有关证据材料,由此产生的后果是,该方当事人向法院提出延期审理的要求,而这一要求,同样是合法的。因为,《民事诉讼法》第132条第3项规定,需要通知新的证人到庭,调取新的证据,重新鉴定 勘验,或者需要补充调查的,可以延期审理。在法庭遭受突然袭击的当事人,当然可以引用上述规定中的有关内容,声称自己有针对对方当事人在法庭上提出的“新证据”的有关证据材料需要向法庭提出,而要求延期审理。在这种情况下,法院一般都得同意当事人的要求,因为当事人的要求是合法的。那么,从理论上讲,如果一方当事人在每次开庭时都提出“新证据”,而另一方当事人又不断地以“需要调取新证据”为由,要求延期审理,诉讼就有可能无限期地进行下去,当事人及法院对该诉讼的人力物力 财力的投入无形中就大大地增加了,诉讼拖延,诉讼成本增加的结果自然就出现了。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一结果的出现,竟然是“依法”运作的结果。这实际上也是本文事例2中,那位聪明的审判长为什么不直接回答笔者有关问题的原因所在,因为,在现行法律的规范下,从理论上讲,司法确实存在着某些不可逾越的障碍。而这些障碍在实践中的消除,有时只得借助司法人员的司法手段,而在这些手段中,从严格的意义上讲,有的可能就是不合法的。比如,在开庭之后,当事人要求向法庭提供新的证据,法庭因在法律上没有拒绝接受的理由,只得表示接受,而接受之后,从法律规定上讲,就需要再开一次庭(《民事诉讼法》第66条规定:“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并由当事人互相质证……”)。但为了能在审限内结案或节省人力 物力 财力,在司法实践中法院就可能不再开庭,而对案件作出判决。这一做法,显然是不符合《民事诉讼法》第66条的规定的。
      
       但是,在现实情况下,这一做法,也许是不是办法的办法了。
      
      此外,在我国,民事诉讼法设立了两审终审制,第二审在职能上既是事实审又是法律审,即第二审法院在作出判决时,得对案件事实的认定负责。因此,二审在审理案件的过程中,就必须对与案件事实有关的证据进行审查,为保证案件事实审查的客观性和正确性,法律允许当事人在二审过程中提出新的证据,这样的一种制度,就有可能使得当事人在一审中不积极举证,甚至将在一审中已收集到的证据搁置在手中,在一审过程中不予提供而在二审时提供,从而导致二审法院将案件发回一审法院重审,由此人为地造成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浪费。正因为在我国的《民事诉讼法》中没有对当事人的举证期限作规定,对当事人在二审提出新的证据没有任何的条件(包括期限)的要求,在民事诉讼司法实务中出现本文事例1中当事人以手中握有重要的证据,但在一审时就是不提供给法院,并以此要挟法院,或要在二审时提供给二审法院,以证明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并以此看一审法院的笑话的现象也就不足为怪了。事例1中的主审法官对此种现象的制造者手足无措并对这种现象的出现表示困惑,这并不奇怪,因为这种现象不符合民事诉讼发展的客观规律,应该说,令主审法官手足无措和感到困惑的根源在于我国的民事诉讼制度中没有规定举证时效制度。
      
      面对民事诉讼司法实践着存在的问题,为了适应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最高人民法院在总结各地实践经验的基础上,于1998年通过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经济审判方式改革问题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规定》)。 针对我国民事诉讼制度中举证制度存在的缺陷,更是为了在司法实践中消除一些妨碍民事诉讼顺利进行的障碍,最高人民法院在《规定》中,作出了一些促进当事人积极举证(要求当事人在开庭之前或在一审阶段举证)的规定,但这些规定仍然很不完善。比如,《规定》第5条第7项规定:法院在开庭前,对“案情比较复杂 证据材料较多的案件,可以组织当事人交换证据”。这一规定虽然强调了法院可以组织当事人庭前交换证据,但这一规定没有对如果当事人拒绝交换证据或者未按法院所提出的要求(包括交换证据的时间)交换证据,应当产生什么法律后果作规定,这就有可能使得庭前交换证据的规定形同虚设。《规定》第13条规定:“一方当事人要求补充证据或者申请重新鉴定 勘验,人民法院认为有必要的可以准许。”
      
      这一规定,强调了当事人补充证据要经法院准许,但没有对当事人提出补充证据的时间及相关的条件提出要求,也没有对法院不准许当事人提出补充证据产生的法律后果作规定,因此,这一规定对当事人及时举证能产生什么积极的影响是值得怀疑的。《规定》第38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提出的新证据对案件改判或者发回重审的,应当在判决书或者裁定书中写明对新证据的确认,不应当认为是一审裁判的错误。”《规定》第39条规定:“在第二审中,一方当事人提出新证据致使案件被发回重审的,对方当事人有权要求其补偿误工费差旅费等费用。”这两条规定是很有意思的,值得研究。应该说,这两条规定的形成,说明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审判实践已经认识到,当事人在一审中未能全面举证而在二审中提出新证据,由此致使一审的裁判被改判或上诉案件被发回重审,责任不应当由一审法院来承担;因此拖延诉讼,给对方当事人造成讼累和经济事实的,要承担一定法律责任。但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规定,从严格的意义上讲,并没有法律根据。
      
      从上述讨论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因在我国法律中没有规定举证时效制度或相关的制度,致使诉讼效率低下,当事人讼累增加,法院权威受损。而在司法实践中,大家已经充分认识了上述弊端及其根源,并采取了一些办法来排除障碍。但是,因没有法律制度作为后盾,这些办法并未能从根本上解决司法实践中存在的因缺少举证时效制度而带来的诸多问题。因此,在民事诉讼中设立举证时效制度势在必行。
      
      
      
       三
      
      在中国的民事诉讼制度中之所以没有设立举证时效制度,这与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传统观念及新中国建立之后所确立的法律制度的指导思想有关。
      
      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天人合一”的思想占有很重要的地位,这种思想倡导人类社会的发展应当顺应自然发展的要求,它不承认自然的秩序和社会生活的秩序有根本的差别,也不认为有可能或有必要在严格区别实体存在的前提下创造出某种人工的观念形态空间基于这样的思想,在中国社会中,与自然密切相关的实体存在在社会生
      
      活中占主导地位,而用以保障实体权利在社会生活中得以真正实现的法律程序则得不到重视,由此,在中国的法律传统文化中,“重实体轻程序”的观念根深蒂固,源源流长。这一观念,在新中国成立之后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中影响很大,至今在中国的立法乃至司法实务中仍有表现虽然在近几年中这种观念受到了不少学者的批判。
      
      “实事求是”作为新中国开展各项工作的指导思想,在许多工作领域中发挥了很好的作用,真因为如此,在新中国的法律制度中,这一指导思想也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将法院的判决对案件事实的认定应当与客观实际情况完全相符作为民事诉讼的目标,无疑是这一指导思想对民事诉讼法律制度的基本要求。而这一指导思想与“天人合一”思想共同作用的结果,就是将案件的处理结果是否符合客观实际作为衡量民事诉讼得失的最根本的标准,民事诉讼程序制度也以此标准来构筑。在这样的一种指导思想的指导下,被认为有可能对案件客观实际情况的认定产生不良影响的民事诉讼举证时效制度或相关的程序制度,当然不可能在民事诉讼程序制度中占有一席之地。
      
      我们认为,民事诉讼是解决民事纠纷的一种社会活动,这个活动,是在一定的时间一定的空间 由一定的人员参加 借助一定的手段 通过一定的程序来完成的。因此,通过民事诉讼,查明案件的客观情况的真实性,只有相对的意义,这是民事诉讼的特性所决定的,它与人类社会全体,在没有时间和空间乃至手段的限制的情况下,对客观事物所形成的认识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因此,在民事诉讼的基本理念中,不应当是仅仅有追求案件客观真实的目的,实现程序正义和追求诉讼效益也许是民事诉讼更为直接和基本的理念。
      
      基于对上述民事诉讼特性和民事诉讼基本理念的认识,以及司法实践给我们的教训和有关国家立法司法的成功经验对我们的启迪,我们对在我国的民事诉讼证据制度中设立举证时效制度的必要性有了充分的认识。那么,我们应当如何设计这一制度呢?
      
      就制度本身而言,有两个问题值得考虑:一是当事人的举证期限,一是不能按时举证的法律后果。
      
      如何确定当事人的举证期限,即当事人举证期间何时届满,对此问题,学者们有些不同的看法。有的学者主张应在一审辩论终结时届满,也有学者主张开庭审理之日(实为开庭审理日之前一天)为举证期间的届满日。 笔者认为,举证时效制度的设立,目的在于防止当事人故意拖延诉讼,减少诉讼成本,同时,还在于防止在证据的运用上一方当事人对另一方当事人搞突然袭击。因此,如果将举证期间设定在一审辩终结时届满,上述目的将很难实现;至于将举证期限的届满日设定在开庭之日,虽然解决了当事人故意拖延诉讼的问题,但仍然解决不了一方当事人对另一方当事人搞突然袭击的问题,因为假如一方当事人是在开庭前一天才将证据提交法庭,另一方当事人则很可能
      
      在开庭之前仍不知晓这部分证据的内容,也就很可能无法在开庭时对这部分证据进行有利的辩驳。而要解决这一问题,就需要考虑举证期限的届满日至开庭审理之日之间留有一段时间(比如7天),以便于双方当事人了解对方当事人所提供的证据。基于上述认识,我们认为,举证期间可以定在当事人接到立案通知或应诉通知之日起30天之内;案情比较复杂 证据材料较多的案件,可以由法院组织双方当事人在开庭审理之日的3天之前交换证据,当事人在证据交换之日可以向法院提供在举证期限内未提供的证据;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的举证期限由法院指定。
      
      未按时举证,产生什么法律后果呢?笔者认为,在这个问题上,原理与其它的诉讼期间制度相同,即未遵守诉讼期间的,丧失进行在该诉讼期间可以进行的诉讼行为的权利,未按时举证者,原则上丧失了在今后的诉讼过程中继续向法院提供证据的机会。但出于公平和公正的考虑,当事人因不可抗力的事由或其他正当理由延误举证期间的,或者逾期提交的证据材料不采纳将导致法院裁判显失公平的,当事人可以在有关障碍消除后向法院申请继续提供证据,是否准许,由法院决定。
      
      设立举证时效制度所涉及的另一方面的问题是与其他制度的配套问题,比如,建立证据提供登记制度和证据查阅制度,在庭审前的准备程序中设立证据交换程序,严格二审和再审采纳当事人提供的新证据的条件等问题,都是在建立举证时效制度过程中应当充分考虑的问题,没有这些相配套的制度,举证时效制度在运行过程中也就难以奏效。
      
      就在我国法律制度中设立举证时效制度而言,主要的障碍不在立法技术,而在于对诉讼价值的认识,传统的以实现实体正义为诉讼目的以追求客观真实为诉讼目标的诉讼价值观,可以说是设立举证时效制度的最大障碍,因此,我们相信,一旦现代的以程序正义为诉讼目的以追求法律真实为诉讼目标的诉讼价值观得以完全的形成,举证时效制度的设立必将进入议事日程。
      
      
      (全文完)
      
      

    【注释】

    谷口安平:《程序的正义与诉讼》,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5 页。

    同注1书,第53页。

    同注1书,第55页。

    同注1书,第55页。


    棚濑孝雄:《纠纷的解决与审判制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266页。

    达明:《比较民事诉讼法初论》(下),中信出版社,1991年版,第114页。

    见《德国民事诉讼法》第282条273条275条276条277条。

    参见《德国民事诉讼法》第296条。

    参见兼子一竹下守夫:《民事诉讼法》,法律出版社,1995年版,第88─89页。


    伯琦:《近代法律思潮与中国固有文化》,台湾法务通信杂志社,1981年版,第73—74页,转引自谷口安平:《程序的正义与诉讼》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19页。

    《民事诉讼法》第185条第3项,《刑事诉讼法》第195条第5项,都是这方面的例证。

    参见殷元庆:《关于举证期间的若干思考》,《法学与实践》1992年第4期;赵争平:《浅议举证时限的设立》,《人民司法》1996年第6期。

    参见江平主编《民事审判方式改革与发展》,中国法制出版社,1998年11月版,第262页。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3083)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