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磊的个人空间

基本法是構建香港和諧社會的法律保障
发布时间:2009/2/25 10:03:59 作者:王磊 点击率[1797] 评论[0]

    【出处】香港《文汇报》2005年4月14日

    【学科类别】特别行政区基本法

    【写作时间】2005年


      「一國兩制」是香港基本法的靈魂和指導思想,「一國兩制」的和諧決定著基本法的和諧,基本法的有效實施決定了香港社會的和諧。在理解基本法具體條文時是否能夠把握「一國」與「兩制」的關係顯得尤為重要。如果我們撇開作為香港憲制性法律的指導思想的「一國兩制」,撇開香港基本法,那麼,我們所談到的法治還有什麼實際意義,那完全是空話。
     
      香港基本法於1990年4月4日由七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通過,1997年7月1日實施的,該法的通過距今已有15年了,實施也近8年了,回顧過去的這些年,香港雖然經歷一些曲折,但還是度過了諸如金融風波、沙士等困難,取得了來之不易的勝利果實,這其中與香港基本法對香港和諧社會的法律保障作用是離不開的。
     
      「一國兩制」是基本法的靈魂和指導思想
     
      首先,香港基本法是香港社會和諧的法治基礎。因為「一國兩制」的構想充滿著和諧的內涵,它包含了許多和諧的對稱的內容,例如:「一國」與「兩制」,「資本主義社會」與「社會主義社會」,「變」與「不變」的關係,「中央」與「特別行政區」等等,其實「一國兩制」本身在字面上就體現著和諧。「一國兩制」是香港基本法的靈魂和指導思想,「一國兩制」的和諧決定著基本法的和諧,基本法的有效實施決定了香港社會的和諧。在制定基本法時是以「一國兩制」為指導的,在實施基本法時更應該以「一國兩制」為指導,這樣才能準確把握基本法的內涵,並且很好地處理和解決基本法實施中所遇到的問題。尤其是在理解基本法具體條文時是否能夠把握「一國」與「兩制」的關係就顯得尤為重要。香港的一些人士經常談到法治,但卻忽略了香港的法治是「一國兩制」下的基本法的法治,如果我們撇開作為香港憲制性法律的指導思想的「一國兩制」,撇開香港基本法,那麼,我們所談到的法治還有什麼實際意義,那完全是空話。我們有的議員連基本法都不尊重(在立法會撕毀基本法),還談何法治!
     
      正確處理中央與特區關係有利香港和諧
     
      其次,正確處理好中央與特別行政區的關係,有利於促進香港社會和諧。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的解釋很好地處理了中央和香港特區的關係,維護了香港社會的和諧穩定,基本法起到了保障香港社會和諧的重要作用。這一次曾蔭權提請國務院申請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同樣會起到維護香港社會和諧的作用。隨著基本法實施近八年來的歷史,什麼是中央的事項以及中央與特區關係的事項也有一個實踐的過程,例如,關於2007年、2008年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選舉問題,有人認為是香港自治範圍內的事項,有人認為是中央與特區關係的事項,最終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了解釋和決定,促進了香港社會的和諧。那麼,為什麼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對此問題進行解釋和決定呢?因為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選舉方案的改革涉及香港政治體制,特區政治體制是由中央立法機關決定的,是中央立法機關通過基本法來決定的,在單一制國家,地方政治體制沒有不是由中央通過法律來加以確立的,所以,涉及特區政治體制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選舉問題,中央當然有權解釋和決定。不僅單一制國家如此,就連聯邦制國家也對州或邦的政治體制有監督權,例如,美國憲法就規定,雖然州憲法可以確立州的政治體制,但不得違反共和制,否則,聯邦可以宣佈州違反聯邦憲法,聯邦國家憲法況且如此,更何況單一制國家!
     
      此外,不要中央一行使權力,就有人說是破壞法治,似乎中央不能有所作為。基本法是全國性法律,中央要遵守,香港要遵守,全國都要遵守,不僅香港機關有權依據基本法行使權力,一定範圍的中央國家機關更有權依據憲法和基本法行使權力,因為地方的權力來自中央的授予,地方的權力以中央權力的存在為前提,中央權力的行使也是一國的體現。
     
      基本法設計符合香港客觀情況的政治體制
     
      第三,正確處理好香港內部行政長官及行政機關、立法會、司法機關三者之間的關係。基本法著眼於香港的過去、現在和未來,設計了符合香港客觀情況的政治體制,即保留了行政主導,同時擴大了立法機關的代意基礎,司法獨立,還有行政會議等,這是一個和諧的行政、立法、司法三機關之間關係的政治體制,這一關係運作得好會促進香港社會和諧,否則會阻礙香港的發展。在認識這一問題時,我們不難看出,基本法所確立的和諧的政治體制是民主、客觀、務實的精神,基本法確立了循序漸進的原則和方向,也就是說這種立法、行政、司法之間的和諧關係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漸進的、發展和民主的,同時也是穩定的,在進步中求得和諧和穩定,在穩定和和諧中尋求民主和發展。立法會直選議員的擴大就是一個例證。
     
      濫用司法覆核破壞法治與和諧
     
      在這裡值得一提的是司法覆核的問題,現在似乎有一個認識上的誤區,似乎司法是萬能的,有人想與中央抗衡,那麼你就提起司法覆核,其實,司法權也是有限的,它同樣不能超越自身的權力範圍,它的權力本身也是來自於中央的授予。無論是普通法國家,還是成文法國家,都存在一個共同的原則,即成文法優位於普通法,即法院在判決之前都假定成文法的合法性。在普通法國家也有許多被認為是確定司法權範圍的一些共同的原則,例如1、政治問題原則,即司法覆核應當迴避政治問題,不予審查;2、案件或爭議的原則,即只有存在一個爭論的雙方,構成一個案件才屬於司法權範圍,這也是司法權與立法權、行政權的一個很重要的區別;3、成熟性原則,即如果一個法律或政策還沒有出台或還沒有造成某個公民的真正的實際損失,這時法院同樣會拒絕管轄。所以,當有些人試圖濫用訴權或司法覆核時,司法實際上也是可以運用這些原則加以預防的。濫用訴權或司法覆核會破壞司法與立法、行政之間的關係,甚至破壞司法與中央之間的關係,就是破壞香港法治,使香港社會不和諧。司法同樣也要自我約束,否則,違反司法覆核的原則、超越司法權界限會極大地損害司法的威信,同樣破壞社會和諧、破壞香港法治。
     
      回顧過去,流年似水,香港基本法已經走過了不少年頭,這當中也遇到了基本法的不少問題,但這些問題的出現對於這樣一個新鮮事物來說也是不足為怪的,這都是實施基本法當中的問題,只要我們本著尊重基本法和擁護基本法的精神,一切問題都能迎刃而解。基本法實施近八年的實踐證明,基本法不僅為香港過去的和諧社會起到了保障作用,同樣也會為打造香港明天的和諧社會起到保障作用。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797)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