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磊的个人空间

彭北京《决斗书》的法律解读
发布时间:2009/2/24 15:43:34 作者:王磊 点击率[2041] 评论[0]

    【出处】《法制日报》周末版2009年1月9日第2版

    【学科类别】法律社会学

    【写作时间】2009年


      湖南郴州市彭北京在网上发布了要求与郴州市中级法院院长和执行局局长的《决斗书》,这件事引起了社会上的广泛关注。彭北京发布《决斗书》起因于对郴州中院的判决不服,本人在此不想就法院判决进行评论,判决的问题取决于法院,由法院决定,本人只是想就广泛引起争论的《决斗书》一事说一说自己的看法,以就教于大家。
     
      第一,彭北京在网上发布《决斗书》的行为是一种什么性质的行为?有人认为这是一场闹剧,是唐吉坷德式的行为,有人认为此种行为值得同情,也有人反对这样做。本人认为,彭北京的这一行为属于公民行使批评建议权、行使言论自由的范畴。我国宪法第41条规定,公民对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宪法第35条规定,公民有言论的自由。公民有权对法院和法官提出批评和建议。批评和建议的方式有多种多样,可以是口头的,也可以是书面的;可以向有关国家机关和工作人员写信,也可以向报纸、杂志投稿写批评文章,也可以通过广播电视的报道进行批评,网络是近来出现的一种最新最快捷的方式。彭北京正是通过网络行使了批评建议权,在《决斗书》中表达了对郴州中院院长和执行局局长的批评和建议,除此之外,也可以看出彭北京在其中所体现的个人情绪。这种情绪跟他从1999年以来的长年诉讼不无关系。回顾以往媒体上出现过的批评,大多数批评或多或少都夹杂批评人的一些感情色彩,而且大多数批评者所进行的指责往往与自己利益无关,批评者也大多是文学家、学者、新闻工作者、法律工作者以及喜欢从事业余写作的其他人。虽然批评者与事情往往毫不相干,但批评者往往出于社会责任感而言辞激烈。当然从法律人的角度来说,公民对于任何事情都要保持理性和克制。即使如此,批评者言论的感情色彩往往在所难免。法律只是最大限度地要求批评者保持理性和克制。
     
      第二,彭北京的行为是否构成藐视法庭罪?是否构成诽谤罪?尽管我国没有藐视法庭罪,但有人认为从学理上说,彭北京的行为有构成藐视法庭罪的嫌疑,并且建议我国设立藐视法庭罪,且不说我国现有的“妨碍司法罪”、“妨碍公务罪”、“拒不执行判决罪”、“扰乱法庭秩序罪”等已经足以制裁藐视法庭的犯罪行为,而且藐视法庭罪一般是制裁那些阻碍法庭秩序使得诉讼难以进行下去或判决难以得到执行的行为。彭北京的行为完全在诉讼和执行程序之外,有关他的民事案件早已执行完毕,谈不上藐视法庭以妨碍诉讼或判决执行的问题。
     
      那彭北京的行为是否有构成诽谤罪的嫌疑呢?从学理角度来说,大多数国家的诽谤分为民事诽谤和刑事诽谤,而且有一个从刑事诽谤罪向民事诽谤转移的趋势,也就是说多数国家越来越注意到言论、智慧和思想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发展的重要性。诽谤往往要求诽谤者有捏造或虚构事实的行为。
     
      作为批评的表达在价值上高于藐视法庭和诽谤。让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宪法第41条第1款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在这里,我想特别提醒读者关注的是2个地方,一个是这一规定中间的“;”,一个是这一规定的最后的“但书”,这样大家自然就会看明白了,对于公民的批评建议权,宪法没有“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的限制,而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权的行使,则要求“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宪法上的这一规定的细微区别并没有被人们所关注。为什么宪法会做出这样的区别对待呢?原因在于宪法对于公民行使批评建议权采取了更为宽松的态度,批评者的批评一般是针对已经发生的某个特定事情,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所以批评建议者往往没有捏造或歪曲事实的必要。即使批评错了,有关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也可以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也就是说,宪法允许批评建议者犯错误。当然不能解释为鼓励批评建议者犯错误。我们假设宪法第41条也给“批评建议”一个“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的限制,那么,谁还敢行使批评建议权?被批评对象往往掌握着强大的公权力,万一给你戴个“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的帽子,谁还受得了,不仅如此,还会冠以“藐视法庭罪”或“诽谤罪”锒铛入狱。
     
      第三,彭北京所批评的对象是公共官员,法院院长和法院执行局局长都是官员,而不是普通老百姓。官员区别于老百姓的一个特点就是官员手中掌握公权力,需要社会广大成员对他们进行监督,官员的这种公共性就使得法律对他们的名誉、隐私等的保护强度不同于法律对普通老百姓的保护强度,法律对老百姓的名誉、隐私等的保护会更加严格一些。法律的目的是出于维护公共利益,使得官员能够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害怕或不敢违法行使权力。对一个机关或官员进行批评肯定有损机关和官员的形象或名誉,如果法律都像保护普通公民那样保护机关或官员,那么,批评者很容易被诉诸侵犯名誉权而遭受不公正对待。官员为了免于被批评或减少被批评,最好的办法就是严格自律。法治现代化的国家之所以赋予公民宽松地批评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权利,目的就在于营造一个社会舆论监督的环境,避免官员做错事、做坏事,让官员尽最大努力去干好事,去追求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第四,彭北京发布《决斗书》的事情应当被放在目前我国法治建设的大背景下来分析。发生彭北京这样的事情可以看出我国30年改革开放的经济和法治方面的成就,彭北京作为一名私营企业主曾经赚了很多钱,尽管后来由于诉讼而财富减少,但毕竟体现了我们党和国家的政策使老百姓富裕了起来这一不争的事实;同时也反映出我国民主法治建设的进步,试想,在改革开放以前,谁敢这样批评自己所在地的官员?另一方面,彭北京这件事也反映出我国公正司法可能存在的问题,可能离人民群众的要求还有一定距离。这件事情的发生应当引起司法机关的高度重视。
     
      第五,彭北京发布《决斗书》的行为能否被当地法院宣布为违法?根据郴州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新闻发言人的说法,彭北京在网络上散布《决斗书》,对他人诬告、诽谤和进行人身攻击,已属违法行为。本人在此不敢苟同法院的意见,从法理上讲,一个法院不同于一个普通公民,我们平时聊天的时候可以说那个人如何行事违法了,那是没有法律效力的,不代表任何国家机关的,也是没有确定力和拘束力的,而一个法院就不同了,不能未经立案、开庭审理、宣判就对公众宣布某个人的行为已属违法行为,显然有违法律的基本常识。因为法院代表国家在行使审判权,法院所说的话是有法定效力的,是有法定约束力的,不能在法定程序之外说某人已属违法,不能未审先定罪。
     
      第六,如何看待彭北京发布《决斗书》的行为?是否是一种犯罪行为?本人认为,发布《决斗书》与决斗是性质上完全不同的两种行为,我想彭北京本人和我们大家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场景发生,事实上发生的可能性也几乎为零。但即使如此,本人还是反对“决斗”这样的提法,哪怕“决斗”只是停留在纸面上而已,因为这毕竟是一种含有暴力内容的字眼和某种程度的企图。当然,假设如果真地发生了决斗的情况,那毫无疑问这是一种违法行为。本人认为彭北京发布《决斗书》主要是从策略上考虑的多一点,事实也证明他的这一举动达到了引起公众关注的目的,明眼人一看便知道醉翁之意不在“决斗”。另外,本认为,彭北京的《决斗书》中也存在一些不能回避的问题,例如,《决斗书》使用了的一些不够理性的词语等。尽管彭北京发布《决斗书》存在一些错误或缺失,但相比较目前个别老百姓所采取的自残或残害他人的手段来说还是文明多了。
     
      无论如何都是因为“决斗”二字,“决斗”使得人们关注此事,“决斗”使得人们争论此事,但“决斗”无疑是一个法治社会所禁止的。解决纠纷的方式最终还是要坚持法治的原则,通过法律的途径来解决问题,因为法律是通过理性来和平地解决矛盾和纠纷,以就达到公平和公正。法治社会不能保证每一个案件都是完全公正的,但却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证案件得到公正公平地处理,法治社会要求公民理性地对待每一个判决,不管你认为这个判决是错还是对。你可以不服,但你必须接受判决。事实上,事情发生之后,相关法院的许多行为已经表明法院的坚持依法审判和接受新闻舆论监督的态度。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2041)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