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军的个人空间

民事执行中迟延履行利息问题的探讨
发布时间:2015/11/11 8:46:54 作者:汪军;谭亮 点击率[247]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民事执行;迟延履行;债务利息

    【学科类别】民事诉讼法

    【写作时间】2015年


        在民事执行工作的司法实践中,我们经常出现对被执行人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理解不一、难以把握的情况。《民诉法》第229条规定“被执行人未按生效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文结合办案实际分析总结了债务利息性质、利息起止时间的确定、利息的处理程序等问题,以期对今后的工作有所裨益。

        一、迟延履行利息的性质

        加倍支付迟延履行利息是否属于当事人的实体权利?在司法实践中存在很大分歧,一种意见认为该法条的设立涉及当事人之间的实体权利,2007年2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下发了“关于在民事判决书中增加向当事人告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32条规定内容的通知”基于这种观点,认为该条直接写于判决书,是法院审执分离的要求,防止执行权的扩张。因为执行的实体内容都必须以生效法律文书为依据,执行部门只能依照文书确定的内容采取执行措施。单纯从程序法角度理解,执行部门没有作出该类裁定的权力,因此才必须在判决文书中引用,使将来的执行有据可依。

        而另一种意见认为加倍利息不属于当事人的实体权利,在《民诉法》编纂的条文体系中,迟延履行利息的加倍支付问题规定在第3编执行程序的第21章执行措施之中,可见该条款的诞生是以其程序性价值为基础的,目的在于维护法律秩序,加重被执行人的履行义务,督促被执行人早日履行义务。然而被执行人的履行义务应以具有履行能力为基础条件,没有履行能力的被执行人在现实中就其本身是无法履行义务的,在这种情况下再加重履行义务,是否存在法律对债务人保护不公平?也体现法律在不同主体中的不平等保护?该条既列入执行措施篇章,法条的适用已经隐含着一个前提条件“有履行能力的被执行人不履行义务”。因此,笔者认为该法条是一种执行措施,与查封、扣押、划拨等强制措施一样,是赋予法院执行机构剥夺被执行人对其财产所有的法律依据。

        二、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的确定

        关于利息标准,2009年5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在执行工作中如何计算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等问题的批复》明确规定“应当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总所周知贷款分为短期、中期、长期贷款,人民银行会根据市场和政策变化,不定期调整并发布该三类贷款的基准利率。在司法实践中如何套用也产生了争议,一种代表申请人的意见认为,应当按照三类之中最高的基准利率来计算利息,因为最高法院于1992年发布的《适用<民诉法>若干意见》曾特别规定,该利息按照“银行同期贷款最高利率计付”,结合之前的这一立法解释,应当按照最高基准利率来计算利息,这样才能达到充分惩罚和最大补充的作用。而代表被执行人一方的意见认为,应当按照迟延的时间来套用人民银行规定的基准利息,也就是说如果迟延期限在1年以下,就按照短期贷款的基准利率来计算利息,以此类推,这样才能体现立法的公平、公正。我本人赞同第二种观点,因为以立法时间看,从1992年的“同期贷款最高利率计付”到2009年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最高法院是有意识的将利息计算标准进行准确的规范,以达到最大化的保护当事人法益和惩治不尊重法律行为的体现。

        三、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处理

        在执行过程中,因双方当事人的原因,如申请暂缓执行或中止执行,非因当事人的原因,如被执行人的财产进入评估、拍卖和双方和解分期分批偿还债务,甚至法院强制冻结被执行人工资等情况均会导致案件暂时性的中止,在这种情况出现时,是否属于迟延履行债务?法律没有明确的规定。一种意见认为,应当按照“实际履行说”来理解,即只要是执行申请人没有实际得到执行款项,之前的时间均视为迟延履行的时间。而另一种意见认为,迟延期间应当按照实际情况来理解,如财产的评估、拍卖,法院冻结工资等非基于被执行人的原因造成的债务延期,均不能视为迟延履行,不适应双倍利息原则。我翻阅所有相关的法律规范,很遗憾没有找到迟延履行期间关于终止、中段的规定。在司法实践中,如果产生争议,往往是承办法官按照自己的主观意识来判断,很难达到真正意义上的于法有据。

        笔者认为,在产生争议的情况下,应当首先考虑适用法律的原则,即有法律规定适用法律规定,无法律规定可适用法律原则。案例中如何判断迟延履行期间,应按照被执行人的主观心态来判断,被执行人下落不明,应当视为被执行人故意逃避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的行为,应当视为迟延期间。冻结工资的三年和双方和解的三年,因为被执行人被动和积极的分批履行了偿还义务,主观上并没有故意拖延的意思,因此不应当使用计付双倍利息的迟延履行期间。


    【作者简介】汪军,单位为江苏扬州邗江法院;谭亮,单位为江苏扬州邗江法院。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247)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