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文彬的个人空间

涉嫌合同诈骗罪改判为轻罪之成功案例汇总
发布时间:2019/7/31 10:42:44 作者:肖文彬;周淑敏 点击率[19] 评论[0]

    【出处】诈骗犯罪大要案辩护

    【中文摘要】在司法实务中,合同诈骗与合同纠纷、民事纠纷的区分界定是一个复杂疑难的问题,也缺乏一个权威、清晰的界定标准,这也是合同诈骗罪多发的原因之一。此外,合同诈骗罪也容易与非法经营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挪用资金罪、虚报注册资本罪、职务侵占罪、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等罪名发生混同。法院和检察院在部分案件的定性存在分歧、一审法院与二审法院在部分案件的定性存在分歧是十分正常的。在审判过程中,一审法院可能会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直接改变检察院指控的罪名;二审法院也可能根据查明的事实,直接改变一审判决的罪名。

    【中文关键字】合同诈骗罪;改判轻罪;裁判理由

    【学科类别】刑事诉讼法

    【写作时间】2019年


      前言
     
      刑罚的功能在于惩罚犯罪与预防犯罪,但是刑罚手段的严厉性也对适用刑法提出了严格的定罪和量刑标准。对于市场化背景下的经济活动,只要其未逾越民事、行政法律规范调整的范围,绝不能肆意的适用刑法及刑罚手段进行定罪处罚,这也是刑法谦抑性的要求。
     
      涉嫌合同诈骗罪轻罪辩护的核心在于合同诈骗行为、合同诈骗故意与“非法占有目的”的界定。司法实务中,认定行为人主观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应当坚持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并提供确实、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不能单纯地根据损失结果就进行客观归罪,应当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在司法实务中,合同诈骗与合同纠纷、民事纠纷的区分界定是一个复杂疑难的问题,也缺乏一个权威、清晰的界定标准,这也是合同诈骗罪多发的原因之一。此外,合同诈骗罪也容易与非法经营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挪用资金罪、虚报注册资本罪、职务侵占罪、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等罪名发生混同。法院和检察院在部分案件的定性存在分歧、一审法院与二审法院在部分案件的定性存在分歧是十分正常的。在审判过程中,一审法院可能会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直接改变检察院指控的罪名;二审法院也可能根据查明的事实,直接改变一审判决的罪名。
     
      刑事律师针对合同诈骗罪指控进行改变定性的轻罪辩护,关键在于研究最新的合同诈骗罪轻罪辩护成功案例的裁判理由、准确把握行为人主观上有无合同诈骗故意、“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有无实施合同诈骗行为以及控方有无确实、充分的证据来证明行为人主客观方面均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
     
      为此,笔者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北大法宝、无讼、把手案例等权威判例搜索平台,通过“涉嫌(犯)合同诈骗罪”“合同诈骗罪不成立”“定性不当”“予以纠正”“构成XXX罪”等关键词进行多次筛选,查阅了合同诈骗罪相关判例1271份,并从中筛选出34份有效的合同诈骗罪改判为轻罪的典型案例,归纳总结出轻罪裁判要旨,以现实的轻罪判例作为刑事律师进行合同诈骗罪改变定性辩护的有效指引。
     
      目录
     
      一、改判为非法经营罪
     
      (一)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轻罪判决
     
      1.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具有合同诈骗的非法占有的目的
     
      2.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客观上存在合同诈骗行为
     
      3.在案证据不能证明行为人主观上具有合同诈骗罪的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实施了诈骗行为
     
      (二)公诉机关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适用法律错误,罪名定性不当
     
      二、改判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轻罪判决
     
      1.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具有合同诈骗的非法占有的目的
     
      2.在案证据不能证明行为人主观上具有合同诈骗罪的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实施了诈骗行为
     
      三、改判为挪用资金罪
     
      (一)主观方面不符合诈骗罪构成要件
     
      (二)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轻罪判决
     
      1.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具有合同诈骗的非法占有的目的
     
      2.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客观上存在合同诈骗行为
     
      3.在案证据不能证明行为人主观上具有合同诈骗罪的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实施了诈骗行为
     
      (三)公诉机关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适用法律错误,罪名定性不当
     
      四、改判为虚报注册资本罪
     
      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轻罪判决
     
      1.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具有合同诈骗的非法占有的目的
     
      2.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客观上存在合同诈骗行为
     
      五、改判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行为人合同诈骗罪既遂之后实施处置赃物的行为,不构成合同诈骗罪
     
      六、改判为职务侵占罪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适用法律错误,定罪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七、改判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公诉机关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适用法律错误,罪名定性不当
     
      八、改判为伪造国家机关证件、印章罪
     
      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具有合同诈骗的非法占有的目的
     
      九、改判为伪造企业印章罪
     
      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具有合同诈骗的非法占有的目的
     
      十、改判为伪造身份证件罪
     
      在案证据不能证明行为人主观上具有合同诈骗罪的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实施了诈骗行为
     
      十一、改判为侵占罪
     
      原审法院认定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审判程序合法,但认定构成合同诈骗犯罪定性不准确,量刑不适当
     
      正文
     
      一、改判为非法经营罪
     
      (一)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轻罪判决
     
      1.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具有合同诈骗的非法占有的目的
     
      案例一:闫梅花等人涉嫌合同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3)郑刑一初字第76号
     
      裁判理由: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闫梅花、靳永清、孔某某、李某某犯合同诈骗罪的关键证据是当庭出示的河南华必信经纬会计师事务所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2010)第011号鉴定意见确认到期未返还客户钱款7646840元。因该鉴定意见系仅对86名报案人的相关材料进行的鉴定,不具有全面性和客观性,其证据效力本院不予采信。本院确认并采信的河南科健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豫科健司(2014)科会鉴字第04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及收条、银行汇款凭证、办公费用票据等证据证明,被告人闫梅花等四人收取客户“四件套”3357套货款金额为16917600元,其支付“四件套”成本3357000元;返还客户钱款12962002元;日常办公费用支出共计109517.06元。上述经营收入与支出情况,印证了被告人闫梅花、靳永清供述及证人赵某等人证明闫梅花以先收取的货款返还到期客户资金的事实。故认定被告人闫梅花、靳永清、孔某某、李某某具有非法占有主观故意的证据不足,公诉机关指控四被告人犯合同诈骗罪罪名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被告人闫梅花采取交纳5040元购买一套价值1000元的“四件套”磁疗产品,二个月后返还客户购货款5040元,“四件套”磁疗产品归客户所有;以加盟商不但能得到店补和工资,还可得到销售奖励的销售方式对外宣传,以巨大的诱惑力吸引各地加盟商加盟其公司销售“四件套”,其经营手段具有变相传销性质,违反了国务院《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的规定,破坏了正常市场经济秩序,情节严重。被告人靳永清、孔某某、李某某积极协助并参与闫梅花的经营活动,四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经营罪,依法应予惩处。
     
      案例二:董某合同诈骗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案号:(2014)抚中刑二终字第00085号
     
      裁判理由:被告人董某于2006年3月至11月,在明知其经营的抚顺市求实信息咨询服务公司不具备对外劳务合作服务的情况下,在《抚顺晚报》上发布“招聘讯息”、“招工”,并与被害人张某等90人签订了办理赴韩国、英国、澳洲、卡塔尔、澳大利亚、西班牙、阿联酋、帕劳、欧洲、香港劳务的委托书,同时收取每名被害人人民币2,000.00元至38,000.00元不等的保证金,总计收取90位被害人保证金共计人民币828,600.00元。其中办理的李某某、邓某某到帕劳种菜的工作,系2006年程某某找到被告人董某,让董某为其在帕劳的女儿招种菜工。被告人董某为此收取李某某、邓某某1.3万元的费用,共计2.6万元于2006年11月12日交给了程某某,由程某某与二人签订了用工合同。
     
      另查明,被告人董某在办理去阿联酋的劳务过程中,通过沈阳银桥中介服务有限公司的袁某某认识了吴某某,吴某某收取了10.4万元的费用,用于购买去阿联酋的机票及办理签证费用。期间因被害人向被告人董某索要保证金,被告人董某又陆续返还被害人白某等6人保证金共计人民币21,000.00元。故认定被告人董某具有非法占有主观故意的证据不足,公诉机关指控四被告人犯合同诈骗罪罪名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被告人董某在明知其经营的公司不具备对外劳务合作经营活动资质的情况下,仍违反国家规定,扰乱市场秩序而非法经营,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
     
      案例三:张某合同诈骗再审判决书
     
      案号:(2007)粤高法审监刑再字第1号
     
      裁判理由:在履行与洲源公司的合同过程中,洲源公司多次追讨货款,张某始终承认拖欠的货款数额,没有躲避洲源公司,并告知洲源公司其所得货款用于支付公司其他债务,表明张某缓解资金周转后会支付所拖欠的货款,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张某也承认拖欠瑞田公司货款的事实,并愿意支付货款。
     
      本院再审认为,粤顺公司及张某在履行涉案合同过程中没有非法占有目的,不构成合同诈骗罪。原二审判决对此定罪量刑不当,应予纠正。但张某通过庄某某将人民币385万元非法兑换成美元和港币,是在国家规定的交易场所以外买卖外汇,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依法应予惩处。
     
      案例四:李某甲犯合同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5)海刑初字第00429号
     
      裁判理由:对于被告人李某甲及其辩护人提出的第1起不构成诈骗的意见,经查,兴业公司于2006年取得境外就业中介机构资格,公诉机关指控的第1起犯罪事实均发生在2012年1月兴业公司被注销对外劳务合作资格之前,且经人民法院民事案件判决或调解后,兴业公司也部分履行还款义务,其与陕西国际公司、张某乙等之间的纠纷系在履行合同中发生的民事纠纷,不属于刑法调整范围,故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公诉机关指控的第1起事实本院不予支持。对于第2起指控,经查明,被告人李某甲在收取工人保证金后,为相关人员出国做了一定的工作,如办理了部分职业资格证书,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其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但其在兴业公司对外劳务合作资格已被注销的情况下,明知海之林公司不具备对外劳务合作资格,仍大量收取保证金,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其行为符合非法经营罪的构成要件,故公诉机关指控其构成合同诈骗罪的证据不足,辩护人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某甲在海之林公司不具备对外劳务合作经营资格的情况下,从事对外派遣劳务经营活动,并大量收取劳务人员保证金,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非法经营罪,公诉机关指控其构成合同诈骗罪的罪名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2.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客观上存在合同诈骗行为
     
      案例:余文武非法经营罪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1)深中法刑二终字第1037号
     
      裁判理由:从二被害人与公司签订的产品购销合同来看,黄某某支付三万元购买了“点金术”专业版炒股软件八个月的使用权,肖某支付一千元是购买“点金术”行情版炒股软件的定金;证人郭某也证实黄某某三万元汇款是用于购买“点金术”专业版炒股软件。该二被害人的情况与非法经营罪中的其他当事人情况基本相同。目前没有证据证明上诉人余某某有指使员工骗取客户钱财,也没有证据证明上诉人余某某非法占有了二被害人的上述款项。故对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和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原判认定原审被告人余某某犯合同诈骗罪证据不足,依法应予改判。
     
      本院认为,上诉人余某某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业务,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
     
      3.在案证据不能证明行为人主观上具有合同诈骗罪的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实施了诈骗行为
     
      案例一:吴某合同诈骗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案号:(2011)穗中法刑二终字第537号
     
      裁判理由: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上诉人吴某的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
     
      第一,上诉人吴某与本案的许多被害人一样,均是在广州富团耀中公司成立经营后被发展成为投资客户,随后也成为公司的业务员,帮助公司继续吸引新投资客户及发展下线业务员,从中获取提成。无论是在吴某被老板叶某甲任命为公司股东及法人代表之前还是之后,吴某只是增加了在公司的行政管理权,而公司对外的经营模式自始至终均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公司与投资人签订合同的FGMellonInc.公章仍由叶某甲等人控制保管,收取客户的投资款也仍然转入叶某甲、刘某甲强账户,由他们来支配处理,吴某个人并没有直接收取被害人的投资款。
     
      第二,现有证据反映吴某和其他投资被害人(业务员)一样,均是通过老板叶某甲、刘某甲强等人的介绍及提供的炒外汇网站www.98fg.com来了解公司炒外汇的经营情况,至于叶某甲、刘某甲强等人是否有将客户的投资款实际用于炒外汇,吴某对他们炒外汇的真实情况又是否清楚,现有证据并不足以证实。
     
      第三,现有证据证实补充协议是由谢某等业务员(被害人)向吴某提议,然后与吴某一起讨论、制订,最后报给叶某甲、刘某甲强等人拍板确定,由此可见,上诉人吴某与谢某等被害人(业务员)的作用及行为实质均是一样的,即向叶某甲、刘某甲强等人提出制订补充协议的建议,他们均没有最终的决定权。
     
      第四,虽然现有证据反映刘某甲强等账户往上诉人吴某的账户转入了款项,但是,由于上诉人吴某2009年2月就被叶某甲、刘某甲强等任命为公司负责人,因此,吴某称刘某甲强等人转款让其去缴交公司费用的辩解也符合常理,而且,吴某为公司支付租金、押金、律师费等情况也得到了证人张某乙、李某甲等证人证言的佐证,况且,上诉人吴某和其他被害人(业务员)一样确实在广州富团耀中公司里有投资,也发展了客户及下线业务员,按照叶某甲、刘某甲强等人制订定的公司经营管理模式,其不仅可以拿到投资分红,还可以拿到发展下线客户的提成,据此,刘某甲强、叶某甲等人转给吴某款项中包含有其投资款、分红、提成及公司管理费用的可能性并不能得到合理排除,原判将上述转入款项认定是吴某参与诈骗团伙核心运作后骗取被害人的投资款的证据并不充分。
     
      综上,原判认定上诉人吴某构成合同诈骗罪的证据不足。但是,上诉人吴某明知公司不具有炒外汇的资格且不能提供相关授权的情况下,仍违反法律规定,积极参与实施吸引客户投资炒外汇的行为,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其行为依法已构成了非法经营罪,应予以定罪处罚。
     
      案例二:刘明喜、陈长命等合同诈骗罪、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4)西中刑二初字第00048号
     
      裁判理由:被告人刘明喜、陈长命不具有开发土地和商品房预售许可等资质,但其房地产项目真实存在,现有证据不能认定二人具有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客观行为,亦不能证明对与他人签订合同收取的诚意金和预付款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明喜、陈长命犯合同诈骗罪证据不足。被告人刘明喜、陈长命及其辩护人关于被告人刘明喜、陈长命不构成合同诈骗罪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刘明喜、陈长命虽不构成合同诈骗罪,但二人明知华某公司、胜达公司未实际取得开发用地、未取得商品房预售、规划、建设等许可证及华某公司、胜达公司系虚报注册资本成立的房地产开发企业,仍非法进行房地产开发和经营,给购房群众造成巨额经济损失。二被告人的上述行为,符合非法经营罪的构成要件,应当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刑事责任。
     
      (二)公诉机关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适用法律错误,罪名定性不当
     
      案例一:方×2合同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2)二中刑初字第4号
     
      裁判理由:被告人方×2伙同翁×,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等相关规定,以北京岳腾基业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岳腾基业公司)、北京岳腾基业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以下简称岳腾基业第一分公司)的名义,在北京市通州区新华大街甲256号院内违法搭建商铺,在未经审批的情况下对外招商,承诺定期开业,与王×等350余名商户签订租赁合同并收取租金、履约保证金等款项,非法经营额共计人民币1300余万元,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在受到政府查处后,方×2等人陆续退还商户钱款,经统计,尚有10名商户共计人民币558740元未退还。
     
      本院认为,被告人方×2伙同他人违反国家规定,在无规划审批手续情形下搭建违章建筑并对外招商,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方×2犯合同诈骗罪所列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指控罪名有误,本院予以更正。
     
      案例二:翁×涉嫌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2)二中刑初字第573号
     
      裁判理由:在案彭×1、王×1、赵×1、赵×2、张×等证人的证言相互印证,证实翁×明知商铺无合法手续不能对外出租,仍伙同方×1违法搭建新西门购物广场,在第一次招商受到政府查处后再次违法招商,其行为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已构成非法经营罪。
     
      本院认为:被告人翁×伙同他人违反国家规定,在无规划审批手续情形下搭建违章建筑并对外招商,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被告人翁×犯合同诈骗罪所列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指控罪名有误,本院予以更正。
     
      二、改判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轻罪判决
     
      1.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具有合同诈骗的非法占有的目的
     
      案例一:孙某某合同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5)营刑二初字第00008号
     
      裁判理由:关于公诉机关指控某公司及孙某某犯合同诈骗罪,经查,被告单位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被告人孙某某,在长达4年多的时间里持续还款付息可以看出认定其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故意的证据不够充分。从其开发楼盘项目资产评估价值7350余万元,可以看出其对自身资产状况有所了解,应并非明知无偿还能力而大量借款,借款过程中有重复抵押行为的目的应是为筹措建设资金顺利签订借款合同,不宜认定为了非法占有他人财物。另外,被告人持续还本付息,所借款项主要用于开发项目的楼盘建设及支付利息等生产经营活动,认定其客观上有非法占有行为的证据亦不够充分。故根据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被告单位和被告人的行为不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该指控不予支持。被告单位、被告人及辩护人关于不构成合同诈骗罪的辩解和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被告单位某公司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以给付高额利息并签订不具有房产销售真实内容的购房合同作抵押的方式或直接以高额利息为诱饵向社会公众吸收资金,数额巨大,扰乱国家金融秩序,造成较大社会影响,其行为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应依法予以惩处。被告人孙某某系单位犯罪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依法应当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追究刑事责任。对于被告单位及被告人和辩护人称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辩解和辩护意见,经查,孙某某作为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借用合法经营的形式,通过口口相传的方式,承诺一定期限内还本付息而向亲友及其他多名不特定对象非法吸收大量资金,该行为符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构成要件。
     
      案例二:刘磊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5)沂刑初字第336号
     
      裁判理由:被告人刘磊虽虚构单位内部集资存款事实,伪造印章,签订了虚假的借款合同,但其将非法吸收的存款用于支付利息、投资借款、购买保险、垫付保险费等,无证据证实被告人刘磊具有非法占有所吸收的存款的主观故意,故其行为不构成合同诈骗罪,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不当,应予纠正,辩护人据此提出被告人刘磊行为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案例三:赵某合同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6)甘01刑初25号
     
      裁判理由:本案重审时,侦查机关委托对土门关水电站有限公司进行了审计,审计认为,该水电站资产总额是有增加的情况,该项目尚有收益,而辩护人提交的相关证据材料,反映土门关水电站有限公司目前处于正常状态,被告人赵斌在借款时虽隐瞒了土门关水电站的股权真相,以明知不符合担保条件的土门关水电站股权作为抵押物,但其所得款项多用于土门关水电站、天誉公司的经营活动及偿还非法集资的款项,其持股的土门关水电站有限公司是否资不抵债也无定论,尚不能证实被告人赵斌无实际履行能力,其与诚信典当公司签订了借贷合同,又试图以股权抵偿债权,主观上具有赢利的目的和归还意愿,也没有个人挥霍或逃逸,现有证据不能充分证实被告人赵斌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主观故意,不能满足刑法规定的合同诈骗罪的犯罪构成要件,故公诉机关指控合同诈骗罪的证据不足,依法不能成立。
     
      本院认为,被告人赵斌委托他人以甘肃天誉公司名义向社会不特定人员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正常金融秩序,且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案例四:王蓓合同诈骗罪一案二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4)郑刑一终字第356号
     
      裁判理由:王蓓供述与辩解称其将从刘某某等人处获取资金中的964500元出借于张某某用于经营芦苇花西餐厅,并提交了借条、张某某的身份证明等证据,证人张某甲证明张某某租赁其房屋经营芦苇花西餐厅,并有房屋租赁合同、河南芦苇花餐饮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查询单、情况说明、银行交易记录等证据在卷佐证,证明上诉人王蓓对刘某某等人的97万元款项并无非法占有的目的;王蓓通过口口相传等方式向社会公开宣传,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方式还本付息,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存款,给存款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905200元,情节严重,其行为符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构成要件。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成立,予以采纳。与之相对应的,出庭检察员的意见不予支持。
     
      案例五:甄某某涉嫌合同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7)冀0102刑初1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甄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当事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构成合同诈骗罪。案卷中被告人、集资人银行流水显示,被告人收取客户投资款后,将大部分投资款转入邓某或者黄某银行账户,客户在收取利息后,再按照协议约定将报酬支付给甄某某,被告人没有实际占有投资者资金,公诉机关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被告人具有非法占有客户资金的目的,故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犯合同诈骗罪,本院不予认可,但被告人以口头宣传的方式吸收公众资金,违反金融秩序,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2.在案证据不能证明行为人主观上具有合同诈骗罪的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实施了诈骗行为
     
      案例一:李连先、陆忠文合同诈骗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6)黔0221刑初355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邮政业务委托代办合同》证实被告人陆忠文与中国邮政集团公司贵州省水城县分公司系民事委托代理关系,被告人李连先作为陆忠文聘用的工作人员;证人申某、左某、刘某8证言及《邮政业务委托代办合同》的内容均证实陆忠文经营的邮政代所点具有邮政汇兑业务,并证实该代办所经营有定期存款业务;证人熊某2的证言证实二被告人与熊某2对群众进行过邮政储蓄业务宣传,并于每周四在保华邮政代办所给群众办理存取款业务;被告人李连先、陆忠文的供述、“存款协议书”、借条、笔记本记录支付利息及李连先在外做生意的借条、收条等证据均证实二被告人在商量将老百姓的存款拿出来用时,其主观上无非法占有的目的;相关受害人的陈述也证实二被告人进行还款和支付利息的事实,签订的“存款协议书”虽加盖了邮戳,但在客观上不是民法意义上的合同,且应是存款储蓄收取利息的意思表示。故本院认定被告人李连先、陆忠文的行为不符合合同诈骗罪的特征,二人的行为应是利用在保华邮政代办所办理储蓄业务的便利,以高额利息吸引当地群众存款归个人使用,即是侵犯国家金融管理制度,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应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案例二:朱某某合同诈骗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8)豫1728刑初第161号
     
      裁判理由:(一)主观上,朱某某不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
     
      1. 朱某某将2016年售卖粮食的钱偿还银行贷款40万元,不能以此推定朱某某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2. 有无履约能力的判断不能仅以某一时段的生意是否亏损为标准,根据做粮食生意的行业习惯,一般是“欠着新账,还着旧账”。
     
      3. 根据证人朱某1、朱某2的证言可推知,朱某某在获取粮食款项后并没有转移、隐匿、侵吞财产,而是积极的偿还债务,不应当认定朱某某有转移财产的行为,更不能认定朱某某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故意。
     
      4. 朱某某在暑假去新疆探亲并等于不肯还款,其是被迫无奈出去的,是由于债权人不合法的讨债方式所导致的,少数债权人的不当讨债是导致朱某某全家出走的重要原因。其去新疆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探亲,顺便打些零工,尽早的还清欠款。朱某某在2017年8月10日提前订了2017年8月31日的返程票,证明了朱某某没有想要逃跑。
     
      5. 朱某某在2016年前后将粮食收购门市部及其家庭经营的超市等资产全部转让,该转让并不是低于市场价格的、恶意的转让,而是按照正常的市场价格的转让。朱某某转让财产后并没有将转让资金自己挥霍、侵吞,而是用于偿还粮食欠款,该行为是积极履行合同义务的表现,而不是为了潜逃。
     
      6. 朱某某不能清偿债务有其客观原因。朱某某经营的沙场因经营不善导致亏损30多万元,其投资两个粮食收购场,又添加了多台设备,总投资近百万元,支付债务人利息需要一部分资金,别人拖欠其粮食款60多万元,以上客观原因直接导致了朱某某不能清偿债务,足以证明朱某某没有非法侵占他人财物的目的。
     
      (二)客观上,朱某某没有实施编造虚假事实,隐瞒真相的欺骗行为。
     
      1.朱某某用其儿子朱某30的名字注册个体工商户,并非想要借此推脱债务。
     
      2.朱某某没有以抬高粮食收购价格的方法来骗取财物。朱某某收购粮食的价格是根据不同粮食的品质以及出卖人与朱某某的关系决定的,并且价格并没有明显高于他人开出的价格,该行为是正常的市场竞争行为。
     
      3.从最高欠别人近600多元欠款至还清了近500万元,可以证明朱某某积极履行了还款义务,而不是想要侵吞,但由于经营问题导致生意亏损,不能完全清偿债务。因此,朱某某在签订与履行合同过程中并没有实施欺骗行为。
     
      (三)民间借贷是不同于粮食买卖合同的行为,因为借款是单纯的金钱交付,借贷过程朱某某没有任何欺骗行为,借款用途明确,使用借款合法。起诉书中指控朱某某的诈骗数额共有三部分组成,其中包括所欠粮食款、粮食款转借款带利息部分、借款三部分组成,其中借款金额为70多万元,且朱某某已经偿还了20万元左右,说明朱某某在不断地力所能及的履行还款义务。故剩余的没有清偿的借款以及粮食款转借款部分不应当计入买卖合同的数额中。
     
      综上,朱某某既没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故意,也没有在签订与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他人财物,朱某某的行为不构成合同诈骗罪。
     
      但被告人朱某某违反金融管理法规,借用合法经营的形式,以支付利息为名吸引售粮群众在其处存放售粮款,或以支付利息为名向周边群众借款变相吸收资金725154元,数额较大,严重扰乱了金融秩序,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公诉机关指控朱某某犯合同诈骗罪的罪名不当,应予更正。
     
      三、改判为挪用资金罪
     
      (一)主观方面不符合诈骗罪构成要件
     
      案例:李某某合同诈骗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6)津0104刑初314号
     
      裁判理由:第一,王××系自愿投资入股腾宇公司并与李某某等人签订《合作协议书》、《参股协议》等材料,在此过程中,李某某并未对其进行欺骗;第二,被告人李某某与王××等人签订的《参股协议》约定,王××是投资入股腾宇公司,其性质是股权投资而非针对具体项目,故王××将200万元投资款投入到腾宇公司后,其投资款的性质即转为公司资产,而不再是王××的个人财务,故李某某挪用的对象是公司的资金;第三,李某某伪造《法人营业执照》、《企业法人变更声明》、欠据等材料的行为是在其挪用资金后的行为,其目的不是骗取王××的投资款而是掩盖其挪用资金的行为;第四,王××投资后相应地获取一定比例的股权,作为投资者其应当承担公司在经营过程中产生的风险。故李某某的行为不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应认定为挪用资金罪。
     
      (二)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轻罪判决
     
      1.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具有合同诈骗的非法占有的目的
     
      案例一:被告人李某甲合同诈骗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6)冀0825刑初177号
     
      裁判理由:某某电动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成立后具有经营活动,虽在介绍自身企业实力及在申请政府拨付资金过程中有弄虚作假,但上述事实发生在协议签订之后,其主观上是为了获取资金发展项目,同时被告人向政府申请拨付资金,主要是依据与政府签订的协议,并未伪造关键性申报材料,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人的行为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但被告人在使用政府拨付给企业的资金过程中,利用职务便利,擅自挪用公司资金归其个人使用且至今没有归还,符合挪用资金罪的构成要件。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某甲利用担任企业负责人的职务便利,挪用资金归个人使用,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其行为已构成挪用资金罪。隆化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犯罪的事实存在,本院予以支持,但指控的罪名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不符,予以纠正。
     
      案例二:董家焕犯合同诈骗罪二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4)闽刑终字第277号
     
      裁判理由:上诉人董家焕控制的福隆公司通过苏美达公司购买鑫华公司的2万吨钢坯,在已支付定金、后续资金跟不上的情况下,董家焕将闽讯公司的货物需求和福隆公司的资金需求相对接,利用自筹及闽讯公司的资金分批取得了上述钢坯,并以闽讯公司名义分批对外销售及回款,闽讯公司在向福隆公司逐笔支付7463万元货款后,也已逐笔回笼5599.9174万元。董家焕向闽讯公司提供不真实的合同,只是隐瞒了福隆公司2万吨钢坯的具体进货渠道,对于闽讯公司订立合同所追求的供货目的没有实质影响。在经营过程中,董家焕并未实施挥霍、携款逃匿等行为,面对闽讯公司催讨亦明确表示承担还款义务,依现有证据难以认定其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但是,作为闽讯公司贸易20部经理,董家焕的义务是根据委托代理协议,以该公司名义购进货物并对外销售,确保闽讯公司对外支付的资金按时回笼,但董家焕利用其联系货物购销及安排资金收付的职务便利,以闽讯公司名义购进钢坯并销售后,违反委托代理协议确立的资金运用规则,将本应如数返回公司账户的货款共计1563.0826万元私自改变用途,转用于偿还其个人债务,超过三个月未还,其行为依法构成挪用资金罪。原判以合同诈骗罪定罪有误,应予纠正。
     
      2.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客观上存在合同诈骗行为
     
      案例一:安吉斯合同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8)内01刑初44号
     
      裁判要旨:被告人安吉斯在和王某2签订的项目合作协议因客观情况发生变化,不能实际履行的情况下,按照该协议关于抵押德利贺公司20%股权的条款,与王某2再次签订将合作投资款转换成购买德利贺公司20%股权款的协议,以此实现王某2的抵押权,来减轻或免除王某2的投资损失,实质是在履行合作协议风险出现后的抵押条款内容。至案发前,王某2已经取得了20%股权并进行了工商变更登记,且其又将该股权进行了多次转让。上述行为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王某2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且长期从事矿业经商之人,在签订涉案项目合作协议时,理应预见到投资风险,但其通过多方考察和充分斟酌考量,在明知投资有风险的情况下,并为保证投资款的安全和降低投资风险,还约定将德利贺公司20%的股权作为抵押有效规避投资风险。该合作项目也是真实存在的,安吉斯并没有虚构事实,隐瞒真相,虽然其在合作项目不能实现的情况下将王某2的投资款挪作他用,但其并未逃避,而是积极协调帮助王某2履行双方约定将该款转换成购买德利贺公司20%的股权款并已实际履行完毕,且20%股权的价值要根据公司运营状况和盈利亏损情况而定,该股权是王某2自愿购买的,安吉斯并未非法占有。
     
      被告人安吉斯身为内蒙古德利贺能源有限责任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多次挪用本单位资金归个人使用,数额较大,且超过三个月未退还,其行为已构成挪用资金罪。
     
      案例二:马某甲涉嫌合同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4)相刑初字第00172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被告人马某甲从李某甲处取得采矿权,虽未依法进行采矿权变更登记,但其实际拥有天教沟矿的采矿权,其与孙某甲签订合作开发协议的过程中没有虚构主体,且作为出资标的的采矿权客观真实存在,故起诉书指控马某甲虚构事实,骗取被害人孙某甲财物,构成合同诈骗罪的证据不足,依法不予支持。双方出资后,被告人马某甲原拥有的天教沟矿的采矿权和孙某甲出资的250万元均系公司的财产,均不再属于个人财产。故被告人马某甲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合作经营公司的资金200万元中的761086.43元挪作个人使用,其中27万元系马某甲汇给徐州大洋商贸公司用于个人做染料生意使用,系挪作个人进行营利活动;另外491086.43元系马某甲从其账户转出超过三个月未还的款项(至2012年11月27日马某甲被抓获归案之日)。被告人马某甲挪用资金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挪用资金罪。
     
      案例三:于洪峰合同诈骗二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7)冀10刑终378号
     
      裁判理由:现有证据证实了于洪峰向王某2、王某1借款时出具的手续的真实性,对二出借人而言,于洪峰不存在骗取借款的行为。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于洪峰使用欺骗手段取得宋某签字的授权委托书。综上,对于洪峰上诉及辩护人、王某2的诉讼代理人所提于洪峰不构成合同诈骗罪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于洪峰借款后,并未将所得款项全部交给公司使用,而是将469.5万元借款用于偿还个人借款或出借给他人,其行为侵犯了卓某公司的财产权利,属于利用职务便利挪用公司资金的行为。廊坊市人民检察院认为于洪峰的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的意见,与庭审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3.在案证据不能证明行为人主观上具有合同诈骗罪的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实施了诈骗行为
     
      案例一:邓建华合同诈骗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6湘3101刑初114号
     
      裁判理由:邓建华不构成合同诈骗罪,而构成挪用资金罪,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列举了合同诈骗的五种法定情形,本案公诉机关是按照该条(五)项指控被告人邓建华犯罪的,而哪些归属于该法条的其他方法,公诉机关没有详细论述。本罪的实质应该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等欺骗手段,骗取对方当事人数额较大的财物的行为,应当对行为人的主客观因素进行综合分析、考量。
     
      本案中,被告人邓建华虽然在签订履行合同中有些欺诈的行为,但是,作为交易的标的物溪头采石场是真实存在,并且最终成为了各方的交易标的。至于交易当事人各方对交易标的价值的判断是各自对标的的商业价值判断,在市场交易中,允许存在购进与卖出的价格差异。合同诈骗罪行为人的主观动机是非法占有他人财物,根本不想履行合同,目的在于骗取财物。本案的交易差价非常小显然不能构成诈骗,本案正因为存在有很大的交易价差,才被指空为合同诈骗。
     
      本案至少存在三个合同关系,一是被告人邓建华和吴某2的采矿权转让合同关系;二是被告人邓建华和章某、吴某1、张某1的共同经营采石场的合同关系,之间还有被告人邓建华与吴某1的500万有担保人的民间借贷合同关系。且每个合同关系均是相对的、独立的法律关系。先分析本案中的三个合同关系各方当事人的财产权益,吴某2通过转让采石场获得500万元的矿价,虽然,价款不是一次性支付,但是最终会有合同保障;其次,吴某1出借给邓建华500万元,一是有担保人的连带担保,可以实现财产权利,再则,吴某1的出借款已经计入了其在泓悦公司的股本金,吴某1的财产丝毫无损。综此,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邓建华犯合同诈骗罪,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人邓建华主观上有非法占有故意,客观上存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指控邓建华犯合同诈骗罪不能成立。
     
      本案中吴某1转给邓建华女儿邓某2的500万是用来购买吴某2的股份的,双方签订了协议详细约定了该款项的用途、使用方法等,这时该500万元已经不是单纯的吴某1的个人财产,已经可以视为即将筹建的吉首市泓悦建材有限公司的财产,但是邓建华利用在筹建吉首市泓悦建材有限公司的职务便利将其中300万元资金挪用归本人使用,超过三个月未归还,其行为构成挪用资金罪。
     
      案例二:张洪军合同诈骗罪二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8)甘03刑终46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上诉人张洪军作为甘浙公司委派的业务经理,在管理河西第二洗煤厂经营活动期间,将甘浙公司的资金3075000元挪用后用于偿还其个人借款,数额较大且不归还,其行为已构成挪用资金罪。关于本案的定性问题。上诉人张洪军在甘浙公司向其经营的河西洗煤厂投资前已投入自有资金进行经营,甘浙公司投资后张洪军将其中部分资金用于购买原煤、设备从事经营活动,依现有证据认定上诉人张洪军通过签订合同诈骗甘浙公司财物的证据不足,原判认定上诉人张洪军的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错误,应予纠正。上诉人张洪军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定性错误,其行为不构成合同诈骗罪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成立,应予支持。
     
      (三)公诉机关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适用法律错误,罪名定性不当
     
      案例:曹某合同诈骗罪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0)长刑初字第571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现有证据证明被告人曹某案发前与某某公司的李某保持短信联系,并表示愿意归还钱款;其与他人共同经营的单位,在此期间收入的款项以及未到账的应收款的数额远远大于20万元,有还款能力。
     
      某某公司支付的20万元解入某服务社后,即属于某服务社,被告人曹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该款项进行非法活动,其行为符合挪用资金罪的犯罪构成,应认定为挪用资金罪,且数额巨大。公诉机关的指控,事实清楚,但定性不当。
     
      四、改判为虚报注册资本罪
     
      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轻罪判决
     
      1.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具有合同诈骗的非法占有的目的
     
      案例:被告人赵某甲涉嫌合同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3)东刑初字第186号
     
      裁判理由:对指控的合同诈骗罪,审理认为,合同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以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等欺骗手段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行为。本案中,被告人赵某甲订立借款合同时,虽然提供了不真实的资料,但多人和企业为该借款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且明确告知对方当事人所借款项系为偿还已到期的此前贷款,事实上他也是用该借款偿还了到期贷款,并未将所借款项个人非法占有、携款逃匿,只是在因公司债务太多,无力清偿的情况下逃往外地躲避,而且案发后被告人及其亲属用自身财产抵偿部分债务,不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因此,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赵某甲犯合同诈骗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被告人赵某甲在办理公司增资过程中,伙同他人共同虚报注册资本,行为构成虚报注册资本罪。
     
      2.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客观上存在合同诈骗行为
     
      案例:王某合同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3)市中刑初字第272号
     
      裁判理由:书证证实,被告人王某与江苏公司李某、恽某签订工程施工合同,王某供述其收取江苏公司27万元;书证证实,江苏公司将上述工程发包给江西李某甲、魏某,恽某收取李某甲等人27万元。因被告人王某收取恽国金27万元没有书证证实收取事由,亦无作为被害人的恽某、李某陈述予以证明,故不能认定被告人王某诈骗江苏公司恽国金等人27万元。被告人王某收取27万元时与被害人李某甲并没有合同关系;证明王某收取恽某27万元时被害人李某甲在场,只有被害人李某甲陈述这一孤证证明,而被告人王某予以否认;被告人王某虽然有给李某甲的协议与承诺,但也只能证明王某在收取恽某等27万元一年以后,愿意将恽某的债务转移给自己。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人王某诈骗了李某甲。综上,本起事实因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王某的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某采取欺诈手段,虚报注册资本,欺骗公司登记主管部门,取得公司登记,虚报注册资本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虚报注册资本罪。
     
      五、改判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行为人合同诈骗罪既遂之后实施处置赃物的行为,不构成合同诈骗罪
     
      案例:牛百思、徐正义合同诈骗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7)皖0603刑初268号
     
      裁判理由: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徐正义构成合同诈骗罪的指控,经查,被告人徐正义明知在被告人牛百思所用于抵押的车辆系租赁而来,并意欲抵押之际协助牛百思将所骗车辆用于抵(质)押借款行为,系在被告人牛百思诈骗行为既遂后帮助牛百思处置赃物的行为,其行为已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应依法惩处。公诉机关指控合同诈骗罪的罪名不当,依法予以变更。
     
      六、改判为职务侵占罪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适用法律错误,定罪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案例:欧志强合同诈骗二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7)粤刑终696号
     
      裁判理由:欧志强任职的湖石公司广州分公司负责韩国LOTTECHEMICAL(乐天集团)及其全资控股的大腾公司的石化产品在中国华南地区的销售业务。本案中,金三角公司等三家公司与湖石公司之间的合作已持续多年。该三家公司通过欧志强向大腾公司采购产品及签订合同,欧志强实际上代表了湖石公司,而湖石公司与韩国LOTTECHEMICAL(乐天集团)、大腾公司之间的关系属于该集团内部关系。因此,欧志强经手大腾公司与国内买家之间的合同签订的行为属于其职责范围内的行为,其在签订合同的过程中以篡改收款人及账号的方式转移货款的行为属于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欧志强将本应支付给大腾公司的货款转入其本人控制的银行账户,而后用于高风险的期货交易及赌博,足以认定其主观上有非法占有货款的目的。综上,上诉人欧志强作为湖石公司的工作人员,利用其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应属于湖石公司所在集团的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职务侵占罪。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适用法律错误,定罪不当,本院予以纠正。
     
      七、改判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公诉机关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适用法律错误,罪名定性不当
     
      案例:被告人邱国亭、李念增、朱群富、马志涛犯合同诈骗罪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1)开刑初字第168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被告人邱国亭、李念增伙同朱群富、马志涛以推销商品(保健酒)、获得加入资格、迅速致富为名,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搞“拉人头”式的传销活动骗取财物,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的依据,扰乱经济社会秩序,其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指控合同诈骗罪的罪名不当,应予以纠正。
     
      八、改判为伪造国家机关证件、印章罪
     
      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具有合同诈骗的非法占有的目的
     
      案例:王让银合同诈骗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8)冀0403刑初170号
     
      裁判理由:关于本案的定性问题,经查,邯郸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出具的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结果证明、房他证等证据均证实王让银抵押给何海利的邯山区陵园路87号康奈大厦-2-××号房屋的所有权人为王让银,虽王让银提供给何某1的房产证系伪造,但该房产是真实存在的,王让银作为房屋的所有权人有权处分该房产,即便王让银在2014年5月13日,又以该房产为抵押,向王某借款465000元,但房他证上载明该房产评估价值为109.96万元,王让银向何某1和王某的借款总额低于该房产的评估价值,故认定王让银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证据不足,公诉机关指控王让银构成合同诈骗罪,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王让银提供其名下的房产信息,找人伪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房屋所有权证,其行为构成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本院认为,被告人王让银伪造国家机关证件,其行为已构成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
     
      九、改判为伪造企业印章罪
     
      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行为人具有合同诈骗的非法占有的目的
     
      案例:张某甲犯合同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4)山刑初字第173号
     
      裁判理由:根据庭审质证的证据,不能否定被告人张某甲已将指控的涉案数额用于其承揽的龙珠丽都工程中的供述,其供述的用途也符合与两被害人的约定,并未隐匿或任意处分;第二,现无有效证据证实被告人张某甲在龙珠丽都承建工程的工程款数额,被告人张某甲对其承建的工程也有优先受偿权,故不排除被告人张某甲具有一定的履约能力;第三,被告人张某甲辩称,龙珠丽都拖延决算导致其资金链断裂,致使无法偿还两被害人的借款,对于被告人张某甲的上述辩解,公诉机关未提交龙珠丽都工程竣工多长时间应当结算的证据,故不排除被告人张某甲未能还款具有一定的客观原因。综上,现有证据尚不足以推定被告人张某甲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鉴于此,公诉机关指控其犯合同诈骗罪不成立,本院不予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某甲为骗取他人信任伪造“山东龙珠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山东龙珠开发有限公司财务专用章”、法定代表人“朱某印”三枚印章并使用,其行为构成伪造企业印章罪。
     
      十、改判为伪造身份证件罪
     
      在案证据不能证明行为人主观上具有合同诈骗罪的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实施了诈骗行为
     
      案例:符春锋合同诈骗一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7)闽0924刑初99号
     
      裁判理由:公诉机关以被告人符春锋提供本人身份证和伪造担保人的身份证向叶某1借款的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的指控。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符春锋向叶某1所借的50000元,其虽提供了虚假的担保人张某2作为担保,但其以自己真实身份与叶某1签订借款合同,合同约定借期为三个月。其在得款十几天后,获悉叶某1已知其提供虚假担保人,即电话告知叶某1愿意偿还本息,并让叶某1提供卡号,该供述得到被害人叶某1陈述的证实。证人钟某证言亦证实符春锋向其借款后均有归还钱款。被告人符春锋在签订合同时虽隐瞒了部分事实,但不能据此认定其具有刑法意义上的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是民事欺诈和刑事诈骗的共同手段,符春锋为了签订合同的隐瞒事实并不意味着必然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二者逻辑上不能等同。对于诈骗类犯罪,“非法占有”与“欺诈取财”分属主、客观要件,不能相互替代证明。现仅依据其在借款时提供虚假担保人而指控其主观上即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证据不足,指控不能成立。故指控被告人符春锋犯合同诈骗罪证据不足,指控不能成立。
     
      本院认为,被告人符春锋利用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伪造居民身份证,其行为构成伪造居民身份证件罪。
     
      十一、改判为侵占罪
     
      原审法院认定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审判程序合法,但认定构成合同诈骗犯罪定性不准确,量刑不适当
     
      案例:魏某某合同诈骗罪二审刑事判决书
     
      案号:(2016)辽08刑终77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关于2013年1月14日汇给吴某某10万元一笔款项,上诉人魏某某在与林某某、水某、刘某某合伙做生意期间,利用林某某、刘某某、水某的投资款均由水某用银行卡汇款的方式打给被告人魏某某指定账户的便利。将合伙人的投资款10万元。汇给其儿子吴某某,该10万元未用于合伙经营,而是由魏某某支配、消费,其行为已构成侵占罪,应予惩处。在二审审理期间,魏某某家属已将10万元退还受害人;关于汇给周某某的70万元一笔款项,该款系此前上诉人魏某某欠唐某某的个人欠款,魏某某告诉被害人水某让其将70万元汇入周某某银行卡内,将所欠唐某某的70万元偿还完毕。2013年4月中旬,上诉人魏某某为刘某某等投资人出具借条一张,载明借款70万元。由于该笔款项事后出具了欠条,由受害人收留保管,并向侦查机关出示、载卷,系该民事借款行为得到了刘某某等受害人的认可,故不应视为犯罪行为。在二审法院审理期间该70万元,魏某某的家属已偿还受害人;关于汇给尹某某的50万元一笔款项,原审认定该款系此前上诉人魏某某欠尹某某的个人欠款,有尹某某和其会计卢某某的证实,无书面证据,魏某某供述是给王某某在赌城所赢的赌博钱。并称尹某某还欠魏某某钱,卷宗亦有证据证明尹某某与王某某连续多次在同一时间、同乘一个航班飞机到韩国,并住宿魏某某在韩国娱乐城的酒店,而王某某却称不认识尹某某。现又无法联系到王某某、尹某某、卢某某。故该50万元到底是还欠款还是赌客赢钱,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不成立。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魏某某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审判程序合法。但认定构成合同诈骗犯罪定性不准确,量刑不适当。


    【作者简介】

    肖文彬,诈骗犯罪大要案辩护律师、广强所副主任暨诈骗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主任,专注于诈骗类犯罪辩护十余年,详见“诈骗犯罪辩护肖文彬”新浪博客。
    周淑敏,广强所诈骗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研究员 。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9)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