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的个人空间

领土可以让三尺吗?
发布时间:2016/7/26 12:47:24 作者:甄鹏 点击率[1211]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领土;划界;中国;南海

    【学科类别】国际公法

    【写作时间】2016年


        我在文章《让他三尺又何妨?》里举了三个例子,分别是个人、单位和国家的土地争议。为了说明哪些能让,哪些不能让,“爱国者们”制订了一个原则:国内的能让,国外的不能让。按照这个原则,我是国内的,可是被打成了“汉奸”、“卖国贼”,爱国者们不仅不让给我,还要共我的产和妻。

        为了解释这个矛盾,他们制订了第二原则:内部矛盾能让,敌对分子不能让。这让我怀疑“六尺巷”故事的真实性:张英大学士官够大,政治觉悟却太低了。他应该派人去查查他的邻居,整成个敌对分子,把人抓起来,把财产没收才是。

        很多人喜欢喊“寸土必争”、“寸土不让”的口号。我曾经也是个愤青,被这些“高大上”的口号感动过。后来,我成了一个学者。学者和愤青有什么区别呢?学者要掌握理论和占有资料才发言;而愤青跟着感觉走,想当然。领土可以让三尺吗?我们看事实。

        一、白龙尾岛(浮水洲岛):该岛于1957年被中国割让给越南。有人根据中法条约,认为应属于越南。然而,该岛一直被中国实际控制,且长期有平民定居。《儋县志》卷一《地理志》记载:“1957年秋,中央领导同意将此岛割让给越方,并无偿给予越方固定资产(含党政、团体、学校等财物)……”(海南史志网)

        二、天池:1909年的《间岛条约》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天池属于中国。金日成的朝鲜后来提出重开谈判,中国本来可以不理会,却顾及“兄弟情谊”答应了。结果,天池的54.5%归属朝鲜,界河中的大部分岛屿和沙洲也给了他们。

        三、黑瞎子岛:专家说黑瞎子岛是中国的领土,“一开始中国提出要黑瞎子岛全部归还中国。”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只要回了一半。他辩解说:“我们理想的状态和现实肯定是有差距的。”又赞扬领导人表现出“政治家的智慧和勇气”。(转引自《专家谈俄归还黑瞎子岛内幕》,《信息时报》2008年10月15日A18版)

        四、其它:跟尼泊尔,除珠穆朗玛峰自峰顶划界各占一半外,争议地区领土中国只得6%;跟巴基斯坦,中国虽占有争议领土的60%,但实际上是出让了自己控制的1942平方公里土地,而巴基斯坦放弃的只是地图上的部分要求;跟阿富汗,中国放弃了对瓦罕走廊的全部领土要求,所有争议地区7281(一说6270)平方公里土地均划归阿富汗。资料来源于沈志华《事与愿违:冷战年代中国处理陆地边界纠纷的结果》(转引自共识网)。上面还有很多例子,自己看。

        最后说南海。中国政府在南海领土问题上有两个基本观点:一、九段线;二、谈判解决。南海仲裁不支持中国的九段线;南海里的土地都是礁不是岛,从而南海的水域大部分是公海。好吧,南海仲裁是一张废纸,我们从九段线出发。中国政府认为九段线内都是中国的领土和领海,又说可以谈判解决争议。什么意思?中国政府的意思是,以九段线为基础谈,可以局部(甚至大范围)调整。提醒一下,九段线是中国的领土主张线,不是实际控制线,很多岛礁被他国实际控制。再结合中国的传统,政府将来在南海划界时不是让三尺的问题。

        一些爱国愤青们爱引用普京的话:“俄罗斯国土虽大,却没有一寸是多余的。”用来说明中国也没有一寸土地是多余的。可惜,他们忘了中俄是邻国,中俄划界是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政府完成的。愤青们引用这句话什么意思?难道中俄划界都是中国单方面让步?这不是影射中国领导人是卖国贼吗?有人说中俄边界条约是清朝签订的,跟现在的中国政府无关。稍微动动脑子想一想,条约通常只确定边界的大致,具体细节由勘界来完成,让三尺、三公里通常发生在这个阶段。

        解决领土争议,正常情况下双方都要做让步。“寸土不让”是官方的宣传,在实践中基本是胡扯。这就是我发表《让三尺》后,尽管民间声音很大,但是官媒和理性“大V”没有跟进的原因,只有愤青才相信这句话。他们不动脑子,只会乱喊乱骂乱告状(可能还有乱动手)。请问爱国愤青们:为啥割让半个岛叫“政治家的智慧和勇气”,写篇文章让三尺却成了“汉奸和卖国贼”?

        让三尺意味着什么?我前文中说得很清楚:“六尺巷的故事里,主动相让的是宰相家。中国是大国,理应先做出高姿态。”“让”是姿态和策略,我方让步是为了对方让步,双方各让三尺,这是六尺巷故事的真谛。绝非我们单方让三尺,更非让出全部。领土划界要签条约,如果对方不让,我们能签吗?

        我像那个说出皇帝没穿新衣的孩子,说出了真相,却遭到了无知人的辱骂。“汉奸”、“卖国贼”针对我个人,暂且罢了,但是我不能容忍辱骂我家里的女人。我说让三尺,他们叫我让女人。有个叫“陶短房”的微博认证用户,狡辩说套用了我的逻辑。任何推理过程,都隐含着对基本事实、法律和道德规范的承认。土地是物权,可以出让,人权能出让吗?何况我老婆的人身权是独立的。爱国主义是个光宗耀祖的牌坊,成了流氓者的庇护所。


    【作者简介】

    甄鹏,山东大学学者。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211)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