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坚明的个人空间

浅议走私、贩卖毒品命案通话记录背后之致命疑点
发布时间:2018/7/23 22:06:08 作者:黄坚明 点击率[95]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摘要】笔者结合亲自办理的、涉及死刑的走私、贩卖毒品罪真实案例,以“通话记录”书证为切入点,分析此案背后的致命疑点,以探索毒品犯罪案件的无罪辩护技巧。本案缺乏涉案毒品上下家之间的通话记录书证,被追诉人口供中所述的交易毒品行为也缺乏相应通话记录佐证,无法证实被追诉人认罪口供内容的真实性,使得在案证据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进而无法认定被追诉人涉案行为构成犯罪。

    【中文关键字】走私毒品罪;贩卖毒品罪;通话记录;无罪辩护技巧

    【学科类别】刑法学

    【写作时间】2018年


      在毒品犯罪案件中,被追诉人之间的通话记录是常见且比较重要的书证之一。若在案通话记录,无法证实涉案被追诉人于案发期间相互联系;若在案通话记录所载时间,与被追诉人涉案行为发生时间不符,或案件本身缺乏相应的通话记录,进而导致案件证据链不完整,无法认定被追诉人涉案行为构成犯罪。本案以甲某(化名)涉嫌走私、贩卖102公斤冰毒命案(下称:甲某走私、贩卖冰毒命案)为例,详细剖析通话记录书证在毒品命案无罪辩护中的具体作用。
     
      一、侦查人员根本就没有标明被追诉人涉案的通话记录
     
      司法实务中,侦查人员不仅要收集被追诉人涉案的通话记录书证,还要用划线等方式突出标明哪一次通话记录与涉案的毒品犯罪行为有关。如:涉案毒品上家于某年某月某日几点几分与毒品上家联系过。但在甲某走私、贩卖冰毒命案中,侦查人员收集了多位被追诉人的通话记录,却没有用划线等方式标明哪次通话记录与涉案毒品犯罪行为有关。这不仅直接证明此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还侧面证实涉案侦查行为明显异常。
     
      二、此案缺乏相应的国际长途通话记录
     
      在甲某走私、贩卖冰毒命案中,一审判决认定的毒品上家蒋某是外国人,涉案的唯一毒品买家连某也是外国人。但在本案中,笔者在甲某通话记录中无法查找到相应的国际长途通话记录。尽管所谓的毒品上家蒋某、下家连某经常出入境大陆,但其一直停留在大陆,仅仅通过面对面方式沟通,或仅仅通过国内通话方式联系甲某的情形明显异常,也不符合常理。须知,本案涉及走私毒品犯罪问题,毒品下家连某实施的诸多涉案行为是在国外实施的,如连某在国外给甲某汇款130万元。但本案缺乏连某联系甲某的国际长途电话记录,这种情形明显是异常的。事实上,本案也不存在连某在国外通过邮件或聊天工具联系甲某的相关证据和事实。
     
      三、涉案第一起犯罪事实属孤证且缺乏相应的通话记录印证
     
      在甲某走私、贩卖冰毒命案中,一审判决认定的第一起犯罪事实是2013年12月至2014年5月期间发生的,即:甲某于上述期间独自走私6公斤冰毒到国外贩卖。但该项犯罪事实明显是孤证,除了甲某本人的口供外,没有任何证据可佐证该项犯罪事实是客观存在。因时间久远,涉案侦查人员自然也无法调取甲某与所谓毒品上家或毒品下家曾电话联系的通话记录书证,这无疑是本案重大疑点之一。
     
      四、涉案第二项犯罪事实也缺乏相应的通话记录
     
      在甲某走私、贩卖冰毒命案中,一审判决认定的第二起犯罪事实是甲某及所谓同案犯乙某、丙某于2014年6月至2014年9月10日期间共同走私了24公斤冰毒到国外贩卖。本案案发时间是在2015年1月8日。因上述涉案毒品交易时间离案发时间不足半年,侦查人员应调取到甲某、乙某、丙某之间的通话记录,也应调取到甲某与涉案毒品上下家之间的通话记录,但本案恰恰缺乏上述通话记录书证。
     
      显然,本案缺乏甲某于上述时间内联系所谓的毒品上下家的通话记录情形明显异常,且无法排除涉案侦查人员蓄意隐匿上述通话记录书证,而涉案通话记录可恰好证明甲某无罪的合理怀疑。
     
      五、第三项犯罪事实与甲某无关且缺乏相应的通话记录
     
      在甲某走私、贩卖冰毒命案中,一审判决认定的第三起犯罪事实是乙某于2014年6月至2014年9月10日期间接收上述24公斤冰毒之后再接收了6公斤冰毒。但甲某从未陈述过其购买了24公斤冰毒之后再接收6公斤冰毒的认罪口供内容,乙某也无法陈述清楚其从何人手中接收到上述的6公斤冰毒。在本案一审庭审中,乙某当庭明确其接收涉案冰毒的口供内容均是虚假的。从通话记录书证角度分析,本案也缺乏甲某、乙某于上述2014年6月至2014年9月10日期间通过手机相互联系的通话记录书证。
     
      六、第四、五项犯罪事实也缺乏甲某、乙某、丙某等人之间的通话记录
     
      一审判决认定甲某于2014年12月期间向毒品上家劳某购买了60公斤冰毒,向所谓“毒品上家”李某、刘某购买了6公斤冰毒,然后安排乙某、丙某将上述66公斤冰毒走私到国外贩卖了。一审判决认定涉案毒品被走私出口的时间是2014年12月15日,而本案案发时间是2015年1月8日。但从通话记录书证角度分析,上述犯罪事实存在如下疑点:
     
      首先,本案缺乏甲某与毒品上家劳某、李某和刘某的通话记录,也缺乏甲某与乙某、丙某之间的通话记录,更缺乏毒品上家劳某、李某和刘某或其指派之人、负责交付毒品之人与负责接收上述毒品的乙某、丙某之间的通话记录。在上述涉案期间内,同住在一起的乙某、丙某之间确实存在通话记录,但单凭其两人之间存在通话记录的客观事实,不足以证明上述走私、贩卖66公斤冰毒的行为是客观存在的,更不足以证明甲某参与其中,是涉案毒品犯罪行为背后的“大毒枭”。事实上,乙某、丙某均在庭审中否认其曾替甲某接收过上述的66公斤冰毒。
     
      其次,涉案的核心行为包括购买冰毒的行为、购买机器的行为、打包涉案冰毒的行为、走私涉案冰毒到国外贩卖的行为、向毒品下家索取毒资等行为,但在案的通话记录无法印证上述行为是客观存在的。如:乙某、丙某无法辨认其通话记录,并明确指出哪次通话是相互联系后去案发现场接收毒品的。如上所述,本案也缺乏甲某向毒品下家连某索取毒资的相应通话记录。
     
      最后,乙某在其口供中明确其于2014年12月某日15时30分许和丙某到案发现场接收毒品的,丙某也在口供中明确乙某曾电话通知其一起去接收毒品,但本案却缺乏相应的时间吻合的通话记录书证。乙某、丙某与素不相识的毒品上家或其指派之人如何“接头”的,“接头”之前是否有电话联系,或如何识别对方车牌的交易细节,在本案卷宗中均没有任何反映。
     
      综上所述,笔者始终坚持,单凭此案缺乏相应的通话记录书证,就足以认定此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致使在案证据链不完整,无法证实甲某涉案行为构成犯罪,更无法论证出甲某、乙某、丙某及涉案毒品上家劳某、李某和刘某等人涉案行为构成走私、贩卖毒品罪。


    【作者简介】

    黄坚明,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高级合伙人、毒品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主任、金牙大状律师网核心律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95)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