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剑文的个人空间

治学严谨 桃李芬芳
发布时间:2008/6/24 17:35:00 作者:刘剑文 点击率[2088] 评论[0]

    【学科类别】法律教育

    【写作时间】2008年


    我的导师徐杰教授是一位治学严谨的老先生,他是我国最早招收经济法硕士和经济法博士的导师之一,1983年,我有幸考入徐老门下,成为他最早的经济法硕士之一。 

      徐老治学严谨的名声享誉学界,我对这点深有感触。记得在1988年,徐老与他指导的部分研究生合著《企业法律知识》。在写作前,徐老召集大家认真研究写作大纲和体例并制定了详细的写作规范。要求之严格、规范之细致让我们感到太“小题大做”了,这不是低估了我们的能力吗。可在我把完成的稿件交给徐老时,他在我的稿件上扫了几眼便敏锐的发现了十几处写作不规范的地方,大到语法,小到标点,徐老一一指出。每一处徐老都能举出之前制定的规范,仿佛那些要求都清晰地摆放在他的脑海中,可以随手拈来。对照徐老的规范和自己的稿件,我不仅暗暗敬佩徐老严谨的学术态度,也对自己没认真按照要求修改稿件而感到深深自责。 

      徐老看完稿件后对我说:“我们写的每本书都要对读者负责,对自己负责,对历史负责,不容一点错误和疏忽。做学问如同做人。我制定详细的写作规范,就是希望我们写出的东西能经得起读者的批评,历史的考验。如果我们在语法、错别字、标点等基本问题上都过不了关,我们的书怎能受到读者的好评?更别说若干年后还能得到大家的认可。” 

      徐老的话我至今记忆犹新,它成为鞭策我在学术上不断前进,严格要求自己的座右铭,现在也成为我督促学生认真做学问的基本要求。 

      在写作规范问题过关后,徐老又对书稿内容提出了更高要求,有时为使一两句关键结论表述得更严谨,他要和我们一起反复推敲若干遍。他要求我们必须“字斟句酌”后才能定稿,以致个别作者反复修改了十多次才能通过。当编辑拿到徐老的定稿时,连连称赞稿件质量,用编辑自己的话说就是:“想改动一个标点都不容易。” 

      受徐老严谨治学的影响,我在撰写和主编著作时非常注重学术规范和学术质量。记得在主编“十五”国家级教材《财税法学》时,我与各位作者讨论确定的最终写作规范有100余项,2万余字。该规范经过多达10次的反复讨论和修改,历时一个月才最终确定,内容非常详尽,从字体、字号到注释、参考文献,从数字的大小写到相关标点无所不包。 

      其中有位作者开玩笑讲:“制定写作规范的时间可以写完一本书了。”我就把徐老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并且补充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我们这代学者不仅要继承老一辈的优良传统,还要争取发展这些传统。徐老的写作规范在当时是很严格的,可在今天还是有值得改进的地方,因此,我才和大家讨论制定一个更完善的写作规范,以实现徐老的目标:对读者负责、对自己负责,对历史负责。”那位作者听后深受启发:“我也要把这种严谨治学的态度继承下来,并且也让我的研究生贯彻执行。”《财税法学》初稿完成以后,我和各位作者反复讨论、修改了十余次,在截稿的最后一日将定稿交给了出版社,受到高等教育出版社编辑很高的评价。该书最终获得了广大读者的好评,于2006年荣获司法部第二届法学教材与科研成果二等奖,这得益于徐老严谨治学思想给大家的影响。 

      徐老不仅对在校学生要求严格,对已毕业的学生也很关心。他认为,教师对已毕业学生仍有指导义务,把学生成才作为教书育人的最终成果。凡是他指导的学生,无论走到哪里,他都放在心上,关心他们的成长。1986年,我硕士毕业到武汉大学法学院任教,徐老常给我打电话,鼓励我在学术上有所创新和建树,同时始终不忘叮嘱我严谨治学。在徐老的教诲和督促之下,1995年我被武汉大学破格评为教授,成为当时全国最年轻的经济法教授,也是全国法学界少有的年青教授之一。 

      1997年我到北京大学法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1999年留校工作,有机会与徐老一起参加博士生的答辩。过了这么多年,徐老对学术的严谨态度丝毫没有任何降低。记得在某次博士论文答辩中,有篇论文的一个注释将学者的名字写错了。徐老问这个注释是否有问题,由于两个字比较形似,那位博士生半天也没发现问题。徐老将正确的写法告诉他,让他以后认真核对。其他老师纷纷称赞徐老目光之敏锐,一点小错误也难逃他的眼睛。 

      徐老对该博士生说:“这点错误本身不是很严重,但这反映了你的写作态度和读书态度。你除了把学者的名字写错了,对该学者观点的引用和解读也存在着一定偏差。你连他的观点都没有正确把握,怎么能正确引用他的观点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呢?博士论文往往是一个人最高水平的学术作品,不能有丝毫马虎和懈怠,否则,不仅对不起读者,也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社会和历史。做学问如此,做人亦如此。希望你吸取教训,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为国家和社会做更大的贡献。” 

      那位博士生非常感谢徐老的教诲,答辩后将徐老的话写在博士论文的扉页上并珍藏至今。每年他都要向徐老汇报过去一年的成绩,并将徐老认作是对自己影响最大的导师之一。 

      徐老一贯的严谨治学态度对学生影响至深,我们这些成为导师的学生同样注重培养学生们严谨治学的思想。每次指导博士论文时,我都像徐老那样,不仅关注论文的内容,也关注论文的写作规范,并善于从细节中观察作者的写作态度是否严谨。我的一位博士生曾对我说:“您真是火眼金睛啊,一点小错误都难逃过您的眼睛!”我笑着对他说:“这都是我的导师徐老对我的教导和影响,我不仅应该向他学习,还应该对你们提出更严格的要求,否则,你们怎么‘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呢?”那位博士生听后很感动,定稿后的博士论文写得相当规范,答辩委员会也一致认为该论文规范的程度可以作为博士论文的范本。 

      徐老严谨治学的思想不仅给徐老带来了桃李满天下,也带来了丰硕的育人成果。徐老的很多研究生已成为学界的中青年骨干和学术带头人,还有一大批研究生成为优秀的企业家和廉洁的领导干部。徐老的治学思想对学生的影响不是一时的,而是一世的,它不仅指导学生如何做学问,也指导学生如何做人。徐老师门的学生在聚会时常讲,徐老严谨的治学思想带来了桃李芬芳。 

      

    【注释】
    刘剑文,男,1959年7月生,湖北省武汉市人。法学博士、法学博士后。现任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2088)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