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坚明的个人空间

从实证视角谈线人介入型涉毒案之无罪辩护、有效辩护技巧探究
从线人视角系统分析毒品犯罪案件有效辩护技巧
发布时间:2020/5/16 19:55:41 作者:黄坚明 点击率[34]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摘要】线人介入涉毒案是常见情形。一般认为,线人介入导致涉毒案件辩护难度增加,导致办案人员容易形成先入为主的有罪倾向。但从实证角度分析,因线人介入,因办案程序违法或存在瑕疵,导致被追诉人获不捕释放、不诉释放的情形也较为常见,为此涉案行为被认定为未遂形态,或据此认定案件具有控制下交付情节的情形,在司法实务中是客观存在的。因此,线人介入涉毒案,对办案人员破获涉毒案无疑是有帮助的;反之,线人介入,有时反而成为辩方有效辩护的突破口,这是情形在司法实务也是常态。因此,线人制度对控辩双方而言,都是有利有弊的。

    【中文关键字】毒品犯罪案件辩护;毒品犯罪案件辩护律师;毒辩律师;毒品犯罪辩护研究

    【学科类别】刑法学

    【写作时间】2020年


      在司法实务中,还有一个特殊的群体,警方耳目或警方线人,涉案被追诉人为何被卷入毒品案中,重要原因之一是举报人举报。就诸多被举报人而言,他们是主动涉毒,还是被动涉毒,无疑也是比较难以认定的。被追诉人系因想贩毒而联系上举报人的,还是因举报人引诱而导致被追诉人涉毒,在司法实务中无疑也是比较难区别的,这也是诸多此类被追诉人最终获不诉释放的原因之一,特别是在涉案毒品数量不多的情形下。
     
      一、线人广泛存在是毒品犯罪案件的显著特征之一
     
      我们应承认,线人制度在毒品案件中广泛存在,就如神龙见首不见尾一般。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很难知晓谁是警方线人,但在办案过程中,我们常常遇到线人的蛛丝马迹,甚至是真身现形。行业内专家也曾在毒辩研讨会上公开表示:在现实国情下,依靠线人仍是侦破毒品犯罪案件的主要渠道。毒品犯罪案件有线人情形的具体比例,官方是有数据的,但对此我们不宜对外公开。但可以明确的是,远离毒品,珍惜生命无疑是最明智、最理智的选择。起码从常识角度判断,你根本就无法判断所谓的购毒者,究竟是真的买家,还是警方的线人
     
      二、线人制度客观存在之内在动因
     
      天下无冤是辩方目标,天下无毒是政府禁毒最终目标。现实是“无冤”、“无毒”都实现不了,就如我们无法消灭犯罪一样的,能做仅仅是如何控制得更好。国家为了更严厉、更有效地打击毒品犯罪活动,线人制度便应运而生。辩方反对毒案线人制度吗?持反对态度固然是主要的,但反对有用吗?线人制度能取消吗?就现阶段而言,取消线人制度有难度。从国家角度分析,国家决策层不知道线人制度有弊端吗?当然知晓,但无法拒绝,否则破获毒品案件的成本太高,破案率会更低。有线人就能彻底消灭毒品吗?当然也不能,但相当大比例的毒品案就是根据线人提供线索而破案的;反之,断案机关也不能无原则、大张旗鼓地支持侦查人员过度依赖线人破案,更反对滥用线人破案的做法,为此客观上必然会给辩方带来有效辩护的机会。法律可以是刚性,现实司法必然是有弹性的,背后必然涉及妥协问题。
     
      允许线人制毒存在,就能遏制毒品继续泛滥吗?禁毒拐点出现了吗?禁毒拐点确实出现了,但禁毒形势仍不明朗,这必然导致线人制度仍将继续存在。就毒品犯罪案件而言,报案者除了警方线人,就一定没有其他情形的举报人吗?当然有。堡垒往往是从内部攻破了,湖南操场杀人就不如此吗?因此,从命案角度分析,在命案面前,在巨大诱惑面前,或许任何人都是靠不住的。哪怕死掉之人也不可靠,毕竟死者尸体就是据以破案的重要物证所在。南医大女生遇害案,就是依靠死者尸体物证最终破案的。因此,远离毒品,远离犯罪,远离命案,方是最佳保命之策。
     
      三、线人在涉毒案件的实际作用
     
      其一,线人在毒品犯罪案件中单纯充当毒品买家的情形甚为常见。根据我们现已搜集的不诉案例,其中十八起涉毒案买家是举报人。当然,此类案件还有许多。在司法实务中,因警方线人举报而案发的涉毒有罪案例太多,我们对此不进行数据统计,仅仅统计无罪或不诉方面的案例。对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警方有线人,不等于涉毒者涉案行为必然构成犯罪,尽管有罪比例非常甚高,但无罪释放、不诉释放、不捕释放的案例也不少。须知,线人也有不可靠的时候。
     
      其二,线人是涉毒案中的单纯举报人,其不参与具体案件中的涉毒活动。
     
      有报案人举报,不等于报案人一定是警方线人;即便有线人、报案人,也不等于报案者一定会出现在案发现场,一定会和涉毒者进行见面沟通或当面交易毒品,更不等于线人存在与否在,在卷宗中必然留下痕迹,有些个案有待专业律师去挖掘证人必然存在的事实依据、证据依据或推理依据。具体个案中,没有毒品上家及下家的情形也并不少见。为此,涉案行为人涉嫌的罪名有可能是非法持有毒品罪,也有可能是涉嫌运输毒品罪或制造毒品罪等其他罪名。简而言之,就案件定性而言,有线人的案件,辩护空间应比无线人的涉毒案件空间大,起码部分涉毒案件是如此的。
     
      其三,涉案线人全程参与被追诉人实施的涉案毒品犯罪行为,或者是参与毒品犯罪活动中的核心环节。如:涉案线人主动为涉案被追诉人提供大额毒资或少额毒品,涉案线人全程陪同被追诉人实施涉案的核心毒品犯罪行为。
     
      其四,涉案线人在具体涉毒案件中,不仅充当警方的线人,还涉嫌独立实施涉案的毒品犯罪行为。为了逃避潜在的刑事责任,其在报案笔录中还陈述,其实施的涉案毒品犯罪行为系涉案被追诉人授意的,其收取的毒资已交付给被追诉人。显然,在司法实务中,线人是否存在逾越其线人身份,独立实施涉案的毒品犯罪行为,无疑是某些涉毒个案的争议焦点。
     
      其五,涉案线人,或涉案中的多名线人,同时充当涉案毒品交易活动中的下线及下线,进而对涉案被追诉人进行犯意引诱、数量引诱,进而导致涉案毒品犯罪活动的发生。其中,最为常见的情形是“双套引诱”。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观点,线人在具体个案中的地位和作用不同,会导致案件最终定性不同。有线人,还是无线人;线人有犯意引诱,还是没有犯意引诱;线人出现在案发现场,还是单纯举报;线人是与购毒者有利益冲突的相对方,还是购毒者的家人、亲戚或同居对象等,都会影响案件最终定性,甚至会决定被追诉人涉案行为罪与非罪,能否保命与否。
     
      四、线人的确切身份及其在具体个案的地位和作用会影响案件结果
     
      报案人或线人的身份不同,会影响被追诉人最终能否保命成功,起码辩方会据此提出不同的辩护策略及具体应对方案。我们曾遇到诸多特殊举报人的情形,甚至举报人身份之特殊,特殊到你会怀疑人生的程度。
     
      如:某君和其女友同居,甚至之前还曾替其同居女友坐牢数年,起码其本人是这样陈述的。其女友长期吸毒,甚至还涉嫌贩毒,在某地这也是众所皆知的事实,起码此案无法排除这样的合理怀疑。但是,某天该君就被其同居女友举报了,且不久之后该君就被卷入毒品命案当中。在案卷宗也证实其同居女友,就是该君涉毒命案之唯一举报人。最毒妇人心,有时就是如此的。
     
      我们还遇到这样的案例:某君和其同伴(起码是熟人,熟悉到何种程度不详)一起坐火车出行,该君随身携带有包裹出行,但归案后其坚持其随身携带的包裹里没有毒品,且其过安检时车站安检人员也没有查出其随身携带的有异常情形,结果却是该君在车上被同伴举报涉毒,办案人员也确实在涉案包裹里查获了毒品,为此该君也就被抓获归案了。幸好,该君被羁押数月后被检察机关不诉释放了。其中内情我们暂不多分析,但其被同行同伴举报是客观事实。有人为了立功而炮制毒品假案,这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客观存在的,且此类案件绝非个案,包括毒辩律师都应知晓的荆爱国案,也是被警方耳目举报的。
     
      在我们亲办案件卷宗中,我们还接触过毒品上家举报毒品买家的情形。某君是大毒枭,购毒贩卖后获利甚多,为此想再干一次,为此千里迢迢到某地找其上家购毒,且携带着大额现金表示诚意,但因国际禁毒日前后期间风声太紧,其上家无法联系到购毒渠道,最后被其烦得无可奈何了,就举报其吸毒。对此,当地警方也出警处理了。当然,这些都是小插曲,最后两人被都卷入毒品命案当中去了,最终能否保命,何时能重获自由,或许上帝才知道,起码目前预测是如此。
     
      五、线人介入涉毒案导致被追诉人获不诉释放
     
      因举报人是警方耳目,因案件无法排除侦查人员或其耳目蓄意犯意引诱或数量引诱合理怀疑的,因涉案毒品数量不大,进而对被追诉人作出不起诉的情形,在司法实务中甚多。具体不诉案号包括:衡祁检公诉刑不诉〔2020〕7号、雁检公诉刑不诉〔2017〕12号 (潜在购毒者是警方线人),澄检公诉刑不诉〔2016〕14号、北检一部刑不诉〔2020〕1号、京海检公诉刑不诉〔2018〕28号、京海检三部刑不诉〔2019〕187号、京海检三部刑不诉〔2019〕154号、穗花检公刑不诉〔2019〕144号    (购毒者是举报人),深南检刑不诉〔2019〕297号、深罗检刑不诉〔2018〕47号(举报人收到毒品疑似物后到派出所举报),深坪检刑不诉〔2019〕116号(举报人先举报,后办案民警安排交易毒品),京海检三部刑不诉〔2019〕514号(毒品买家是举报人,被追诉人涉案行为情节轻微),沪嘉检一部刑不诉〔2019〕812号(举报人第一次交易毒品完毕后,因数量不够再交易),京海检三部刑不诉〔2019〕174号(毒资应是派出所民警提供的)。类似案例还很多,我们不一一列举。
     
      六、线人“先报案、后交易”型涉毒案被认定为未遂形态
     
      举报人系基于线人身份举报,还是基于痛恨贩毒者而举报,或者系基于报复因素、感情纠纷等因素而举报,我们暂且不提,我们单单关注其举报时间的问题。这样的举报情形可简化为:举报人早上举报行为人涉嫌贩毒,警方掌握此线索后,安排举报人下午与行为人在某地交易毒品,结果刚刚交易完毕,行为人便被抓归案。这样的情形,在司法实务中甚为常见。如:二部刑不诉〔2020〕25号(线人先报案,后与被追诉人交易毒品)。
     
      针对此类案件,检察机关按不诉处理的案例甚多,法院最后按未遂处理的也有,特别是在涉案毒品数量不多的情形下。事实上,此类贩毒案,与其说是贩毒案,不如说具有“演习”性质的贩毒案,且涉案行为人的一举一动都在涉案举报人及侦查人员的“掌控”中。
     
      (2017)云刑终34号刑事判决书中载明:本案系王某向公安机关控告了有关其与上诉人周某某准备进行毒品交易的具体情况,后在公安机关布控下侦破的案件。本案毒品交易不能得逞,属犯罪未遂,结合上诉人周某某被抓获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的情况,可其对减轻处罚。原审法院未认定本案属犯罪未遂不当,应予以纠正。上诉人周某某及其辩护人关于原判量刑过重、请求从轻处罚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予以支持。
     
      七、线人不到案之法律后果是重罪改为轻罪
     
      我们亲办的一起涉毒案,最初罪名是贩卖毒品,后因涉案毒品上家没有到案,且有证据证实涉案毒品上家就是警方线人,起码无法排除这样的合理怀疑。在辩方的抗辩之下,也基于在案的证据和事实,办案机关最终主动改变案件定性,指控罪名由贩卖毒品罪改为非法持有持有毒品罪,最后当事人获最低法定刑之轻判处理结果。
     
      八、线人介入涉毒案导致案件被发回重审
     
      办案民警“承认”其经营数月的涉毒大要案被高院裁定发回重审。核心案情是:某君等三人因涉毒被抓。辩护律师介入后,经阅卷发现,涉案毒品上家是警方线人,所谓的毒品买家也是警方线人,致使此案无法排除属“双套引诱”无罪案的范畴。更关键的是,涉案的数公斤毒品疑似物经鉴定属假毒品,且因涉案毒品数量太多,办案机关坚决不同意按无罪案处理,还不断要求当事人认罪伏法。此案对应的检察机关也明确,量刑幅度应在7年至九年之间,但一审判决最终判处某君十年有期徒刑,其他同案犯刑期稍微轻点,但最低刑期也是七年有期徒刑。此案被追诉人上诉后,高院裁定发回重审。
     
      针对此案,我们暂且不提其他问题,我们单单针对办案人员在卷宗材料中所反映的说法,他们已经营此案数月,足以认定此案完全属于办案人员全程实际控制下的涉毒案,且涉案人员“胆子不算大”,不敢用真毒品,否则又是一起“荆爱国涉毒无罪案”的翻版。针对此类案件,如何断案,怎样的刑期是合理的,还是彻底无罪方合理呢?对此,我们一直在期待法院作出更能彰显法治精神的生效裁决。
     
      九、线人被控涉毒案之有效对策
     
      事实上,在司法实务当中,我们还多次遇到这样的情形,即:警方耳目而被当成毒贩子而被抓归案,其中还有被判十五年有期徒刑的,但最终通过再审程序改判无罪。参阅:卢某某涉嫌贩卖毒品被宣告无罪案,案号是(2016)云刑终1026号刑事判决书。最近,我们还接到这样的咨询:某君是警方的线人,曾多次协助警方破案,但最后竟然被通缉了,原因是上家侦查机关的决定。其家属通过其他渠道找到将其发展成为下线的办案人员,他们对该君的线人身份是确认,也愿意为此出具情况说明,但他们无法撤销该君被通缉的决定,也无法确定其涉案行为之罪与非罪,坚持此事仍有待检察院或法院予以处理。如:澄检公诉刑不诉〔2016〕14号不诉案(被追诉人身份是警方线人)。
     
      显然,涉毒案线人,借助其线人身份掩护,进而实施贩毒行为,最后被判刑的真实案例是客观存在的;反之,一些涉毒案线人,客观上其恪守职责,积极举报,提供各种违法犯罪活动线索,协助办案机关破案,最后反而被错误通缉,被违法重判的,我们也应敢于无罪辩护到底。
     
      十、从合理怀疑视角对同居女友举报其同居男友涉毒案进行抗辩
     
      基于保护家人因素,家人、配偶或子女举报其他家属吸毒,期望戒毒机构强制吸毒者戒毒的情形,在司法实务中是比较常见的。但同居女友举报同居男友涉嫌贩卖数公斤冰毒的实证案例甚少,起码我们查阅不到与此相同或比较相似的相关案例。当然,此案还有更诡秘的地方,即:举报人报案后,办案机关认定认定被追诉人还交易过一次毒品,且涉案冰毒数量超过60克,且涉案毒品买家认定负责交付毒品、接收毒资之人便是涉案举报人;更关键的是,此次交易时间是在7月底,是举报人举报之后才发生的毒品交易行为,但此时缉毒民警对此没有启动抓捕行为,而是一直等到同年8月底再发生更大涉毒时才抓捕被举报人。
     
      同居女友早早举报其同居男友,究竟系出于爱呢,还是出于感情报复呢?涉案的甲男与乙女是同居男女关系,且均长期吸毒,但其两人是否涉嫌贩毒,我们暂且不评判。我们专门关注的时间节点是某年7月下旬某日,乙女举报其同居男友涉嫌贩卖毒品,这应是客观事实。当然,乙女隐瞒了其真实身份,也隐瞒了甲男系其同居男友的身份,尽管这些都不是此案的真正核心。此案真正的核心问题应是为何乙女早早就能断定甲男必然再贩毒了,其举报的目的是为了挽救其同居男友,还是出于陷害或报复其同居男友动机呢?办案机关接到如此的报案内容,是应立即设法抓捕甲男呢,还是选择一个可致人死地的良机呢?
     
      对此,我们不想谈此案该如何辩护的问题,仅想强调一点,毒品是事件、案件表象,人性善恶才是事件、案件核心!作为专业律师,我们觉得此案背后或许另有玄机,起码无法排除涉案缉毒民警与举报人联袂,蓄意抓捕举报人同居男友,进而实现破获毒品命案的可能性无法排除。
     
      综上所述,侦查人员因线人举报而破获的零星型贩毒案甚多,在司法实务中按不捕、不诉处理的甚多,按未遂形态处理的甚少,按特情介入、控制下交付的情形不少,但在具体个案中辩方应突出哪个核心辩点,哪些辩点更容易让断案法官采信,对此我们仍有待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作者简介】黄坚明,毒品犯罪案件辩护律师,广强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暨毒品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主任,律所执行主任。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3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