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的个人空间

做一名坚定的理中客
发布时间:2015/10/15 7:51:26 作者:甄鹏 点击率[550]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理中客;理性;中立;客观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3年


        公共知识分子指的是积极参与公共事务的知识分子。这个名词本来含有褒义,近年来却逐渐贬义化。特别是在2012年的韩寒代笔事件中,方舟子阵营批评挺韩的刘瑜等女性,频繁使用与“公知”相对的“母知”。公知的污名化达到高峰。

        继“公知”之后,“理中客”也成了贬义词。理中客是“理性、中立、客观”的缩写,也可以做名词用,指理性、中立、客观的人。理性与感性相对,意思是三思而后行;中立是不站队,不预设立场,不偏不倚;客观与主观相对,意思是实事求是。

        廖伟棠在《南都周刊》发表了一篇叫《“理中客”看唐慧案》的文章,他称柴会群对唐慧案的反思是“选择性失明,放大事件中的次要细节以求翻案。”人无完人,难道唐慧像国朝(指中国)太祖一样批评不得?廖伟棠的最大问题在于:他把对柴会群的批判上升到整个“理中客”群体。其实,他的文章根本没有分析“理中客”这个整体的弊病。那么,“理中客”的问题在哪里?

        第一个问题:理中客认为事实高于一切吗?自称对理中客最了解的叶恭默在“理中客”前面加了“科学教”三字,称为“科学教理中客”。他认为理中客把事实和价值分离,是荒谬的。他断言:“理中客就是‘愚而好自用、贱而好自专’的缩写。”(其新浪微博2013年10月11日)

        媒体人宋志标认为:“理中客的自傲与顽固,体现在他们自认为拥有最牢靠的价值观,比如求真。”“以‘求真’为本业的理中客,在不完美的世界里以残缺之身追求真实,这是怎样一种精神?”(彭晓芸《怂恿“弱势群体”道德堕落能达成社会正义吗?》)

        在韩寒代笔事件中,贺卫方和韩寒都有类似的表示。贺卫方引用钱钟书的话:“虚幻的花园里有真实的癞蛤蟆。斤斤计较于事实,未免不解风情。”(《方韩之战的好戏还在后面》)韩寒说:“真善美之间,真虽然排在第一,但一定要抱着善去求真,结果才可能美。”(韩寒《各自万古流》)

        第二个问题:理中客是否意味着无原则地妥协?宋志标把“理中客”比作“维稳战士”。(宋志标《维稳战士与理中客》)历史学者十年砍柴说:“今日‘与五毛真合流之理中客’,当年‘对穷人假仁义的资本家’。”(其2013年新浪微博10月14日)陈有西与司马南合影,胡锡进批评“文革对法律和秩序的践踏是空前的”(其新浪微博2013年10月14日),都被民主强硬派大肆鞭挞或者冷嘲热讽。

        胡锡进一直支持法治。支持法治的人不能谈秩序吗?理性的批评不该拒绝,善意的对话应当鼓励。“只要双方都承认法治原则,我支持左右对话,超越左右一起飞。”(《超越左右一起飞》)《环球时报》明显左倾,不过它发表了一篇批判民粹主义的文章,特别难得,值得称赞,因为民粹主义是左派的基础。我曾批评过陈有西律师“绥靖”、肚量小,但是作为一个追求客观、公正的人,这不妨碍我为他在李一天案、夏俊峰案、合影事件的表现辩解。

        真正的理中客,不会认为事实高于一切,不会盲从恶法。我曾提出:“法律是最大的道德,良知是道德的底线。”(《法律与道德?守法与违法》)真正的理中客不会和稀泥,无原则地妥协。“我提出‘革命是司法不公的最后救济手段’,但是欢迎社会一点一滴的进步。”(《我看宪政之争》)

        真正的理中客,不会只认圈子不认是非。在陈宝成事件中,我认为陈宝成非法拘禁罪基本成立,同时认为青岛官方在改造、拆迁上有违法嫌疑。在夏健强临摹事件中,我虽然认为夏俊峰案错判,但是我支持对夏健强的质疑,同时主张“应持宽容态度”(《谈美术作品的著作权——以夏健强事件为例》)。

        张雪忠写了《信力建为什么就不能抓?》,猛烈攻击理中客。他的文章通篇充满了谬误。理中客们不是自诩理性、中立、客观,而是追求理性、中立、客观。理性、中立、客观是研究问题的规则,是法律上所谓的程序问题,怎么会与议题无关呢?反理中客们有一个致命的逻辑漏洞:你们举了一些甚至许多理中客的反面的例子,然而,这充其量说明一类或者某几类理中客不好,并不能说明理中客这个群体不好。

        作为一个真正的理中客,我的言行独立于对立双方,证明了宋志标“五毛党与理中客的合流”的结论不正确。如果要说合流,我的言行与民主强硬派合流的次数更多。与“公知”的污名化不同,“理中客”的污名化是“公知”主导的,民主强硬派在对温和派清算。可惜,糟蹋了三个好词。

        科学家必须是理中客,发现的规律才能符合客观实际。历史学家必须是理中客,写的史书才能经得起历史检验。“作为一个社会人,我有自己的政治立场;作为一个学者,我力求进行客观地评论。”(《再论左右》)那些以“阶级”立场看问题的民主派人士,你们与你们鄙视的马列毛何异?


    【作者简介】甄鹏,山东大学学者。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550)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