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忠兴的个人空间

合同纠纷案件诉讼时效裁判规则集成(含71部相关法规、40个参考案例、173个实务要点)第二部分
发布时间:2018/5/7 10:21:25 作者:徐忠兴 点击率[36] 评论[0]

    【出处】法学45度〔ID:xzx-lawyer〕首发

    【中文摘要】时效,是指一定的事实状态经过一定的时间导致一定的民事法律后果的法律制度。诉讼时效,是指民事权利受到侵害的权利人在法定的时效期间内不行使权利,当时效期间届满时,即丧失了请求人民法院依诉讼程序强制义务人履行义务权利的制度。本文共计11万余字,集成了与合同纠纷案件有关的绝大部分诉讼时效裁判规则,包括71部相关法规、40个参考案例和173个实务要点。鉴于法规百度既得,故略去具体法规内容,仅列法规名称及其条目,同时限于篇幅,在参考案例部分略去相关案情,请各位读者自行按照索引查阅。

    【中文关键字】合同纠纷;诉讼时效;裁判规则

    【学科类别】合同法

    【写作时间】2018年


      7.铁路货物运输损害赔偿纠纷的索赔期限与诉讼时效的区别
     
      ——李某与某车站铁路货物运输损害赔偿纠纷案(哈尔滨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2004〕哈铁中民商终字第3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铁路货物运输损害赔偿纠纷的索赔期限与诉讼时效均适用铁路运输规章180日的规定,但两者的性质不同,当事人选择按照铁路规章的有关规定和程序处理赔偿事宜的,该180日不存在中止、中断、延长的问题;当事人选择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该180日属特殊诉讼时效,不属于除斥期间,应当适用诉讼时效中止、中断、延长的规定。
     
      适用解析:《铁路货物运输合同实施细则》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承运人同托运人或收货人相互间要求赔偿或退补费用的时效期限为180日(要求铁路支付运到期限违约金为60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铁路运输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对承运中的货物、包裹、行李发生损失或逾期,向铁路运输企业要求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适用铁路运输规章180日的规定。该条司法解释的规定是对铁路运输损害赔偿纠纷诉讼时效的特殊规定,属特殊诉讼时效,不属于除斥期间,应当适用诉讼时效中止、中断、延长的规定。虽然司法解释规定铁路运输损害赔偿诉讼时效期间适用铁路运输规章180日的规定,但铁路运输损害赔偿纠纷的诉讼时效与当事人之间自行处理货物赔偿事宜的索赔期限不同。铁路规章规定的180日,是承运人与托运人或收货人相互间主张权利所适用的索赔期间,铁路规章中未有中止、中断和延长的规定。而司法解释所规定的180日属诉讼时效期间,是当事人提起民事诉讼时其民事权利能否得到法律保护的法定期间,如发生诉讼时效中止、中断和延长的情形,应按照诉讼时效的法定原则处理。在铁路运输损害结果发生后,承运人与托运人或收货人既可以按照铁路运输规章的规定进行索赔,在赔偿未果或发生争议的情况下,亦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如果当事人选择按照铁路规章的有关规定和程序处理赔偿问题,属当事人之间自行处理赔偿事宜的范畴,则适用铁路运输规章180日的索赔期间。如果当事人选择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则适用司法解释所规定的180日诉讼时效期间。
     
      案例索引:见韩崴:《货物发生损失后,如何向铁路运输企业索赔?》,载最高人民法院机关刊:《人民司法·案例》2007年第4期。
     
      8.办理房屋权属转移登记请求权是否适用诉讼时效
     
      ——深圳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与深圳市国泰联合广场投资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7〕粤高法民一终字第278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房屋买受人基于买卖双方转移房屋所有权的合意占有房屋后,请求出卖人办理房屋权属转移登记手续的,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
     
      适用解析:《合同法》第一百三十五条规定:“出卖人应当履行向买受人交付标的物或者交付提取标的物的单证,并转移标的物所有权的义务。”据此,房屋出卖人负有向买受人转移房屋所有权的义务,即办理房屋权属转移登记的义务。房屋出卖人逾期不交付房屋的,买受人可以根据合同约定请求出卖人交付房屋,该项请求权属于典型的债权请求权,应当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自无争议。而房屋交付后,买受人请求出卖人办理权属转移登记是否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现行法尚无明确规定。一般认为,买受人基于双方转移所有权的合意占有房屋后,请求出卖人办理权属转移登记的手续,此种请求权具有合同依据但已不同于一般的合同债权,具有一定的物权性质,其目的在于将以取得所有权为目的合法占有递进为完满的所有权。此种请求权不适用诉讼时效不会导致社会经济秩序的紊乱,故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
     
      案例索引:见佘琼圣:《房屋交付后办理登记的时效问题》,载最高人民法院机关刊:《人民司法·案例》2009年第18期。
     
      9.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债务人签收欠款催收函的性质及其后果
     
      ——四川华丰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与绵阳市恒虹丰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人民法院〔2010〕涪民初字第1172号民事调解)
     
      裁判要旨:对已超过诉讼时效期间的债权,债权人向债务人发出欠款催收函,债务人虽已签收但未在欠款催收函上签字的,仅表示其收到该欠款催收函,不能发生对原债务重新确认的法律后果。
     
      适用解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借款人在催款通知单上签字或者盖章的法律效力问题的批复》规定:“对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信用社向借款人发出催收到期贷款通知单,债务人在该通知单上签字或者盖章的,应当视为对原债务的重新确认,该债权债务关系应受法律保护。”该批复确认诉讼时效期间届满后债务人在债权人催款通知单签章(签字或盖章)的法律效力,即认为债务人的签章行为是对原债务的重新确认。“对原债务的重新确认”意指:(1)债权人发给债务人的催款通知单有明确催收到期欠款的内容;(2)债务人在催款通知单上签字或盖章,而非仅签收了催款通知单;(3)债务人有继续履行债务的主观愿望或客观行为。而债权人对已超过诉讼时效期间的债权向债务人发出欠款催收函,债务人虽已签收但未在欠款催收函上签字的,仅表示其收到该欠款催收函,并无其他任何法律意义,与上述批复中的债务人在催款通知单上签字或者盖章完全不同,不能推定为债务人有偿还已过诉讼时效债务的意思表示,不能发生对原债务重新确认的法律后果。
     
      案例索引:见侯泽福、黄昌楠:《超过诉讼时效债务人签字或盖章的效力认定》,载最高人民法院机关刊:《人民司法·案例》2011年第14期。
     
      10.存单出质人追偿权的诉讼时效
     
      ——湖北双环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与湖北汽车集团公司、三环集团公司质押合同纠纷案(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武民商再终字第2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存单出质人的追偿权属于债权请求权,应当适用《民法总则》关于普通诉讼时效的相关规定,当事人以支付存款本金及利息请求权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适用解析:《担保法》第七十二条规定:“为债务人质押担保的第三人,在质权人实现质权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据此,出质人在承担担保责任后,享有追偿权。出质人追偿权在性质上为债权请求权,应当受诉讼时效的限制。出质人的追偿权因为担保责任的承担而发生,属于新成立的权利,因而应当单独适用诉讼时效。因《物权法》、《担保法》等对出质人追偿权的诉讼时效均未作出明确规定,故应适用《民法总则》关于普通诉讼时效的相关规定,即“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一)项规定,支付存款本金及利息请求权,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该条规定是针对基于存款单项下存款的请求权而言的。而存款单出质人承担担保责任后向债务人进行追偿,属于质押合同追索权纠纷,不是基于存款单项下存款的请求权纠纷。出质存单项下的款项是用于履行质押合同所提供的质物,与出质人以储蓄为目的存入金融机构的款项具有本质上的不同,因此,不应适用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
     
      案例索引:见吴婷:《单位定期存单在债权到期未受清偿时可被直接兑付》,载最高人民法院机关刊:《人民司法·案例》2012年第12期。
     
      11.清算义务人怠于清算的债务承担责任是否适用诉讼时效
     
      ——上海银行浦东分行与上海天宏实业有限公司等借款合同纠纷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4〕沪二中民四〔商〕再提字第1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公司清算义务人不履行清算义务或者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无法进行清算,造成公司债权人的债权不能实现的,公司债权人诉请公司清算义务人承担赔偿责任,应当适用诉讼时效。该诉讼时效应当自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清算义务人不履行清算义务或者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无法清算之日起开始计算。
     
      适用解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十八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未在法定期限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导致公司财产贬值、流失、毁损或者灭失,债权人主张其在造成损失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因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上述情形系实际控制人原因造成,债权人主张实际控制人对公司债务承担相应民事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根据上述规定,公司清算义务人不履行清算义务,导致公司财产损失;或者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无法进行清算,并最终造成公司债权人的债权不能实现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该法律责任在性质上属于侵权责任,债权人享有的请求权为债权请求权中的损害赔偿请求权。因此,公司债权人的此项请求权应当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其诉讼时效应当自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清算义务人不履行清算义务或者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无法清算之日起开始计算。
     
      案例索引:见倪知良、李江英:《债权人主张股东就怠于清算承担连带责任应适用诉讼时效》,载最高人民法院机关刊:《人民司法·案例》2014年第18期。
     
      12.债权人承认债务人已清偿部分债务能否导致诉讼时效中断
     
      ——上海逸万电气成套有限公司与浙江万兴建设有限公司、应金米定作合同纠纷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551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债权人在诉讼中承认债务人已清偿部分债务,但债务人对此不予认可的,应当认定债权人的承认不构成诉讼中的自认,不能直接导致诉讼时效的中断。
     
      1
     
      案例索引:见任明艳:《当事人作出对己不利陈述不构成诉讼时效中断》,载最高人民法院机关刊:《人民司法·案例》2014年第20期。
     
      13.债务人自愿履行已超过诉讼时效的部分债务是否导致全部债权的诉讼时效中断
     
      ——上海逸万电气成套有限公司与浙江万兴建设有限公司、应金米定作合同纠纷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551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债务人在诉讼时效期间届满后自愿履行部分债务的,不能推定为全部债权的诉讼时效发生中断。
     
      适用解析:《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诉讼时效因提起诉讼、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规定:“义务人作出分期履行、部分履行、提供担保、请求延期履行、制定清偿债务计划等承诺或者行为的,应当认定为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当事人一方‘同意履行义务’。”上述规定中的义务人同意履行义务引起诉讼时效中断的事由,应当理解为对没有超过诉讼时效的债权同意履行,而不能理解为对已超过诉讼时效的债权同意履行。因为《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八条规定:“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当事人自愿履行的,不受诉讼时效限制。”据此,债务人同意履行已超过诉讼时效的债务,只是债务人放弃诉讼时效的抗辩权,从而在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形成新的债权债务关系,并不发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既然在此情形下并不发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那么债务人同意履行已超过诉讼时效的部分债务,当然不能推定为全部债权的诉讼时效发生中断。
     
      案例索引:见任明艳:《当事人作出对己不利陈述不构成诉讼时效中断》,载最高人民法院机关刊:《人民司法·案例》2014年第20期。
     
      14.债权人未申请执行生效判决但债务人同意履行债务的处理
     
      ——广东融通投资有限公司与何伯昌、何伯顺、广州兆恒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粤高法民二申字第195号民事裁定)
     
      裁判要旨:债权人未在法定期限内申请执行生效判决,但债务人同意履行债务并传达给债权人的,债权人有权要求债务人依照生效判决承担清偿债务的责任,债务人事后反悔的,不影响其同意履行债务意思表示的效力。
     
      适用解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二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届满,当事人一方向对方当事人作出同意履行义务的意思表示或者自愿履行义务后,又以诉讼时效期间届满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对该条文可作如下理解:第一,诉讼时效期间届满,义务人负有的债务本应成为自然债务,不能得到法院的保护、不具有强制执行力,已成为效力不完全的债务。但如果义务人表示同意履行诉讼时效期间已过的债务,实质上是义务人放弃了诉讼时效抗辩权,对原债务进行了重新确认,使效力不完全的债务回复为效力完全的债务;第二,只要义务人作出同意履行义务的意思表示并且该意思表示已经到达对方当事人的,就应当适用该条规定,并不以当事人之间形成合意为适用要件。根据上述,债权人虽然没有在法律规定的申请执行期限内申请执行生效判决,债权本已成为自然债权,但如果债务人同意履行债务,并将其同意履行债务的意思表示传达给债权人的,则债权人有权要求债务人继续履行原债务,债务人应当依照生效判决承担清偿债务的责任。在债务人同意履行债务的意思表示已经到达债权人的情况下,债务人又以债权人没有在法定期间内申请执行,债权成为自然之债,不受法律强制保护为由而不同意履行债务的,有悖于诚实信用原则,不影响其同意履行债务意思表示的效力。
     
      案例索引:见潘锋:《自然债务因债务人承诺可转化为法定债务》,载最高人民法院机关刊:《人民司法·案例》2014年第20期。
     
      15.权利人协助刑事侦查的事实能否引起民事诉讼时效的中断
     
      ——勃贝雷有限公司与鲁秋敏、陈凯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2015〕沪知民终字第6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在刑民交叉案件中,权利人明确知道他人对自己的侵权行为已进入刑事追诉程序,并应侦查部门要求协助调查这一事实的,属于与权利人提起诉讼具有同等诉讼时效中断效力的事项,可以引起诉讼时效的中断,从中断、有关程序终结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
     
      适用解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权利人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报案或者控告,请求保护其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从其报案或者控告之日起中断。”该条款规定了权利人向有关机关报案或控告,可以引起诉讼时效的中断。但是,如果犯罪行为并非由权利人发现而报案或控告,而是由公安机关发现违法行为后主动进行刑事侦查,则不能直接适用该条规定。对此,应当认为,该刑事程序虽然不是由权利人报案或控告引起,但是,如果权利人明确知道了他人对自己的侵权行为已进入刑事追诉程序,并应侦查部门要求协助调查这一事实,则对于权利人来说,意味着其已经知道侵权行为存在,同时因刑事追诉程序的存在,权利人有合理理由信赖公权力的介入可使其民事权利得到保护,故该事项属于与提起诉讼具有同等诉讼时效中断效力的事项。根据《民法总则》第一百九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三条第(九)项的规定,其他与提起诉讼具有同等诉讼时效中断效力的事项,可以引起诉讼时效的中断,从中断、有关程序终结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
     
      案例索引:见陈惠珍:《权利人配合刑事侦查可产生民事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载最高人民法院机关刊:《人民司法·案例》2016年第20期。
     
      16.未约定履行期限的合同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问题
     
      ——梁某与王某买卖合同纠纷案(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柳北区人民法院〔2015〕北民二初字第85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未约定履行期限且不能确定履行期限的合同,债权人第一次向债务人主张权利时未限定履行义务的宽限期,且债务人亦未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的,应当认定该合同的履行期限始终不明确,不能仅以债权人是否向债务人主张过权利来作为判断是否超过诉讼时效的标准。
     
      适用解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未约定履行期限的合同,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可以确定履行期限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不能确定履行期限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但债务人在债权人第一次向其主张权利之时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务人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之日起计算。”适用该条规定中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应当同时满足以下5个条件:(1)合同未约定履行期限;(2)双方当事人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履行期限;(3)债权人已向债务人主张履行义务;(4)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时给予了履行义务的宽限期;(5)债务人在债权人第一次向其主张权利之时未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只有同时具备上述5个条件,诉讼时效期间方可从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因此,对于未约定履行期限且不能确定履行期限的合同,如果债权人第一次向债务人主张权利时未限定履行义务的宽限期,且债务人亦未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则应当认定该合同的履行期限始终不明确,债权人可以随时要求债务人履行,并不存在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问题。对此,不能仅以债权人是否向债务人主张过权利来作为判断是否超过诉讼时效的标准。如果债权人在向债务人主张履行义务时至始至终都未明确履行期限,仅仅是催促债务人履行义务而未对履行义务的宽限期作出限定,则诉讼时效期间就不能简单的以债权人是否向债务人主张过权利作为判断标准。
     
      案例索引:见黎鹂、黄顶峰:《无还款期限债务合同案件超诉讼时效判定》,载最高人民法院机关刊:《人民司法·案例》2016年第29期。
     
      17.基于物权而产生的请求权是否受诉讼时效的限制
     
      ——吉水县醪桥镇黄家边村民委员会与黄金苟、熊平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案(江西省吉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吉中民一终字第72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物权请求权以及基于物权请求返还原物的请求权,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
     
      适用解析:物权具有支配性和排他性。物权的支配性和排他性决定了对物权的保护应当与物权本身共始终,其作用在于当物权受到侵害时,用于排除侵害,确保物权人权利的完满,所以,物权请求权应当与物权本身共始终,不应受诉讼时效的限制。同时,物权遭受的侵害通常为对物权的持续性的侵害行为,物权遭受的侵害的这一特点也决定了对物权的保护存在持续性,所以,基于物权请求返还原物的请求也不应受诉讼时效的限制。
     
      案例索引:见彭箭:《吉水县醪桥镇黄家边村民委员会诉黄金苟等联合造林合同案》,载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编:《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8年民事审判案例卷)》,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人民法院出版社2009年版,第222—227页。
     
      18.无效合同返还财产请求权的诉讼时效
     
      ——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与福建省龙海市电力公司、福建省龙海市人民政府担保合同纠纷案(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05〕闽民终字第180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合同被确认无效后的返还财产请求权应当受诉讼时效的限制,其诉讼时效期间应当自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需要提出请求之日起开始计算;权利人提出了权利主张的,应当自其主张权利之日起开始计算。
     
      适用解析:对于确认合同效力的诉讼,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但合同被确认无效后的返还财产请求权是否受诉讼时效的制约,应当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确定。因不管合同有效还是无效,当事人都享有某种民事权利,故其对该权利应当履行积极管理的责任,而不能对权利放任不管。基于此,合同被确认无效后的返还财产请求权原则上应当受诉讼时效的制约。对于此类返还财产请求权的诉讼时效的起算时间,应当是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需要提出请求的时间;如果权利人提出了权利主张的,则应当自其主张权利之日起开始计算。
     
      案例索引:见曹发贵:《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诉福建省龙海市电力公司、福建省龙海市人民政府担保合同纠纷案》,载最高人民法院应用法学研究所编:《人民法院案例选》2006年第1辑(总第55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6年版,第262—284页。
     
      19.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承接银行债权如何认定诉讼时效中断
     
      ——宁夏大荣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与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陕西省分公司保证合同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二终字第5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国有银行将金融不良债权转让给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原债权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先后在全国或者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发布的债权转让及催收公告,可以起到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适用解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以公告形式主张权利,应当被认定为《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的“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并产生诉讼时效中断效力的,应限于两种情形:一是当事人一方下落不明,二是法律和司法解释另有特别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管理、处置国有银行不良贷款形成的资产的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的规定,国有银行将其债权转让给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原债权银行在全国或者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发布的债权转让公告或通知中,有催收债务内容的,该公告或通知可以作为诉讼时效中断的证据。另据《最高人民法院对〈关于贯彻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十二条”司法解释有关问题的函〉的答复》的规定,为了最大限度地保全国有资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全国或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发布的有催收内容的债权转让公告或通知所构成的诉讼时效中断,可以溯及至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受让原债权银行债权之日;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对已承接的债权,可以在上述报纸上以发布催收公告的方式取得诉讼时效中断(主张权利)的证据。按照上述规定,原债权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先后在全国或者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发布的债权转让及催收公告,应属于适用相关司法解释特别规定的情形,可以起到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
     
      案例索引: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承接银行债权如何认定诉讼时效中断——宁夏大荣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与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陕西省分公司保证合同纠纷案》,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最高人民法院商事审判指导案例7·公司与金融卷》,中国法制出版社2013年版,第420—429页。
     
      20.因收回、调整承包地引发的纠纷是否适用诉讼时效
     
      ——吴祚霖与咸宁市咸安区金桥村村民委员会等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案(湖北省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咸民二终字第264号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发包方违反土地承包经营合同的约定或者法律规定,擅自收回、调整承包地,原承包方提起土地承包经营权诉讼的,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
     
      适用解析:根据《物权法》第一百二十五条、《农村土地承包法》的相关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系一项法定用益物权,权利人通过家庭承包方式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后,即在法律规定的承包期限内依法享有承包地的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也有权自主组织农业生产经营。除非出现法律规定的情形,发包方不得收回、调整承包地。发包方违反土地承包经营合同的约定或者法律规定的,不仅要承担违约责任,还要承担侵权的民事责任。所以,法律对家庭承包土地经营权实行的是物权性质的保护。发包方违法收回、调整承包地,原承包方提起土地承包经营权诉讼的,系物权纠纷,因而不适用债权请求权诉讼时效的规定。
     
      案例索引:见王力:《咸宁市咸安区金桥村村民委员会等诉吴祚霖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案》,载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编:《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13年民事审判案例卷)》,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103—110页。


    【作者简介】徐忠兴,单位为吉林省法学会。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36)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