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坚明的个人空间

从款项视角谈涉毒命案之有效辩护技巧
从实证、毒资视角谈涉毒命案有效辩护技巧
发布时间:2020/6/25 20:33:28 作者:黄坚明 点击率[12]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毒品犯罪;涉毒命案;毒品死刑案件辩护;无罪辩护

    【学科类别】刑法学

    【写作时间】2020年


      对毒贩子、大毒枭而言,海洛因、冰毒等毒品实物贵如黄金,转手即获取暴利是常态。但依常识可知,通过空手套白狼、赊账、毒资来源不明等方式获取巨额毒品,如数十公斤冰毒,其难度无疑难于登青天,这样的毒品交易行为或莫名其妙的持毒行为,在现实生活中基本是不存在的,或许是背后另有隐情;反之,购毒者向售毒者支付对额毒资,向下家购毒者高价售出,从中赚取暴利或高额利润,这应是毒品交易行为的常态。将天价毒品免费赠送给他人,或无端将数公斤冰毒交付给他人持有的反常行为,在现实生活中基本上是不存在的,最起码无法排除涉案交易不存在,涉案持毒行为背后另有隐情的合理怀疑。
     
      让我们将目光转回到陈某某等人涉嫌走私贩卖96公斤或102公斤冰毒一案判决书中去。单凭此案《一审判决书》存在诸多毒品数量计算错误的客观事实,我们就足以坚持此案疑点重重,根本就无法论证出陈某某确实走私、贩卖了96公斤或102公斤冰毒的唯一性、排他性结论。下面,本文将从以下六个方面论述此案“毒资计算、涉案购毒行为”方面存在诸多异常或可疑之处。具体分析如下:
     
      一、陈某某于2013年12月至2014年5月期间购买6公斤冰毒的交易行为明显异常
     
      《一审判决书》认定陈某某于2013年12月至2014年5月期间购买6公斤冰毒的交易行为明显异常。陈某某在侦查阶段口供中陈述过:其购买6公斤冰毒的价格是3.8万元/每公斤,6公斤冰毒的成本价是22.8万元。但陈某某从未陈述过其支付了22.8万元毒资给毒品上家张三,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陈某某以外的其他人,于案发期间支付了22.8万元毒资给毒品上家张三。从生活常理角度分析,没有“买毒品”的行为,后续的相应“卖毒品”行为就成了无根之木,无本之源。从证据视角分析,除了陈某某的口供之外,此案没有任何证据可证实陈某某已向毒品上家张三购买了6公斤冰毒,然后将该毒品走私到国外后贩卖了。须知,孤证口供不足以定案,孤证不得入罪,这也是法律人应牢记的常识。
     
      二、陈某某于2014年7月至9月期间走私、贩卖24公斤冰毒的行为明显异常
     
      其一,陈某某在其侦查阶段口供中陈述过,其购买24公斤冰毒的价格是3.5万元/每公斤,24公斤冰毒对应的购毒款是84万元。如上所述,此案不存在陈某某或其他案外人支付84万元毒资给毒品上家张三的客观事实,一审判决书亦查明陈某某是否有支付毒资给毒品上家张三的关键事实。
     
      其二,对第一次交易的6公斤冰毒,《一审判决书》载明张三没有事先收取毒资,待下家陈某某售毒成功后,其对应的毒品售价翻倍,即每公斤冰毒价格由3.5万元变为7万元。若《一审判决书》认定的事实是真实的,24公斤冰毒对应毒资应是168万元,但此案同样不存在陈某某或其他案外人于案发期间支付168万元毒资给张三的客观事实。事实上,在案证据已证实,毒品上家张三自始至终都没有收取上述24公斤冰毒对应的售毒款168万元或其他金额的大额毒资。
     
      其三,此案更反常之处在于,陈某某陈述其销售了24公斤冰毒,相应的售毒毒资金额却是130万元。买入价格是84万元或168万元,卖出价格却是130万元,如此亏本38万元的24公斤冰毒交易行为,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存在的;当然,即便是按84万元的金额向毒品上家张三支付毒资,因陈某某还陈述其支付了30万元运费给所谓的马仔黄某某、王某某,两项合计已高达114万元,再加上黄某某口供中所述的、陈某某已支付给黄某某的购车款10万元,以及相应的购买机器、租赁房屋、快递费用等款项,导致陈某某亏本,或者是其走私、贩卖24公斤冰毒的实际所得远远低于马仔黄某某、王某某各自所得的15万元运费,这明显是荒谬的。老板投入巨资走私、贩卖毒品,结果却是利润不如马仔利润的一半,这明显荒谬的。
     
      其四,此案最反常之处在于,我们在会见陈某某的过程中,其明确根本就没有收到涉案130万元款项的事实,其收取130万元毒资的口供完全是被办案民警刑讯逼供之下作出的虚假供述,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事实上,此案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陈某某确实收取了130万元毒资。对此,我们需要强调如下事实,假定涉案大毒枭之间,通过现金方式支付130万元毒资,这种情形在现实生活中并不罕见,也具有合理性,毕竟通过银行转账方式转账130万元,结果蛛丝痕迹都没有,在客观上是很难做到的。但是,此案具有特殊性,涉案款项就是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处理的,最后取款也是到银行领取的,在这样的前提下,办案机关却无法提供证据证实涉案130万元款项是陈某某实际收取的,这进一步证实此案背后另有隐情。
     
      其五,更让我们无法理解的是,陈某某在其侦查阶段口供中陈述,其收取上述130万元毒资后,结果却无法联系上涉案毒品上家张三。显然,张三在此案中最大作用是提供了30公斤或36公斤冰毒给陈某某,其行为明显异常之处是,其以赊账方式提供毒品后,在涉案后续毒品交易成功之后,其才收取了其中6公斤冰毒对应的成本价22.8万元(此事实除了陈某某口供之外,没有其他证据可佐证)。之后,毒品上家张三就自动消失了,且至今也没有其被通缉、被抓获归案的相关证据。此案无法用物证、书证、证人证言等证明力高的证据证实,陈某某确实收取了30公斤冰毒对应的毒资22.8+168=190.8万元,更没有证据证实涉案毒品商家张三有收取涉案30公斤或36公斤冰毒对应的大额毒资。对此,在陈某某持续坚持之下,基于在案证据,我们也认为,此案有理由怀疑:陈某某陈述其曾收取130万元的事实是虚假的,陈某某曾支付30公斤冰毒对应毒资、收取销售30公斤冰毒所得毒资的事实也是虚假的。
     
      三、陈某某以赊账方式走私贩卖60公斤的行为明显异常
     
      其一,根据陈某某在侦查阶段的口供,根据《一审判决书》所认定的事实,陈某某购买60公斤冰毒的价格是3.5万元/每公斤,60公斤冰毒对应毒资是210万元。如上所述,毒品实物在“毒贩子、大毒枭”手中是贵如黄金,且210万元的毒资款绝非小额款项。从常理分析,所谓毒品上家李四愿意以赊账方式,将上述60公斤冰毒,以赊账方式提供给陈某某,等陈某某卖掉毒品,获取毒资后再支付上述210万元“货款”,这样的交易模式明显不符合生活常理。
     
      其二,如上所述,根据陈某某所述,其向张三购买6公斤冰毒时,因陈某某没有事先支付毒资,之后陈某某成功售毒后,张三就要求陈某某按售价的两倍,即7万元每公斤冰毒的售价收取毒资。但李四与陈某某没有谈到销售毒品成功后按更高售价收取60公斤冰毒毒资的做法,这不仅违背正常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毒品交易习惯,还证实陈某某的口供本身也是前后矛盾的。由此可见,陈某某口供不仅真实性存疑,与毒品交易的行规也不符,这再度证实其口供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依法不能作为此案定案的根据。
     
      其三,此案有相反证据,可直接证明李四以赊账方式销售60公斤冰毒给陈某某的事实是不存在的。《一审判决书》第84页载明,同案人张某某等人意图向李四购买100公斤冰毒,张某某等人是带着340万元现金,到事先约定的交易现场设法交易的。为此,张某某口供可直接证明,李四以赊账方式将60公斤冰毒交付给陈某某的事实是不存在的。2014年12月11日前后,李四以赊账方式贩卖60公斤冰毒给陈某某等人。2014年12月20日,李四意图将涉案的100公斤冰毒贩卖给张某某等人,相应交易模式却是现场现金交易。不够十天时间,李四交易毒品的模式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这可证明陈某某、张某某等人口供前后矛盾、相互矛盾,这再度证实陈某某等人的口供真实性存疑,依法不能作为此案定案的根据。
     
      其四,此案没有任何证据可证明陈某某与李四之间在交易涉案60公斤冰毒之前,还存在其他毒品交易行为,在案证据亦无法证明其两人之间早已建立了信任关系,使得其赊账交易行为是具有合理性,但此案并非如此;反之,在案证据可证明,陈某某与李四认识的时间很短,认识时间才一个月左右,在信任关系还没有建立的前提下,在之前没有交易过毒品的情况下,李四以赊账方式提供60公斤冰毒给陈某某用于走私贩卖的口供内容,明显违背生活常识。
     
      其五,同案犯黄某某在审查起诉阶段的口供可证实,将涉案十个机器货柜出口到国外的另有其人。假定涉案货柜内确实夹藏有毒品,但实际走私、贩卖涉案毒品的也是他人所为,与陈某某无关。黄某某在审查起诉阶段和庭审中的口供均明确:购买机器的是张三,将机器运输到深圳打包、包装后重新运回涉案模具城仓库的也是张三,提供货物邮寄快递单,在快递上填写具体收货人姓名、地址及联系方式的人也是张三。由此可见,黄某某的口供可直接证明陈某某与涉案货柜出口事宜无关,与涉嫌走私、贩卖毒品的犯罪行为无关,起码本案无法排除陈某某与此案无关的合理怀疑。
     
      四、陈某某所述的其曾向张某某购买6公斤冰毒的行为明显异常
     
      其一,同案人张某某曾向保管涉案10公斤冰毒的张某某许诺,只要涉案毒品走私到国外,其将按每公斤冰毒10万元报酬标准,支付报酬给张某某,即:张某某口供可证明,此案真正涉嫌走私、贩卖涉案10公斤冰毒或其他数量毒品的应是张某某,而非陈某某或其他涉案人员。
     
      其二,多位在案证人均证实,在案发现场查获的200万元现金是张某某所有的,张某某否认上述现金归其所有的客观事实,可证明张某某口供有假,或其口供真实性存疑,进而导致其口供不能作为此案定案的根据,且此案无法排除系张某某走私、贩卖了其所购买的10公斤冰毒及其他数量毒品的合理怀疑。
     
      其三,缉毒人员在案发现场查获的1公斤氯胺酮,李某某明确陈述系张某某所有的,且系毒品上家王五或其指派之人在交付涉案10公斤冰毒时一并交付给李某某的。但更关键的是:10公斤冰毒对应的毒品价格是30万元,但10公斤冰毒和905.84克氯胺酮的价格绝非是30万元。涉案毒品上家王五免费送价值超过5万元的905.84克氯胺酮张某某的说辞也明显不成立。由此可见,本案无法排除张某某口供有假的合理怀疑,且陈某某还向我们陈述过,张某某在涉案派出所被讯问时也是被刑讯逼供。被追诉人涉嫌被刑讯逼供的,其作出的口供真实性当然是存疑的,依法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其四,陈某某和张某某在“先支付毒资”,还是“先交付毒品”等细节上的陈述相互矛盾,这进一步证明此案无法单凭在案口供,就可以认定张某某贩卖6公斤冰毒给陈某某的事实并非客观事实。
     
      因此,从毒资视角分析,诸多在案事实及相关证据之间相互矛盾,致使此案无法排除陈某某系无辜者的合理怀疑。
     
      五、从案涉毒品实际售价视角分析,陈某某等人走私贩卖96公斤或102公斤冰毒的行为明显异常
     
      (一)从售价视角分析,陈某某第一起涉嫌走私、贩卖6公斤冰毒的事实明显虚假
     
      其一,陈某某所述的每公斤冰毒成本价7.2万元应当是虚假的,且明显涉及数学计算错误问题。
     
      一审判决认定陈某某第一起涉嫌走私、贩卖6公斤冰毒,其进货价是每公斤3.8万元,加上运费每公斤2.4万元,每公斤冰毒成本是7.2万元。但3.8万元加上2.4万元运费等于6.2万元,绝非7.2万元。可见,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不仅存在明显数学计算错误的情形,这还侧面证明在案的陈某某口供并非其本人的真实意思表示。
     
      其二,在涉案6公斤冰毒被走私到国外,并被当地警方没收的情况下,涉案毒品买家威六再直接支付成本价22.8万元给毒品上家张三的说法,明显不合常理。须知,威六没有收到毒品却支付22.8万元毒资,这只能证明威六是“活雷锋”。此事实只能证明,此案无法排除毒品卖家张三与国外毒品买家威六之间存在直接业务联系的合理怀疑,无法排除陈某某与涉案毒品交易行为无关的合理怀疑。
     
      其三,如上所述,陈某某若参与这起毒品交易,贩卖每公斤毒品其不仅损失运费2.4万元(6公斤冰毒运费合计:14.4万元),还损失去国外的飞机票费用、购买用于夹藏毒品的机器费用、律师费等各种费用,但陈某某在其口供中,其仅仅提到其没有赚到钱,却无法准确说出其损失费用的具体情形,这完全不符合生活常理,且这样的交易模式本身明显是荒谬的。这再度证明陈某某口供有假,根本就不是陈某某的真实意思表示,根本就不能作为本案定案的根据。
     
      其四,此案缺乏毒品下家威六在国外汇款22.8万元给毒品上家张三的汇款凭证或收款银行的进款凭证,更缺乏张三领取上述22.8万元毒资的取款凭证,致使在案证据无法证明张三收到上述22.8万元毒资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且因张三并没有归案,也缺乏陈某某所述涉案毒品被国外警方没收的直接证据,进一步证实此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根本就排除威六没有支付22.8万元毒资给毒品上家张三的合理怀疑,而毒品上家免费赠送6公斤冰毒给陈某某的做法,则同样荒谬。
     
      (二)从售价视角分析,陈某某所述的第二起涉嫌走私贩卖24公斤冰毒的事实明显虚假
     
      其一,如上所述,涉案冰毒的实际成本价,除了购买毒品的成本外,还包括相应的运费。参照第一起交易的每公斤运费2.4万元,24公斤冰毒对应的运费应是57.6万元,但陈某某、黄某某和王某某等人均没有谈到相应57.6万元运费的事情。这再度证明陈某某所述运费事宜明显是虚假的,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
     
      其二,涉案的24公斤冰毒,进货价是3.5万元/每公斤,以赊账方式进货价是7万元,加上上述的运费约57.6万元,实际成本总额是225.6万元,即使不算运费,单要支付给张三的进货款也高达168万元。但在此案中,没有任何证据可证明毒品上家张三,或涉嫌走私、贩卖24公斤冰毒的陈某某实际收到168万元或225.6万元毒资。本案单凭张三、陈某某没有收到对应毒资的客观事实,就足以证明陈某某所述其曾购买24公斤冰毒的口供内容虚假。
     
      其三,陈某某在侦查阶段自认收到130万元毒资的口供,与涉案24公斤冰毒每公斤冰毒卖出价12万元的事实不符。24公斤冰毒,按每公斤冰毒12万元计算,相应毒资金额应是288万元,绝非陈某某口供所述的130万元,且陈某某等人被认定实际出口冰毒数量是30公斤,对应毒资应是360万元,而非上述的130万元,这再度证明陈某某的口供内容虚假。
     
      其四,此案最关键的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陈某某收到130万元毒资的事实是客观存在。在没有收到任何毒品销售款,没有获取任何毒品暴利的情况下,陈某某本人持续5次购买毒品,持续3次走私、贩卖102公斤冰毒的口供内容明显虚假,这明显违反生活常理。
     
      (三)从售价视角分析,陈某某第三起涉嫌走私贩卖60公斤冰毒的事实明显虚假
     
      其一,如上所述,陈某某第三起涉嫌走私、贩卖冰毒的数量是60公斤,与毒品买家约定的价格是每公斤10万元,约定毒品售价总额是600万元,在第二笔交易的24公斤冰毒无端被毒品买家威六扣减了158万元毒资的前提下,陈某某仍采取全额赊账方式,将涉案60公斤冰毒提供给毒品买家威六的做法,明显荒谬,明显不符合生活常识。
     
      其二,在第一笔交易、第二笔交易中,若陈某某均获取巨额暴利,则陈某某的口供应具有合理性,但在陈某某前两次交易毒品行为均亏本,且系持续亏本的前提下,其继续走私、贩卖60公斤冰毒的口供内容,明显不符合生活常识和逻辑推理。
     
      其三,假定陈某某与毒品买家威六之间具有信任关系,但真正决定毒品上家李四是否同意以赊账方式,将涉案60公斤冰毒提供给陈某某、威六走私到国外贩卖的,核心因素应是毒品卖家李四与真正的毒品买家威六之间是否具有信任关系。但根据此案的情况,在现实生活中,首次交易就赊账价值达210万元的60公斤冰毒,这样的交易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存在,这样的信任关系在此案中也是不存在的,如此赊账交易毒品行为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真实发生。
     
      其四,毒品上家李四售卖60公斤冰毒给陈某某的价款是210万元,陈某某售卖60公斤给威六的价款是600万元,在涉案款项高达210万元和600万元的前提下,除非陈某某和威六均支付一定的定金,否则涉案毒品交易行为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毒品交易是高风险、高收益的犯罪活动。没有高额金钱利益,没人愿意冒此风险。
     
      显然,不管是从哪种角度分析陈某某的认罪口供,均无法论证出其认罪口供属实的唯一性、排他性结论。
     
      六、从利润视角分析,陈某某等人涉嫌走私、贩卖102公斤冰毒的行为明显异常
     
      其一,陈某某在其口供所述的第一起交易6公斤冰毒事宜,因涉案冰毒在国外被当地警方没收,其人也被羁押,自然就不存在毒品利润事宜,反而亏本了运费14.4万元,以及所谓毒品买家威六为其聘请律师所产生的律师费等损失。为此,陈某某根本就没有赚取任何利润,反而亏损甚大,被刑拘时间也很长。但根据在案证据和事实,除了陈某某口供虚假之外,此案没有证据或其他合理解释可证明陈某某上述口供内容是陈某某的真实意思表示,更无法证明其口供内容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如:查明陈某某是否有长时间在国外居住或在国外被刑拘,核实其出入境资料,核实其护照及通行证上签注资料即可查明此事实。
     
      其二,如上所述,根据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陈某某应支付的24公斤冰毒采购成本价是168万元,但陈某某所述的收到毒资金额仅是130万元,而其分别支付给所谓的马仔黄某某、王某某的打包运输费用是22万元和15万元,陈某某个人实际所得是93万元,但同时还拖欠毒品卖家张三168万元毒资货款。由此可见,陈某某在该起交易中也是亏本的。假定陈某某收到130万元毒资的事实是客观存在,其实际亏金额应超过75万元,这还不算运费、租赁仓库、购买机器等款项;若陈某某根本就没有收到上述的130万元毒资,则其实际蒙受的亏本金额则更高。这再度证明陈某某口供是虚假的,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
     
      但最关键的是,陈某某在庭审中已明确,其收到130万元毒资的事实是虚假的。除了陈某某本人口供之外,本案也没有任何证据可证明其在2014年6月至2014年10月中旬期间曾收到130万元毒资,之后也没有收到该笔毒资。此案单凭陈某某没有收取涉案30公斤或36公斤冰毒对应毒资、相应毒品利润的客观事实,就足以认定此案有重大疑点。对办案人员的办案能力而言,查明陈某某是否收取到130万元毒资事实绝非难事,办案人员“应为、能为”的却“蓄意不为”的客观事实,恰好进一步证明此案疑点重重,根本就无法排除此案是冤假错案的合理怀疑。
     
      其三,陈某某涉嫌走私、贩卖涉案60公斤冰毒和6公斤冰毒事宜,因没有证据可证明涉案货柜里夹藏有毒品的事实属实,因有证据可证明将涉案六台机器出口到国外的行为系他人所为,陈某某根本就不会从中获取巨额毒资,这足以证明陈某某与涉案机器出口事宜无关。
     
      其四,此案没有陈某某同居女友的证言,从证据角度分析,此案缺乏陈某某曾支付30万元毒资给其女友的核心证据。
     
      其五,从采购成本角度分析,陈某某采购涉案的96公斤冰毒或102公斤冰毒的采购价格是22.8万元、84万元、210万元和18万元,合计334.8万元,但陈某某自认其实际借款给毒品买家威六的借款金额是5万元,其实际支付5万元即可购买102公斤冰毒或96公斤冰毒,这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发生的;反之,涉案102公斤或96公斤冰毒,约定的售价总额是72万元、288万元、600万元和60万元,合计1020万元。但陈某某自审查起诉阶段起坚持其没有收到任何毒资,除了其孤证口供之外,此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其收取毒资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更关键的是,黄某某、王某某接收24公斤冰毒之后再接收的6公斤冰毒,既没有相应的购买冰毒价格数据,也不存在相应的售卖冰毒价格数据,进而无法统计其应付的成本金额,也就无法计算其相应的售价金额。此事实足以证明此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显然,从毒资视角分析,在案证据无法证明陈某某走私、贩卖了96公斤或102公斤冰毒的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反之,此案在毒品数量、毒品采购金额、销售金额和实际支付毒资金额、实际收到毒资等方面存在诸多相互矛盾之处,足以证明此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此,我们始终认为,此案除了是彻彻底底的冤假错案之外,此案别无其他合理解释。
     
      七、无端持有公斤级别冰毒的涉案行为明显异常
     
      被追诉人是普通家庭妇女,尽管其吸毒,尽管其有非法持有毒品罪的案底,但其在家带小孩三年多,日常开支源自家公、家婆支援,每月开支在1000元左右,其没有其他收入,办案机关也无法证实其有其他大额款项收入,致使其根本就没有购买公斤冰毒的偿付能力。更关键的是,涉案监控视频可证实,涉案毒品源自警方线人。但诡异的是,在没有任何客观性证据佐证的前提下,办案机关完全采信警方线人的证言,直接推定涉案毒品源自涉案被追诉人。对此,我们是完全持反对态度,坚持被追诉人涉案行为系无罪行为。当然,此案仍在审理过程中。
     
      以上所述,仅仅是我们从“钱”的视角分析涉毒案应系与冤假错案的一个典型案件。在我们正在办理的多起涉毒案中,同样遇到诸多“钱毒不匹配”的涉毒案,或者是涉案款项有关的书证,恰好证明被追诉人系无辜者、案外人、被利用者或被设局陷害者。如:被追诉人根本就没有购买涉案数公斤冰毒的偿付能力,但办案机关蓄意推定涉案毒品源自被追诉人;再如:在案书证,恰好证明被追诉人与涉案毒品上家具有合法借贷关系,且涉案借贷款项金额是涉案毒品价格的数倍,足以证实被追诉人是单纯的借款者,却被办案机关错误地认定为预付购毒款的购毒者。因此,如何从涉案款项转账记录等关键书证,论证出被追诉人涉案行为是无罪行为,无疑是毒辩律师应掌握的硬本领。之后,我们将结合实证案例,对此展开更充分、更深入的分享!


    【作者简介】黄坚明,毒品犯罪案件辩护律师,广强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暨毒品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主任,律所执行主任。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2)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