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磊的个人空间

教育不公的法律观察
发布时间:2009/3/13 11:01:45 作者:王磊 点击率[1534] 评论[0]

    【出处】《团结》2005年第2期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05年


      目前,教育不公的现象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但是如何从法律上来认识和解决这一问题,还很少有人进行探讨,本人认为从法律的角度来观察这一点可能更有利于解决这一问题。
     
      教育不公的现象主要指的是农村和城市,以及重点中学和非重点中学,好班和差班,其实还有很多问题都是涉及到教育不公的问题,诸如,打工者子弟学校和城市居民学校,土博士和洋博士,列入211工程的重点大学和非211工程的大学,教育部跨世纪人才和一般教师,学校重点培养的老师,院系重点培养的教师,在校女研究生的结婚和生育的问题,硕士和博士的社会需求等等。说到底,这些问题就是一个法律上的平等权的问题,而宪法规定了公民的平等权,教育法、义务教育法和高等教育法都规定了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平等权问题。
     
      为什么说这些现象是教育不公或侵犯公民的平等权呢?就以农村和城市为例,我们暂且不说农村的教育投入没有城市多,教学条件不如城市好,师资力量不如城市充足,换句话说,农村孩子和城市孩子在受教育的质量上就存在差别,农村孩子所受到的教学质量一般情况下不如城市的孩子好,但在高考的时候,往往农村孩子要比城市孩子的分数高才能被录取,因为大学的录取是有地域差别的。北京本地大学对北京学生招的多,北京以外的学生招的少;本省大学对省会所在地的学生招的多,对农村学生招的少,因而这种招生制度是不平等的。也就是说农村孩子要想考上大学,他要付出比城市孩子多得多的努力。这种招生政策实际上是侵犯了农村孩子的平等权。
     
      进了城的农民工总可以算是城里人了吧,可是依然存在不平等的问题,因为农民工的孩子要想进城里人的学校没法进,因为没有户口,所以只能进打工者子弟学校,当然,在城里有学上比没有学上要好,况且学费也要便宜多了,但教师和教学质量却要差许多。将学生分为本地学生和打工者子弟学生显然是存在歧视的问题,将这两种学生隔离开来就给那些从小在打工者子弟学校上学学生的心灵留下了遭人歧视的阴影。
     
      中学分为重点和非重点中学,孩子的父母都是当地的纳税人,为何孩子所考的中学有如此分类,交了同样的钱却受了不同的教育,难道这不是平等问题吗?难道没有在这些孩子的幼小心灵里埋下低人一等的自卑吗?其实,学习是否优秀只是学生很多方面的一个方面,不能完全凭学习成绩来衡量一个学生。当然,除此之外的一个学校里面的好班和差班也存在歧视学生的问题。这种不平等的观念到了大学就有重点大学和非重点大学之分,其实,重点和非重点不是某个机关给定的,它是由市场决定的,大学好不好自然会在学术市场和人才市场当中体现出来,而不是由政府来定的。
     
      教育不公现象的存在,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教育是计划经济的最后一个堡垒,我们从对学校和学生的分类,以及招生名额,教师的分类(跨世纪人才和非跨世纪人才等)很多方面都能感受到这样一种计划经济的浓厚色彩。我们对教育管理的理念没有随着市场经济和依法治国的理念而作相应的转变,我们对大学的管理仍然是要计划出多少个世界一流大学,我们要有100个什么样的人才,我们要有500个什么样的人才等等,就像计划经济时代车间生产多少个鞋子或勺子一样,这显然违反了学校作为一个学术单位这样一种特殊行业的自身特点。
     
      城乡差距是制约整个中国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们在教育领域如果不能缩小这个差距,那么,中国的整个现代化建设就会受到影响。现在大城市里博士越来越多,似乎博士都很难找到工作,一方面是许多国家机关根本不需要博士学位的学生来工作,教育资源严重浪费;另一方面,农村的许多孩子上不起学或受到质量不高的教育,如果我们把一个博士的教育经费放到农村去,就可让几个上不起学的孩子上学。而且现在许多大学的博士招生也烂,质量也值得怀疑,因为有些博士生导师招收的学生过多,有的导师甚至招十几个学生,教育资源严重浪费;教育不公的问题可以说具有一定的历史原因,是由于我国长期以来的城市和农村的二元划分所造成的,今天人们已经在讨论城乡户口的二元划分的合法性问题,已经在讨论迁徙自由和废除户籍制度的问题,如果我们在教育领域没有跟上,那么,平等权的诉讼就会不断涌现,公民就会运用法律赋予的武器来捍卫自己受教育的平等权。其实以前已经有过这样的先例,山东青岛几名高中生诉教育部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当然,原告在劝说下撤诉了。案件的事实就是一个平等权的问题,三名原告因为分数低于山东省的分数线而考不上大学,但如果按照北京的分数线,他们可以考上北京的重点大学,因而他们认为,这种不平等是由于地域的原因而产生的。当然在这个案件之后,教育行政部门修改了命题方式,将原来由教育部命题改为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自己命题,其实,这仍然没有解决招生中的平等问题,因为北京的高校在北京招的学生远远多于外地。
     
      我们希望受到教育的一代能够是心灵上完美的一代,而不是受到创伤的一代;是自信的一代,而不是自卑的一代;平等造就协调,平等同样造就完美,平等最终将造就和谐社会。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53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